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35章 失踪

第35章 失踪

3033 2017-09-12 17:10:57
侯忠旭他们带着相关的证据来到了法医室,经过刘法医的毛发鉴定,两者是吻合的,现在已经可以肯定的是这具无头女尸的身份就是陈美娟。一想到死去的这个女人至今为止都没有找到脑袋,侯忠旭的心情就格外的沉重,这究竟是个什么样的凶手,从警这么多年他从来都没有见过,想到此处他的内心不禁感到一阵莫名的恐惧,他的直觉告诉他这不是结束,而只是整个事件的开始。“刘法医,避孕套里的体液有结果了吗?”“嗯,这正是我要跟你说的,你们这个体液时间太久了,已经没有有用的信息价值,无法分辨出他的DNA结构。”侯忠旭微微的点点头,“嗯,明白了!”无头女尸身份是整个事件的关键,侯忠旭将相隔不远的两个事件联系在一起,一个是外籍女人意外死亡同时还有一个女人无故被分尸,而且两个女人都有一个共同的问题,那就是她们在临死之前都被性侵过,而且她们还有一个共同的身份,那就是从事特殊服务行业,这些说明凶手的下手对象是有选择的,他们就是抓住了这些阴暗下面身份最低微的工作者动手。在这个阴暗地带是没有人会为他们争取权利,更没有人考虑她们的去留,更不会有人关心她们是否存在,她们的工作性质决定了她们的流动性太大。侯忠旭想到了之前在陈美娟家中翻到的三个名片,看来这是他们现在唯一的追查下去的线索。三个歌舞厅的情况里面属红星红KTV的规模最大,侯忠旭确定这个女人是一定会在这儿工作的。“龚弘一!”侯忠旭进门第一眼见到的就是那个纹身店的老板,想不到这个男人同时也是这家KTV的老板。龚弘一略微的迟疑了一下,这才意识到眼前的这个侯忠旭他是见过的,赶忙上前笑呵呵的答应着,“侯警官,你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消费!”“我可不是来消费的,我是来办案的!”侯忠旭瞥了一眼站在他身旁的那个壮汉,依旧是那副谁欠了他钱的神态。“办案?有什么我能够帮你的吗?”“陈美娟,你们这里有没有一个叫陈美娟的女雇员?”“这个好像是没有,你也知道我们这个行业,有很多的女人都是在我这儿挂靠一下,有客人点呢她们就过来,没客人的时候她们就不知道去哪里了。”龚弘一递上来一根香烟,“现在谁还敢养这帮人,那不是找死呢嘛!可你也知道,咱们开这个的总有人需要,这样我们不犯事。”龚弘一说出了其中的门道,这让他们省去了很大一部分的管理费用,同时也让他们规避了很多不必要的风险,当然这同时就应运而生了一批特殊的从业者,俗称拉皮条的。“你确定从来都没有一个叫陈美娟的女人来你这里?”“侯警官,这个我真的不确定,她们来我这里也不会用真名字的。”“嗯!”侯忠旭略微的思考一下,“把你所有的员工都叫过来!我核实一下。”现在虽然是上班点,但是却并不是人流高峰期,很显然拒绝侯忠旭的这个要求是不合适的,龚弘一这才硬着头皮答应下来。十二名工作人员都被叫到大厅旁一个包房的门外,经过指认三个工作人员认出陈美娟在这里接过活,并且都是在当天晚上就跟客人离开了歌厅,这一点从视频监控录像上面也都得到了验证,画面里三个男人都是不同的,显然这种调查是无果的。就算是假设最后一名男人有可能是杀人凶手,可如果这个人不承认的话,他们也是没有证据的,反而会给这个凶手一个警告,这个做法极不可取。“这是陈美娟最后一次在你们这里接活是吗?”“是的,从这之后就再也没有看到过她。”其中一个工作人员非常的肯定。在侯忠旭他们的盘问下,得知这个陈美娟跟老板龚弘一也是有关系的,她们两个人之间也是发生过关系,而且就是在这歌厅的包房。“龚弘一,为什么我第一次找到你的时候你说你不认识陈美娟?”“侯警官,说实话这种事谁愿意承认啊!”龚弘一一脸的无奈,“我也只不过就是看她好看一点,随便玩玩的!再说她去什么地方也断然不会跟我说的,我们这来来走走的,谁都不是固定的啊!”苏瑞突然冲进包房,“猴子,我刚在外面聊天时,他们说还有一名女人失踪了。”“叫什么名字?”“尤达!一定不是真名!”侯忠旭的眼睛定在龚弘一的身上,“龚老板,这件事你也一定是不知道的吧!”龚弘一摇摇头,“我真的不知道,我连这个女人是什么样的都没见过!我没必要隐瞒。”“带回局里!”听到侯忠旭的命令,苏瑞和于水斌两个人上前握住龚弘一的双手,左手卡主关节轻轻一下就将他的双手反背,站在龚弘一身旁的壮汉见自己的老板被抓哪里能够容得下,丝毫不停留的上前一拳闷在苏瑞的脸上。苏瑞一个踉跄向后退了数步。站在身旁的于水斌刚反应过来,男人的左脚已经踹倒他的身边,侧身倒在包房的沙发上,壮汉将龚弘一护在身后。事发突然,侯忠旭的注意力并没有放在他的身上。转眼间见到自己的队友两个人都倒在地上,侯忠旭借着茶几一个箭步冲到男人的身前,不由分说上前就是一拳打向左脸。粗壮的手臂将侯忠旭的拳头抵挡在耳边,壮汉随即一掌推出,侯忠旭只感觉到胸口有一阵闷痛,整个人随之飞了出去。侯忠旭见男人反抗,顺势从后背掏出手枪,“你是想反抗?”只是站在他面前的这个壮汉却没有丝毫的畏惧,双眼如虎一般的紧紧的盯着他。“住手!”龚弘一将面前的保镖推开,“我跟你们走!”对龚弘一的询问也只是蜻蜓点水,看得出来对于尤达的失踪他是一无所知的。没有指向性的证据能够证明龚弘一是凶手,而且龚弘一连绑架尤达的动机都没有。至此,案件再一次进入到了一个关键节点,所有的线索到此终止,陈美娟的死没有结果,尤达的失踪也无从查找。侯忠旭他们做了很多的推断,甚至包括尤达所使用的手机号定位,可是所得到有用的信息几乎是没有的。他们当然是不会有结果的,因为此时这个化名尤达的女人正在一处地下室里,她的身体正在饱受着摧残。“救命啊!你们这群变态!疯子!”一连串的呼喊声不停的传来。这是尤达被囚禁在这地下室的第三天,赤裸的身体被麻绳捆绑在床板上,一条条淤痕都是她挣扎所致,她现在极其后悔自己为了能够多赚点钱而答应他们的要求。“大哥们,我求你们了,你们这钱我不挣了!我都给你们,求你们放了我吧!”尤达的求饶换来的确实这个男人的嘲笑,男人的手轻轻的在尤达的脸上抚摸,随后缓缓的游走向她的身体上,这一系列的动作让面前的这个女人不停的扭动着,这更加刺激了站在他身后的另一个男人。“难道你还没看够吗?你不打算来尝试一下?”在这个男人的怂恿下,一张年轻的脸出现在尤达的面前,女人嫉妒的恐慌,因为她根本不知道接下来将要发生的是什么事情,她紧闭着双眼奋力的挣扎最终换来的却是死亡。“猴子,又发现了一具女尸!”苏瑞接到指挥中心的报警电话。“在什么地方?”“一共有两处地点,一处是垃圾箱,另外一处是河边。”侯忠旭的脸色极其难看,这一次他可是遇上了大麻烦,他脑海中第一个印象就是这个女人很有可能就是失踪的尤达,不过在没有看到尸体之前他不能够断定。几个人没有停留,他们很快就赶到了尸体发现的现场,同样是两层黑色塑料袋包裹着的尸体,一袋子是内脏之类的液体,另一个塑料袋是装着的肢体,同样的包装方式,连打结的方式都是相同的,这无疑是在告诉侯忠旭,这两起案件是同一个人所为。“水斌,河边的尸体是什么情况?”“无法形容,太惨了!”这是于水斌的回答。侯忠旭的眉头紧皱,他完全想象不出究竟是什么样的场景能够让于水斌说出这番话,“好的,我们马上就过去!”等到侯忠旭赶到现场的时候,他才明白于水斌所说的,脑袋已经跟躯体分开,而这个女人的胸部却已经被凶手取走,胸前就只剩下两个发白的窟窿。女人的双眼没有闭合,这是侯忠旭看到最恶心的尸体,无法自控的一阵呕吐,看到这具尸体女人面部的表情,侯忠旭能够想想得到之前的陈美娟应该也是受到了同样的折磨。经过照片的比对,侯忠旭可以当场确定这个女人就是失踪的尤达。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