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60章 神秘养鸡场

第60章 神秘养鸡场

3060 2017-10-09 10:33:42
“就你那些毒死的鸡,我可不敢吃啊!”侯忠旭笑了笑,“我们就先走了!等以后你再弄到鸡的吧!”   老郭也尴尬的笑了笑,“那好,那好!等我明天弄到了,一定给你们打电话,你们可要赏光过来吃啊!”   说到老郭手里的这些鸡,侯忠旭很奇怪为什么他不肯说出来源,他担心的是什么,这让侯忠旭百思不得其解,市里的几个养鸡场他也都是知道的,既然老郭不肯说,那肯定就不是这几家的鸡,侯忠旭想不明白,他无奈的摇摇头。   “苏瑞,派人盯一下这个老郭,我总是觉得这个老郭有点问题,没有检疫的鸡他能够拿来销售,而且还不肯说出这鸡的来源,这里面一定是有事!”   “嗯!没问题,我这就安排人手!”苏瑞有些疑惑的看着侯忠旭,“一只鸡难道还能够跟无尸案有关嘛,我看你也是太敏感了!”   “希望是吧!”   马一宁的手机屏幕又亮了,没有人给他打电话的,他这个电话的唯一作用就是收发邮件,能够跟他单线联系的人只有张锐,这是他们之间唯一的联络方式,里面的信息无一例外的还是一张照片,还有对这个人的需求,马一宁仔细的看了一遍,便将里面的内容全部都记录下来,随后将这封邮件删掉。   突然外面吵杂的柴油发电机轰鸣声没有了,柴油发电机不工作只有一个原因,那就是已经没油了,这时马一宁才意识到上一次老郭来的时候没有给他带柴油,这些鸡可都是他的宝贝,一旦要是没有亮光的话,这些鸡半夜很有可能被老鼠吃了,他有些惶恐。   马一宁思来想去最终还是决定给老郭打去电话,“是老郭吗?”   老郭能够很容易的听出马一宁的声音,那股阴冷的声音是他对马一宁的评价,正在为自己的生意发愁的时候,接到马一宁的电话让他很兴奋。   “马老板!这是你的电话啊!太好了,怎么了,是让我去取鸡吗?”   “嗯!”马一宁拉长了语气,“你上次来的时候忘了给我带柴油了,我现在没有用的,你看能不能过来给我送一趟,顺便你再拉走五十只鸡,可以吧!”   “可以可以!那就太好了,我还正愁不够卖呢!我这就过去啊!这次一定不会给你忘了!”老郭脸上乐开了花,总之也是没有鸡可卖,索性关店算了。   开着那辆小货车载着柴油就向马一宁的养鸡场赶去。   “猴子,有动静了!刚刚监视老郭的同志给我来电话了,老郭开车出城了!”   “出城!朝什么方向去了?”   “城西!现在应该已经快到郊区了。”   “好的,继续跟进!”   形势有些迷惑,侯忠旭一开始的想法是在城中心,后来得到耿秋华的提示又将搜索范围扩大到城东,突然又出现了一件投毒案,而且这个老郭家的鸡来源却不知去向,还有一点就是这个老郭现在开车去了城西郊区,他去那里难道是为了去养鸡场吗?   侯忠旭想不明白,据他所知城西郊区并没有什么养鸡场,难道是他们得到的消息不是很准确,侯忠旭已经习惯了香烟的味道,这种烟雾能够让他的大脑更加的清醒,他很自然的点燃了一根香烟。侯忠旭一个人站在南城区地图前,右手提起红笔在地图的城西郊区画上了一个大圈。   跟踪老郭的车子没跟住,老郭的车子开到了西山屯村,这个村子的道路比较平整,平时来往的车辆比较少,跟踪老郭的车子没敢太跟进,转过一个胡同就把目标给丢了,不过现在基本上已经可以确定的就是老郭家所用的鸡都是从这个村子里出来的。   苏瑞将跟踪的情况向侯忠旭汇报了,“猴子,下一步该怎么办?”   “嗯!是这个样子,既然如此你们就去当地的派出所去了解一下当地的情况,看看在这附近是不是有一个养鸡场。”   侯忠旭在地图上将范围缩小到西山屯村,这个小村屯在地图上只有三个字,在地图上都没有公路通向那里,这种地方的确是很不起眼的。   苏瑞在当地派出所询问之下,也没有得到这个信息,没有人知道这个养鸡场,而且就连当地的村民都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养鸡场。   “吴所长,这件事你还要继续打听一下!这个信息很重要!”苏瑞起身准备离开。   负责西山屯村的是城西派出所,吴所长微微地点点头,“放心吧!这个养鸡场我们一定找到,这是我们工作的失责啊!在我们的辖区竟然有这样一个养鸡场,而我们竟然不知道,这可真是够打脸的了。”   “吴所长这话说的就有点过了,很有可能是刚成立,你不知道也很正常了!”苏瑞与吴所长握手,道:“不过这件事一定要抓紧!”   老郭的柴油已经到位,马一宁家里的柴油发电机又开始轰隆隆的响了起来,所有的设备重新能够运转,其实以来马一宁担心的是自己的鸡,另一方面就是担心在孵化室里的鸡蛋,最近他养的鸡出栏数量过多,食物略微的有所积存,这不是一个好的现象。   老郭倒是笑呵呵的带着马一宁答应给他的五十只小鸡离开了养鸡场。   马一宁开着他的越野车离开了养鸡场,今天晚上他还有一个更重要的任务去完成,这件事他必须亲自去做,这是他跟雇主之间的约定,但最主要的是要满足他的内心欲望。   越野车停靠在南城市实验中学的门口,马一宁看了一眼手表,上面显示的时间是八点57分,这个时候已经有很多家长的车子停靠在道路的两旁,他的越野车因为没有车牌号,所以他很自由的停靠在了学校的门口。   九点钟一到,所有的学生就像是从鸡笼里放出来的小鸡一般,呼呼啦啦的就冲到自己家长的身边,当然也有一些学生会选择自己回家,现场比较之下就能够看得出来家庭生活的情况。   不过这些都不是马一宁所关心的事情,他现在最关心的就是他的目标,大部分的学生已经走出了学校,就在后面稀稀拉拉的学生里一个一米六五左右女孩儿和另外一个男孩儿走了出来,看得出来他们两人应该是在处对象,看上去还是比较单纯的年纪,并没有突破那一层朦胧的关系。   马一宁仔细的观察着周围的情况,一个女人站在在大门不远处朝着这个女孩儿挥手,在灯光的照射下,能够清楚的看到这个女孩儿满脸的无奈,虽然马一宁没有站在她身旁,不过他站在这里能够看得出来这个女孩儿很不情愿的跟那个男生分开,随即投入到那个女人的怀抱。   女孩儿叫宁冰清,此时站在她身边的这个女人应该就是她的母亲,马一宁看着她们两人走进了一辆别克轿车。   马一宁皱了皱眉头,这个目标远比他想象的要复杂的多,看样子应该是每天都会有人来接宁冰清,这种情况下他是根本没有机会下手的。   轻叹了一声,他再次踹动了他的越野车。马一宁躺在自家的屋里,他根本没有机会下手,现场人太多了,如果他很贸然的走到宁冰清的身边,很容易就会暴露自己,他必须要想到一个办法才行。   接下来一连一个礼拜,马一宁每天晚上都会到实验中学的门口等待着宁冰清,宁冰清的母亲每天晚上都会来到校园门口来接宁冰清。   马一宁轻叹了一口气,自言自语的说道:“看来这件事的确很难办!”马一宁注意到了站在宁冰清身边的那个男生,他的眼珠一转,兴许可以从这个男生的着手。   很显然这个男生没有人来接,他独自一个人骑着自行车准备回家,马一宁一路跟随来到一个比较普通的小区之后他就离开,男生的家他已经知道了,现在他需要的就是去等待。   接下来的一个月他都会在七点钟的时候准时出现在这所实验中学的门口,直到有一天宁冰清和那个男生在七点钟的时候提前离开了学校,这一天并没有人来接宁冰清,看来这个宁冰清一定是跟自己的母亲撒谎了,马一宁意识到自己的机会终于来了。   马一宁的车子很快就跟上了他们两个人,眼看着他们两个人走进了一家旅店,他看了看时间大致应该是七点半左右,又过了一个小时左右,两个人从旅店里走了出来,女孩儿的行走的脚步有些不太自然,马一宁冷笑了一下,看来这两个年轻人是偷尝了禁果。   男生倒是很关心,给宁冰清打了一辆出租车送她回家,马一宁依然跟在出租车身后。一路跟随到宁冰清家楼下,马一宁将车子停靠在她家小区楼下,转身一个人走进了宁冰清家所在的楼道。   这是一个不算得上很高档的小区,一个不完全封闭的小区给他的行动带来了很大的方便,宁冰清他们家住的是一栋多层楼,马一宁此时就躲在一楼的楼道口。   一声犀利的喊叫声响彻楼道,“啊!救命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