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29章 死案

第29章 死案

3041 2017-09-01 09:08:06
“猴子,裴俊你们见到了?”   杨浩河的电话打来,语气之中充满了质问的口气,丝毫不给侯忠旭解释的机会。   “把人带回来!你知不知道你现在这么做是违反纪律的!”   “杨队,我这边已经有线索了!”   “混蛋!我他妈的跟人说话,你用JB回答,告诉你做什么就做什么!审问的事情跟你没关系!”   侯忠旭当然知道这样做是违反规定的,只是他一时情急将这个规定抛之脑后,挂断电话侯忠旭阴沉着脸。   “走,回局里!”   因为裴俊是侯忠旭的表弟,按照规定他是要将裴俊移交给其他同事来审问,关于裴俊的审问也就到此告一段落。   “猴子,你说这是什么事!咱们的功劳就要这么徒手的让给别人吗?”   “没追究咱们的责任就不错了,难道你还想要功劳!”苏瑞吐着烟圈。   侯忠旭双眼紧闭的倒在椅子里,疲惫的倦容浮现在他的脸上,烟熏般的黑眼眶看得出他这段时间都没有休息好,高强度的工作压力已经快压垮这个男人。可是侯忠旭还没有停止思考,他不认为这件事就这么简单的结束,裴俊是怎么通过那个网站收集到这些线索的,这才是关键。   侯忠旭的电话终于响了起来,不用看一定是何昌盛打过来的,“何队,有结果了吗?”   “猴子,这网站你是怎么知道的?”   “这是我们在追捕一个逃犯的时候得知的线索,怎么了?”   听到何昌盛的质问,侯忠旭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是这样的,这个网站是通过国外网址传进来的,这里面的信息全部都是假的,根本无法追踪,我们现在已经将这个网站封锁了。”   侯忠旭听到这个消息许久都没有回话,在电话另一边的何昌盛有些着急。   “猴子,你再听吗?”   “嗯!何队,我知道了!”   侯忠旭的心里知道这个事情的起因是因为污水处理厂,能够做出这些事情的人一定是跟污水处理厂利益相关的某些人,只可惜的是他现在却没有证据,而唯一能够追查的线索却也中断。   “怎么了?”苏瑞注意到侯忠旭的脸色很难看。   “没事!结案吧!”   “猴子,你不觉得这个事情有些蹊跷吗?你们不觉得这件事里裴俊的作案动机有些奇怪吗?”于水斌看大家都不说话,继续说道:“首先裴俊做这些事情能够得到多少好处,你们不觉得在整个事件里面他不是最大的受益者吗?说实话我觉得在整个事件的背后有幕后黑手。”   “线索已经中断了,咱们唯一知道的网站是一个国外盗用网站,现在已经失去线索。”   事件很顺利的移交到其他同事的手里,对于整个事件来说大家都是心知肚明,这件事最终的受益者是谁侯忠旭他们都很清楚,只是苦于现在整个事件没有指向性的证据能够证明这件事就跟他们有关。   侯忠旭希望通过这个网站找到幕后的真正指使者的想法破灭,面对裴俊要独自承担这所有的罪责他也是无能为力,侯忠旭掐灭了最后一根烟头,一句话没说转身离开。   事件告一段落,侯忠旭准备回家看看自己的父母,这段时间很忙,所以他也没有时间回去看看。   火车站的月台上,侯忠旭站在一旁边看着手机,边等待着火车的到来,耳边传来了火车到站的报站声。   不远处已经能够听得到火车的声音,再有一分钟火车就进站了。   就在这个时候,一个女人就如同是疯了一般的从侯忠旭的身边冲过,噗通一下就向月台跳下去。   幸得侯忠旭反应机灵,他扔下手机,两个箭步就冲到了这个女人的身旁,一把将这个女人从月台下拉了上来,火车呼啸着劲风从侯忠旭的耳边划过。   “我说你是不是疯了,想死也不是要用这个方法吧!”   女人发疯了一般的挣脱开侯忠旭的双手,头也不回的就朝着没有人的地方跑去。   侯忠旭特意注意了这个女人的穿着,上身穿的是一件棕黄色的皮夹克,是那种做旧的朋克风格,下身是一条浅蓝色紧身牛仔裤,只是她的脚上穿着的是一双拖鞋。   “哥们儿!太谢谢你了,那个女的是精神病,刚刚进站的时候没拦住!”一个工作人员走到侯忠旭的身旁,伸手将他从地上搀扶起来,“哥们儿,你没受伤吧,用不用去看看!”   “没,没事!”侯忠旭低头找到自己的手机。   虽然听这里的工作人员说那个女人是精神病,但是侯忠旭却怎么看都不太像是一个精神病应该有的穿着,如果真的是一个精神病人的话,也是一个有人照顾的精神病。   隔天,侯忠旭还没有醒过来,他枕边的手机就响了起来。   “喂,什么事?”   打来电话的是苏瑞,“猴子,不好了,出事了!”   侯忠旭听到出事了,立刻就从床上蹦了起来,这种出事当然不会是什么好事的,肯定是又出人命了。   侯忠旭阴沉着脸,冰冷的口气问道:“在什么地方?”   苏瑞将事发地发送到侯忠旭的手机上,好在侯忠旭的家离这里并不是很远,只有一个小时不到的车程。   淮山西路,此时已经被围困的水泄不通,来往的车辆都停靠在两边,人群越聚越多,这个路段已经彻底被堵死了。   侯忠旭勉强才从人群当中挤进案发地。   “猴子,你可算是来了!”   “什么情况?”   侯忠旭看到在警戒带中间有一辆横在路中间的出租车,同时在距离出租车五米左右的地方有一个女人躺在地上,在她的身下有一摊血迹。   “撞死人了!”   侯忠旭眉头微皱,“这事应该叫交警事故中队过来处理,怎么让咱们来了?”   “这个女人没有身份信息,查不到她的情况,杨队让咱们过来看一下。”   “哦!”   侯忠旭没在说什么,转身看到地上躺着的那个女人跟他昨天在火车站遇到的那个女人穿着一模一样,“怎么是她!”   “怎么,难道你们认识?”   侯忠旭摇摇头,“不,我们不认识!昨天我在月台旁边把她救下来,没想到今天到底还是死了。”   “昨天她就打算寻思的吗?”   “是啊!我听他们说这个女人是精神病,不过倒是很少见到精神病人会穿的这么时髦!”侯忠旭长替这个女人感到惋惜,长叹一口气继续说道:“这女人身上有什么能够证明身份的东西吗?”   “没有,我们已经搜查过了!”   出租车司机战战兢兢的走了过来,“两位警官,我现在可以走了吗?”   “铐起来!”   他不来还好,刚一走过来就被侯忠旭命令铐起来。   “我没犯错!我真的不是故意的,是她自己突然冲到我的车前,我来不及刹车啊!”   “你没犯错误!”侯忠旭冷眼看向身旁的这个矮个男人,“你知不知道这条路行驶的最高车速是多少?你已经严重的超速了,你还敢说你没错!”   “不是,两位警官!我不是这个意思!”司机一脸的冤枉,“我真的不是故意撞死她的!”   “这个事情不是你说的算!等回警局在详细调查清楚。”   “水斌,现场是否都已经记录好了?”   于水斌微微的点点头,“都已经记录好了!”   侯忠旭看到现场有些混乱,“苏瑞,水斌,你们两个人配合王哥疏散群众,疏导交通!叫拖车将出租车拖回局里。”   经过了两次事件,侯忠旭现在处理案情变得越来越游刃有余,而且时间节点都把握的恰到好处,现场很快就得到了有效的控制。   经过两个多小时的询问,从出租车司机的口中得到的唯一信息就是他根本就不知道这个女人会突然的冲到车前,他根本就来不及踩刹车来制止这件事的发生,而且他们两个人根本就不认识,就不存在蓄意谋杀的可能性。   侯忠旭将于水斌叫道身边,“水斌,现场的情况跟司机说的一样吗?”   “基本上差不多,我看过当时现场的环境,从撞击的角度上来看,的确是这个女人有意冲向出租车的,而且这个女人的致命伤不是在头部,而是在她的胸腔,这说明当时这个女人是扑向出租车的。”   “你的意思是这个女人刻意寻思的是吗?”   “我认为是这样的。”   “一个正常人会这么做吗?”   “正常人当然是不会做出这样的事情了!猴子,你这么问是什么意思?”   “没有别的意思,我只是在分析,我也是这么觉得的。”侯忠旭深吸了一口气,“这个女人可能是精神病。”   侯忠旭对出租车司机协助调查表示了感谢,随即给苏瑞拨通电话,咨询他那边有什么结果。   “苏瑞,你那边什么情况?” “猴子,我这边的消息不是很好!经过刘法医的检查,这个女人死亡的原因是胸腔肋骨受创导致骨折,同时心脏受到了强烈的冲击导致心肌内充血而死,还有就是这个女人的隐私部位曾经受到过剧烈的冲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