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49章 血迹出现

第49章 血迹出现

3030 2017-09-21 17:17:42
“真是没想到这小小的鱼钩竟然有这么多门道!”   侯忠旭第一次见识到这个说法,他随即拿起了其中一根放在自己的眼前,突然他的脑袋一机灵,这个长度和这个粗细跟张恩奇脑骨上发现的那个穿孔大小相似。   张恩泽意识到了侯忠旭的眼神变化,他随即将这些鱼钩收回,“这种小东西有什么好看,这些都是那些所谓的专业人士的追求罢了!侯警官要是喜欢,哪天我给你好好的做一套送你。”   “这个就不必了,我也没有这个时间!”   苏瑞和于水斌两个人倒是没有闲着,他们在屋里四处查看,苏瑞突然说道:“张老板,你这里的鱼怎么都没了呢?”   “哎,别提了!我前两天不是出了趟远门嘛,没成想家里停电了,回来后鱼都死了,全都扔掉了!”   “那你这一下可是损失不少啊!”   张恩泽无奈的叹口气,“可是不老少呢,二十多万全都没了。我这不寻思过几天去我朋友那里再倒腾一批鱼过来。”   “张老板果然阔绰!”   张恩泽憨憨的笑了笑,“我说两位警官也别老是站着来回走,过来坐会儿喝点茶啊!”   “没事,没事!我们渴了就喝了,不会跟你客气的。”   于水斌依然在鱼缸周围四处观察着,前段时间来的时候这里养着太多的鱼,湿气太重再加上海水和鱼的腥臭味,他们根本无法忍受,此时屋子里面干爽了很多,墙面上也渐渐的干爽了一些。   于水斌沿着鱼缸走到了地下室门口,墙面上有一处殷红的痕迹,于水斌凑到跟前仔细的观察了一番。   张恩泽当然注意到了于水斌的动作,他的眼睛微微的眯着,还不等于水斌开口发问他就说道:“那一片殷红是高锰酸钾!”   于水斌这才注意到张恩泽在其身后注视着他,他回头笑呵呵的说道:“是啊!”随后转身坐到侯忠旭的身边,端起一杯茶水,“好茶!张老板是个很有品位的男人!”   “喝出什么茶了?”   “正山小种,对不!”   “没错,就是这茶!”   侯忠旭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他起身笑呵呵的说道:“多谢张老板的款待,有什么需要我帮忙的随时给我打电话啊!”   “找你们没好事!我还是希望这辈子都不要给你打电话的好!”   车子行驶在回市局的路上,侯忠旭这才开口问道:“怎么样,有什么发现吗?”   苏瑞从兜里掏出了一个黑色的塑料袋,“我在张恩泽他家发现了这个黑色的塑料袋,这个材质跟现场装尸体的是一样的。”   “跟水产市场里市面上的有什么区别吗?”   “没有!”   “那这个不足以说明问题,这不能直接证明他就是凶手。”候总序侧头看向坐在身旁的于水斌,“水斌,你怎么沉默了?”   “没事,我是再想刚刚在墙面上的一摊殷红的痕迹,那个不像是高锰酸钾殷湿的痕迹。”说着于水斌拿出了手机,“等回去咱们好好的分析一下这个情况再说!”   “嗯,好的!”侯忠旭抿抿嘴继续说道:“我倒是有发现,我在张恩泽他家发现了那个特殊的钢钉,起初我还以为是射钉枪的钢钉,但是从窗框上形成的孔道来看又不同,直到我看到张恩泽店铺里摆放的制作鱼钩用的钢钉,我才发现原来是这东西。”   “这么说你也怀疑张恩泽了是吗?”苏瑞始终转变不了观念,他就认为张恩泽最有可能是凶手。   “这个我现在说不准,还是要等回去将所有的信息都整合一下,具体分析在看!”   于水斌回到办公室的第一件事,将他手机里的照片洗印出来,并且放大了两倍,此时拿到了侯忠旭的面前。   对于血迹的鉴定,侯忠旭也不是十分专业的,面对这几张照片他也有些为难,他还是决定请刘法医过来辨别一下。   血迹是现场勘查之中最为重要的一点,于水斌是现场勘查专业毕业的,他曾经学过现场血迹勘查,但毕竟经验相对来说欠缺,现场面对这个情况的时候他也变得有些束手。   刘法医相对来说要更加专业一些,刘法医拿起照片仔细的观察着,经过放大能够清晰的看到墙面上所形成的几条鲜红色的痕迹,这几条痕迹是从距离地面大约零点五米高的地方开始向下流淌,大家都很清楚血液是具有粘稠性的,并且在零点五迷的地方有几处血迹呈现出锯齿状分布,经过刘法医的判断他确定这些痕迹的形成跟高锰酸钾没有任何的关系。   “刘法医,这么说你跟倾向于这血迹是溅射到墙面上的是吗?”   “是的,这个痕迹的形成毫无疑问是血液溅射上去!”刘法医指着其中一处细长的痕迹说道:“你们看这里,这是血液溅射到墙面上,受到重力的作用滚落的时候所形成的轨迹。”   在这张照片上能够清楚的看到血液流淌下来所形成的惊叹号痕迹,而且在刘法医的指点下,能够看到强面向形成的细小的血点,这个时候看的更加的清晰。   “不好!”侯忠旭大惊,“快行动!”   经过刘法医的分析,侯忠旭立刻联想到了张恩泽的鱼店,他哪里是要去朋友那里进货,他分明就是准备跑路的,他这时才回想起来在柜台后面有个超大号的旅行箱立在他的身边,很显然是他准备走但是恰巧碰到侯忠旭他们来,所以他才没有采取行动。   侯忠旭边向张恩泽的店铺赶去,边给他打电话,手机虽然通话中但没有人接听。   张恩泽将厚重的旅行箱抬进后备箱,这里面装着他的梦想,扔下所有的东西都不要,他必须要将这个旅行箱带走,里面有些许渗液漏了出来,不过他没有注意到。   店铺里他的手机铃声响起,他走过去低头看了一眼是侯忠旭的电话,将手机反转过去没有理会,整个房间里没有一丝生气,他走进地下室将那把特制的鱼枪带走,顺手从柜台里拿了一把制作鱼钩的钢针。   侯忠旭他们赶到的时候,张恩泽的店铺大门紧锁,防盗卷帘门严实的关上,气的侯忠旭用脚猛力的踹卷帘门。   “混蛋!”侯忠旭有些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他竟然转身对于水斌咆哮,“你他妈的当时发现了这个情况为什么不说!”   于水斌也很自责,他承认自己的学艺不精,在发现这个情况的时候没有第一时间确认,他为此也懊悔,但是他现在也无能为力,他选择了沉默,任由侯忠旭咆哮。   “把门打开!”   苏瑞见侯忠旭的情绪激动,乖乖的撬开了卷帘门,房间里所有的设施都在,唯独张恩泽本人已经不见,柜台上摆放着他张恩泽的手机。   侯忠旭愤怒的将手机摔在地上,“仔细搜查。”   店铺地面上的几乎是可以一眼看到的,唯独就是在张恩泽这个店铺的地下室,他们再上一次来的时候,只是简单的看了看。   苏瑞第一件事就冲到了地下室,打开地下室的房门依然是阴冷潮湿,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子土腥味,海鱼的这股腥臭味是很难驱散的,苏瑞忍受着这股气味,走到了水池旁边。   紧挨着水池旁边有一条细缝,这扇门做的非常的隐蔽,如果不是如此近距离的观察是根本发现不了的,在这门旁边有一个按钮,这道门是从里面上锁的,这个按钮是唯一的开锁方法。   咔嘣一声,门锁打开,苏瑞轻轻的推开了铁门,他这时才注意到这是一个双层铁板的夹层门,门锁放在了中间的位置,铁门打开的一瞬间,一股浓重的福尔马林的气味扑鼻而来。   “猴子,你快来!”苏瑞惊呼着侯忠旭的名字。   侯忠旭听到声音三两步就冲进了地下室,这场面让他感到震惊。   浓重的血腥味夹杂在福尔马林的气息之中,一个特制的铁笼摆放在墙角,在铁笼的正对面放着一张铁床,铁床上有捆绑的手铐,床板上还有没有清洗干净的血迹,这活脱脱的是一个凶杀现场,侯忠旭能够想象得到那些被抓来的女人在这里受尽怎样的折磨。   在铁床的另一边,是一些刀具,另一处墙角堆放着成桶的福尔马林液体。在铁床的另一侧地上发现了一枚戒指,现在可以肯定的是这里一定是李艳红的遇害的地点。   “这个变态!”这是苏瑞对张恩泽的评价。   现场的环境让人恐怖,尽管已经清洗过,大量的血迹还是残留在地面和墙面上,侯忠旭不由得想到了一个非常经典的案件。   “苏瑞,你还记得费烈尔·尤克金案吗?”   苏瑞的双眼暴睁,他当然知道这个案子,查找到真凶的时候可是让数十名探员震惊的凶杀案,那个变态一共奸杀了十一名女性,并且将她们身体上最漂亮的地方都做成了标本,被捕后他还振振有词的说这些都是他的作品,供他一个人欣赏的。   “你怎么会突然想到这个案子!”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