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40章 又是一具女尸

第40章 又是一具女尸

3025 2017-09-28 11:15:19
“你们来找我就是问这件事的吗?”   张恩泽的表情很淡定,丝毫没有表现出任何的恐惧神色,能够如此坦然面对侯忠旭他们的盘问,要么是他的心理素质真的好,要么就是他完全不知道这个事。   “你弟弟呢?”   “哦,我弟弟去进货了!要隔两天才能回来。”   苏瑞在刚一进屋的时候,就闻到了一股浓烈的腥臭味,“好腥啊!你这屋子里都干什么了?”   “嗯!是有点腥臭味,我这是养鱼的地方,有死鱼是很正常的事情,这种味道都已经习惯了!”   于水斌也没有闲着,他趁侯忠旭跟张恩泽聊天的功夫四下看了看,他发现了这间商铺有一个地下室。   “这下面是干什么用的?”   “哦,那是个地下室!我在下面养点鱼之类的,都是一些存货!”张恩泽说着就走向地下室的铁门,准备打开,“你们可以随便看看!就是这里面有些潮湿,而且腥臭味比较重!”   大门缓缓的打开,里面的确是一个比较大的养鱼池,屋里面放着一个巨大的泵气机,发出轰鸣声。   “多谢老板的配合!这是我们的工作,有什么事情我会联系你的。”   张恩泽深吸了一口气,“出什么事了?”   “没什么!”   侯忠旭并没有解释的很清楚,他们转身离开张恩泽的宠物鱼商店。   “这个男人真奇怪,如此文雅之人怎么会开这么一个商店!”苏瑞略微疑惑的看着店铺。   “水斌,你去张恩泽说的那家宾馆调取一下监控,看看是不是如他所说。”   虽然张恩泽所说的事情没有任何的破绽,不过侯忠旭必须要将一切有价值的线索都调查一遍。   “明白!”   张恩泽所说的七月酒店距离这里不远,于水斌已经到了现场,并且调取了四月二十一日晚上的监控录像。   根据从交警队那里得到的信息,张恩泽他们兄弟两人所乘坐的出租车是在十点四十五最后出现在路面监控录像上的,所以他决定从这个时间段开始继续追查下去。   十点五十七分的时候,一辆黄色的出租车出现在宾馆的门口,从车里下来两男一女,女人趴在一个男人的身上,在这里能够清晰的看到张恩泽走进了宾馆,不一会儿的功夫三个人就一同走进了宾馆。   凌晨一点十二分的时候,张恩泽和张恩奇两个人一同离开了宾馆,这一切都在画面上清晰的显示出来。   侯忠旭的眉头微皱,看来这两个男人只是跟邓云玩玩而已,侯忠旭将于水斌拷贝过来的视频从头到尾看了一遍,不过并没有看到邓云从宾馆里走出来。   “水斌,邓云怎么没出来?”   “这个我问宾馆了,他们这个宾馆是有后门的,但是后门没有安装监控摄像头,所以现在说不清楚。”   “明白了,继续收集线索吧!看来这个凶手是有预谋的!很有可能这是凶手给咱们使的障眼法,多留意一下宾馆周围的居民,看看有没有人注意到邓云。”   张恩泽非常喜欢邓云的身体,唯一让他略有遗憾的就是在邓云的腰间有一处纹身,这让他很不满意,不过还是可以让他接受的。   地下室里,一阵愉悦的尖叫声引起了张恩泽的注意,他意识到张恩奇一定是在享受着邓云的身体,他加快了脚步,因为邓云这样的叫声不是很正常。   当他看到张恩奇正在强奸邓云的时候,他已经傻眼了,之间张恩奇的手上握着一根皮鞭,边做边抽打着身下的邓云。   多次的身体侵犯让邓云已经没有了感觉,下身的酸痛感不断的增强已经变得有些麻木,张恩奇已经无法从她的身上得到那种满足感,为了寻求刺激他用皮鞭不停的抽打着她,让身下的邓云痛苦的哀嚎着。   “混蛋!”张恩泽一把将他手中的皮鞭夺下来。   只是这个时候已经晚了,邓云那完美的躯体上面已经有了数道伤痕,张恩奇的行为打乱了他的安排,愤怒的张恩泽伸手一刀割断了邓云的脖子,一股鲜血喷出,鲜血溅射在她的胸前,同时也溅射到张恩奇的身体上,这样的刺激让张恩奇达到了高潮。   随着张恩奇大口喘着粗气,他的身体渐渐的软了下来,离开了邓云的身体。   邓云努力的挣扎了片刻,随后就一动不动的躺在铁床上。   “不好了!”苏瑞慌张的跑进办公室,“又发生了一起命案!”   侯忠旭已经习惯了这种情况,他微微的起身,“是邓云吗?”   “你是怎么知道的?难道你已经知道了?”   “不知道,我是听你说才知道的!”侯忠旭显得很平静,“走吧,去现场看看什么情况!”   “猴子,你现在可是越来越神了啊!”   现场的情况出乎侯忠旭的意料,按照凶手的常规做法一定是会将这个女人分尸之后在分别包装抛尸,可当他们到达现场的时候,所有人都傻眼了。   尸体是在河边发现的,地上没有任何的血迹,沿着公路旁有两条拖拽的痕迹,尸体的一半是浸在水里的,另一半被扔到地上。   死者就是邓云,她的脖子上面有一道伤口,赤裸着被扔到了地上。   尸体的身上没有任何挣扎过的痕迹,也没有清淤的地方,唯一的伤口就是脖子上这道划口,侯忠旭蹲在她的身边,脖子的伤口很深,刀口是从侧面进入的,直接刺穿了邓云的气管,随后又向上挑起划开,刀尖直接刺穿了脖颈旁的大动脉。   侯忠旭不禁为这个凶手的残忍深吸了一口凉气,这一刀刺下去的没有丝毫的犹豫,就好像是杀猪一般的痛快。   邓云的脸色微微发紫,这说明她在临死之前严重缺氧而后才是大量的血液流失致死。   “水斌,现场有没有发现什么痕迹?”   从公路边到河边大约有七八百米的距离,除了两条拖拉的痕迹之外,于水斌在这两道比较清晰的痕迹旁边看到了两条略浅的拖痕。   “现场发现四条拖拉的痕迹,我刚检查了邓云的双脚,其中两条是她留下的,另外两条痕迹应该是凶手拖拽时留下的痕迹。”于水斌说这话的时候轻叹了一口气,“不过这个凶手很小心,他并没有留下任何的痕迹。”   “这么看来凶手是有车的。”   “候队,这女人的身上已经有明显的尸斑,但是浸在水里的身体也没有明显的浮肿,这说明凶手是匆匆将这尸体扔到这里的。”刘法医继续说道:“这个女人在临死之前被强奸过。”   侯忠旭微微的点点头,“嗯!这一点已经表现的很清楚了!这身体上这几道伤痕是怎么形成的?”   “应该是皮鞭之类的东西造成的!”刘法医轻轻的扒开裂开的伤口,在肉皮的内侧提取出一些细微的毛边,“这种应该是皮质类的东西。”   “猴子,现场能够留下来的线索很少,不过从尸体的摆放位置和摆放的方向来看,这个凶手原本的计划应该不是将尸体扔到这里的。”   “怎么说?”   于水斌带侯忠旭来到河水边,“你看这里有个很深的脚印,只是这个脚印在水里。不过这能够说明凶手抛尸的时候很匆忙。还有一点,咱们是必须要注意的,就是这个凶手非常的冷静,他能够在这么慌张的情况下,还能够不留下任何痕迹。”   “现在能测量出河水里那个脚印的大小吗?”   “只能是大概吧!基本上没什么参考价值。”   这个案子与之前所发生的事情没有一点相似之处,整个的行事作风完全是两个人所为,“水斌,辛苦一下吧!这个案子与之前所发生的截然不同,我们需要更多的线索。”   “放心吧,这一点我懂!”   张恩泽气氛的回到了商店,不由分说的一拳打在张恩奇的脸上,“你他妈的混蛋,你竟然破坏了我的作品!”   “不就是一个女人!”张恩奇不解的反击,“我玩了你的女人,怎么了!总之都是要死的!”   “张恩奇,你他妈的最好听我的安排,我没让你做的事情你最好不要做,否则,下一个死的人就是你!”   张恩奇身体要比张恩泽瘦弱许多,几轮打斗下来,张恩奇身上好几处被打伤,也就变得听话了很多,不过这很显然只是表面上的事情。   还不等到第二天,当天晚上张恩奇就离开了张恩泽的商店,这条路子他已经摸的很清楚,就算是没有张恩泽的帮助他也能够做下去。   张恩奇依照着老路子,他的目标还是去找这些妓女下手,不过他可没有张恩泽那样凶狠的手段,他最多也只是找这些女人玩一玩。   杨浩河因为这件事调离了刑侦大队,他的大队长位置也空了下来,人已经去了政治部,只是这件事侯忠旭还不知道。   “侯忠旭,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耿秋华的电话,侯忠旭笔直的站在原地,“耿局,我在案发现场,有什么指示!”   “完事了回局里,直接来我办公室。”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