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3章 尸检报告

第3章 尸检报告

3101 2017-08-11 12:43:28
苏瑞此时拿着尸检报告回到办公室,“猴子,这是你要的尸检报告!”说着将一份厚实的尸检报告放到侯忠旭的面前,“呦喂!猴子,我说你什么时候还学会抽烟了!”“给你吧,这东西不太适合我!”侯忠旭将烟盒扔到苏瑞的面前。“很好!我等的就是这份尸检报告!”侯忠旭顾不得疲惫的身体将整份尸检报告通读了一遍,并且详细的做了记录。实践报告上死者苗振兴的死亡时间是在三月十日十一时左右,不过他们发现尸体的时间是三月十一日,而由于死者是兴隆川村的村书记,所以侯忠旭将这次事件命名为三一一特大杀人案。侯忠旭将整份尸检报告通读了一遍,并且将上面所描述的重点内容详细的做了说明,直到清晨开会之前,他一眼没合。“猴子,案件的情况怎么样了啊?”侯忠旭的一举一动杨浩河都放在眼里,他意识到侯忠旭此时可能是遇到了难处。侯忠旭知道这是一次机会,他可不想在杨浩河面前露怯,“尸检报告已经到我手里了!对于案情我们现在还在分析之中!”“这件事我已经跟局长汇报过了,你有什么难处就尽管来找我!”杨浩河做了这么多年的刑侦大队长,早就已经练就了那一双火眼金睛,他一眼就看出侯忠旭现在所面临的困境,只是侯忠旭没说他也就没提,毕竟年轻人还是需要锻炼的。“领导放心!这是我们一次很好的锻炼机会,我一定不会让您失望的!”“很好!”杨浩河紧紧的握了一下侯忠旭的肩膀,至少自己的这一番苦心是没有白费的,侯忠旭能够理解到这一点。“好的,杨队!我明白了!”得到了领导批示之后侯忠旭召集了专案组成员开会,其实所谓的专案组无非也就只有于水斌,苏瑞还有他自己三个人而已。不过有了杨浩河的话,侯忠旭的内心有了底气,不论做什么他都知道自己是有退路的,他心里暗暗的鼓励着自己,“人死脸朝上,不死活万年!”三个人之中没有一个人有办大案的经验,侯忠旭意识到越是这种情况他们之间就越是要沟通商量,仔细的将案件的原原本本都还原,不能够有任何的疏漏。侯忠旭打开了投影仪,道:“我想不用我多说,你们都应该很清楚为什么让咱们三个人来负责这个案件,这个事件已经惊动了县领导,估计很快就会上报到市领导的,现在对于咱们来说时间紧任务重,必须要在最短的时间里锁定凶手。而且我想你们应该更清楚的是,有些人是想要看咱们的笑话,至今为止某些领导从来都没有过问过此事,我想你们应该都清楚,我在这里就只想说明一点,那就是咱们三个人绝对不可以自己打自己的脸,你们说是吧!”见到于水斌和苏瑞他们两个人坚定的眼神,侯忠旭继续说道:“由于咱们没有第一时间赶到现场,而且现场的整体环境已经基本被破坏了,所以我们现在只能是回顾案情,咱们大家有什么新的发现及时提出来。”画面切换到死者苗振兴的照片,“这是死者苗振兴,五十二岁,兴隆川村书记。”这张照片大家再熟悉不过了,这是在案发现场拍摄的,苗振兴的双眼直直的盯着脚下,脑袋耷拉着,身体被捆绑在一根碗口粗的大树上,脸上的表情有些痛苦,鲜血从他的胸口一直顺着双腿流到地上,浓稠的血液渗入到土里。“苗振兴身上一共有两处伤口,其中在心脏下方隔膜肌这个位置的伤口是致命伤,另外一处伤口是在肾脏上方,从这份尸检报告上面看凶手的作案工具应该是普通的尖刀,并不是什么特殊的作案工具,初步的判断很有可能是屠宰所用的尖刀。”侯忠旭略微的停顿了片刻,“还有就是这两处伤口都没有直接命中要害,说明这个凶手应该是一个初犯,或者说从来都没有用过刀。”“下面几张就是现场的整体环境照片。大家仔细的看看,有什么问题就说出来。”现场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现场只有凶手和苗振兴的脚印,现场的脚印是于水斌勘察的,这一点他是绝对不会错的。“凶手没有反抗,如果一个正常人的话是绝对不会任由他人将自己捆绑的,不管受到什么样的威胁都会挣扎一下的,这一点是不是有的奇怪呢!”苏瑞突然说出了这个细节。“说的好!这一点的确是一个关键的问题!”侯忠旭随即将苏瑞的这个发现写在黑板上,“还有什么其他的疑问吗?”“死者的身上任何物品没有丢失,当时我们在他的衣服口袋里面还发现了一千多元的现金,还有一部手机都没有丢,看来这个凶手应该不是为了钱财杀害苗振兴的。”侯忠旭说着将照片又却换到苗振兴赤裸着身体的照片,他指着苗振兴身上几道深紫色的瘀痕,“这几道瘀痕是苗振兴受到刺伤反抗时候所留下的,这说明他在被杀的时候是清醒的,想来应该是跟凶手有过对话。”“你的意思是说他跟凶手可能是认识的?”“这一点我也只是猜测,他们可能是认识的。”侯忠旭将死者苗振兴全部的照片展示完毕,说道:“死者苗振兴在这之前曾经在村里因为土地分权的问题跟很多村民发生了争执,具村长和村会计的反应是跟同村的五个人有过比较大的冲突,从其他证人的口中了解到苗振兴跟这五个人之间的冲突还是比较突出的。据村长和村会计回忆,他们当天晚上九点二十五离开的村委会,而且当天晚上十点四十的时候苗振兴的老婆和他还有过联系,这也就是说明他出事的时候应该是在十一点之后,这一点法医的死亡鉴定时间是准确的。”“那么现在对于咱们来说最主要的就是要弄清楚从九点二十五到十点四十之间,苗振兴都去了什么地方,在这期间他都见过什么人,。”其实这些都不是难点,苗振兴能够去的地方也无非都是同村的村民家,想要知道这段时间他都做了什么绝非难事,侯忠旭揉了揉干涩的眼睛,毕竟一夜没睡眼睛还是很不舒服的。“目前来看这个案子的难点是在于这个凶手杀人之后的去向,还有就是作案工具在哪里,现场所留下的脚印的确非常的清晰,但是这片树林的土质疏松,死者附近的两处脚印有明显的下陷迹象,这说明凶手当时刺杀苗振兴的时候是用了极大的力气,力量的反作用力都施加在脚下的土质上,很显然这增加了对于凶手的体重判断的难度,不过现在对咱们来说最有利的就是知道了凶手脚的尺寸,四十一号的平底脚印,这说明凶手的身高应该是在一米七到一米七五之间,这是目前咱们所收集到唯一有用的信息。”说到这里侯忠旭沉默了,于水斌和苏瑞也都沉默了,大家都很清楚这唯一的线索几乎是等于没有,一米七到一米七五这样的身高是在普通不过的了,大部分的人都是在这个身高范围之内。“大家不要失望!这也不能说是没有什么用!”侯忠旭尽量的安慰着,“从现场的环境来判断这个凶手应该是有预谋的而且是预谋了很久,所以才会在现场没有留下太多的痕迹。”“案发是在深夜,而且还是在这么一处偏僻的树林里,这也就是说明现场一定是没有目击证人的,而且现场的环境是不会有监控摄像的。”苏瑞补充说道:“那就是说没有任何的证据了!”“基本上可以这么说吧!”“凶手是怎么将苗振兴带到树林里的呢?”于水斌疑惑的问到。侯忠旭双眼放亮,“你这个问题问的非常好,这也是我下面要说的重点!经过法医的鉴定,死者苗振兴在死之前后脑曾经受到过重击,我想他应该是被人从背后偷袭击晕之后带到树林里的,所以现场才没有任何的打斗痕迹,而身上的几道瘀痕也证明了他在临死之前是挣扎过的,这说明他一定是被人偷袭的。”“偷袭?你的意思是被杀现场不是第一现场?”侯忠旭沉默不语,现在没有其他的证据能够证明他的这个想法,凶手的手段很高明,没有留给侯忠旭更多的线索。为了报仇他在两年之前就已经开始酝酿这个事情,而他并没有直接盯上苗振兴,他在两年前先是找到了现在的刘二壮,他无意之中得知了刘二壮有间歇性精神病,他就是看准了刘二壮这一点所以他打算好好的利用他。“来,吃药吧!”董武拿着两种颜色的胶囊送到刘二壮的口中。这两种药是他从一个精神病医生朋友那里买来的,专门是针对这种间歇性精神病患者的,两种胶囊同时服用就会刺激到刘二壮的神经,让他失去自我意识做出他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此时他就是不想让刘二壮回忆起来当天所发生的事情,更不想让他回忆起跟自己有关的事情。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