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54章 愤怒的医生

第54章 愤怒的医生

3056 2017-09-26 14:06:05
现场大量的证据都证明李明的死并不是一场意外,火灾现场人为的可能性是极大的,大部分的证据被烧毁,使得侯忠旭他们的这种推测也就变成了猜测,现场没有清晰的指向性证据能够证明李明的出租房屋就是案发的第一现场,这给侯忠旭他们的办案造成了很大的困难。   侯忠旭走到了靠东墙的床边,在距离地面一米三的地方有一处被烧黑的痕迹,一条黑线一直延伸到房顶,根据火调报告显示起火点也正是这里。   “林队,如何能够让电线起火?”   林淼头一次听到这种问题,他顿时愣了一下,“这个很简单,只要没有断电保护设备,将电线的正负极相连就能够使电线连通,瞬间产生的高温会是电线外皮燃烧起来。怎么了,你们这么快就有结果了吗?”   “还没有,只是猜测!”   听了林淼的解释侯忠旭大致明白了作案的手法,从东墙的这一点来看电线起火的可能性的确是要大一些,就在侯忠旭已经可以确定起火的原因电线短路引发的火灾的时候,于水斌却带来了另外一个消息。   “猴子,你看这里!”   于水斌指着地上一摊黑黄色的痕迹,是汽油燃烧留下的痕迹这一点没错。   侯忠旭微皱着眉头,“又是一起谋杀案!”   在李明的出租屋内除了他躺着的床上有血液燃烧干枯后的痕迹,室内其他地方都没有找到任何的带有血迹的地方,现场并没有找到作案的工具,通过现场的种种迹象基本已经可以确定这是第二案发现场,李明应该是死之后被挪到这里。   而在刘法医的尸检报告里面体现出的是,死者李明的肝脏和心脏都是被完好的取出,通过这一点能够说明凶手应该是一个具有专业素质的医生,而且应该是一名心内科的主治医生,一个普通人是根本无法完成心脏完整取出这个手术的。   至此,侯忠旭确定了案件的侦破方向。   “苏瑞,你去调查一下,咱们市里各大医院能够做内科手术的医生都有多少,包括退休在家的都算上!”   “水斌,调取一下监控录像。”   “没有用的!这里怎么会有监控录像。”   侯忠旭轻叹了一口气,“是啊,监控录像根本没用!”   这里是棚户区,一个早就被社会遗忘的地方,这里怎么会有监控摄像头,这里居住的都是一群默然的贫困者,他们唯一想要的就是摆脱这种生活,对于居住在这里的人他们都是默然的,没有人关心他们的死活,如果不是因为着火,害怕会牵连到自己,想必是根本就没有人会报警。   “看来调查走访周边人员也是没有效果了!”侯忠旭第一次感到人性的冷漠,“好吧,先收队!”   回到警局,侯忠旭召开了一个紧急会与,“针对这次棚户区失火案,现在正式成立调查组,由我负责总指挥,苏瑞负责技术侦查,于水斌负责痕迹侦查,其他的同事相互配合。案件已经可以定性为是谋杀,不过是否牵连到器官买卖现在还不能够定性,希望大家能够通力合作,互相配合尽快的找到凶手。”   “苏瑞,李明生前跟谁有联系吗?”   苏瑞面对这个问题很尴尬,李明的身份有些特殊,对于一个偷盗者来说他们是没有组织的,李明是一个具有多项前科的惯犯,他的家人早就已经放弃他,没有人跟他联系,而且也没有人关心他的死活。   “几乎是零!”   侯忠旭紧蹙眉头,“一个脱离社会关系的人要么是疯子,要么是自闭症患者。”   “还要继续调查,这样的人很好查,他的关系相对来说单纯!”   “是,我明白!”   侯忠旭想了想又说道:“大家一定要注意,李明的肝脏和心脏都不见了,既然凶手的目标是他的器官,那就一定是要买卖的,多留意一下最近器官买卖的信息。”   侯忠旭很清楚这种器官买卖都是私下的行为,如果没有固定的点子提供线索,他是根本就抓不到的,而且正规的医院也参与其中,有些器官的所为捐赠都是通过特殊途径获得的,这就增加了调查的难度。   侯忠旭看了一眼手表,距离死者李明的死亡时间已经十四个小时,而人体器官的活体移植最长也不会超过八个小时,也就是说现在李明身上的这两个器官应该已经在病人的体内,没有踪迹可寻。   “水斌,医院那边有消息吗?”   两个人体主要的器官突然消失不见,显然这是有目的的要进行器官更换手术,侯忠旭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手术,市内比较知名的两个心内科手术医师,一名叫郭世明,另一个是是第一医院的万永祥教授,他们两个人是唯一能够做心脏移植手术的医生。   “猴子,医院那边今天早上做了一个移植器官的手术!”   这是一个好消息,至少这是目前为止侯忠旭他们能够掌握的唯一一条线索。   市第一医院五楼的副院长办公室里,坐在侯忠旭他们面前这个年过半百的人就是万永祥,一股子精气神从他的脸上焕发出来。   “你好,我们是市刑侦大队的,我叫侯忠旭!”   “你好!”万永祥见到公安局的人来找自己有些迷惑,“不知几位来找我有什么事?”   “是这样的,我们听说您在今天早上的时候做了一个移植手术是吗?”   “是,一个患者的心脏移植手术!”   听到是心脏移植手术,侯忠旭两眼放光,“有病理报告吗?”   “有的!”   万永祥随后叫自己的秘书将那份病理报告送进来,“这上面详细的记载着所有的细节,你们怎么会突然这么问?”   “今天早上凌晨的时候发生了一起命案,死者的器官被人拿走!”侯忠旭看了看万永祥的脸色,继续说道:“所以我们怀疑你今天早上做的这个手术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人的。”   “什么!”万永祥听到侯忠旭这么说很震惊,“不可能,只是绝对不可能的,这个心脏我们都已经跟各大医院联系很久了,病人等待这颗心脏已经三个多月,而且我们都有详细的心脏来源报告,绝对都是正规途径。”   侯忠旭仔细的看着报告,上面清楚的写着心脏是从中心医院转过来的,下面是心脏的血型匹配情况说明。   “水斌,死者李明是什么血型?”   “O型血!”   “这就不对了,患者的血型匹配是A型!”侯忠旭看到这里意识到他们的调查方向是错误的。   万永祥的神情放松许多,“我就说不可能嘛,我们可是正规医院怎么会做这种事情,我们要对每一位患者负责的!”   对于侯忠旭来说这并不是一个好消息,这也就是说唯一的线索也已经中断。   “万院长,郭世明现在还做手术吗?”   “你说郭老!”万永祥微微的笑了笑,“郭老今年已经七十三岁了,从年龄和阅历上来说他还是我的老师呢!你觉得他这个岁数的人还上的了手术台吗?”   “那据你所知还有什么人能够做这样的心脏移植手术!”   万永祥仔细的想了想,“在咱们市里恐怕是没有人能够做这样的手术了!”   侯忠旭坐在沙发里一言不发,他在思考着这个案件的突破口,不过很显然并没有太多的信息能够提供给他。   “最近等待做移植手术的人多吗?”   “当然多,这是一个很大的市场,有很多的患者都需求,不过能够真正匹配上的不多,所以大多数的人都在耐心的等待。”万永祥长叹了一口气,说道:“很多人都等不起,就选择去黑市上购买,不过这些器官的来源并不可靠,有很多都是从艾滋病人或者是吸毒人身体上面取下来的。”   侯忠旭的脸色更加的难看,时间已经过去十六个小时,在市第一医院这里没有得到任何的消息,这也就是意味着线索到此为止彻底的中断。   “最后还有一个问题!”侯忠旭思考了很久,他双眼紧紧的盯着万永祥,“万院长,你最近有没有给别人做过移植手术,我是指除了在医院!”   万永祥听到侯忠旭这么问,顿时恼怒的拍着桌子,“滚,你给我滚出去!你是在用你的职责侮辱我的人格,我是什么人,我万永祥难道需要去赚那种黑心钱吗?”   侯忠旭这话显然是激怒了万永祥,几个人灰溜溜的被万永祥下了追可令。   “猴子,你太冲动了,这件事咱们可以慢慢的调查嘛,你何苦在这样的场合下直接去问!”苏瑞对侯忠旭的做法很不理解。   “苏瑞,你别说了!猴子他只是一时冲动,再说除了万永祥没有人能够做这样的手术!问一问没什么不对的!至少万永祥的反应比较正常。”   侯忠旭也不理解自己的做法,按照他惯有的套路一定是会走出办公室后继续调查,但是这个案件太离奇了,离奇的让他失去了理智,现场没有犯罪痕迹,没有证据更没有证人指证,所有的一切都是靠他们的猜测。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