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68章 另一个学生

第68章 另一个学生

3030 2017-10-11 17:39:44
 郭世明反常的情绪令侯忠旭有些震惊,侯忠旭没有继续追问,而是默默的站在他的身边,静静的等待着。   过了有一会儿,郭世明愤怒的气势有些消散,冷冰冰的说了一句,“来吧,跟我进屋说话!”   房间里非常的整洁,郭世明俯身从床头的抽屉里取出了一本相册,那本相册看上去已经很老旧了,看上去很有念头。   侯忠旭没有提问,他知道郭老手中捧着这本相册的时候,就说明他要开始讲述封印在他内心中的那些往事。   郭世明很轻易的就找到了那张他们三个人的照片。   侯忠旭凑到郭老的身边,他注意到了这张老旧照片上面的的三个人,中间的这位是郭世明,站在他左边的就是万永祥,没想到这么多年他一点都没有变化,除了头发变白了脸型没有丝毫的变化,但是站在郭世明右边的这个略矮的男人他就看不出来。   “郭老,这位是?”   郭世明指着这个男人,“他是马闯,是我第二个徒弟。”说到这个马闯的时候,郭世明的严重含有泪水。   “你的这个徒弟也在医院?”   “没有,早就已经不知下落。”郭世明继续说道:“这件事要怪就怪我这个不争气的徒弟,要不是万永祥从中使手段,我也不会失去一个徒弟,医院也不会失去一个非常优秀的器官更换医生。”   从郭世明的口中听得出来他对这个马闯是非常的器重,只是究竟遇到了什么却让人不得而知,还有一点让人匪夷所思的是这么一个优秀的手术医师怎么会突然消失了。   “在他身上发生了什么?”   郭世明轻叹了一声,将这个故事继续讲下去。   当年郭世明准备退休,年龄的原因导致他已经不能够胜任现在的工作,此时的他已经无法站在手术台上进行高强度的手术,而在他的两名优秀徒弟之中,论天资论勤奋马闯都要远强于万永祥,不过很不幸的是马闯的老婆得了肾衰竭,彻底根治这种病的办法就是换肾,马闯已经为他的老婆寻找到了合适的肾源,可是却让万永祥捷足先登,将这个肾源给了一个有钱的大老板,致使马闯的老婆失去了生的机会。   “马闯是怎么报复万永祥的呢?”   郭世明无奈的摇摇头,“他并没有这么做,这也是出乎所有人意料的事情!这件事发生之后没有人见到过马闯,也没有人知道他去了什么地方,万永祥这才能够坐上现在的这个位置。”   “马闯!”侯忠旭重复了一遍。   侯忠旭低头仔细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人,似曾相识却又很陌生,他想要跟养鸡场的马一宁产生联想,但是从这张照片来看两者之间没有任何的必然联系,面部特征都已经发生了很大的变化。   “郭老,这张照片可以借我用一用吗?”   “嗯,可以!如果你能够找到他就更好了!”   黄志华早已成了热锅上的蚂蚁,张锐的电话始终不回邮件,这让他心急如焚,焦灼的在办公室里来回的踱步,连他的同事都看出来了。   “黄主任,你是有什么心事吗?”   “啊!没,没什么!”这时黄志华才注意到自己的行为有些过分的波动。   张锐终于回邮件了,上面写道:“目标改变!按原定计划进行。”   黄志华长舒了一口气,这是好事,至少会在很长的一段时间内没有人注意他了,按照原定计划的意思就是不会再从他这里去寻找器官,最主要的就是不会从这些学生去下手,至于说张锐会去选择什么样的途径,那不是他该考虑的,黄志华随即将邮件删除。   马一宁同样收到了这封邮件,不过同时他收到的还有一封附件,里面依然还是行动的目标人物,只是照片上的这个男孩显然要脏许多,破衣烂衫的跪在地上乞讨。   侯忠旭拿回这张照片交给苏瑞,“比对一下照片的信息,看看有没有人跟他相似。”   这张老旧的照片并不是很清晰,想要比对出结果有一定的难度,而且这张照片还有一个最大的问题就是被水泡过,这就让画面中的这个男人的脸有了褶皱,几次的扫面都没能扫出一张清晰的,现在唯一能够采用的办法就是用人眼去进行核实。   在公安内部网站能够查实的是马闯没有死亡信息,而这很有可能就是因为他已经隐姓埋名,或者早就已经不在这个地方生活,根据郭世明提供的信息这个马闯现在应该是四十五六岁的样子,这已经缩小了一些搜索范围。   一转眼七一建军节已经到了,七月一日是一个具有特殊纪念意义的节日,当然这跟侯忠旭他们是没有丝毫的关系,虽然这段时间没在接到类似的报警电话,但是距离七月十七日只有半个月的时间,这几天的调查检测都没有任何的进展,凶手就像是从空气中蒸发了一样,消失的无影无踪。   “水斌,你这边的情况怎么样了?”   于水斌叹息了一口气,“没有任何的进展,城西郊区的监控卡口我都已经盯了五天了,没有发现类似的车辆。苏瑞那边的情况怎么样?”   侯忠旭摇摇头,“几乎没有进展,比对信息量太大,这几天他们的人马不停蹄的干,也才比对完百分之五,这个方法看来并不行啊!”   侯忠旭自顾的点燃了一根香烟,疲倦愁容的侯忠旭显得老了许多,这是一张不符合他年纪的脸,只是几天之间竟然有这么大的变化。   “猴子,你成熟了很多啊!”   “切,你不如说是我老了!干咱们这行的想要年轻怎么可能,二十岁的人四十岁的脸,这是很正常的事情!”   “不,我是说你的精神状态,你的脸变大了!”   于水斌的这话倒是提醒了侯忠旭,他这时才意识到了一个问题,那就是马闯那个时候是三十多岁,现在已经四十多岁了。   “苏瑞,你那边能不能根据马闯当年的照片,重新塑造一个四十多岁的马闯?”   “这个当然可以,只是还是会有百分之四十的偏差,决定人脸变化跟他所生存的环境,跟他的心态都有着直接的关系。”   “你是技术专家,这些都由你说了算!”侯忠旭离开于水斌他们的监控室,“我马上就去你办公室!”   得到了这个线索侯忠旭兴奋极了,如果这真的能够实现,那就很容易的找到这个失踪的马闯,他或许能够解答侯忠旭的一些疑问。   侯忠旭站在苏瑞的身后,人体模拟成像系统在苏瑞的手中就像是橡皮泥一般的在变化着各种形状,画面中已经将照片中马闯的形象初步形成,按照这套软件的运用来说这应该是最简单的一步,但是因为照片无法扫描,所以只是这一步就耗费了四个小时的时间,苏瑞已经累的精疲力尽。   “来根烟!”苏瑞起身活动活动身体,和侯忠旭两个人走出了房间。   “猴子,你觉得这个马闯跟这个案子有关联吗?”   “这个不好说,你也知道我这个人的,破案全凭运气,我没有你们那么的专业,但是我的直觉告诉我,这个案子跟马闯有关系。”侯忠旭抽了一口手中的烟,道:“我在大学的时候学习的是刑侦分析,其中我最擅长的那一门功课就是犯罪心理。就这件事来说吧!一个男人如果受到如此大的打击,换做是你,你会怎么做?”   苏瑞略有迟疑,他还真没有这么想过,此时他开始犹豫起来,“如果是我的话,我很有可能会直接找到万永祥去要个说法,或者我也会想办法去报复他。”苏瑞补充说道:“不,我觉得一定会报复他的。”   “没错,这是一个正常人的思维,换做是任何人要是知道了这件事的结果,狠狠的揍万永祥一顿是在所难免的,报复是必然的事情。但是这个马闯没有这么做,他选择了消失这个出乎所有人意料的做法,这是违反常人思维方式的。”侯忠旭略微的停顿了一下,有点燃了一根香烟,继续说道:“这么大的心事憋在心里是会发疯的,要是没有发泄渠道的,他很有可能会选择自杀。不过很显然这个人没有死,所以他一定是找到了一种发泄的方式。”   “嗯,你分析的很有道理!”苏瑞很佩服侯忠旭的心理推理分析,虽然他的想法很简单,但这也正是一个犯罪人的正常思维,“不过,猴子你也要知道,这些犯罪人员的心理可不是正常人的思维。”   “是啊!所以正常人的反常行为方式就是矛盾点,马闯很符合这一逻辑行为。”侯忠旭拍了拍苏瑞的肩膀,“还需要几个小时?”   “现在就要快一些了,再有两三个小时就能够将马闯四十多岁的形象拼出来。”   “嗯,坚持一下!我想会有结果的。”   侯忠旭依旧站在苏瑞的身后,屏幕上的脸越来越丰满,毛发胡须也都渐渐的成形,侯忠旭瞪大了双眼。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