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45章 死因不明

第45章 死因不明

3031 2017-09-17 23:13:59
 张恩泽勉强支撑着疲惫的身体回到自家的门店,噗通一声就躺在床上,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每次呼吸都会伴随着胸口下隔膜肌的疼痛,他轻轻的掀开自己的衣服,在他的左肋下有轻微的淤痕,没想到这帮人下手竟然如此重。   张恩泽掏出手机,搜索最近发生的重大事件,这才留意到校园奸杀案,通过分析张恩泽意识到这件事很有可能是张恩奇所为,他的脸色阴沉,他必须要在警方之前找到张恩奇才行,绝不能让张恩奇落到警察的手中。   张恩奇没有钱,这一点张恩泽是很清楚的,如果是开着自己那辆上货车的话,那他一定是要想办法加油,还有一个最为主要的就是他必须要找地方给他那辆漏机油的车子加机油。   侯忠旭接上于水斌,他们几个人就来到了于水斌所说的那家维修厂。   车子停靠在门前,没有牌匾大门紧锁着,只见于水斌上前砰砰砰的叩响了大铁门,不一会儿的功夫一个年轻男人打开大门,见到于水斌两个人似乎是很熟悉的样子。   “水斌兄弟,你怎么找到我这里了?”   “找到你还不容易,你以为你在这里偷摸的在做我就不知道了!”于水斌倒是一点都没有给他好态度,“说吧,最近又卖了多少机油。”   老板一张苦脸,“哎呦,我说大兄弟你就不要盯着我了好吗!我都多长时间不弄这东西了,现在从良了!”   于水斌上前一把搂住男人的脖子,“别人我不清楚,难道你什么熊样,我还不清楚嘛!就这些东西你不要告诉我是用来闹着玩的!”于水斌说着走到一个铁通旁边,打开桶盖微微的闻了闻,“你最近这手艺有提高嘛!”   “大哥,我错了还不行嘛!我这点东西全都倒了,真的不干了!”   “今天来找你不是为了这事,你就跟我说有没有人在你这里买过机油吧!”于水斌掏出张恩奇的照片,“尤其是这个男人!”   “有!他的确是来买过,前几天这个男人来过,他好像是叫张恩奇。”   听到男人这么说,侯忠旭的眼神放光,“知道他的去处吗?”   “这个还真是不清楚,那人有点神经病似的!”男人略微的思考了一下,“不过听他好像是说过要去什么教堂忏悔,当时我也没敢太接话!”   “教堂?”侯忠旭眉间紧蹙,“什么教堂!”   苏瑞倒是记得很清楚,他趴在侯忠旭的耳边说道:“基督教堂!张恩奇是个虔诚的基督教徒!”   侯忠旭的双眼猛的大张,“对了,你这话倒是提醒我了!”   苏瑞的电话铃声响起,他借机躲到一旁接通了电话。   侯忠旭看到苏瑞的脸色有些难看,只听到他轻声的说道:“好的,多谢多谢!这个事情我知道了!”   随后就挂断了电话,与侯忠旭互视了一眼,走到侯忠旭的身边,“猴子,刚刚接到电话,张恩奇死了!”   “什么!这么巧!什么时候的事情?”   “大概也就一个多小时以前的事情吧!”   “王瑞春他们已经赶到现场了吧!”   苏瑞微微的点点头,“是的,看来咱们又晚了一步!”   “是啊!”侯忠旭叹息了一口气,“走吧,咱们也去现场看看!”   等到侯忠旭他们赶到现场的时候,王瑞春他们已经收拾走人,张恩奇之死使得案件得以在一个月之内得以侦破,原本就算是再给王瑞春一个月都未必能够侦破的案件,竟然就这么稀里糊涂的破获了。   五月二十九日那天,王瑞春在市局公安工作会议上正式宣布这起特大的连环奸杀案破获,犯罪嫌疑人张恩奇因满身的罪恶感,最终选择了用自杀的方式来解脱。   “切,真他妈的是命好!这么大个便宜都能够让他捡到!”苏瑞一脸鄙视的忍耐着。   侯忠旭却并不这么认为,他很清楚这个案件并没有就这么了结,他也确信一点就是张恩奇是绝对不会自杀的,如果一人对自己的行为有罪恶感,他是断然不会接二连三的作案之后选择用自杀的方式来结束自己的生命。   更主要的是,在这几次追查的过程中,侯忠旭他们都发现凶手不像是一个人作案,只是毕竟这个案件现在不是由他主办,还是要听王瑞春的。   “不,这件事绝对没有这么简单!”侯忠旭在一番思索之后说道:“这件事我要找到耿局,必须向他汇报这个情况!”   “猴子,你这件事没有十足的把握就不要汇报!不然会有人记恨你的。”于水斌很清楚侯忠旭的脾气,同时他更清楚他们现在地位,此时去找局长汇报这件事无疑是在揭王瑞春的短,于水斌按住侯忠旭的肩膀说道:“不要太着急了,这个王瑞春在这里呆不了多久的,他迟早是要离开的。”   “凶手还在逍遥法外,这会很危险的!”侯忠旭那股耿直的劲上来。   苏瑞将侯忠旭拉出市局,“猴子,王瑞春只是来争功的,现在功劳他已经得到了,很快就会调动的,只要在他调动之前不出事就没问题。”   围绕着张恩奇之死,众说纷纭,很多议论的声音在局里讨论开,不光是侯忠旭对这个案件有疑惑,很多人都认为这功劳来的实在是太简单了,虽然是这么说,但毕竟这就是事实,而且王瑞春因此也得到了上级领导的认可。   侯忠旭越想心里越不舒服,他还是没能按耐住自己内心那个跳动的魔鬼,找打了耿秋华。   “耿局,我找你有事汇报!”   耿秋华微微的抬起脸,“我知道你想说什么,侯忠旭你很优秀,但是你还需要历练,就从这个案件来看,你跟王瑞春同志就有差距,办案经验上你还需要积累。”   “耿局,我今天来找你不是说这事的!我是想跟你说,张恩奇不是真正的凶手,现在草率的定案很有可能会放纵真凶。”   耿秋华紧皱眉头,“你这话可有证据?”   “没有,但是从我之前跟踪来看,张恩奇是不会选择自杀这种方式来结束自己的,即使他真的有忏悔之心,也不会选择用这样的方式来结束。”侯忠旭越说越激动。   “你是要对你说的这番话负责任的!案件现在是由王瑞春负责,你就不要再操心了,现在你需要做的事情就是干好你自己手上的工作。”   “耿局,我会负责任,这个案子是我开始调查的,的确是出了很多的意外,但是我敢保证这件事没有那么简单!”   “侯忠旭,我明白你的心情,你还想会重案组,我已经跟你说了,你还年轻有机会的,你需要再锻炼锻炼。”   侯忠旭已经听够了这样的官话,虽然杨浩河在他调走之前曾经跟他说过,杨浩河的位置将来早晚是他的,但是他此刻真的没有争抢这个刑侦大队长的心思,不过他现在解释不通这个事情,随即脑袋一转。   “耿局,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跟你打个赌,这个案子一定不会结束的,凶手还会继续作案,我在这里可以向你保证抓到真凶。”   “看来你是要跟王瑞春争了?”   “如果你非要这么理解的话,那也没问题,我就是打算跟王瑞春争这个刑侦大队长的位置,谁破获这个案件,谁就坐这个位置。”   “那好,那就按照你说的来办!如果真的再发生奸杀案的话,你就参与进来。”   “是!多谢耿局的支持。”   面对侯忠旭的坚持,耿秋华不知道什么原因竟然就相信了侯忠旭所说,对于这个案件如此轻松的破获他的内心之中也是有一丝的不安。   案件破获三天后,六月一日凌晨两点钟,一个陌生电话打到侯忠旭的手机里,侯忠旭还在朦胧之中,接通了电话。   “喂,你是哪位?”   电话里面声音断断续续的,听得出来是一个女人的声音,哽咽了许久终于说出了一声,“救命!快来救我!”   还不等侯忠旭问清楚对方的详细信息,电话就已经挂断,听到这样的声音侯忠旭猛的从被窝里跳出,他坐在床上再次拨通了那个陌生的电话,电话那头已经关机了。   深夜里侯忠旭瞪着双眼,什么人竟然知道他的手机号,他的第一反应是有人在恶作剧,求救的电话一定是会第一时间拨入110的,能够打进他私人电话一定是他所熟悉的人,但是在他的印象之中他不记得自己认识这样的人。   侯忠旭拨通了三次这个陌生的号码,在最终确定对方是关机后他才安心的睡觉。   六月一日早上七点钟,侯忠旭这一夜都没有休息好,电话铃声再一次响起,这一次是苏瑞打过来的。   “猴子,出大事了!又发生命案了!”   听到这话侯忠旭震惊的从床上坐起,“你说什么!什么时候的事情?”   “早上两个小时以前吧!又是分割尸体,还是收垃圾的环卫工人发现的,与之前的几起案件很相似,耿局的意思是让你也去现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