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66章 可疑的老板

第66章 可疑的老板

3027 2017-10-09 15:09:30
“猴子,没有发现这辆可疑的车子。”“什么!”听到这个消息侯忠旭很震惊,“这不可能,难道这个凶手就在城里?”侯忠旭不敢相信,他点燃了一根香烟,自言自语的说道:“不,这是不可能的!”抬头看了看站在面前的于水斌,“水斌,你说这是不是不可能!”“什么不可能?”“我是说这个凶手是绝对不可能在城里的,如果在城里的话,早就发现这辆车的踪迹了。”“是啊!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城里是不可能让这样的车子上路的。”“于哥,刚刚发现这辆车了!”刑警队的同事突然走进来,汇报道:“这辆车不在你给我的那个时间段出现,而且是在凌晨六点半的时候出现在西边出城的监控录像里。”“是嘛!”侯忠旭和于水斌两个人快速的赶到了显示器前,此时视频画面定格在那辆没有牌照的丰田越野车,上面显示的时间是六月二十六日早上六点半,足足比侯忠旭他们推断的时间晚了一天,直到这时他们才能够确定凶手的逃跑路线就是城西郊区。想到城西郊区,侯忠旭的第一印象就是那个养鸡场的老板,至今为止他没有见过他,而且所有的信息都是从苏瑞口中得来的,现在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他反倒是想要去见见这个男人。“苏瑞,你还记得那个养鸡场的路该怎么走吧?”“当然!你怎么会突然间联想到他呢?”“所有的人之中唯独只有他我是没见过的,其实城西郊区我一直都怀疑这个的,如果不是今天看到这个视频我还不会怀疑到他。”苏瑞一脸蒙逼状,这完全是不符合逻辑的,他想不明白侯忠旭的脑袋里想的是什么,这个监控视频跟养鸡场又有什么联系,不过既然侯忠旭想去他也就没在说什么。车子行驶到路的尽头,再往前就是一片田地,想要通过他们的这种车子很显然是做不到的,尤其是前两天刚刚下过雨,道路变的更加的泥泞。侯忠旭他们几个决定下车走过去。于水斌低头发下了两条车轮的痕迹,“苏瑞,你确定这里不通车吗?”“当然不通,上一次我来的时候车子就陷这里,好不容易才弄出去的。”于水斌俯下身子,粗略的丈量了一下,轮胎的痕迹跟越野车上的尺寸是基本相同的,“如果是这样的话,那前几天一定是有车子通过这里的。”侯忠旭听到这个判断,他就更加的确定自己怀疑方向,他一定是要见见这个男人的。这是一整条的田间地,此时早就已经长出了庄稼,唯一能走车的路七扭八歪的在田间穿梭,不过很奇怪的是他们除了在刚进入到田间地的时候发现了车轮痕迹,在这之后的一段路并没有在发现,沿着泥泞的路走了大约二十分钟的路程,那座建在绕城高速桥下的养鸡场终于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水斌,注意一下周围的情况,看看这里有没有痕迹。”于水斌大口的喘着粗气,泥泞的道路并不是很好走,这里同样都是泥土路,不过很可惜的是在这里并没有发现任何车轮的痕迹,只有稀稀拉拉的脚印在这里出现,还有几条比较清晰的四轮车车辙的痕迹。一个板房横在大门旁,院墙是很简单的用红砖砌成的,有几处已经出现了破损,很显然这里的院墙是没有任何意义的,估计也就是为了阻止鸡四处乱跑用的,大门是用简易的铁网围成的,中间的铁柱上只有一根粗铁丝围成的扣锁。“有人吗?”侯忠旭试着大声的喊着,过了很久也没见人回应,站在这里能够很清楚的看到对面一整排的鸡舍,鸡舍只是搭了一个简易的铁皮房,除了能够挡雨其他的基本有任何的作用,所有的设施看上去都非常的简陋,不过从鸡群的叫声能够判断这个养鸡场的规模还是不小的。不过很奇怪的是从来这里之后,侯忠旭并没有听到狗叫,这一点很奇怪,一个人住在这么荒僻的地方,一般都会养条狗在这里看家护院,不过侯忠旭在走进来的时候并没有看到听到。院子很大,走进去才发现这里不仅只有一件板房,横在西边同样还有一排板房,似乎应该是用做仓库的。侯忠旭他们与刚从孵化室走出来的马一宁打了一个照面。马一宁一眼就认出苏瑞,不过他却装作不认识的样子,微微的眯着眼睛,上下的打量着几个狼狈不堪的人,“你们是什么人?”“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想来你这里了解一些情况!”马一宁装出一脸的疑惑神色,“我犯什么事了吗?”“那倒是没有,只是最近有一个凶杀犯逃往城西郊区这边,我们是来例行检查的,希望你能够给予配合。”马一宁深吸了一口气,摘掉手套指着对面自己住的房子说道:“请进吧,去那屋说话!”“六月二十五日那天你去了什么地方?”“在家!”马一宁毫不犹豫的回答着。“你怎么这么肯定?”“你觉得我能出去吗?我连一个出行的交通工具都没有,这还用想嘛!”侯忠旭有些疑惑的指着客厅里堆放的一些生活用品和鸡饲料,“那这些东西是哪里来的?”“我每次都会进城一次性采购一批,然后顾个老农用四轮车给我拉进来,这些生活用品都是这样购买的。”“马老板,我们能去那趟板房看看吗?”“可以,除了那个孵化室不能进!现在正在孵化小鸡,我刚刚做了杀毒灭菌,两天内门不能打开,有细菌进入的话,那些小鸡可就全都白瞎了。”“好的,我明白了!”侯忠旭经过一番询问,基本了解了这里的情况,不经意间侯忠旭看到了马一宁的侧脸,这张脸他是无比的熟悉,而且是牢牢的刻印在他的脑海之中的,他能够清楚的记得在视频监控画面下那半张模糊的脸,跟眼前的这个男人很相似,他们两个人的身高和体型也是比较相似。“马老板,你去过南山中学吗?”马一宁当然记得自己去过南山中学,听到侯忠旭突然发问,他不禁停下了脚步,疑惑的眼神看着他,“我怎么可能去过南山中学,我平时进城只是去买买饲料什么的。”脸上僵硬的笑容让侯忠旭看的不是很舒服,当然也或许这是不会笑的原因吧,毕竟从进门到现在侯忠旭都没有见到马一宁笑过。铁门缓缓的打开,一股浓重的灰尘铺面而来,在这不算大的房间里面摆放了很多的工具,还有一些杂物都堆放在四周,在门边的角落有一台搅拌机,只有这台搅拌机还算是比较新,看样子应该是经常使用的。“那个房间是干什么的?”侯忠旭指着连接住房和仓库之间的这个小房间。“哦,这个是一个锅炉房!”“打开看看!”马一宁边开锁边自顾的说道:“一个锅炉房有什么好看的!”一个高月两米的方形锅炉出现在他们的面前,整个房间除了锅炉之外就没有在看到其他的东西,侯忠旭俯身看了看这锅炉,并且给这个锅炉拍了一个照片。在马一宁的养鸡场并没有发现任何异样的东西,更没有发现什么有价值的线索。回来的路上,侯忠旭一直沉默不语,他一直都在低头看着手机。“猴子,你在做什么呢?”“我在查那个锅炉的型号!”侯忠旭在一家网站上找到了相应的型号,“刚刚咱们在马一宁他们家看到的是不是这个锅炉?”“没错,一模一样的!怎么了啊?”侯忠旭略带疑问的语气说道:“那就奇怪了,这个锅炉可是给三四百平米的房子供热用的锅炉,不过你们看他的那个养鸡场有那么大的面积吗?”“好像没有,最多也就有两百平!这还得加上那个仓库。”“这就是了,我也一直都怀疑这个问题!还有一点,就是现在都已经是六月末了,不过我刚刚摸过那锅炉还是有温度的,说明他还在烧,这是为了什么?”“这个还真是不知道!”苏瑞说道:“他不是在孵化小鸡嘛!自然是要烧点火,保证孵化室的温度嘛!”“现在都已经用电了,哪里还需要用这种土办法的了!”于水斌补充说道:“还有一点,你们注没注意到,在马一宁家的仓库里有一面墙上挂着很多的工具,我特意注意过,那些工具保存的都比较干净,应该是经常用的。”“这怎么了?”“马一宁好像是说过自己没有交通工具的,那这些工具都是用来做什么的?”“他家这么多的设备,平时维修也是很正常的,有这些工具不奇怪。”“还有一点!”于水斌继续说道:“我在他们家另一个屋子里面发现了好几个大冰柜,一个普通的农户家庭应该不需要这么多的大冰柜,尤其是他只有一个人。”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