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证道永恒  >  第二十一章 丹道

第二十一章 丹道

3471 2017-08-25 20:34:00
“说不定只是我运气好没遇见高手罢了。”卫承在心中暗暗想着。 卫承尚不知晓,他的种种表现,已经在众多内门弟子中传开。在这些内门弟子中,卫承俨然已经成为有一个如同吴克一般修行极道的旁门高手。 简单的获得胜利之后,卫承也有些闲心观看其余人的比赛。凝气六层以下的比赛其实并没有好看的。基本都是催动武技上前比斗,威力差距大的,直接一招定胜负。威力差距小的,就是武技对轰,看谁的元气深厚一些。 “轰”地一声,远处传来一声巨响,卫承诧异回头,远方的比武场出现一团火花。 卫承瞳孔一缩,踏步冲了上去。走到近前,才看见一个面色稚嫩的少年,被烟熏得满面乌黑,正在场中兴奋的叫道:“我赢了,我赢了!哈哈哈。” 卫承微微皱眉,一名红衣长老上前说道:“左丘明获胜!” “真没想到,居然还真有修行丹道的左道高手啊!想要获得门派比试前三名更难了。”卫承旁边的一个男子说道。 “刚才你看见没,一枚丹药化油,一枚丹药缚人,最后一枚丹药点火。真是硬生生将对手给炸死了!这左道高手真是可怕,凝气五层估计都能打赢那些凝气六七层的长老了吧!” “听说除开这个左丘明,我们这届还出了一个叫卫承的极道高手!” “唉,那些修左道的弟子,门派也不直接下发一粒天人丹。和我们这种普通弟子有什么好抢的啊?” 卫承轻轻一叹,正欲离开。身后那男子继续说道:“谁知道呢?还有啊!今年参加门派比试的弟子还有个叫游小鱼的,听说是拥有修行法道的天赋呢!这一年的左道高手太多了,这可怎么打啊?我都想弃权了。” “游小鱼?”卫承微微一怔,没想到那家伙也不简单啊!居然也是个左道高手,不过法道又是哪一种?凝气五层之下能使用法术吗? 卫承微微皱眉,想不明白法道到底和术道有什么区别。 随着最后一场比赛结束,门派比试落入帷幕。最后获得参赛资格的十六位高手已经全部出现。 卫承于另外十五个内门弟子一齐走上主殿高台,出人意料的是,朱大壮居然也站在其中,正冲着他挤眉弄眼。 “连朱大壮这个凝气四层的都成为了门派十六强?看来这家伙的手段也不一般啊!” 卫承依次看去,发现游小鱼和许厉亦是站在其中。游小鱼看见卫承倒是微微一怔,淡笑道:“没想到你也进了门派十六强。” “嗯,同样。我没想到你也进了。”卫承不咸不淡地回了一句。游小鱼轻笑一声不再说话。 站在一边的许厉盯着卫承猛瞧。卫承不由笑道:“许师兄这么看着我可是有什么指教吗?” 许厉皱眉盯着卫承,许久才一甩袖冷道:“不过就是个极道修行者罢了,没什么了不起的。” 话虽这么说,但是许厉的语气倒是不如之前那么嚣张了。这却恰恰表示出了许厉的色厉内荏。卫承听道许厉的话语却是嗤笑一声,懒得理他。这声嗤笑倒是让的许厉脸色铁青。 一名红衣长老上前,看着众人淡淡说道:“后天辰时来大殿集合。门派比试乃我元合宗盛事,到时掌门和诸多金衣长老都会前来观看比赛。你等若是误了时辰,按弃权处置。” 红衣长老话一说完,挥了挥手,与一众长老御空离开。卫承看着那群长老完全不把他们这群十六强弟子当回事的态度,皆是面面相觑,就这也叫门中盛事?没开玩笑吧! 卫承无奈苦笑,来到朱大壮面前叫道:“大壮。” 朱大壮一拍卫承肩膀,大笑道:“好啊!没想到卫兄你居然是个极道高手,可瞒的我好苦啊!” 卫承摊手道:“我哪里瞒你了?” 朱大壮瞪眼道:“你没瞒我,那这事我怎么是现在才知道。” “你之前又没问。”卫承撇嘴说了一句,又打量了朱大壮好一会,才怪异道:“不过说真的,你不是才凝气四层吗?居然也能打到十六强。你才是有什么瞒着我吧!” 朱大壮嘿笑道:“我这也就靠这两件宝器来这里出处风头!比不得你靠自己上来的。” “宝器!还两件!”卫承听得一惊。旁边几名靠的近弟子听到亦是惊呼出声。 朱大壮嘿嘿一笑,拉着卫承就走,待走到无人处,才从身上的储物袋里取出一柄散逸这红光大刀来,笑道:“散火刀,我老爹以前用的。现在给我了,勉强算是一件宝器!” 卫承看着这柄红光大刀眼色怪异,道:“那另一件宝器呢?” “呐,就这个。保命用的!”朱大壮指了指脖子上的一块玉佩,道:“基本上化元之下打不破。也勉强算是宝器吧!” 卫承听得苦笑;“你有这两件宝物,那我们这帮人还打什么打啊?你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是门派比试头名了吧!” “那是!不拿门派比试头名,我参加这比赛有什么意思!”朱大壮很臭屁的一昂首说道。 卫承下意识的摸了摸腰间的剑囊,心中暗道:“唉,果真是富贵人家。两件宝器,就算是对赵天雷这种化元强者来说都算是大出血了。可是朱大壮这小子居然随便就拿了两件出来,真是人比人气死人啊!” 两人聊了一会,便各自散开。卫承刚回到龟气峰,一道声音便缓缓传来:“徒儿,来书房寻我。” 卫承愣了一下,立即前往书房。徐厚才正捧着本书籍,看见卫承前来微微一笑,随手一会,书籍自行飘回书架。 卫承心中有些许莫名情绪,来到徐厚才面前躬身行礼,说道:“师傅!徒儿幸不辱命,已经进入门派比试十六强!” “是你自己要参加门派比试,这幸不辱命的说法从何而来?”徐厚才走到主位前坐下,指了指旁侧道:“坐下说吧。” “是!”卫承依言坐下。 徐厚才话是这般说,可是脸上的笑容依旧显露了他的心情。卫承嬉笑道:“师傅之前不是还赐予我一道符咒,这意思不就是叫我尽力去打吗?身为徒弟当然要尽心尽力去办了!这叫领悟其精神!” “诡辩,该打!”徐厚才被卫承逗笑,他笑了一会,看着卫承仔细端详了一会,才说道:“听说,你自行领悟了极道一途是吗?” “是的,师傅。”卫承心中有着些许自豪。依照玉霜的说法,左道高手百人难出一位,而且这可是在凝气六层以上,真正跨入了修行门槛的修行者出现的数据。凝气五层之下修出左道,那可真算是绝顶的天才了。 徐厚才缓缓点头,道:“极道啊,那你以后是打算往这条道路走吗?” 卫承听得一愣,修出了极道,一般情况下当然得往这方面走。不过卫承拥有蒙石,蒙石却并不适合极道。所以依照卫承的打算,却是不走极道的,只是这些话自然不好与徐厚才说。 卫承迟疑片刻,道;“师傅,弟子初入修行,对于以后的道路如何去走还是迷茫的很,还望师傅指点。” 徐厚才笑了一下,道:“其实,若你不是身处元合宗,而是在太一教,定心门这种大派当中。那么修出极道,我自然是推荐你去的。可是在元合宗,我却是不推荐你修极道。” “为什么?”卫承疑惑道。 “因为没有师承!”徐厚才脸色稍有严肃,他缓缓道:“你若是修极道,我元合宗没有人能够教的了你。一切都得靠你自己琢磨。别的不说,单单凝气六层之后,如何更好的运用天气元气淬体我都教不了你。包括极道武者的战斗法门,我也教不了你。” 徐厚才轻叹口气,道:“修行一途,师承是最重要的。没有师傅的带领,一步踏错,便是万劫不复之地。你若是走极道,以后前途未卜啊。所以我不愿意你走极道。” 徐厚才说的恳切,卫承心中感动,何况他本来也打算好了不走极道,是以他起身行礼,道:“多谢师傅担心,弟子本意便是不走极道。愿追随师傅修行术道!” 徐厚才微微一怔,显然没想到卫承会如此轻易地放弃,他口气莫名,问道:“你确定?你可知道,左道高手视越级战斗如无物。寻常一个化元初境的极道高手,几乎便可以比拟化元大成了!” 卫承苦笑道:“师傅,弟子已经下好决心。你这话的意思,可是让我着实犹豫啊!” 徐厚才愣了好一会,忽而哈哈大笑,道:“不愧是为师的好徒儿,你放心。为师一定会尽心培养你的!” 卫承笑着道谢:“多谢师父。” …… 第二日辰时,卫承一早便来到元合宗主峰,进入十六强的弟子已经到来,身后还有一片内门弟子,粗略一看,人数足有五六千人。 卫承看着这群内门弟子有些奇怪,向朱大壮问道:“怎么会有这么夺人?那些人难道都是来看门派比试的?” 朱大壮似是刚吃完早饭,他剔了剔牙道:“这一大早的,哪有这么多无聊的人来看门派比试,多睡一会不好啊?只不过门派比试形式比较重要嘛。掌门长老全部都到了,下面那么几个人像什么话?这些都是个峰长老给撵过来看比赛的。” “……”卫承真是不知道该如何吐槽这些长老。 昨日那长老说是要辰时到来,未到者按弃权处置,可是现在到场的,除开那些内门弟子之外,就只有一些修为低下的红衣长老前来维持秩序。至于掌门、金衣长老以及各峰峰主,真是一个也看不见。 众人在烈日下足足晒了一个时辰,忽然一个红衣长老走到台前,开口道:“肃静,众弟子迎接各位峰主!” 话音刚落,远处飞来几道红光,看着极远,可是仅仅片刻,便落在主峰大殿前。卫承眼睛一亮,看见他的师父徐厚才也在其中。徐厚才似乎察觉到卫承目光,回头看着卫承笑了一下,跟着众峰主走进大殿。 不一会,各位金衣长老依次到来,最后则是元合宗掌门自天而降。卫承细细数了一下,门中共有二十六名峰主,七名金衣长老。这些可都是化元高手,加上掌门。面前可是足有三十多位化元强者。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