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28章 凶手归案

第28章 凶手归案

3045 2017-08-31 09:21:14
很庆幸,侯忠旭在之前一天的视频里面并没有看到裴俊的身影,他长舒了一口气,随即拨通了裴俊的电话。   “裴俊,你现在在什么地方?”   侯忠旭此时很紧张,他没有注意到自己对裴俊的称呼。   裴俊听到侯忠旭直接称呼自己的名字,他的心猛的紧缩了一下,后背不禁冒出了一股冷汗。   “表,表哥啊!我人现在在南城,怎么了?”   “南城?”侯忠旭疑惑的口气,“南城什么地方?”   “南山路,一家小的修理厂!”裴俊胡乱的编了一个地方。   “哦!没什么!”听到裴俊这么说,侯忠旭的心才算是安稳下来,“我记得你好像跟我说过你要去别的城市,我今天突然想起来就问问,在那里工作的还顺心吧?”   “嗯!挺好的!”裴俊尽量控制自己紧张的情绪。   “表弟,在那里好好的工作,等我有时间的时候我就去看看你!”   “好的!”   于水斌看着画面里出现的裴俊,轻轻的拍了拍他的肩膀,“这个是你表弟?”   “嗯!是的!怎么了啊?”   “你表弟多高?”   “这个我还真是没特别注意,应该有一米七多吧!”   于水斌的双眼紧紧的盯着画面上这个男人,从他的身高和体型来看都跟现场所分析的这个凶手很相似。   “你表弟现在做什么呢?”   “修理工!应该是做了很多年!”   当于水斌提醒到这里的时候,他才意识到这个问题,侯忠旭颤抖着手指着于水斌说道:“你的意思不会是我表弟吧?”   “我也不想是,不过从种种迹象表明这件事都跟他有很大的关系。”于水斌迟疑了一下,问道:“你看咱们是不是要去看看你表弟?”   侯忠旭略微迟疑了一下,他解释道:“除了这个画面里出现过裴俊的身影,其他的地方并没有出现。而且最主要的一点就是他不具备作案的动机。他为什么要去做这个事情呢?”   “这些我也说不好,不过你不觉得你的这个表弟各方面都与整个事件很吻合吗?”   侯忠旭没在说话,因为他也知道他现在所说的借口都显得那么的苍白,毕竟他不是裴俊,他不知道他现在在做什么。   “猴子,不要犹豫了!时机不容错过!”   于水斌意识到猴子还在迟疑,可是他现在也没有更好的理由来说服侯忠旭,因为这一切他也只是猜测而已,具体的情况他现在也说不清楚,他选择了沉默。   电话铃声打断了他们之间的平静,“喂!肖哥,是有消息了吗?”   于水斌边点头边应和着,聊了许久终于挂断了电话。   “猴子,不要犹豫了,刚刚派出所那边已经给我来消息了,就在一个多月前有一个叫裴俊的修理工莫名其妙的就辞职了,而且我们已经调取了当天汽车修理厂的视频,廖波的车子就是在他们那里保养的,给廖波车子做保养的正是你的表弟裴俊。”   得到这个准确的消息,已经不容侯忠旭再去犹豫,几个人立刻出发前往南城新区。   裴俊撂下电话,他有一种不好的预感,这一次侯忠旭打来电话显然是有点质问的口气,他不知道自己究竟哪里有疏漏,不过他意识到自己不可以在这里久留。   电话对于他来说已经没有用了,他顺势将手机卡扔到了马桶里。裴俊来不及收拾家中的物品,他慌乱的将对自己来说最为重要的银行卡带走。   侯忠旭已经拨不通裴俊的手机,这时他才意识到自己竟然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竟然相信了自己的表弟,而且他还跟裴俊探讨过案情,这可是最致命的错误。   按照裴俊所说的地址,侯忠旭他们的车子已经来到了南城路,只是这里并没有什么汽车修理厂,这条胡同里根本就没有商店。   侯忠旭用力的砸向方向盘,“混蛋!都是我的疏忽!”   “冷静!猴子,你现在最需要做的就是控制你的情绪!”于水斌按住他的肩膀,“他是你表弟,你应该对他的情况还是比较清楚的,你说说看现在他还会去什么地方?”   “我真的不知道,这些年我们都没有联系,他的性情我都不是很了解。”   “你表弟有什么喜好吗?”   侯忠旭瞪大双眼看着于水斌,“水斌,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有话你就直说。”   “根据你表弟的岁数,还有他的身高,按照正常的人来说他应该有六十五公斤左右才是,但是他显然是偏瘦的,这十公斤可不是在正常人的范围值之内的。”   “你想说的是什么?”   “我想说的是你的表弟很有可能吸毒,只有这一种情况才会导致他的体重明显偏低,你觉得呢?”   侯忠旭渐渐的冷静下来,他记起第一次与裴俊见面时的场景,那个时候的裴俊可没有这么瘦,看来于水斌分析的很有道理。   “你分析的有道理!”侯忠旭深吸了一口气,“既然他是要吸毒的,那他必须要用钱!”   想到这里他们立刻就有了思路,侯忠旭给杨浩河打去了电话,“杨队,我们已经找到凶手的线索,帮我们跟各家银行联系,见到裴俊在银行提款就告诉我们!我们立刻实施抓捕!”   “知道大概是什么时候消失的吗?”   “半个小时之前我跟他通过电话,现在他应该离不开南城市。”   “好的,我明白了!”   裴俊此时已经坐上了去往省外的一个客车,他的身体蜷缩着,由于走的比较匆忙他没来得及取钱,更没有来得及注射毒品,他将自己的大衣用力的裹紧,额头上豆大的汗珠不停的渗出。   “小兄弟,你没事吧?”   “没,没事!”裴俊缓缓的睁开眼睛,“大哥,还有多久到站?”   “这还早呢!怎么也要三个小时!”   “三个小时!”裴俊已经忍受不住了,“大哥,你有没有去痛片,给我点,我这头疼的厉害!”   “小兄弟,你这是病,你得看病啊!”   裴俊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再加上毒瘾的发作让他变得疯狂,“你他妈的是不是没听懂老子跟你说什么,有没有去痛片!”   突然间的变化让身旁的男人感到恐惧,裴俊的吼叫声引来的周围的乘客,数十双眼睛注视着裴俊的表现,他渐渐的压低了声音,坐在椅子里面一声不吭。   时间的推移裴俊越发的受不了,他的身体一阵阵的抽搐,苍白的脸色没有一丝血色。   “这小子吸毒!”乘客之中突然有人冒出这么一句话。   这句话引来所有人的注视,裴俊的种种迹象都表明他的确是一个吸毒者,司机意识到这个问题的严重性,他随即将车辆停靠在路边,拨通了报警电话。   接到报警的当地派出所迅速的赶到现场,此时已经被毒瘾缠身的裴俊根本就没有反抗的能力,侯忠旭他们得知裴俊已经被抓,迅速的前往当地派出所。   在审讯室里,侯忠旭见到了自己的表弟。   “啪啪”两个耳光将扇在裴俊的脸上,“你他妈的竟然吸毒!”   裴俊惊慌的从睡梦中惊醒,“表哥,表哥!我求求你给我吸一口吧,我真的受不了了!”   听到裴俊这么说,侯忠旭气氛的抓起他的衣领,“你他妈的不是想吸嘛!可以,我给你吸,你先告诉我,这几起案件都是你做的吗?”   “是,是我做的!我求求你了,给我吸一口吧!”   裴俊的毒瘾发作根本就没有办法将审讯进行下去,经过领导的同意侯忠旭申请给裴俊注射了 一定量的镇静剂,这种含有吗啡成分的镇静剂能够在短时间内替代毒品,让他得到一定的满足。   “这几起案件都是你做的吗?”   “是!”裴俊恍惚之间答应道:“都是我做的!”   “你租住在什么地方?”   “我住在南城光明街43号。”   裴俊意识已经清醒,他看到是自己的表哥侯忠旭在审问自己,噗通一下跪在侯忠旭的面前,“表哥,我求你了,求求你帮帮我,这一切真的都不是我想做的,我也是被逼无奈,我实在忍受不了毒品的诱惑啊!”   侯忠旭很清楚他的表弟只是一个棋子,他根本就没有这个能力去接触到这些人,很显然这是有人有预谋的。   “你是从什么地方接到的这活?”   “我是在一个网站上面,那个上面会不定期的发布一些悬赏任务!”   此时于水斌按照裴俊所说,在自己的手机上进入到了这个网站,上面的确发布了一些任务,其中就有关于悬赏谋杀林宇的这个信息,这里面更新的信息很慢,而且很少有人知道这个网站,从他的信息浏览量来看就知道,一天不足百条的浏览信息量显然是一个小众网站。   “发布这条信息的人是谁,你有他的联系方式吗?”   裴俊摇摇头,“不知道,我们之间的联系都是一次性的,之后就不会再有任何的联系。” 侯忠旭跟市局的网安大队何昌盛联系了一下,“何队,我需要你帮我调查一个网站的信息,调取所有用户的真实信息。”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