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证道永恒  >  第四十七章 御器法门

第四十七章 御器法门

3044 2017-09-20 20:32:14
卫承听得一愣,怪异道:“门派高阶修士当然是越多越好了。你怎么会这么说?” “没错,门派高阶修士的增多,对于门派当然是好事。可是对门派好,不代表对掌门,世家这些人好!我也是元合宗的,我成为归神修士之后,修为在元合宗肯定是最顶尖的。那些修为低于我的人,必然要听我号令。那么问题就来了,掌门一脉和世家一脉的人,为什么要凭空培养出一个管制自己的祖宗出来呢?” 游小鱼对着卫承缓缓说着,卫承听得心中大震。虽然卫承自小就没过什么好日子,对于人世当然也有着属于自己的怨艾,可是说到根底,卫承对于这个世界还是抱着一丝善意地想法,下意识地将接触到的人都往善的一面去想象。可是游小鱼的话却很彻底地击碎了他的这份想象。 “你为什么总是把别人想的这么坏,把这个世界想的这么坏,也许其余人并不这么想呢?”卫承沉默许久,开口说道。 “不是我想的坏,而是他们本来就很坏。”游小鱼淡淡说道:“我说的是事实,也是现实。你无法理解,是因为你还小,不明白。” “你也不比我大多少。”卫承反驳道。 “哈哈,大两岁也是大!”游小鱼哈哈笑道。 两个少年就此终止了对于门派的谈话,两个酒坛不知不觉空了,卫承带着对某些事情的疑惑沉沉睡去。 翌日清晨,卫承揉着脑袋醒来,有些茫然地看着周围的场景,游小鱼早已离去,而他正躺在屋前的草丛下,看着眼前青草上的露水愣愣出神。 “嘶,脑袋有些疼。果然不该喝酒的。”卫承甩了下脑袋,起身走回房间。 “师傅闭关,张师弟也不知道跑哪里去了。”卫承想了一下,忽然醒悟过来:“已经跨入凝气六层,那么是时候学习法术了吧。” 元合宗规定,凡是跨入凝气六层之后,都可以免费选择两门法术,或是一门天阶武技。而想要修习更多的法术就需要元石。标准定价是一门法术十两元石,一门天阶武技二十两元石。 卫承对于这个定价实在有些诧异,因为就玉霜师姐所讲,她一年的俸禄也不过才五两元石,而且这还算是挺好的差事。如果这么算起来,玉霜师姐想要换一门法术,就需要无任何开销的积攒两年俸禄。 “这种定价实在是有些高了。难道寻常红衣长老想要修炼个法术,要存四五年的钱不成?”卫承心中暗叹。对于这个定价,门派的规矩则是,法术于武技,在精而不在多。而且修为才是根本,过多的法术会分散修行者的精力,所以要以价格来限制弟子的研习法术的欲望。 若是放在以前,卫承对于这种说法自然不会怀疑,还会认为门派的规矩有道理。可是想起昨夜游小鱼说的话,卫承心中不由升起一个念头:“这应该,也是为了圈钱吧……” 他想了片刻,先寻到林焦师兄说明来意。林焦师兄听了之后,微微一笑,道:“哦,原来卫师弟是想要询问御使法器的法门啊!” 卫承点了点头,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因为师父临时闭关,我刚好又突破到凝气六层。所以就向着先来师兄这里求教一下,如何御使法器。” 林焦淡笑道:“原来如此,这倒是简单。”林焦从储物袋中取出一块玉简,闭目沉思片刻,玉简流光一闪。林焦睁开眼睛笑道:“好了,这里便是为兄对于御使法器的些许心得。师弟拿过去好好看一下吧。至于那些高深的御使法器的法门,可是需要元石在藏法阁换的,这点师弟你也明白。” “嗯,明白,明白!多谢师兄。”卫承看着林焦手中的玉简,眼中闪过一丝兴奋,忙着要伸手去接。 林焦忽然把手一收,面色怪异地看着卫承说道:“师弟……你就准备这么直接的把玉简拿走?” “额,什么?师兄还有什么事情吩咐吗?”卫承一脸茫然。 林焦有些无奈地捂住额头,叹道:“和你这孩子我还真有些说不出口。”林焦迟疑片刻,道:“这玉简里的法门不过是为兄自行领悟的一些手段,不算什么本事。为兄也就不给你收费了,但是一枚存灵玉简,价格八十铁纹,这个本钱,师弟你不会也要师兄我出吧。” “哦!”卫承恍然大悟,连忙伸手摸向钱袋,可是刚摸到钱袋,脸色便是一僵,他有些尴尬地取出钱袋,苦笑道:“师兄,我这只有七十六枚铁纹了……” 林焦叹了口气,到:“行了行了,我也不和你计较这些。你拿去吧。”林焦收了卫承钱袋,摆手回房。 卫承看着手中的一个玉简,心中苦笑连连。这个世界果然是利益地世界。不过说来也是,林焦师兄与他并不相熟,自然没有白送他钱的道理,能够免费传授他御器法门已经很厚道了。 卫承拿起玉简,回到龟气峰后山,将玉简放在掌心之上,注入灵气,眼前的玉简灵光闪烁,霎时好看。灵光汇聚,或做一个个字眼,卫承认真看去。 许久之后,玉简内的灵气耗尽,灵光消散,卫承醒悟过来。 “原来所谓的御使法门,就是与和法器之间相互感应吗?而且必须是要拥有一定数量天地元气的法器,才能够与修士发生共鸣。再利用元气之间的相互牵扯,是法器漂浮起来,这样才能载人飞行。” “天雷刀已经勉强可以跨入宝器门槛,里面蕴含的天地元气是肯定足够的。至于相互牵引……” 卫承取出天雷刀,双目微阖,片刻之后有七彩光华闪烁。 “稍微降低点元气运行的速度,那么元气同体化的幅度就会小一些,这样就能同时看清现实和天地元气了。” 此时在卫承的眼中,所有事物都仿佛蒙上了一层光晕,而手中的天雷刀更是仿佛一团雷光,让人根本看不清其本来面目。卫承深吸口气,默默地感受着天雷刀的元气。 元气稍有转变,以一种奇异地速率开始流动起来。卫承刚一这样运行,面前的天雷刀瞬间立起,朝着他飞了过来。 “砰”地一声,卫承倒飞出去。他吃痛地捂着胸口,看着面前的跌落在地面的天雷刀一阵后怕。 原来刚才卫承一运转这法门的时候,天雷刀就猛地飞了过来。还要是刀柄向后,若是刀尖对着卫承。说不得,卫承又得在床上躺个七八日了。 “不是吧,林焦师兄居然也不提醒我一下。运行法门居然这么危险,如果不是我运气好,说不定今天就得倒在这里!”卫承一脸怨念,嘴里碎碎叨叨地说着。 捡起天雷刀,元气稍微运转,这次卫承看好把握好运行的力度,终于是令天雷刀悬浮在空中。 “接下来就是御器,这个只要掌握好平衡就可以了。”林焦给的玉简是这么嘱咐的。卫承迟疑片刻,小心翼翼地踩在天雷刀之上,好一会才驱动天雷刀向前飞去。 “嗖”地一声,天雷刀瞬间消失在原地,而卫承则被甩了出去。跌落在地面。 “再来!”卫承看着插在远处峭壁上的天雷刀,心里一阵怨念。 花了整整两天的时间,卫承才算是成功的掌握了御使天雷刀的要点,能够在天空中肆意飞行。 “总算是能飞了!”卫承看着脚下的青山绿水,感受着面前的微风吹拂,心中很是畅快。只是飞行许久,还是只敢在离地十来米的地方。 根据林焦在玉简留下的嘱咐,刚开始飞行,最好不要飞的太高。原因是,修行者掌控不好身体的平衡,稍有意外,就容易从空中落下。从上百米的高空落下,即便是凝气六层的修行者,也会被活活摔死! “嘿!卫承,卫承!”卫承正闭目感受着,忽然听见脚下有人呼喊,他向下一看,却见识朱大壮正在地面不住叫唤。 卫承面上闪过一丝喜色,降落地面,大笑道:“大壮,你伤势养好了?” 来人正是当日门派比试时,被余天姚打成重伤的朱大壮。朱大壮嘿笑道:“伤势早就好了,不过是我爷爷一直不肯我出门,说是我输了比赛,丢了他的面子,硬生生地要我修行到凝气六层才能出门!” 卫承听得一愣,诧异道:“凝气六层,你……” 朱大壮满脸得意,道:“哈哈,你感应下。我现在可是凝气六层的修行者咯!也算是门派的一个长老了!” “恭喜,恭喜!”卫承苦笑道:“喂,你这修行速度也太快了吧。前段时间不还是凝气四层吗?” 朱大壮听到卫承这话,立时满面悲愤道:“兄弟,你是不知道为了这点破修为,我受了多大的苦楚!这么多天了,我连上厕所都要被掐着时间,每天被泡在丹液里!人都要泡浮肿了!你看看,我最近是不是有变胖了!” 被丹液泡浮肿?卫承无言地看着面前这个死胖子,面无表情的点头了点头:“胖了很多!”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