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证道永恒  >  第六十章 年少之伤

第六十章 年少之伤

3166 2017-10-09 10:36:47
“喝!”卫承心中大骇,转身一拳,朝着黑影砸去。黑影便仿佛真的飘羽一般,顺着拳风飞了出去,消失于暗夜之中。身后被黑影刺中的伤口忽然炸裂,飙出大量鲜血。 卫承只觉得眼前的一切都有些模糊,剧痛之下,手上的法诀也被打乱。他咬牙想要追击,远处的阴冷男子已经靠近,卫承无奈,只能勉力提刀抵挡。 阴冷男子嘴角泛出冷笑,短刀不住砍下,卫承稍微用些力气,身后已经被撕扯开得肌肉便发出一阵痛处。 那阴冷男子见状也不过分追击,只是一下又一下的攻击不断袭来。 “不行,他这是准备活活耗死我!妈的,我就是死也要拉一个垫背的!”卫承狠狠一咬牙,体内元气猛地诸如雷鸣。雷鸣刀电光闪烁,一道丈余长的刀芒豁然击出。 阴冷男子脸色大变,急忙后退,刀芒顺着他的头皮划过,落下几根发丝。 “还好我担心这家伙会拼命,留了几分力气,要不然可就真要被这小子给砍死了。”阴冷男子眼中闪过一丝恼怒,喝道:“影子!你怎么搞的,他怎么还会有力气!” 卫承远处的的山林中传来一阵沙哑的声音:“他的力量太强,后心没有刺进去。我的刀只有撕裂效果,锋锐效果的刀在你手上。” 阴冷男子一阵暗恨,他也不知道为什么刚才出手的时候,这少年会突然睁开眼睛。眼见面前的少年后退到一个大树旁也不敢追击。毕竟刚才卫承全力斩出的那一刀威力实在有些恐怖,阴冷男子拿不准卫承还有没有力气斩出第二刀。 卫承靠在大树前,努力聚集元气想要聚拢伤口,可是先前那黑影拿出的伤口极为诡异,后背明明只被砍了一刀,可是伤口却好似被无数细小锐器切割过一样,怎么也无法止住血。 卫承抬头看向远处,阴冷男子正站在远处冷目盯着他,一道黑影自左侧闪到右侧,若隐若现。仿佛下一刻就要来到卫承身边。只是出乎意料的,二人都只是站在原处看着他,完全没有上前的意思。 “这两个人是活活耗死我!我这样子又不能安心疗伤,单就流血都能让我倒下。可是如果打的话,我现在的情况只能战斗极短时间,而且还要时刻防备那个黑影……” 卫承深吸口气,将最初的惊慌压在心底,他单手藏于袖袍,冷冷说道:“两位兄弟,我这里还有一些秘器,二位尽可以拿去。大家来到这灵宝之地都是为了求财,没必要把事情做绝。二位今日放我一马,来日我卫承必当予以厚报!” “厚报,哈哈,这个厚报,是报复的意思吧?”阴冷男子嗤笑一声。 卫承冷冷道:“我身上还有大约十件秘器,若是两位兄弟一定要取我性命,以命相搏之下,想必这十件秘器也能给两位造成一点小麻烦的。希望两位能好好考虑下。” 阴冷男子嘿嘿一笑,道:“十件秘器,听起来很厉害的样子,都让我有点动心了!” 卫承眼睛一亮,连忙道:“对啊!整整十件秘器!价值可不算小了,我给你八件,只要给我留下两件保命就可以了!” “哈,笑话,我杀了你,十件秘器还不是归我了!为什么要放你性命!”阴冷男子道。 卫承面色变得极为难看:“可是你若要和我相斗,那么秘器我是一定会用掉的。到时候就算你杀了我,也得不到秘器,何必要做到这种地步呢?” “区区几件秘器,我还不放在眼里!小子,血流的差不多了吧?这下你可是真的连逃不掉了!”阴冷男子谑笑着走上几步,眼中却是死死盯着卫承的脚步,以防止他突然暴走。 “既然如此,我也就不勉强了。说实话,这么多秘器平白给了别人,我也是挺心痛的。”卫承叹了口气,忽然抬头看着阴冷男子,淡笑道:“不过,你以为只有你想拖延时间吗?混蛋,等死吧!” 阴冷男子面色一变,心中忽然一丝极为不安,他连忙说道:“影子,杀了他!快点杀了他!” 卫承的侧后方忽然升起一团黑影,正极速的朝着他扑去。卫承站在原地,只是淡淡地看着阴冷男子,眼中含着一丝戏谑,身子忽然暗淡下去。与以往使用流光术的暗淡不同,这次卫承的身子竟然是缓缓化作透明,进而消失在空中。 黑影冲到卫承背后,一刀斩下,可是却只是斩开一道虚影。阴冷男子心中大骇,连忙道:“怎,怎么可能?这是怎么回事?” 黑影一击不中,立即后撤,可是耳边却忽然传来个冰冷的声音:“晚了!” 虚空中忽然探出一只完全隐没在黑暗的手臂,手臂带着电光划过,又迅速隐没。黑影奔走走几步,忽然觉得有些不对,“怎么我看得到自己的后背?怎么回事?”这是黑影的最后一个念头,再之后他的意识便永久的沉入黑暗。 黑影的的头颅被瞬间斩下,可是奇怪的是居然没有鲜血洒落。阴冷男子细细一看,骇然发觉,黑银头颅的断口处已经一片焦黑。 “黑影!”他惊叫一声,旋即转身就跑,竟是完全顾不上卫承。只是走没几步,就看见面前一柄雷刀插在地面,丝丝电光照映在阴冷男子脸上。 “兄弟,我错了,我错了。我真的错了!”阴冷男子竟然直接在雷鸣刀面前跪倒,不住地磕着脑袋痛哭流涕:“兄弟,大哥,爷爷!我错了,我不该贪心的,求求你放过我吧!放过我吧!” 卫承站在阴冷男子的身后,心中莫名恼火,看着阴冷男子的丑态忽然嗤笑一声,道:“放过你,想得美!” “找到你了!”阴冷男子猛地起身,直接将短刀投掷过来,左手摸向储物袋,取出一块玉石瞬间捏碎。 卫承微微一愣,抬手想要挡住了短刀。使用流光术之后能够大幅度增强身体强度,挡住一把短刀想来不在话下。可是出乎意料的是,短刀与卫承手掌相接,竟是如同烙铁落膏油一般,直接将卫承手掌穿透。 卫承还来不及反应,被阴冷男子捏碎的玉石带着狂暴的风刃朝着卫承砍来。 “飓乱刃,瞬间击出一十八道风刃,能够击杀一名全力防御的凝气七层修行者。”游小鱼的话回荡在耳边。卫承几乎是瞬间便被风刃包围。这风刃是无差别攻击,只要确定了方位,即便卫承隐身,也会被攻击中。 前方传来利刃切割皮肤和肌肉的声音,一蓬蓬鲜血自虚空喷洒而出,阴冷男子浑身一软,跪倒在地,喃喃道:“终于死了。可惜,这次黑影死了,下次又得培养一个帮手。” “是吗?我怎么样?” 阴冷男子脸色一变,喉咙忽然被人掐住,他刚要伸手摸向储物袋,忽然察觉心口一凉,已经摸向储物袋的手在没有力气将东西拿出来了。 卫承随手将阴冷男子丢开,身形自虚空显露出来,倒在了地面。背后凌乱的伤口还在喷着鲜血。他用尽力气从储物袋中取出一瓶丹药,也不管多少粒,直接灌入口中。看着面前阴冷男子的尸体,嘴角不由露出一丝苦笑。 “这就是修行者的战斗吗?只要稍不注意,立马就要遭到杀身之祸。”卫承摇了摇头,伸手将阴冷男子的储物袋取出,提起雷鸣刀走向黑影。此时的黑影已经褪去掩饰,是个身着偏暗色衣服的男子,看面相倒是年轻得很。 卫承将黑影的储物袋取走,在运用元气尽数封住伤口,迅速离开了原地。此时他可再不敢这么大意地留在原地,身受重伤的他,此时即便遇上一个凝气五层的修行者都有可能被轻易杀死。 躲在好不容易寻到的一个山洞,卫承心神一松,倒在地面,背后的被元气封锁住的鲜血如泉涌一般喷了出来。 他先是将已经被风刃切割成乞丐装的衣服撕成布条,尽数绑住伤口,之后盘膝坐定,运用元气炼化之前吞下的疗伤丹药。 “这次可算是惨了,如果没有师傅和甘师姐送的疗伤丹药,恐怕即便是反杀了那两个人,也会因为伤势过重而死吧。” 卫承嘴角露出一丝苦笑,先前他为了防止对手的反扑,利用极快的速度将雷鸣刀插在阴冷男子的前方,想要趁他心神紊乱之迹,直接动手杀人,可是没想到那人也狡猾的很,见到雷刀之后痛哭流涕,引动卫承情绪,让他出口说了一句话。 卫承毕竟年轻,见到阴冷男子丧失斗志,没有直接下杀手,反而因为心中的怒气出口嘲讽了一句,就这一句话,又是让卫承的伤势严重了数倍。 “流光术的万法难侵真的厉害。”卫承炼化完药力,看了一下身上那道道白痕。能够击杀凝气七层修行者的飓乱刃,居然只在他身上李旭爱了道道白痕。 卫承轻叹一声,“如果不是背后本来就有伤口,我就是直接硬抗了这个法术也没事。从这里也可以看出流光术的缺点,就是如果身上本来就有伤口,遇见这种无差别攻击就完蛋了。” “不过,这次能够逃命,还真是多亏上次手痒,修行了那个隐身术啊!隐身术经过蒙石精炼,再加上流光术的辅助,居然真的能够彻底隐身!那个阴冷男子之所以直接逃跑,恐怕也是因为完全看不见我的身体吧。”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