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38章 要的就是你

第38章 要的就是你

3030 2017-09-10 09:42:00
 张恩泽的眼睛可是非常的老辣,刚走进大厅他就已经将所有的女人都看了一遍,只可惜没有能够让他满意的身材,所以他没有停留的就像里面走去,路过邓云身边的时候,他特意上下打量了一下,见到邓云身边有人,略微的迟疑了一下随后继续往里走。   邓云很清楚自己今天站在这里意味着什么,她知道自己很有可能会守不住自己的身体,她必须要为自己争取到最大的利益。   面对侯忠旭给出的这价钱,她没有同意   邓云微微的笑了笑,“不了,大哥!你还是去看看其他人吧!”   话说完邓云就不在侯忠旭这里浪费时间,又走回大厅寻找下一个顾客。   张恩泽可是一个老手,他经常出没在这里,虽然他人是进屋但是他却并没有忘了刚刚那个让他心动的女人。   “小哥,刚刚站在门口的那个女人有人点了吗?”   侍应生立刻就心领神会,他出门探头看了看邓云的身影,笑呵呵的说道:“大哥,你可真是有眼光,她是我们这新招来的,据说是在按摩院工作过的,水平很棒的!你有兴趣?”   侍应生说这话的时候,手上的动作不停,示意张恩泽略微的打赏他一点小费。   张恩泽出手很大方,一张百元大钞放在他的手上,“那就有劳去安排一下!钱不是问题!”   这种话侍应生听得太多了,耳朵都起膙子了,不过这并不影响他的收入,笑呵呵的转身将邓云带入了他们所在的包房。   邓云刚走进包房,见到坐在自己面前的是张恩奇,略微的迟疑了一下,想要退出去只是已经没有这个机会。   张恩奇一把就抓住了邓云的手腕,邓云不敢太大声的尖叫,略微的提高嗓音喊道:“大哥,你别这样!我错了,我知道错了还不行吗?”   “这个世界可真小,没想到咱们在这里碰到了!”张恩奇略带报复的眼神紧紧的盯着邓云,“你放心,我们不差你钱,上次从我这拿走的我也不会追究,今天你就陪我们哥俩一晚!”   邓云自知无路可退,“既然两位大哥这么说了,那我就照做!”   侯忠旭在大街上闲逛着,这条街上来来往往的男男女女从歌厅出出入入,什么样的女人是歌厅的小姐,什么样的女人是来这里玩的,还有那种来寻找一夜情刺激的女人,侯忠旭一眼就能够看出来。   一个浑身散发着酒气的女人搭在侯忠旭的肩膀上,“小哥,今天晚上有时间吗?老娘包你!”   邓云在包房里可是被张恩泽和张恩奇两兄弟玩惨了,此时邓云赤身裸体的站在包房的中间,任由他们摆弄。   “大哥们,你看这样可以吗?我真的知道错了!”   邓云一只手遮掩住胸部,另一只手则遮掩住下体,她小心谨慎生怕自己说错什么做错什么,惹怒了张恩奇,同时还略带着女人的那一点点害羞。   邓云纤细的腰条立刻引起张恩泽的注意,这个就是他想要找的那具身体,他老炼而沉稳的坐在沙发上细细的欣赏着,倒是张恩奇就如同是猛兽一般的冲上前在邓云的身上摸索着。   “把手拿开!”张恩奇冷哼一声。   邓云害怕极了,乖乖的听从着他的命令。   见到这个情况,张恩泽将张恩奇叫到身边,“老弟,你过来!别吓坏姑娘!”   “大哥,咱们来不就是玩的嘛,现在怎么就不能玩了?”   “邓云,今天晚上你跟我们走,多少钱你开价!”   邓云已经很害怕了,她现在就是不要钱都可以,“大哥,只要你们玩的开心就行,我就不陪你们了!”   “这可不行!干这行也是要有敬业精神的!”   张恩泽他们两兄弟看上去仪表堂堂,但是内心的龌龊只有在没有人的时候才会暴露出来,张恩泽微微的笑着。   “你看这样可以不,我刚才听你跟外面那个男人谈价是两千!”张恩泽伸手从兜里拿出一沓钞票,“你看这样可以不,我给你翻倍,我给你五千,怎么样?”   邓云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么多钱,这足够她在洗头房赚一个月的了,她有些心动但是她想到刚才张恩奇那神态就有些畏惧。   “大哥,还是不要了,我们这好姑娘有很多的!你们要是玩够了,我给你们找其他人,你看行吗?”   “就你!老子看上的就是你!”张恩奇按耐不住自己的兴奋,“大哥,今天晚上就她了!”   张恩泽啪的一下扇了张恩奇一个耳光,“你他妈的就不知道收敛一点!”转而又笑呵呵的对邓云说道:“放心,我这个弟弟就是有些忍不住,他人没毛病的。”   “如果你觉得钱少我再给你加两千!”   邓云此时下定决定,她不会去做。   张恩泽见没有办法,既然不同意那就用强横手段,不等邓云反应过来,一股喷雾铺面而来,邓云恍恍惚惚的晕倒在地上。   张恩奇立刻来了兴致,“大哥,让我来!就在这把她办了!”   这种地方不是不能做,只是会比较危险,“再忍耐一下,回家你想怎么玩都可以!”   张恩奇有些不爽,张恩泽之前是带他玩,现在却又控制他,心里很是恼火,气呼呼的坐在一旁。   张恩泽很小心的给邓云把衣服穿上,摆手示意张恩奇,“过来搭把手,回去让你先玩!”   两个人搀扶着邓云走出了包房,侍应生自然是注意到了,上前笑呵呵的问道:“两位大哥玩好了?”手上的小动作再一次摆弄出来。   张恩泽从兜里掏出一张,“嗯,玩的很好!这女的酒量不行,我们送她回家,你给我们打个车去。”   “好嘞!”   四月二十八日早晨,侯忠旭还趴在被窝里睡觉,就听到枕边的电话铃声响起,是杨浩河的电话,侯忠旭用力的晃动了一下脑袋。   “喂,杨队,什么事?”   “有人报案,说是有个叫邓云的女人失踪了!”   这不是一个好的信息,侯忠旭立刻从床上蹦了下来,“收到!杨队,人是在什么地方丢的?”   “按摩一条街!”   这是一个具有特殊意义的指代性名词,按摩一条街实际是通达街,侯忠旭自然是知道这条街的。   在一个没有名字的洗头房里,侯忠旭见到了报案人,一个大概有四十多岁的女人,岁数不大但是面容上面却显得老很多,这都是劣质化妆品带来的后果,松垮的皮肤下面层层叠叠的赘肉,衣服已经很难遮掩。   “是你报的案?什么情况?”   老女人点燃一根香烟,“在我们家工作的洗头小妹不见了,自从昨天白天直到现在都没有消息,电话也打不通。”   侯忠旭看了看这里的环境,就一个词能够形容“脏乱差”,很难想象是怎么生存到现在的,就算是走也不足为奇。   “你怎么确定她是被绑架的?”   “她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在这里,而且我还押着她三个月的工资,她不可能不要这个钱的。”   老板娘这话说的在理,侯忠旭神经立刻紧绷起来,他意识到这绝不是一个单纯的绑架问题,“带我去看看那个女人的住处。”   一个不足十平方的小屋就是这个女人的居住环境,所有的生活用品都在,规矩整齐的摆放在床边,很显然这不是逃走的样子,房间太过局促,侯忠旭他们退了出来。   “水斌,你去勘察一下!”   侯忠旭转身看向这个老板娘,“这个女人叫什么名字?你跟她是什么关系?”   “邓云!我是她的老板。她从去年开始就在我这里工作,一直都好好的!”   侯忠旭打断了老板娘的话,“停!你别激动,我问你什么你答什么就可以。”侯忠旭继续问道:“有这个女人的照片吗?”   “有!”老板娘从柜台后面拿了一张放在侯忠旭的手上,“就是这个女人!”   侯忠旭的眼神微微一愣,这个女人他见过,他很清楚的记得昨天晚上在歌厅见过,这双清纯的眼睛给他留下了很深的印象。   “你说的是她?”   “没错,就是他!你见过!”   侯忠旭没有回答,现在还不能够说明什么问题,于水斌这时从里屋拿着一个皮包出来,“猴子,在里面发现了两万多的现金。”   几个人一同深吸了一口气,这个情况不妙,对于一个逃走的人来说现金是很重要的,这些贵重东西都在就说明这个女人应该会回来,如果没有回来那就只有一个可能,她被人绑架了。   当然这都是正常情况下的想法,但是对于侯忠旭他们来说,这就意味着那个变态的杀人凶手又出现了。   “该了解的事情我们已经了解了,你这边有什么消息一定要及时的给我打电话!”   侯忠旭他们没有回局里,而是第一时间冲到了昨天晚上他遇到邓云的那间歌厅,“老板,老板在吗?” 侯忠旭已经顾不得自己的情绪,他确定这次是他离发现凶手最近的一次,他一把将老板抓过来,“昨晚的监控录像找出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