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32章 无头案

第32章 无头案

3059 2017-09-05 11:21:42
黑色塑料袋里面装着的是一个只有躯体的女尸,躯体从中间拦腰斩断,骨头同样有些炸裂的痕迹,女尸的内脏早就已经不见,躯体没有脑袋。   侯忠旭立刻跟早上的案件联系在一起,从尸体的缺失情况,还有伤口的情况基本上可以判断跟早上的女尸很有可能是同一个。   “你是什么时候发现的?”   “就在刚刚!塑料袋破开的时候!”垃圾工人很镇定,“我起初还以为是谁家扔的猪肉,打开之后才发现竟然是一具女尸!”   “还有其他的东西吗?”   “没有了,现场除了这一个黑色的大塑料袋之外,就没有这样大的塑料袋了。”   侯忠旭看了看他的服装,“你跟马宁是同事?”   垃圾工人先是一惊,只是片刻就恢复如初,“是的,我们两个人是在同一个垃圾回收公司工作。”   “难道你们不应该是同一时间来收垃圾的吗?”   “是的,我们基本上都是同时出发!但是我们的时间相对来说比较宽泛。还有就是我们所负责的区域不同,这一片是我最后负责的地方,收完这里的垃圾我就可以将垃圾车直接运到垃圾场,所以每次我都会最后来这里收的。”   “把你的时间表拿来看看!”   侯忠旭显然不相信这个男人的话,他必须要冷静的分析这个事情,如果是单纯的一起案件自然也就很好办了,只是接连的在两个地方发生分尸案,侯忠旭就不得不仔细核实。   垃圾工人很快从车里拿来了一张值班表,上面清晰的标注着去每一个区域回收垃圾的时间,如果不是遇到这样的事情,此刻他已经到了垃圾处理厂。   这具被分解的女尸,除了没有找到脑袋之外,身体的其他部位已经找全,经过刘法医的核实这些部位的确是同一个人的。   “候队,看来这次你们可是遇到大麻烦了!”   “是啊!”侯忠旭点燃一根香烟,“刘法医,这一切就全都摆脱你了,有没有什么有用的线索?”   “我现在可以很确定的告诉你,死者身高一米六六左右,体重在45到50公斤之间,在女人胸部两侧,胸部下面有清晰的纹身,是一朵蓝色的玫瑰花,玫瑰花的花枝一直延伸到女人的腹部。”   “蓝色玫瑰花纹身?”   “是的!皮肤的表面有轻微的浮肿,这个女人应该是在这之前做的纹身。”   侯忠旭听到刘法医的解释有点发懵,“刘法医,这蓝色的玫瑰花代表着什么意思?”   “这个我哪里知道!”刘法医似乎是想到了什么一样,继而说道:“还有一点我得提醒你,这个女人在临死之前与男人发生过关系,而且应该还不只是一个男人。”   “又是性侵害!”   虽然两者的死因截然不同,死法也相差万里,但是她们都有一个共同的特征,那就是都是女性而且在临死之前都是受到过性侵害,身体的隐私部位都受到过不同程度的损伤,从这一点来看他们是有共性的。   侯忠旭的脸色有些难看,这一切的事情不得不让他将这两个案件联想到一起,可如果联想到一起的话,整个案件就变得极为复杂,两个女人的身份都无从确认,现在他们手里所掌握的情况也不过是模糊的。   对于第一起小倩意外死亡的事件基本已经无从查起,她的死非常的明确,唯一令人怀疑的是她在临死之前遇到了什么,在她的身上发生了什么事。   而这第二起无头女尸则更加令侯忠旭头疼,无头分解女尸,异地抛尸,最主要的是这个凶手很精明,他是分头抛尸。   “猴子,你别沉默啊,你有什么想法说出来听听!”   侯忠旭手上的烟不停,脑袋中也一直都在思考着这两起案件之间的联系,尤其是第二起无头女尸的每一个细节。   “苏瑞,咱们今天早上发现女尸的那条街道叫什么名?”   “还没有名字,那一片是刚刚开发的。那个小区好像是叫兴海世家,那个地理位置有点偏,到现在还没有多少人入住。”   “路两旁能有监控吗?”   苏瑞沉默了片刻,“我看够呛,毕竟是一个新开发的小区,各种基础设施都还不健全。”   面对这个案子侯忠旭完全没有方向,从这两具发现女尸的地点来看,这两个地方之间完全不具有关联性,根本无法确定凶手作案的范围。   “苏瑞,你去调取一下那条路上的监控录像,如果没有线索的话,就在发现尸体的附近了解一下情况,看看是否有人发现什么特殊的情况。”   “是!”   随后侯忠旭又对于水斌说道:“水斌,你去调查一下第二案发现场的监控录像,我不相信这个凶手在两处作案还能够不留下任何有用的信息。”   “还有一点,大家要留意这个女人的尸首,目前为止还没有发现这女人的脑袋。”   现在最愁人的是不知道这个女人的身份,死尸确定的时间是四月三日,今天已经是案发的第五天了,究竟是一个什么样的女人,消失五天都没有人跟她联系,而且现在连这个女人的照片都没有,根本就无从下手。   “水斌,你说什么样的女人才会去纹身,而且还会在相对比较隐私的部位纹身。”   “有故事的女人!这个女人的背后要么是有一段辛酸的历史,要么是一段感人的爱情。”于水斌为自己能够说出这么有哲理的话而震惊。   “猴子,你是不是觉得我很有学问!”   侯忠旭轻蔑的撇了他一眼,“你说这些跟破案没有丝毫的关系,我现在对你还真是要另眼相看了。”   “能够在自己的身上纹一朵蓝玫瑰,这个女人的感情生活肯定是不一般的,我倒是觉得她更有可能是通过这种方式来吸引人的。很有可能是歌舞厅的小姐之类。”苏瑞说这话的时候很认真。   苏瑞的想法跟侯忠旭不谋而合,能够有纹身的女人一般都是从事特种行业的,在身体上纹身那种疼痛不是一般人能够承受的。   “我也是这么认为的,只是为什么一个人突然失踪还没有人报案呢?”   “猴子,这你就不懂了吧!她们从事的是什么行业?”苏瑞反问道:“她们这些女人从事的都是违法行业,哪里会有人报案,这不等于说是再给自己找麻烦嘛!所以她们这些女人是没有任何的保护,而且能够从事这行业的女人大多都是外地或者是穷山沟里的人,几乎是一年都不跟家里联系一次。”   听了苏瑞的分析,侯忠旭大致明白了,相信这也是凶手所选择对象的标准。   几个人分头行动,一方面侯忠旭去交警大队调取街面上的监控视频资料,另一方面苏瑞和于水斌两个人分头去案发现场调取当地的视频资料。   “王大队!”侯忠旭见到王安很热情的打着招呼。   王安自然是认识侯忠旭的,尤其是在破获这两起大案之后,侯忠旭的名字可是在市局传开了,“这不是候大队嘛!今天怎么有时间来我这里!”   “当然是有事情想要麻烦你一下,我这手头有个案子,想要从你们这里调取视频资料。”   “没问题,想要调取哪里的?”   “兴海世家小区门前那条路的。”   “这个……”王安有些迟疑,“这个不太好办啊!你也知道那条路是刚刚修建好的,我们的视频监控设施还没铺设。”   “嗯!我明白了!”这个结果侯忠旭在来之前就已经预料到了,转而问道:“那在这条路的两头是否有监控,我去现场看过,兴海世家门前的那条路是一条笔直的大道,一直通向两边的公路。”   “嗯,那里是有监控的,你想要调取什么时候的?”   “从四月三日到四月七日的监控资料。”   “好的,没问题!”   凶手似乎是早就已经算计好了一切一般,苏瑞和于水斌两个人这一趟一无所获,发现尸体的现场周围既没有证人看到,更没有任何的监控视频设备。   两个人耷拉着脑袋回到办公室,“猴子,没有任何的线索,没办法了!”   侯忠旭苦笑了一声,“看来全都指望这条路两头的监控视频资料了。”侯忠旭将其中一个U盘交到于水斌的手中,“你看东边出口的视频,我和苏瑞看西边出口的视频。”   一连数天,侯忠旭他们几个人将所有转向兴海世家门前这条路的车辆一一作了标记,这五天的时间里一共有两千三百多次的车辆转向这条路,排除掉重复的车牌号车辆,一共有六百三十六辆车出现在视频监控里。   “现在这些车辆就是咱们重点排查的对象。”   “猴子,你是再开玩笑吗?六百三十六辆车子,你知道要想排查这些车子,够咱们敢半年的。”   侯忠旭轻叹了一口气,“没错,这是咱们现在唯一的办法。”   一个男人愁容满面的跪在基督教堂耶稣雕塑的面前,男人双手紧紧的合十,他的嘴边不听的再念叨着,“万能的救世主,救救我吧!我有罪,我请求你的救赎!”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