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65章 养鸡场的饲料

第65章 养鸡场的饲料

3051 2017-11-08 15:47:15
现场的环境给于水斌追查线索带来了极大的困难,如果想要追踪这辆越野车,他必须要从这三个门开始搜索,可是这个小区的后门的那条路偏偏又没有监控,这给他的判断又增加了一定的难度。   “猴子,实际情况比较复杂,我们现在需要判断这两个后门凶手会走哪条路。”   “嗯!我明白!留给咱们的时间不多了!你们再加把劲!”   侯忠旭紧张的有一定的道理,今天已经是六月二十三日了,距离七月份已经没有几天,再有二十多天就必须要给林正月一个交代,但现在连凶手的痕迹都没有找到,侯忠旭心里焦灼的神情自然是不言而遇的。   侯忠旭跟于水斌两个人一同来到了监控中心,宁冰清所住的那个小区并不是很大,但是这个小区正好被三条道路包围,正门对着的街道是正阳街,侧门是石井路,后门则是宽巷街,这三条街上正门正阳街是主街,整条马路都是有监控摄像头的,转到侧门石井路就是一条四级公路,这条小路最多只能够并排通过两辆轿车,这条路上没有监控,而后门宽巷街则是在对面的那条道路上有监控,并且这个监控还只是在那条路的尽头。   侯忠旭他们两个人先是看了正阳街上的监控录像,从晚上八点钟开始一直到宁冰清的母亲报案为止,都没有看到这辆越野车出现在摄像头下面,很显然凶手并没有选择这条路。于水斌调换到了另外一个监控,这个监控是位于顺时路上,只有在两条主要的街道的交汇口处才有监控摄像头,这个时间段的车辆并不是很多,同样的时间段并没有看到有这辆车子的踪影。   现在唯一的一条出路就是侧门的石井路,但是这条路南边与正阳街相连,刚才已经观察过了,凶手驾驶的车辆没有从正阳街走,那么就是朝向北边开去,但是北边有一条铁路,过了这条铁路有三条岔路,这三条岔路同样都没有监控录像,这就很难能够判断凶手究竟是从什么地方走的了。   侯忠旭点燃了一根香烟,“凶手对这里的情况非常的熟悉,他知道哪里有监控,哪里能够绕过监控。南城市说大不大,说小也不是很小,想要完全了解城里的线路情况也需要十年的时间,从这条思路来判断,这个凶手的年纪应该是在四十五岁左右。”   于水斌微微的点点头,“现在问题的难点就是这三条路都没有监控录像,凶手从哪条路走根本无从判断,而且还有一点就是这是一辆报废无牌照的丰田越野车,这种车在车管所是没有登记记录的,还有就是车子平时是不会上道的,所以咱们根本就无从查起。”   想要通过这条线索破案的确是有点难度,侯忠旭用力的吸着香烟,眼看一截燃成灰烬,烟雾慢慢的从他的鼻孔呼出,他的眉头紧皱,现实的情况的确是有点不好判断,线索是需要有连贯性的,中间任何一处断点都会给判断的结果造成很大的误差。   “我有一个大胆的假设,出城的监控摄像头应该是都有的吧!”   “当然,出城是必然要有监控的!”   侯忠旭随即命令道:“咱们不妨调取出两条出城路口的监控录像,看看有没有这辆车的踪迹。”   “希望能够找到一些蛛丝马迹的线索吧!”   六月二十五日,在马一宁实施绑架的第三天,他的手机屏幕终于亮了起来,信件的内容非常的简短,只有一行字,“可以行动,两个小时之后去取!”   马一宁早就已经按耐不住自己那躁动的心,唯有血腥能够满足他,铁门发出咣当的响声,宁冰清已经三天没有吃东西了,她能够活下来完全是靠地上的这一盆水。   “大树!”宁冰清饿的有气无力,“大叔,求求你给我点吃的吧!我快饿死了!”   宁冰清跪倒在地上,她的一只手抓住了马一宁的裤腿。   “没有这个必要了,你很快就会离开这个世界!”   听到男人这么说,宁冰清使出了全身的力气奋力的反抗,她想要凭借着自己这最后的一丝气息跑出去,不过很显然这是根本做不到的,还没等跑两步她就跪倒在地上,她没有任何的体力能够支撑自己完成这一系列的动作。   马一宁很轻松的将她从地上抱起来,宁冰清本就瘦弱的身体,再加上这几天根本没有进食,此时的体重连九十斤都不到。   宁冰清没有任何的反抗能力,躺在马一宁的怀中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   从这件密室走到另一件密室有一段距离,另外一间密室位于孵化厂房的后面,那里才是马一宁做手术的地方,要知道摘取器官可是一个非常细致的活,必须要在有无影灯的地方做,而且一定要保证的是没有细菌,尤其是他这里的环境,无处不在的细菌可是一件非常可怕的事情。   宁冰清用尽最后的力气死死的咬住了马一宁的耳朵。   马一宁大喊一声,将宁冰清重重的摔在地上,随后抓起她的头发,“你个小丫头,我看你还能反抗到什么时候!”   一路将她拖进了孵化室,这个简单的孵化室只是一个掩护而已,马一宁拿起一个高压水龙头猛进的冲刷着宁冰清的身体,蜷缩在地上的她根本就没有任何反抗的能力。  随后马一宁将宁冰清带入到手术室,将她捆绑在手术床上,整个手术环境相对来说还是比较干净,无影灯已经打开,马一宁转身走到了房间的一角,在这里他将自己身上的衣服全部脱掉。   见到被捆绑在手术床上的宁冰清,他再次有了反应,淫邪的笑着再一次强暴了宁冰清,这一次他很尽兴,并且将自己的体液同时留在了她的体内,不过这根本就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再过两分钟宁冰清就会活着看到自己的心脏取出来,同时取出来的还有他的肾脏,最后才是她的眼角膜。   灭菌喷雾打开,空气中充满了刺鼻的味道,马一宁也并不喜欢这种东西,但是他这里的条件只能够做到这些。   在这里没有麻药,马一宁的手术刀轻松自如的在宁冰清的嘶喊声中划开,一股鲜血喷出,剧烈的疼痛使得宁冰清晕厥过去,这样的疼痛是她根本承受不了的。不过这并没有阻止马一宁的手术,鲜血不断的涌出,这里是离心脏最近的地方。   马一宁没有抽血设备,他只能够等到宁冰清的鲜血流光之后才能够继续下面的手术,都说如果手术够快的话,人是能够看着自己的心脏被取出来的,马一宁一直都想要看到这个现象,不过这个愿望一直都没有实现,因为每次他的手术所取出的位置都不是心脏,这一次不同。   宁冰清还在昏迷中,马一宁用带血的手套轻轻的拍打着她的脸蛋,“喂,你醒醒!”   只是这种变态的想法是根本就不可能实现的,失血过多早就已经死亡的宁冰清是根本不可能看到自己的心脏。   马一宁有点近乎发狂到变态的继续着他的手术,又是一股鲜血喷涌而出,能够清楚的看到宁冰清的心脏还在跳动,这应该是心脏里面的鲜血,四条主动脉已经切断,马一宁伸手捧起那鲜活的心脏,粘稠的质感让马一宁感到满足,那种从心底里满足的欲望让他狂笑起来。   温暖而又微微跳动的感觉,只有这种感觉才能够让他满足对社会报复的心里,才能够让他在手术之后得到成就感,他小心谨慎的将这颗跳动的心脏放入事先准备好的恒温箱里。   接下来的手术他必须要快,心脏取出来后,活人的身体会马上进入到一个衰退期,没有新鲜血液的注入身体的各个器官都会因为缺少营养而虚弱下来,两颗肾脏已经完整的从宁冰清的身体里取出,肠子混合着鲜血散落一地,宁冰清的尸体已经干瘪,不过这并没有结束,还有一样东西马一宁必须要取出来才算是结束了这次的手术。   等到马一宁回身准备去做眼睛的手术时,宁冰清的双眼是睁开的,这不禁吓了他一跳,这么多年的手术以来还从来都没有遇到过这样的事情,一个死人能够睁开眼睛,而且她的黒眼仁是直直的瞪着马一宁,似乎是有种怨气一般的看着他。   这场手术是他做的时间最长的一次,马一宁看了一眼时间,他顾不得取下宁冰清的眼角膜,他将两个眼珠同时取下,眼珠的后面带着血丝。   马一宁将尸体扔进一个铁通中,他顾不得穿衣服,赤脚跑到了绕城高速的桥下,此时篮筐早就已经恭候,他将另外一个保温箱取下,将这个放了进去。 旁边就是一台电动的绞肉机,马一宁毫不犹豫的将尸体扔了进去,一股鲜血再次喷出,随后就听到骨头断裂的声音从机器里发出,不一会儿的功夫浓稠的浆液从另一个口流出,带着一股恶臭的血腥味,马一宁将他们推进了冰柜。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