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证道永恒  >  第四十三章 冲突

第四十三章 冲突

3017 2017-09-16 20:34:00
无数细沙以极快的速度自空中落下,卫承面色微变,倒地一滚,朝着旁侧挪去。细沙落下的速度太快,纵然卫承应对及时,后背依旧被数十点细沙打中。 “嘶!”卫承吃痛皱眉,看着莫雨的眼神带着忌惮。 “就是传闻中的法术吗?威力果然是强大。”凡修行者跨入凝气阶之后,身躯时刻受体内元气淬炼,寻常修行者凝气五阶的肉身已经足以于凡铁并论,而卫承的肉身经历过雷霆之力锻炼,强横程度更是远超同辈。可是被这一捧看似寻常的黄沙打下,依旧是受了不轻的伤。 莫雨脚踏木笛,淡漠地看着卫承。先前落在地面的细沙缓缓升起,漂浮在莫雨身侧,形成一片砂雾。 “这是我当日获得门派比试头名之后,峰主赐予我的息土。卫师弟,你刚刚突破凝气六层,该修行的法术没有修炼,宝物也不会使用。赢不了的我。”莫雨开口说道。 卫承见到莫雨身侧的那一片砂雾,心中升起一丝诧异:“这是门派比试头名所赐予的宝物?有没有那么强大?”他想起之前元元子师祖送给他的那根藤蔓,心中的滋味当真是难以言说。 “看看人家门派比试头名的法器,再对比一下自己。”卫承满嘴苦涩,无奈想道:“早知道赐予的东西除了秘器之外还有法器,当时就应该对元元子多说两句好话,像个傻小子似的,多半句话也不说,可真是亏大了。之前还以为多拿了一瓶炼气散是赚了,我真是……” 卫承心中抱怨归抱怨,但是眼前的架还是要打的,他也没回答莫雨,只是往腰间一摸,一柄通体泛紫的大刀出现在眼前。元气微动,雷鸣倒转,一阵轰鸣传来。 莫雨眉头微皱,不再多言,手中法诀一掐,身侧的砂雾再度冲了过来。卫承横转刀身,雷鸣刀不断挥舞。细沙撞在雷鸣刀上被不断弹开。一阵阵大力顺着刀身传至卫承手上。 卫承咬牙顶住,元气不断输入雷鸣之中,忽然口中一声暴喝,雷鸣刀朝着莫雨狠狠劈去。一道丈余高的刀芒朝着莫雨劈去。刀芒劈出后卫承也不再管身边黄沙的冲击,脚步一踏,朝着莫雨冲去。 莫雨身子一侧,整个人朝后飞去,极速飞舞带动的气流冲去木笛中,竟是发出一阵极为尖锐的啸声。刀芒越发临近,莫雨脸色一凝,原本朝着卫承不断冲击的息土瞬间飞回,在莫雨面前凝结成一面薄薄的土墙。 这面土墙看着不过半指宽,却将威势极强的刀芒尽数挡住。莫雨神情一松,刚要回击,面前的土墙轰然破碎,卫承提着雷鸣刀,直接砍向莫雨脖颈。 莫雨面色大变,脚下木笛冲着雷鸣刀身飞去。卫承眼神冰冷,手中雷鸣刀毫不迟疑地砍下,木笛以极快的速度拦在莫雨面前,却被雷鸣横扫出去。 “砰”地一声,莫雨被卫承直接用雷鸣横扫出七八丈外的一颗大树上,木笛断成两截,落在地面,随之落下的还有莫雨。 卫承深呼口气,也不管莫雨,提起雷鸣刀直接朝着山上走去。这场战斗自发生到结束总共不过十来秒,旁侧的许多弟子甚至还没看明白,就见得莫雨被卫承一刀砍飞。 齐淅呆呆地看着到底吐血的莫雨,又看着正朝上走的卫承,忽然尖叫一声,快步上前,拦在卫承身前。 卫承看着面前这个刁蛮的女孩,脸上毫不掩饰地流露出嫌恶的神情:“让开。” “我说过,你想要上山,除非从我的身上踏过去!”齐淅脸色有着发白,但依旧执拗地展开双手拦在卫承身前。 “莫雨已经倒在哪里了,你如果自信能够赢得莫雨,赢得过我手中这把刀,就尽管站在这试试。”卫承举刀指向齐淅。 齐淅面色苍白,咬牙道:“你敢!你敢动我一下试试?你以为我和那个莫雨一样只是普通的贫民弟子吗?我可是齐家的人,秀竹峰峰主都是我二叔!你若是敢动我一根毫毛,我保证你一定会吃不了兜着走的!一定!” 卫承恍然明悟,为何这女孩年纪轻轻,修为就能够达到凝气五层。而莫雨这个凝气七层的高手与她同行时,却要听从这个小女孩的命令。原来这家伙是世家的人啊? “应该是和朱大壮一样了。朱大壮是门中朱家的子弟。这个则是元合宗内齐家的子弟。按照之前掌门所说,门中应该分为世家和掌门两派,我既然已经加入了掌门一脉,应该也不用太给这些世家的面子!” 卫承心中打定主意,正要开口。却听见齐淅依旧不断骂着:“你们这些贫民弟子,若不是我元合宗各大家开恩,你们连修行的门路都找不到!如今得了恩惠,就敢以下犯上不成!真是该死!你们这些人就该被全部逐出元合宗!” “说够了吗?”卫承开口问道。 “没够!”齐淅恶狠狠地骂道:“反正我告诉你!今天你不可能上去见玉霜的!以后也不可能!” 卫承懒得理这女孩,很随意地一个踏步,便绕过齐淅继续上山。齐淅只不过是一个寻常的凝气五层修行者,又如何拦得住卫承。她见到卫承毫不理会自己,尖叫一声,从脖子上拽下一条项链,使劲扯开。 正走着的卫承忽然察觉到后背出现一丝如芒在刺的感觉,他下意识地回头望去正巧看见齐淅将一串项链扯开。一阵强烈的天地元气波动传来。卫承面色大变,想也不想便是一刀朝着齐淅砍去。 项链被撕扯开来,点点金光闪烁,金光以极快的速度凝聚,化剑,然后向卫承刺了过来。卫承先行出刀,刀芒是直接朝着齐淅飞去的。而齐淅操纵金剑时也没考虑多少,只是用秘器死死锁定住卫承。 刀芒与金剑交错而过,向着二人斩去! 齐淅刚扯开项链,便看见一道刀芒朝着她飞来,她像是没反应过来一般,愣愣地看着面前的一切。 卫承眼见金剑袭来,心中大骇,奈何手中刚刀势刚落,正处于旧力已尽,新力未生之间,竟是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金剑朝着头顶劈来。金剑威势极强,这一下若是劈中了,卫承当真是必死无疑! “卫承!”玉霜的尖叫声出现在耳畔 “吾命休矣……呃,师姐的声音?莫非是临死前的幻觉?”这是金剑临体之前,卫承脑海中的最后一个想法。 “住手!”一男一女两个声音同时传来,一道淡红色真元不知何时出现,突然化作屏障拦在卫承眼前。金剑朝着真元屏障刺去,发出耀眼光芒。女子冷哼一声,真元光色大盛,金剑只是支持片刻,便寸寸碎裂开来,化作光点消逝。 卫承呆呆地看着面前的一切,好一会才回过神来。转头一看,却见一个身着红色长老衣地女子正含笑看着自己。 “卫承!”站在这个女子身侧的玉霜猛地冲了过来,将卫承死死抱住,语气含混哽咽,显是被吓得不轻。 卫承被玉霜这么一撞,不由呻吟一声,口中溢出一丝鲜血。 “怎么了怎么了?是被金剑伤到哪里了吗?”玉霜松开双扣,慌忙地看着卫承。 卫承苦笑摇头,道:“不是,这是之前受的伤……”他说着目光瞧向前方,却见齐淅正抱着一个中年男子不断哭泣,想来卫承的刀芒也是被这男子挡下了。莫雨拿着已经断成两截的木笛,站在男子不远处面色一片雪白。 “师姐,这位是?”卫承收回目光,看向站在一侧的正含笑而立的红衣女子。先前那道红色真元显然就是自这女子手中释放。 玉霜看见女子嘴角那一丝戏谑的笑容,拉着卫承的双手连忙松开,面色出现些许红润:“这位是我秀竹峰的红衣长老甘抹欣!也是我秀竹峰公认的大师姐!” 卫承听得一愣,这就是玉霜师姐所交好的甘抹欣吗?公认的大师姐又是什么称呼? 卫承心中念头转了一下,向着甘抹欣恭敬行礼,道:“多谢甘师姐先前救命之恩。” 甘抹欣摇了摇头,笑道:“同门相助本事应该,卫师弟不用客气。只是……”她说着有扭头看向已经哭诉完毕,正拉着那男子朝这边走来的齐淅,道:“只是眼前的一切到底是怎么回事?还需要卫师弟解释下。” “还能是怎么回事?甘抹欣,这个龟气峰的人强闯我秀竹峰,刚才还直接对我下杀手!这是大家都亲眼看见的!”齐淅眼中还含着泪水,看着委屈的紧,可是开口就将给卫承扣了顶帽子。 玉霜怒道:“下杀手?你怎么不说你刚才使用秘器是怎么回事呢?” 齐淅面色微变,正要再说,却被那男子伸手拦下,男子朝着甘抹欣躬身一礼,说道:“甘师姐,这位龟气峰的师弟强闯我秀竹峰,而且还准备向齐师妹下杀手。我需要他去向峰主给个交代。还请你将这位师弟交给我。”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