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证道永恒  >  第六十四章 江生之死

第六十四章 江生之死

3008 2017-10-09 10:37:21
江生所使用的子母七星剑虽然威力奇大,但毕竟是宝器,消耗的元气不在少数,与朱文鏖战片刻便气喘吁吁。陈幼佳见状急忙想去支援,却被之前朱文召唤出来的金背长蛇死死缠住。 朱文冷笑一声,纵身冲向江生一拳将其护身的母剑打开,道:“看来所谓的剑锋真传也没什么了不起的嘛。” 江生脸上闪过一丝慌乱,兀自嘴硬道:“你也不过是比我多修行了两年,若是你我同在凝气九层,鹿死谁手还不一定呢!” 朱文听得此言,竟是赞许的点了点头,道:“确实如此,可惜……你终究是少了那么两年,少了这么两年的后果就是,死吧!”朱文脸色一冷,手中全套炙炎高涨,朝着江生头脸扑去。 江生眼中闪过得意,喝道:“子母连环!”被朱文打飞在四周的子母七星剑忽然爆发出一丝强烈的光芒,原本跌落在远处的七星母剑不知何时回到了江生面前,一缕凝聚到极致的剑气迸发出来,劈开朱文手中的烈焰,反击过去。围绕在四周的七星子剑化作剑光,死死地将朱文压在其中。 江生冷笑道:“哼,朱文,我本来还没打算杀你。这是你自找的!” 朱文面色冷淡,似乎毫不在意周围的剑光,只是轻轻道:“这就是剑锋峰主给你的保命物品?看来你也没得到剑锋峰主多少重视。区区子母连环,顶多也只有化元一击的水准罢了。” 说话间,七星子母剑的剑光串成一体,冲着朱文砸了过去。无尽的光芒刺激的卫承眼睛都有些睁不开。卫承感受着剑光中心传来的元气波动,狠狠地咽了口唾沫。 “这么强的威力,这还是凝气阶层的战斗吗?”卫承忽然有些怨念地看了一眼手中的雷鸣,同样是宝器,看起来差距怎么就这么大呢?抱怨的同时,卫承也提起了一丝警惕。 “虽说以我的手段,在场中的人只要被我偷袭几乎没有能活命的。可是也仅限于偷袭了,此次灵宝之行,进来的人宝物可是数不胜数,别的不说,单就面前这个江生,我就完全没有把握从他这一招手下活下来。” 卫承有些警觉,修行者不少都会有一些奇遇。便如同他一般便有蒙石在身。而上次遇见的那个阴冷男子和黑影,其本身战力与卫承比起来几乎不值一提,可却凭着“锋锐”与“撕裂”两柄刀几乎将其杀死。尤其是哪个阴冷男子当时所表现出来的果决,给了卫承很深的印象。 惊呼无尽的剑光将朱文围住,世家一脉的弟子纷纷脸色大变。先前靠偷袭杀了赵师兄的那个女子更是面色惨白,此时的朱文是他们这些世家弟子的主心骨,没有了他,自己一方如何扛得住掌门一脉弟子追杀啊! 那女子忍不住看了一眼那个中年美妇,却刚巧看到中年美妇充满杀机的眼神,她忍不住打了个寒颤,下意识地便要御器离去。 江生元气耗尽,跌到在地面猖狂大笑,道:“朱文,纵然你修为比我高些,可是最后还不是一样要死在我手上?哈哈哈哈!” “是吗?”朱文的身影自还未散尽地剑光中迅速踏出,直接掐住了此时已经毫无反抗能力的江生,冷笑道:“你以为只有你家的化元强者附加了法术吗?天真!” 江生被掐的脸色涨红,几乎连话也说不出,陈幼佳还被那金蛇缠住,想要救援也来不及,至于其他人,卫承虽然有能力将江生救下,但他与江生无情无故的,也不会出手,剩下的更是连插手的余地都没有。 朱文淡淡地扫了场中所有人一眼,淡淡道:“去死吧!” “楚临河!你还不出手,若是让朱文先下手抢到醉人花,你以为你还有机会吗!”陈幼佳脸色大变,尖叫出声。 卫承面色微变:“楚临河也在附近埋伏着吗?” 陈幼佳话音刚落,远处一柄长剑直直朝着朱文劈来。朱文面色微变,将江生抵在身前,以作抵挡,想要迫退剑光,却没想到剑光来势不减,竟是打着将江生与朱文一同刺死的念头。 朱文面色微变,急忙撤身,剑光穿过江生胸腹,毫不停歇地向着朱文刺来。朱文判断失误,后撤地慢了半分,腰肋处被划出好大一块伤痕。 而先前还与朱文交战的江生却是被丢在地面,捂着胸口,不可置信地看着远处山林缓缓走出来的楚临河。 “好狠的手段,好狠的心啊!”朱文取出一颗断药塞入嘴里,缓缓后退。 楚临河面色不便,淡漠地从远处走来,口中说道:“朱文少爷为求避开我这一剑,竟是直接将江长老当做挡箭牌,害得江长老身死。我看你走出灵宝之地后如何与李峰主交代!” 楚临河刚一出现,便说出了这番话语。朱文愣了一下,忽然仰头大笑,道:“好你个楚临河,还当真会血口喷人啊!” 楚临河冷冷地盯着朱文,嗤笑道:“你讲江长老抛出挡剑,这是诸位长老都看到的事情,有什么好抵赖的。” 朱文面色阴沉,远处的金蛇秘器再次被陈幼佳打散,她瞥了一眼楚临河,旋即转头盯着朱文道:“传闻剑锋峰主极为护短,朱长老这次就算走出灵宝之地,恐怕也不会有多少好日子过啊!” 朱文面色淡漠,向后退了几步,道;“楚临河,你当真是好算计,躲在旁边看热闹看多久了?” 楚临河淡淡道:“我在远处问道醉人花花香,循香而来,没想到刚到这里就看见你准备对江长老下杀手,所以出手阻止。” 卫承听着几人的话语,暗暗骂了一句楚临河无耻,场中但凡有点眼光的人都能看得出,刚才朱文将江生抵在面前是为了什么。可是楚临河也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竟是直接出手将江生格杀,现在还将罪名赖在朱文头上。 不过这种事本来就不好说,出去亲眼看见,描述画面还不都是凭着目击者的一张嘴来讲。而朱文当时本就要杀江生,这却是所有人都看在眼里的。 朱文深吸口气,看了一眼众人,道:“楚临河,今天我算是栽在你头上了,这醉人花我不和你们争了,行了吧?” 楚临河嘴角露出一丝笑容,道:“不和我们争了?这话说得轻巧!你杀了江长老,难道还能轻易离开这里不成?” 朱文面色大变,后退两步,喝道:“那不然你还想怎么样?我就算真杀了江生又如何?你们还敢动我不成?我可是朱家长子!你们有谁敢真正动我!” 此言一出,所有掌门一脉的弟子均心有顾虑。便是陈幼佳也不由轻声说道:“楚师兄,还是放他们走吧。这次我们取得醉人花,贡献足以让我等获得进阶化元的资源了!” 楚临河皱眉想了片刻,道:“你们想走也行,每人五件秘器,留下了东西就可以走了。” 朱文面色微变,刚想说话,楚临河一抬手,道:“这是我的最后底线!”他口气忽然变得森寒,冷冷盯着朱文道:“朱少爷,你现在元气近乎耗尽,身体也被我重创,可没什么讨价还价的资本!” 朱文一咬牙,不甘道:“好,五件秘器就五件秘器!”他一招手,身侧的世家长老也是纷纷从身上取出秘器,丢在众人面前。朱文御器离开,留下一句话:“青山不改,绿水长流,楚临河,今天的事情我一定会讨回来的!” 楚临河轻笑一声,上前将所有秘器都收了个干净。众位掌门一脉的长老面色微变,有人不甘道:“楚师兄,我等与这些世家长老苦战许久,秘器丹药都需要补充……” 有人带头,其余人自然也不甘落后,纷纷出言。楚临河眼神渐冷,嘴里却轻笑出声,道:“诸位师兄弟不必着急,待得过一些时间,我们再来讨论秘器的问题,眼下可还有好东西等着我们呢!” 楚临河说着,指了指远处的山崖上的那株半透明花朵——醉人花! 醉人花价值无限,自然不是几件秘器可以比拟的,可是这些长老的心理算盘打得精,这醉人花如此珍贵,就算上交也轮不到自己得贡献。还不如乘着机会拿几件秘器,这可是实打实的好处! 是以借着大势,诸长老不断说话,而陈幼佳似乎有些气恼刚才楚临河杀了江生,只是冷冷看着不肯发言。 卫承没有理会这些秘器的事情,他身上的秘器也算是够多了。哪会在乎这里分到的两三件。眼前可是还有比秘器更珍贵无数倍的的东西! 他目光瞄向远处的醉人花,心中微微一颤:“醉人花,药性温和,可助生神念。可消归神门槛,可助聚魂进阶!” 这几句话代表着什么卫承很清楚!如果说,游小鱼的所有天赋十成去了九成都来自于他那天生的神念,那么这朵醉人花就可以等于这份天赋!甚至还有超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