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16章 死因

第16章 死因

3026 2017-08-19 09:14:05
“是的,只要他在正规的维修店维修,都会有记录的。”   侯忠旭看了看最后一次维修保养记录是在省市的4S店,时间是在一个月前。   “你的意思是如果他在小的维修厂是没有这个记录的。”   “那是自然的,现在小的维修店怎么会有记录。”苏瑞又补充说道:“不过像廖波这样的车还在质保期内的,一般情况都是会去4S店维修保养的。”   随着侯忠旭他们进一步的调查了解,从4S店那边得来的消息说是廖波的车子应该是在这个月去进行一次全面的大保养,不过他并没有去。   侯忠旭随后又咨询了一下详细的保养都有那些方面的保养。   “如果不保养的话会不会影响车子的使用,导致车子自然起火?”   “那怎么可能,像廖总这样的车子安全系数是很高的,绝不会出现这样的问题。”   现在基本已经可以判定廖波的车子没有去正规的修理店去做保养,在没有维修保养记录的情况下根本就无法得知他去过哪家修理厂,也就无法找到这个对应的修理工。   案件到这里也就意味着失去了线索,侯忠旭再静静的等待着吴俊鑫那边对车子检验的结果。   尸检报告的进展比较漫长,与以往的情况不同,这一次廖波的尸体已经被焚烧过,尸体的本身已经提取不出有用的线索,而且尸体的血液也早就已经随着焚烧蒸发,想要判断死者在死之前是否服用过什么药物也是很难的。   “苏瑞,知道廖波来咱们市是干什么来的吗?”   “嗯!听说是咱们这边的设备出了问题,他是过来解决问题的。”   “现在问题解决了吗?”   “这不是出了意外嘛!问题还没有得到解决。”   “咱们去污水处理厂看看什么情况吧!”   还不等侯忠旭他们走进污水处理厂,就被外面一群穿着工作服的工人拦住,下车打听之下才了解到因为污水处理厂的处理设备发生故障,厂子跟工人们发生了矛盾,而这些矛盾的起因是因为污水处理厂的工会主席邱长安。   工人们得知来人是公安局的,这才让他们进入到污水处理厂。   在会议室里,两伙人争执的脸红脖子粗,还不等侯忠旭他们走进去,就已经听到里面一个男人高亢的声音。   “不行,我绝对不同意你们这么做!”   “老邱,你不要仗着你是老同志就在这里阻挠厂里的决定。”   “你们的这个决定不仅关系到厂子里这么多员工,还关系到上百个家庭,你们竟然没有考虑过他们的安置问题,就这么随意的将厂子转让出去,你们这是在套取国家资金,我是可以去告你们的!”   “老邱同志,你怎么还不明白呢!”一个较为年轻的大脸盘的男人走到邱长安的身边,“咱们现在用的这套设备是进口的设备,人家不派人来解决咱们就无法处理污水,好几百万的人就会没有水用,到时候这个问题谁来解决。”   “我就不信活人还能让尿憋死了!这进口设备有问题咱们就去修理,这么多的人我就不相信还没有办法了!总之你们的这个方案我是不同意!”邱长安端起面前的水杯喝了一口,“你们现在可以出去问问所有的员工,你问问他们答不答应!”   见到邱长安如此顽固不化,几个厂领导也都没有了办法,虽然邱长安没有厂子的决策权,不过他毕竟是工会主席,要是惹怒了这帮工人,他们几个也是不会有好果子的。   侯忠旭站在门外大致也听明白了他们这些人所争执的问题,不过他今天来可不是来给他们下这个结论的,他今天是来了解关于廖波的事情。   会议商讨没有任何结果,几个人也都悻悻的不欢而散,王大彪第一个从屋里走了出来,见到侯忠旭这张陌生的脸孔。   “你是什么人,谁让你进来的!”   语气之中充满了敌意,很显然他此时的兴致不是很高。   “你好!我是是公安局刑侦大队重案组侯忠旭!”   王大彪上下打量了一下眼前的这个年轻人,原本以为是一个无名小卒没想到此人的来头竟然这么大,随即收敛了自己的脾气。   “不好意思,刚才开会情绪有些激动!有什么事去我办公室谈吧!”   “我们今天来是想跟你了解一下廖波的情况!”   廖波的事情,王大彪也早就已经在新闻上看到了,这才是他最为头疼的事情。   王大彪长叹了一口气,“还不都是因为这个廖波,你说什么时候出意外不好,偏偏就在这个关键时刻。”   “这么说廖波这次的确是来你们厂的?”   “是啊!我们厂子使用他所设计的最新型设备,在安装之前说是这套设备是国际领先的技术,可是谁曾想这才没用多长时间就出现了故障,请他来维修人还死在半路,这可真是害死人啊!”   看得出王大彪也是满脸的委屈。   “这么说这套设备只有廖波一个人能够维修是吗?”   “他是这套设备的总工程师,除了他没有人能够知道哪里会出问题。”王大彪自顾的点燃了一根香烟,“现在市里催的紧,没有人能够维修,整个厂子都处在瘫痪状态,你说要我怎么办!”   “你抽烟吗?”   “不了!”侯忠旭对于香烟还没有那么的依赖,“你们是什么时候跟廖波联系的?”   “就是两天前呗,两天前设备出了故障,我们就跟他联系,他说他马上就来。”   侯忠旭将这个情况记录下来,“你知道这个廖波跟什么人有恩怨吗?”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我们之间就是业务上的合作关系,具体涉及到他个人生活我是不知道的。”   “现在的这个情况还能够维持多久?”   “现在还没到用水的高峰期,地下水还能够满足个把月的用水需求。”   侯忠旭见王大彪也提供不出更多的线索,稍微的闲聊两句,“现在有没有解决的办法?”   “有啊!最近有个公司打算接手,他们已经承诺出资重新购买一套污水处理设备,只是这帮员工都说不通。”   “什么公司?”   “胜天环境工程有限公司,我们最近已经开始接洽了,现在就差这帮工人了。”   “这帮工人怎么了?”   “你也知道我们这是一个国有企业,可是最近这几年的经营状况也不是特别的好,正好借着这次机会能够将厂子转让出去卖个好价钱,可是这帮员工就是不同意。”   砰的一声,王大彪办公室的门踹开。   “王大彪,你还好意思说!”   不用问也知道进来的人就是工会主席邱长安,侯忠旭立刻起身让出了位置。   “你怎么不说说你怎么安置这些工人呢!”   “邱老,这话我不是都跟你说过了嘛!转让企业以后,新的公司会根据需求与这些工人签订劳动合同的,到时候他们还可以回到这个厂子里上班。”   “你少拿这话来糊弄我!新的公司能够用这么多人吗?签订不了劳动合同的工人怎么办,你是不是打算让他们下岗啊?”   “邱老,现在是市场经济!人才的竞争是很正常的嘛!”   “既然是下岗那为什么没有安置费!”   两个人的争执不断,而这件事也不是侯忠旭所能够解决的,在一旁愣愣的听了半天,侯忠旭也没能插上一句话,好在这个时候电话响了起来。   “吴哥,有什么好消息吗?”侯忠旭的脸上露出了笑容,“是,是,我这就过去!”   转身对王大彪说道:“王总,我还有点紧急的事情要去处理!留下您的联系方式,有需要你配合的我给您打电话!”   吴俊鑫坐在车子旁边抽着烟,经过这些天的排查他终于找到了车子的起火点,现在他等的就是侯忠旭。   “吴哥,你这有什么事情还不能在电话里跟我说了!”   “这个情况比较复杂,电话里说不方便。”吴俊鑫将烟头踩灭带着侯忠旭来到了检测车间。   吴俊鑫指着前机舱一条白线,“你看到这里了吧!”   原本被烧的黑漆漆的汽车发动机舱,此时已经被打磨出来,露出了里面的钣金,那条吴俊鑫所指的那条白色线条非常清楚的呈现在侯忠旭的面前。   “你说的就是这里吗?”   “是的!这里是大灯总线的所在位置,这条白线就是起火点所留下的痕迹。”   “嗯!这个我知道,廖波的车就是因为前机舱失火嘛!”   “不,不是失火,是有人故意所为!”   侯忠旭瞪大了双眼看着吴俊鑫,“你为什么这么说?”   “这车是一五年的丰田皇冠,这种车子就根本不会出现电路短路的现象,除非是有人故意动的手脚。”   “你确定吗?”    “我确定,我可以凭我这么多年的修车经验来跟你保证。”   这可不是一个什么好的消息,这也就是说明廖波的死并不是意外,而是有人故意谋杀,侯忠旭不仅深吸了一口凉气,什么人跟廖波有如此的深仇大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