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证道永恒  >  第二十五章 挣扎的希望

第二十五章 挣扎的希望

3066 2017-08-29 20:33:00
玉霜脸色有些难看,捂着卫承嘴巴手许久才放下,缓缓说道:“你需要什么答案?”卫承的眼中带着一丝茫然,他看向远处还在继续比赛的主峰,说道:“我只是想知道,那些长老、掌门,到底把我们这些弟子当做什么?所谓的师门又是什么?我们不都是元合宗的弟子吗?”玉霜脸上露出一丝苦笑,她摇了摇头,道:“你还小,不懂这些。我们确实是元合宗的弟子,但从来不是元合宗真正在乎的弟子。那帮长老真正在乎的永远只有他们自家的子弟,以及那些身后有庞大背景的富贵弟子。他们才是这元合宗的真正弟子吧。”卫承眉头一挑,道:“既然如此,那他们又为什么还需要招收我们进门派?只留下那些人不是更好吗?每月的内门弟子福利,可是一笔不少的开支。”玉霜摇了摇头,道:“我也不知道,我只知道,自从我加入这个门派开始,他便一直如此。而所谓的内门福利,其实也在逐年减少。正如你所说,那其实也是一笔很大的开支。”卫承不再发问,二人在山间小道行走许久,林间小兽时常隐没,山风习习。走了许久,玉霜才说道:“别想那么多了。其实和很多弟子相比,你已经拥有很多了。最起码你的天赋远比别人好,而且你也遇到一个不错的师傅,能够为你提供突破道凝气六层的丹药。甚至以后化元的丹药都有可能。好好修炼吧,别想那么多了。”提起徐厚才,卫承的脸上也不由漏出一丝笑容,道:“嗯,师傅确实是对我很好的。”主峰比赛结束,最后的结果出来,卫承、游小鱼和许厉以及那一直有着天才之名的余天姚自然是跨入了八强之列。八强中还有两位弟子在之前的比赛中已经使用掉秘器,这二人面色惨淡,即便是获得了胜利也没有太多喜悦,原因无他,这届比赛的对手实在是太强了。左道高手的强大程度远超常人所想,若非如同许厉一般使用大威力的秘器,寻常弟子根本就无法阻挡这些高手。事实上在八强比赛之前,已经有好事者确定了最后的前三名。卫承、游小鱼、左丘明。若不是吴克运气差了点遇见了卫承,那么这前三名或许还有所争议。只是如今左丘明被许厉以强大秘器所杀,令前三名的结果出现了一丝变动,那么自然也给了那些弟子一丝遐想。如此强大的秘器,许厉能有一件就已经了不起了,如何还能够有用第二件?而失去了秘器的许厉,也就是一个寻常弟子,若是运气好遇见了他,自己也未尝没有获胜的希望。抱着这样的侥幸想法,那二名弟子才会甘心使用那得之不易秘器来获得胜利。八强赛第二日便开始举行,卫承第二日的对手就是那一名已经使用过秘器的弟子。那位弟子看到抽签结果之后,脸色尽是惨淡,因为他知道自己输定了。对于卫承这种早已经拥有天人丹来路的弟子而言,门派比试其实也不过是一场比赛,但是对于其余弟子却不是这样。对于没有寻常弟子而言,门派比试更像是一种向后走的道路,突破凝气六层的希望。是无论如何也要拼搏一把的光明。无数的内门弟子被挡在“天人合一”这个门槛上,越过了便是一片坦途,没有越过那就只是寻常一弟子,纵然武力强横些,但终究也只是一个凡人。卫承站在台上,看着面前那位脸上已经有些许皱纹的内门弟子。他叫钱仁,单从年龄上来说,这位与他同辈的内门弟子或许已经有资格被他称作爷爷了。但是在比赛场上,卫承却是终结他希望的那个人。“还请师兄指教。”卫承抱拳说道。钱仁惨然一笑,深吸口气,略有苍老的声音缓缓传来:“卫承,我今年六十岁了。从年龄上来讲,我也算得上是你的长辈了。我独自修行一辈子,只盼望能够得到一枚天人丹,从此过上另一段人生。所以今天我一定赢你。”这段话很像是战前宣言,但听在卫承耳朵里却只感受到绝望。卫承看着面前这个人,沉默片刻,道:“开始吧。”钱仁多年修行,钻研一生的人阶中级武技通背拳使用的精妙无比,抬手举步间尽显大家风范。和很多弟子只会粗浅地使用武技不同,钱仁的每一招每一式都带着莫大威势,种种攻击手段也总是出乎人意料。不过,也仅此而已。钱仁武技精妙,不过也仅仅如此了,武技精湛并不能改变一切,先天上的强大才是基础。“砰”地一声,钱仁曲折拳脚,避过卫承的格挡打在了卫承的身上。卫承的身子晃了一下,随手挥动,将钱仁击飞。什么是极道?远超同济的力量,速度,以及抗打击能力,甚至是对于战斗那不可思议的直觉,这就是极道!这是天赋,这是从修行开始就决定好了的天赋。而卫承的肉身经历了雷霆之力淬体之后便拥有了这种天赋的一部分。从某种程度生而言,卫承甚至都不算是一个真正的极道修行者,因为雷霆之力只赋予了他强大肉身,超过了同辈极道修行者的肉身,却并未给予极道强者的战斗直觉。但即便如此,卫承也已强大的不可思议。若是寻常弟子被这全力一拳打中,最起码也是个骨断筋折的场面。可是卫承只是微微晃动了下身子,甚至只是感觉到了稍微有点胸闷,随后一挥手便将钱仁打飞了。这就是差距。钱仁跌到在地,吐出一口鲜血,随即又挣扎着站起。卫承微微皱眉,道:“你不是我的对手,放弃吧。”钱仁不发一言,缓缓站起,再度朝着卫承扑了过去。卫承跨步上前,一掌落在钱仁胸口,将其打飞出去。钱仁跌到在血泊之中,双手颤颤巍巍地想要爬起,却始终无法如愿。卫承缓缓说道:“天人丹只是一个手段,自行度过天人合一门槛的人也不在少数。而且,门派比试每年都会召开一次的。”“我没有机会了!”跌到在血泊中的钱仁忽然怒吼出声;“你还这么小,这么年轻!你懂得什么?我今年已经六十岁了,我没有机会了!”这个老者说着竟在血泊中哭出声来:“我二十岁修炼到凝气五层的时候也是这么想的。我可以靠自己度过天人合一,我天赋决定!可是几十年来,我没有丝毫进步。只能苦苦地磨练着武技去追求这个。昨天的秘器,是我花了一辈子的积蓄买来的。可是我还是不能赢,我没有机会了。”卫承站在钱仁身边,沉默不语。老者哭泣的话语断断续续,夹杂着血沫咕噜的响声。“如果没让我修行多好,这样我这一辈子起码能过的快活一些。不用这么苦,一直都是一个人。如果我没有修行,现在我应该还在兖州,还在家里。娶了个媳妇,儿孙满……”或许是卫承刚才那一拳落得太重,或许是钱仁的身子已经太老,他话未说完,已经倒在血泊之中再无声响。卫承的心情不知为何有些发堵。他看向主持比赛的红衣长老,红衣长老点了点头,宣布卫承获胜。卫承转身离开,钱仁的尸身被交好的师兄弟带离。玉霜一直在场下观看,见到卫承下来,不由笑着说道:“还不错,这下就是四强了。不过下一场可就没那么轻松了。”卫承有些诧异玉霜还能笑得出来,他沉默片刻,问道;“你刚才听见钱仁师兄的话了吗?”玉霜微微一愣,笑道:“听到了,怎么了?”“其实我没有理由一定要赢,我只不过是想夺得比试头名。这个称号比较好听,仅此而已。师傅已经给过我天人丹了,所以这场比赛对我来说并没有太大意义。而对于那些人,尤其是钱仁这种人来说,这是一生追求的希望。”玉霜摇了摇头,道;“这种人太多了,每年都会遇见。倒在比赛场上的,多得是那些年龄大了,已经没有多少机会的弟子。他们不如你,当然就得输给你了。而且,这场比赛对你而言也不只是好玩,拥有一枚天人丹并不能代表你一定能够突破凝气六层。这也是有失败几率的。”卫承微微一怔,道:“会失败?为什么?不是说天人丹一定能够帮助修行者跨入天人合一的门槛吗?”“谁告诉你的?”玉霜撇了撇嘴道;“只是失败概率比较小而已,但终究还是有这种可能的。所以一枚丹药当然不够保险了!我之前不知道你能力,怕你参加比赛有什么闪失,自然不愿意你去参加比赛。但你既然有能力,当然就要去努力争取!修行路上什么毛病都可以有,就是不能心软!那钱仁看着可怜,但也不过是追求往下走的路而已。从这点上来看你和他并无区别,别多想了。”卫承点了点头,努力将钱仁最后的话抛在脑后,只是心中那一丝憋闷还是存在着。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