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证道永恒  >  第二十八章 秘器之威

第二十八章 秘器之威

3441 2017-09-01 20:35:00
“死吧。”卫承将断手丢开,身形一晃,再次冲向许厉。许厉被大力甩出,耳畔惊呼疾风呼啸,浑身几乎不受控制,他奋力将手探入怀中。 可是他太慢了,或者说,卫承实在太快,他刚把手探入怀中,卫承便已经来到许厉面前,冷笑地看着他说道:“你太慢了,在我的眼里,你真的太慢太慢了!” 卫承伸手向着许厉头颅按去。许厉身上的防御秘器已经被打破,以他不过凝气五层的修为,卫承只需要稍微动手,就能轻易将其按死! 主殿上朱长老面色阴沉,低声骂了一句废物。他眼中红光轻闪,一缕真元悄然蔓延出去。元合掌门神色微动,却已经不及阻止。 卫承左手按住许厉头颅,正要用力按下,忽然一道火光自许厉体内蔓延而出。卫承面色微变,脚下一动,身形已经出现在十数米外边。许厉整个身躯忽然燃烧起火焰,一块铜镜缓缓升起,镜子伸出,不断有火焰落下,将许厉包括其中。 台下众人发出惊呼,先前卫承的攻击手段已然超出众人所料,可是如今许厉这秘器却是更让众人吃惊。 “这是极为稀有的储存类秘器!”玉霜眼色肃然,死死地看着那铜镜。 “什么是储存类秘器?”旁侧一个红衣长老好奇发问。 玉霜皱眉道:“但凡秘器,大多凝气巅峰修行者或者是化元修行者以珍惜宝物炼制而成,其中蕴含着炼制高手的庞大元力或真元。只要捏碎这秘器,那么秘器中蕴含的元气就会倾泻而出,给对手以致命一击。” “而储存类秘器与一次性秘器相仿,都是储存炼制高手的元气或真元。但是区别在于,这储存类秘器蕴含的真元数量不是一次性的!而是可以由高手反复充足真元。这样就可以多次使用。” 红衣长老恍然,看着半浮在空中的许厉眼中满是羡慕:“这许厉倒真是好运气!居然能够得到这种宝物。这岂不是说,只要许厉找到一个化元高手作为靠山。便能够拥有用不尽的秘器吗?” 玉霜面容苦涩,有些担忧地看着卫承,道:“不止如此。更可怕的是,寻常秘器都只有一击之力,成与不成都看天命!而这储存类秘器,却是能够暂时赋予使用者彻底掌控整个法术的能力!” “彻底掌握?”红衣长老看着许厉头顶的那面铜镜,眼神更是火热。 许厉看着已经断去的右臂,脸上满是痛苦之色。归神之下,肉身乃修行根基。断臂这种事情,对修道前途的影响不可谓不大!卫承这一击,几乎可以说是将其的修道路途毁了大半。 卫承还待再攻,可是许厉身上火光熠熠,却是让他无法再靠近。许厉看着自己断去的手臂,面色狰狞无比,他死死盯着卫承,怒喝道:“卫承,我杀了你!” 一道火柱自许厉身上飞出,直接冲向卫承。卫承面色微变,侧身避开,不料这火柱像是有灵性一般,竟是追着卫承的身形而去。卫承脸色微变,脚下朝着地面猛地一踏,整个人急速掠开。火柱追随不休。 许厉猖狂大笑:“卫承,你逃啊!逃啊!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他说着再度挥手,又是两道火柱自身上喷涌而出,追着卫承而去。 卫承脸色冷厉,没有紧紧皱在一起,脚下动作不断,在比武台上四处奔走。 卫承感应着身后三道火柱传来的滂湃元气,心中微动:“这么滂湃的元气,我如果用肉身硬抗,就算是身体再坚韧,恐怕也会被瞬间烧成飞灰吧.。不过还好许厉操纵秘器的水准太差,这些火柱也就这样了。根本不可能追的上我。” 卫承心中略有放松,他之前一直担心许厉会直接使用出向当初对付左丘明的那种秘器,无尽火焰直接覆盖整个比武台。那样的话不论他的速度再快,只要他人还在比武台之中,也难免遇到危险。而徐厚才所给符咒,卫承可至今都不知道是什么东西,虽说徐厚才承诺了这符咒凡物,但卫承也没真正用过,心中自然担忧的很。 是以,才会做出决定,一上场直接采用最凌厉的打发,打得许厉连秘器都无法使用,那么自然可以将其胜利。只可惜最后还是让许厉使用出秘器了。而如今见到许厉即便使用秘器也无法威胁自己,卫承自然放心许多。 许厉左肩鲜血不断落下,失血过多让得他面色雨鞋苍白。他看着左肩,以及被丢到远处的断臂,脸色闪过一丝痛苦。 “完了,化元需要选择‘精气神’三路。我的肉身有损,精血与元气二路已经被毁了,难道要我走神路不成?我他么又不是那些左道,怎么走神路啊!”许厉脸色越发苍白,看着卫承不断躲闪的身影心中更是怨恨。 许厉咬了咬牙,冷笑道:“反正不是我的东西,那就一起用了吧!我的路已经被毁了,那你也一起去死吧!”许厉脸色清冷,自怀中取出一块碎裂开的龟甲,龟甲上纹路精深,只一眼似乎便要让人沉迷其中。 许厉微微闭目,追着卫承的火柱攻势一缓,他缓缓道:“龟甲背山,卫承,我看你背着一座山,是不是还能跑这么快!”他说着将手中的龟甲丢出。一道细细的火焰飞出将龟甲包裹其中。 “咯,咯,咯。”被火焰包裹的龟甲发出一阵古怪的声音,原本的有些裂纹的龟甲经过火焰灼烧,裂纹扩的更快。 卫承听见这怪异地碎裂声,体内元气运行莫名地缓慢了几分。就好像是元气上背负了一座山,压着它们不得不慢下来。而事实上,卫承也确实慢了下来。原本好似鬼魅的身影让人看清了一些。 “怎么回事?”卫承眼色冷厉,奋力催动元气运行,想要重新获得那种速度,只是不论他再如何使劲调动,元气依旧只能那般慢慢悠悠地行动着。卫承无比强大的速度力量来自于磅礴的元气和肉身的强悍。而元气运行缓慢则代表着他的速度和力量都将大大降低,作为极道最根本的一个强大之处被削弱。 许厉脸色狰狞,紧紧盯着卫承道:“跑啊!你不是很能跑吗?你不是要把我打的连秘器都无法用出来吗?你不是极道吗?那就快来杀我啊!” 许厉一声尖叫,他头顶的那面铜镜火光大盛,无尽的火焰汹涌而出,不断地围绕在许厉身边再被他操纵着朝卫承攻去。 卫承面无表情地看着远处飞来的火焰,只能不断地躲避。失去了汹涌滂湃的元气相助的他,无法再如先前一般潇洒随意。 “背山甲?原来是那件宝器啊。”元合掌门看着场下的比赛淡淡一笑,朝着朱长老问道:“将背山甲炼成一次性使用的秘器,朱长老果然是家大业大啊!”元和掌门已经不再掩饰,直接指明这许厉的秘器是他所赐。 朱长老脸色森然,冷笑道:“不过是一件破损的宝器,修成秘器也就那样了。我朱家倒是不在乎这点东西。不过我看那个修极道的小子,今天可要死在这里了!” 元和掌门微微一笑,道:“受徐师弟嘱咐,我自然要好好看着那少年。所以他不会死。” 朱长老眼中红光一闪,闷声道:“所以掌门要不顾门规强行干预门派比试吗?”干预门派比试这件事朱长老早就做了。只不过有些事情暗着来谁都不会说,明着的话不管是谁都会有些麻烦。哪怕这个人是元和掌门。 元和掌门点了点头,道:“门派比试在于胜负,我不会干涉胜负。”胜负之外是生死,言下之意,便是元和掌门不会让卫承出事,也不会再让任何有天赋的弟子出事。 朱长老脸色阴沉,森然道:“掌门行事,果然令人佩服。” 元和掌门不再回话,只是从朱长老身上收回目光,淡然地看向远处正在比斗的二人。朱长老冷哼一声,也不再说话。 背山甲青光闪烁,原本极速奔走的卫承身上好似背负起一座青山,快到肉眼难寻的速度终究还是慢了下来。许厉癫狂大笑:“你给我跑啊!你不是很能跑吗?” 许厉头顶的铜镜猛地上升寸许,更加滂湃的火焰蔓延出来,化作一道道火柱追着卫承飞去。 原本立于比武台旁侧的红衣长老早已躲到远处,看着许厉头顶的铜镜脸色苍白,不住喃喃道:“这,这到底是存了多少火焰。” 玉霜眉头紧皱,死死盯着卫承,心中开始显出焦急。尽管他知道徐厚才对卫承极好,赐下了护身秘器。可是护身秘器也是看等级的。一两件寻常秘器,怎么可能抵得过许厉手中的两件宝物。而若是没有其余外力介入,那以卫承不过凝气五层的修为,怎么可能活下来? 卫承脚下步伐不断,速度随着青光的凝聚越发缓慢。原本被他甩开极远的火柱已经开始缓缓追上来了。而且双方的距离越来越近。卫承心中亦是焦虑。尽管他早先便猜到许厉身上拥有的秘器可能会很强大,但还是没有想到会强到这种地步。 这种等级的秘器,必然是需要化元强者亲自出手才能炼制。而且炼制过程中也一定需要某些特殊的材料。仅许厉头顶的那一块铜镜,最起码也抵得上五颗天人丹的价格。 所以卫承很不理解,真的不理解。许厉身上既然有这么强大的秘器,那为什么还要来参加门派比试。直接将秘器往外出一卖,或者是寻到以为凝气巅峰的红衣长老,甚至某些修为较弱的峰主,都能轻易地换到天人丹。可是他为什么没有这么做,而是选择了来参赛。 卫承心中疑惑,“难道有人刻意要杀我?”这个念头仅仅在卫承心中升起便立刻被否定掉。说句实在的,在参加门派比试前,卫承不过是门派数千内门弟子当中一个极不起眼的寻常内门弟子。除开进门派时,与许厉发生过些许矛盾,除此之外几乎没有得罪过任何人。谁会舍得用着等珍贵的秘器去换他一条性命?何况还是一次便用出两件? “可如果不是这样,那又是为了什么呢?”卫承疑惑不解。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