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51章 凶手落网

第51章 凶手落网

3025 2017-09-23 08:48:15
侯忠旭他们赶到现场,冲进了人群之中,见到现场的情况他们几个人都傻眼了,这个时节气温还停留在零上八九度的样子,夜里的温度就要更低一些,地面上鲜血的热气还在蒸腾,侯忠旭傻眼了,这是他第一次见到如此凶残的现场。   略微的平静下激动的心情,“苏瑞,水斌,你们两个人去后另一条街追捕,我从这里追过去。”   “猴子,这么做可是违反规定的!”苏瑞提醒着。   “没时间去考虑这个问题!按照我说的行动!”   侯忠旭的话音刚落就从后厨追了出去,强光灯照射下地上的血迹非常的清晰,沿着血滴越跑越远,血滴也变得距离越来越远,直到最后消失不见。侯忠旭的心不仅一凉,难道凶手消失不见了?   四下相望,这里只有一条胡同,前后并没有其他的胡同相同,追了这么长时间依然没有看到凶手,他站在黑暗的胡同中。   突然,一个黑影闪现在侯忠旭的面前,砰的一击重击严实的打在侯忠旭的脑袋上,一阵金星过后,那个男人从侯忠旭的身上跨过。   侯忠旭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奋力的跟随在男人的身后,“张恩泽,再跑我就开枪了!”   张恩泽哪里会听侯忠旭的命令,没了命的向前跑。   砰的一声,一声枪响在张恩泽的身后响起,张恩泽立刻停下了脚步,站在原地不在逃跑,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侯警官,你就不能放过我一次吗?”   “放过你!”侯忠旭冷笑了一声,“你有想过放过她们吗?那些被残害的女人跟你有仇怨吗?”   侯忠旭此时已经站在他的面前,张恩泽双眼如火一般的盯着侯忠旭,“他们都该死!这些该死的女人仗着自己有漂亮的身体勾引男人,这都是他们的命!”   “既然你这么憎恨他们,为什么还要收集他们的躯体?”   “这是我的使命!这是我对自己的承诺!”   张恩泽的话音刚落,他抓住了侯忠旭分神的这个时机,将一条手臂扔到侯忠旭的脸上,随即慌乱的跑了出去。   侯忠旭快速的开了一枪,只可惜并没有打中张恩泽。   “混蛋!”侯忠旭极其气愤的将手枪揣起来。   这种六四式手枪的准星极差,而且这种警用必备的手枪是单连发的,每开一次枪就必须要上一次趟,虽然保证了安全,但同时也给自己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侯忠旭迈开双腿开始没命的追了上去。   只见侯忠旭一个箭步,脚下用尽了全身的力气,身体腾空飞了出去,双手死死的抱住了张恩泽的右腿,两个人一同摔倒在地上。   张恩泽的手中紧握着钢刀,顺势刺向侯忠旭的胳膊。   一声哀嚎从侯忠旭的口中喊出,钢刀刺入侯忠旭的身体,刺激着他的肌肉,侯忠旭本能的缩回了胳膊。   张恩泽依然慌张的拼命想要逃跑,踉跄的从地上爬起来想要逃跑,转身的功夫他忘了自己刚刚得到的双臂,又返身回来一把夺走掉落在地上的两条胳膊。   侯忠旭左手受伤,在这关键时刻掏不出腰间的手枪,翻身滚到右边才勉强用右手从腰间掏出胳膊,牙齿咬住枪膛,只听到咔嘣一声清脆的响声。   砰的一声枪响,张恩泽应声到底,身体噗通一下扑倒地面上,侯忠旭这一枪打中了男人的屁股,好在这个距离比较远,已经超出了四十多米的距离,侯忠旭手中握着的这种六四手枪最大的有效射程是五十五米,子弹射入张恩泽的屁股中,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内部损伤。   苏瑞和于水斌两个人从另外一条街绕过来,他们早就已经听到了枪响,隔着一栋楼的距离等他们跑过来的时候所有的一切都已经结束。   “猴子,你坚持住!”   苏瑞跪在张恩泽的后背上,双手用力将张恩泽粗壮的手臂反扣在后背,手铐顺势死死的扣住他的胳膊。   侯忠旭他们几个人将张恩泽带回警局,立刻就引起了轰动,所有人都站在大厅之中热烈的鼓掌。   只有王瑞春灰溜溜的躲在办公室里,此时的他可是无脸相见,因为他的疏忽造成了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因为他的急功近利使得案件草草了解,为之后发生的命案埋下了隐患,这件事耿秋华的心里是有数的。   侯忠旭只是简单的向耿秋华汇报了一下抓捕的经过,耿秋华现在对侯忠旭着实是另眼相看,“猴子,你可以去休养几天,案子就交给苏瑞他们去办吧!”   “多谢领导关心,不过这案子还有很多的疑点,我必须要亲自审问,这也是给我长一些经验。”   “大有前途!”耿秋华轻轻的拍了拍侯忠旭的右肩,“去吧,有什么需要配合的就找他们!”   将张恩泽抓捕归案的时候,关于案情大部分的情况就已经想明白了,但还是有几点疑惑,在阴冷的审讯室,侯忠旭将探照灯照射在张恩泽的脸上。   “张恩泽,我想你应该很清楚等待你的将会是什么!”侯忠旭脸色铁青的看着他,“废话我就不跟你多说了,不论你交不交代问题,我们都可以定你的罪。现在审讯你,就是希望给你一个坦白从宽的机会,希望你能够老实的交代你的问题还有你作案经过,我们这边可以为你申请给你一个痛快的死法!”   张恩泽的屁股中了一枪,他很难能够坐下来,只能拄着铁艺站在一旁,手铐穿过铁椅使得张恩泽只能弓着身子。   “我没有什么好交代的,该调查的你们都已经该调查过了。”张恩泽的神情坚定。   侯忠旭太清楚张恩泽这种人了,他太理智也太冷静,他很清楚自己即将面临的刑罚,所以对于死他已经做好了心里准备,这无形当中增加了侯忠旭审案的难度。   侯忠旭的眉头紧皱,他必须要想办法撬这个男人的嘴,“你跟张恩奇是不是同伙?”   “是!我现在最后悔的事情就是找到了他。”   “既然是同伙你为什么要杀了他?”   “因为他该死,他不死我就没有办法完成我的使命!”   侯忠旭想不明白张恩泽口中所谓的使命究竟是什么东西,“你所谓的使命究竟是什么,你想要完成的是什么?”   说到这个话题,张恩泽双眼放光,如同一只凶猛的饿狼一般的盯着侯忠旭,“我的使命!我的使命很快就要完成了,我恳求你们再给我一个机会,只要让我完成我的使命,我就能够得到我这一生所追求的。”   张恩泽的话语无伦次,侯忠旭他们根本就不知道他所想要说的是什么,侯忠旭把从汽车后备箱里找到的几具尸体的照片摆在张恩泽的面前,“你现在可以告诉我,你还差什么?”   “腿,还有一具完美的腿!”   侯忠旭听到这里才意识到他所追求的原来是一个完美的女人,这是一个人格和心理都十分变态的想法,很难想象的到这样一个沉稳的男人竟然会有这种想法,能够做出这样变态的事情。侯忠旭气愤的将所有的照片撕扯。   面对着张恩泽怒吼道:“没有了,所有的这一切都没有了!”   侯忠旭的审讯也因为张恩泽发疯而终止,经过医生的诊断确认张恩泽是一个精神分裂症患者,他所做的行为都可以理解为是他潜意识里的一种病态,所谓的完美主义都是他内心的一种幻觉,他根本就解释不清楚他这种做法的目的。   至此南城连环奸杀案在张恩泽的落网下结案,侯忠旭也因此获得了极高的地位,结案表彰大会那天王瑞春并没有出现在会场。   在会议结束之后,耿秋华给侯忠旭打来了电话,“猴子,来我办公室一趟!”   王瑞春没有出现在表彰大会上,这让侯忠旭感到很意外,按照他的性格这样的功劳他是自然不会错过的,毕竟这次破获案件的这个过程当中他还是做出了一定的贡献。   “耿局,找我有什么事?”   耿秋华看着眼前这个年轻的干将,他很是欣赏,但是他的心里很清楚他还太年轻,如果现在就让他坐上刑侦大队长的位置显然有些快,耿秋华略微的迟疑了一下。   “猴子,这段时间你辛苦了!”   “耿局,这是我本职工作!”   “经过慎重的考虑,我也跟党委班子力挺你!决定从明天开始升为刑侦大队副大队长。”   这个消息来的的确是有点太过突然,侯忠旭的确很意外,一时他没有反应过来,“耿局,王队长还在,这么做是不是不太合适?”   耿秋华侧眼看了他一眼,“他已经走了!”   直到这时,侯忠旭才知道王瑞春已经离开了刑侦大队,带着他那个小小的功劳离开了市局。侯忠旭的嘴角不自觉的微微上扬。   耿秋华看得明白侯忠旭的心思,当然王瑞春的小心思大家也都看的明白,“行了,你就不要有那些小心思了,好好的干工作!”   “是!我明白了!多谢耿局的关心!”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