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证道永恒  >  第三十七章 胜小鱼

第三十七章 胜小鱼

3029 2017-09-10 20:31:00
卫承深吸口气,面向比武场凝神等待着。不过一会,又是一道冰刀缓缓凝聚,这冰刀出现在卫承斜后方。卫承此时精神极度集中,冰刀刚一凝聚便被卫承发觉。 卫承察觉到冰刀之后也不先行动手,只是用眼角余光注视着,不过一会,冰刀刚凝聚成形便朝着卫承胸口极速飞了过来,卫承面色一冷,雷鸣横转,将冰刀击碎。 “果然,这冰刀并不会如我先前所想的那样,可以从任何方向攻击。如今我站在比武场的边缘,而比武场外的地方虽然也有雾气笼罩,可是游小鱼却没有操纵冰刀从我的正后方袭击。这就只能说明一件事,游小鱼操纵冰刀是有距离限制的。” “这一点从刚才我站在比武场地边缘开始,正后方的冰刀便没有再出现过了可以知道。而且,从刚才到现在,冰刀成型似乎都是有一个距离,都是我恰好能够看到一点轮廓,却又看不见全部样子这一个距离。而且我的上下两方也从来没有过冰刀袭击。 “冰刀的对我的威胁就在于他能够从各个方向袭击我。可是游小鱼却主动放弃了正后方,上方和下方这几个视野盲区的袭击。这是为什么?游小鱼心善吗?显然不是!他没有从这两个地方袭击我,只能认为他做不到。” 为什么做不到呢?答案很简单,因为他的操纵冰刀有距离限制,这个距离还非常短!换句话说,我的上下两方和正后方都没有游小鱼!再换句话说……” 又是一片冰刀击来,卫承嘴角露出一丝笑容,脚下猛然弯曲,体内元气奔走咆哮,尽数灌入身躯各处,强大的力量充斥在卫承的射弩只有,卫承脚步一踏,整个人瞬间冲向冰刀处,青石板制成的地面竟承受不住卫承的爆发力猛然破碎开来。。 冰刀冲着卫承左臂飞来,卫承也不抵挡,任由冰刀插入手中,只是一瞬息的时间,卫承已经来到刚才冰刀出现的地方,旁侧不到两米的地方,游小鱼正一脸诧然地看着卫承。 “找到你了!”卫承微微一笑,雷鸣刀猛然提起,一道斩落。 “嗤”地一声,地面留下一捧鲜血,游小鱼反应极快,几乎一看见卫承的身影就向着后房倒去,面前的雾气不断凝聚化作一面冰墙。雷鸣刀斩落,冰墙瞬间破碎,原地只留下游小鱼的鲜血。游小鱼再次消失不见。 先前的冰刀还留在卫承手臂上,卫承看了眼冰刀,随手拔开,丢到一边,笑道:“游师兄,你这秘器倒是真的厉害。只不过对我来说已经没用了。你还是认输吧!” 雾气鼓荡,游小鱼毫无反应。卫承再次回到比赛场地的边缘,笑道:“游师兄,我已经知道你这秘器的弱点在哪了。你修为太低,不可能在很原地地方就可以操纵场间冰雾。所以想要操纵冰刀,必然只能在一个相对靠近的位置。可是这样就丧失了你是用这个秘器的最大优势——隐藏身形。” 卫承说着轻轻一笑,道:“你是法道,我是极道。尽管我们修为相近,但是论近身战力,你是不可能敌得过我的。只要让我找到你,你就必败无疑。而每次你进行攻击的时候,你的位置又必然会暴露……” 卫承淡笑地说着,先前的被冰刀与冰舞逼迫出来的窘迫姿态浑然不见,空中的雾气忽然一阵鼓动。原本在外面观看的许多弟子忽然一阵惊叫:“你们看,比武场上的雾气消失了。” “不是消失!是正在往一个地方聚集!”有眼力高深者解释道。 雾气不断凝聚,游小鱼缓缓出现在场地,仅仅距离卫承不到五米的,腹中两道极深的伤口正不断地向下滴着鲜血。 卫承心中松了口气,面前依旧平和,道:“游师兄主动散去雾气,难道是准备认输了吗?” 游小鱼面色惨白,之前的风度已然不在,他苦笑摇头,道:“卫师弟的眼睛还真是厉害。我可是我看到师弟那日与许厉比试之后,专门想出来的秘器用法,可是没想到师弟这么轻松就给破了!” 卫承含笑点头,心中却是暗暗叫库:“这么轻松,我身上不下十处的伤口难道是假的不成?” 此时卫承身上的浑身上下被冰刀割的极惨,一声长袍几乎碎开,伤口还不断地往外渗着鲜血。游小鱼先前的法术确实令他陷入很大的困境。卫承的元气本就消耗甚重,又经历这么一遭,真是体力和元气都快要耗尽了。只是此时还要打下去,刻意撑着不能露怯罢了。 游小鱼夸赞了卫承几句,忽然面色一肃,道:“只不过,卫师弟的极道固然厉害,可是这番打斗下来,估计也快到极限了吧。”空中雾气不断凝聚,最终,重新回归成一个冰球一般的东西,倒映着光影霎时好看。 “秘器用了便再不能回收,刚才那件秘器大概还剩下一般的元气,卫师兄,你若能接下这一招,我便认输吧。”游小鱼说了这么一句,收走你的冰球猛然扩张,化作一个约有三米大小的冰刃,直接朝着卫承飞了过来。 “等等!没听过秘器打了一次,还能收回来再打第二……”卫承眼珠子差点没给瞪出来,一件秘器里面只有一个法术,这几乎已经是常识,可是游小鱼却是超越了这个常识,卫承还想多问一句,可是冰刃已经飞来。 这可不是先前那些寻常的冰刃,而是实打实的秘器使用出来的法术,攻击力极强,卫承想也不想直接将体内的元气迅速灌入雷鸣之内。道道雷光轰鸣,卫承怒喝一声,雷鸣刀猛地朝着冰刃砍去。 一股极大的冲击力直接将卫承打得倒飞出去,手中雷鸣刀中电丝跃动,尽数冲入冰刃之中,看似坚硬的冰刃在这一瞬间便布满裂纹,之后轰然碎开。 卫承倒在地上,在猛地站起,怒视着游小鱼道:“喂,话还没说完你就开打啊!” 游小鱼脸色苍白,看着卫承惨然一笑:“卫师弟,你赢了。”他话一说完,整个人仰天倒下。 红衣长老走上前来确认了一下,又颇有些心悸地瞧了卫承一眼,又说道:“卫承,胜!” “额……终于赢了?”卫承有些怔然地听着红衣长老的话语,场下的玉霜再也按捺不住,直接冲了上来,一把抱住卫承,眼泪直接落下,开口骂道:“跟你说了打不赢就认输好了,又没什么好处!你看你身上的伤……” 几个龟气峰的师兄弟走上前来想要祝贺,可是看着玉霜的样子皆是识趣地站在远处发出善意地笑容。卫承轻声安慰了几句,偏头看去,只见游小鱼正被他的几个师兄弟抬走。主殿之上的徐厚才看着卫承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又摇了摇头,化作遁光离开。 “真的得到门派比试第一了?”尽管之前第二场比试时,几乎可以称得上是孱弱的对手就已经给了他这个信心。可是当卫承真的得到这个门派比试头名的称号时,还是觉得有些不可思议。 毕竟门派比试头名,就代表着内门弟子第一,而内门弟子,在不久前的卫承眼里还是属于高高在上,完全不可触及的存在。 卫承嘴角露出一丝笑容,反手抱住玉霜轻声道:“师姐,我是门派比试第一了!以后再没有人敢欺负我们!” 玉霜带着些许哭腔的抱怨地忽然停下,看着卫承的笑容有些发愣。片刻之后,玉霜抹了抹眼睛,笑道:“对,以后不可能再有人欺负我们了。” 卫承抬头看去,刚刚升至半空的朝阳散发出灼热刺眼的光芒,正如他一般。他咧嘴一笑,仰天倒了下去。 …… “嘶!”卫承只觉得浑身上下每个地方都在痛,睁开眼睛正要动弹,忽然听到耳边传来玉霜的惊喜的声音。 “你醒了!”玉霜连忙扶住想要起身的卫承。 卫承看了眼四周,这是自己在龟气峰的房间,他看着玉霜笑道:“师姐,你怎么会在这里?” 玉霜脸色一板,瞪了卫承一眼,道:“你还好意思说?为了个门派比试,把自己搞成这样!你知道自己身上当时多少个伤口吗?尤其是左臂那道伤口,几乎前后贯穿!要不是你师父给你上了药!你这条手臂要养一年!” 卫承看了一眼身子,才发局自己现在包的和个木乃伊一般,他苦笑道:“有没有那么夸张啊?” “还没那么夸张?”玉霜面色不虞道:“你和游小鱼两个人都是有病!为了个门派比试头名都不要命了!不过人家游小鱼没门路得到天人丹,这么拼命也算有个理由!那你说说,你图的是什么?” 玉霜此时倒真的是应了他的名字,玉面如寒霜,卫承挠了挠头,苦笑答道:“这个理由我不是说了吗?” 玉霜眉头一拧,怒道:“还说了?你什么时候说了!我看你就是喜欢这个名头!小孩子家家的,一点虚名这么重要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