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44章 失踪的男人

第44章 失踪的男人

3030 2017-09-17 23:13:47
 所有人的眼神都落在电脑显示器上,画面中出现的这个穿着保安的男人的确不是他们中之一,几个人一同摇头。   “不认识,我们从来都没有见过这个男人!”   “有没有可能是最近校里新雇的保安?”   “不太可能啊!如果是新来的咱们应该见过,怎么从来都没有见过!”   “这个就不太清楚了,这是就要去找质保主任了!这些事情都归他们管的。”   侯忠旭的这个问题引起了他们的热议,看来这个人并不是保安,侯忠旭拍了拍苏瑞的肩膀。   “倒回去,再重新看一遍!”   画面向后移动了半分钟,画面中那个男人再次出现,侯忠旭示意把画面定格在那里,画面中的男人将帽檐压的很低,从这一点就能够说明这个男人是有意遮掩自己的脸。   “放大!”   画面放大了两倍,此时那张遮挡在帽檐下的人脸变得清晰,虽然看不到眼睛,但是这个脸侯忠旭很熟悉,侯忠旭第一时间想到的就是在这起案件中所有有关系的男人,随即也就想到了张恩泽和张恩奇两兄弟,这两个人之中只有张恩奇他到现在还没有见过。   侯忠旭打开手机,找到了张恩奇那张身份证上面的照片,侯忠旭仔细的比对了一下,这个男人跟手机中张恩奇完全吻合。   “张恩奇!”侯忠旭大声的说道:“走,我知道去什么地方找他!”   张恩奇的心情非常紧张,他开着给张恩泽拉鱼的货车在公路上行驶,机油指示灯亮了起来,他微微的紧皱了下眉头,这辆车子自从到了他的手中就漏机油,而他手中已经没有钱加机油了。他现在唯一想的就是回张恩泽的鱼店。   张恩奇的车子停在店门口,他向里面看了看,最终还是没有回去。   侯忠旭他们的警车随即来到了张恩泽的家中,很不巧的是王瑞春带着他的人也来到了张恩泽的店,两个人很尴尬的在这里碰面。   “王队!”躲是躲不过去的,侯忠旭很主动的上前打了招呼。   王瑞春微微的点点头,他的心中是很好奇侯忠旭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的,“侯忠旭,你怎么会在这里?”   侯忠旭尴尬的笑了笑,“我是来看个朋友,顺便来这里买点鱼。你们这是?”   “办案!”   王瑞春只说了这个两个字,随后就走进了张恩泽的鱼店。   张恩泽坐在柜台后面,见到有人来起身脸上带着憨厚的笑容,“几位需要点什么?”话刚说完,看到侯忠旭他们跟着进来,他意识到这几个人应该是一起的,脸上的笑容随即变得僵硬。   “公安局,来跟你了解点情况!”   “啊!哦!”   “张恩奇是你弟弟吧?”   “是!”   “他人现在在什么地方?”   侯忠旭在王瑞春的身后,听到王瑞春这么问,他意识到王瑞春还是有点本事的,竟然在这么短的时间就确定了嫌疑人,不过他更担心的是这样的做法会打草惊蛇,如果张恩奇有同伙,而这个人如果是张恩泽的话,那岂不是已经引起了他的注意。   张恩泽很淡定,非常平静的说道:“我弟弟他怎么了?”   “问你他人在什么地方,你就老实回答,不用你问其他的问题!”   “这个我还真不知道了!他给我上货去了,已经很久都没回来了!”   “去哪里上货?什么时候走的?”   “东市场的水产批发基地。”张恩泽看了看身后的侯忠旭,他略微的停顿了一下,“已经好几天了,前几天你身后的那个警官来找过,我已经跟他说过了。”   王瑞春回头看了看站在自己身后的侯忠旭,他现在明白侯忠旭为什么会出现在这个地方。不过他没有理会这一点。   王瑞春脸色板正,“东市场离这里不过是两百多公里,去那里进货就算是需要在那里等货有两三天的功夫也该回来了,怎么这么长时间都没回来,你就没给他打过电话吗?”   “电话已经打过了,关机!我有什么办法!”   张恩泽说的每一条都十分的有道理,这让王瑞春很是不舒服。   “看来你是不想说实话了!”王瑞春抬手说道:“带回局里!”   “凭什么!我犯什么事了吗?”   “如果你现在不老实交代你弟弟的去处,就以同谋罪将你拘留。”   侯忠旭站在王瑞春的身后阴沉着脸,他没有想到王瑞春办案竟然如此的粗暴,他的这种说法显然是在吓唬张恩泽的,他现在没有任何证据能够指认张恩泽,如果张恩泽反过来起诉他的话,可是够他喝一壶的了。   “就算是我弟弟犯罪,又不是我,你们没有这个权利!”张恩泽奋力的挣脱开两个警察的手,“你们这样做是违法的,我一定会上告你么你们的。”   听到这话可是惹祸了王瑞春,他上前一把抓住张恩泽的胳膊,“行,你可以告我!等到回公安局交代问题之后再说!”   侯忠旭站在后面一句话不说,他不赞成这种做法,至少如果换做是他的话,他不会这么做,今天来本来是想看看张恩奇在不在家的,还有就是他想去看看张恩泽这家鱼店的地下室,不过这一切都让王瑞春打乱。   王瑞春可没有被张恩泽吓住,到底还是将张恩泽带回警局。   “苏瑞,这件事你关注一下,最好是能够得到他们的询问笔录,我想看看这个张恩泽会怎么回答。”   “好的,这个我去想办法!”   侯忠旭闷头沉思着,现在的这个情况说明王瑞春已经在现场找到了张恩奇的直接证据,不然他是断然不会如此果断的找到张恩泽,究竟是什么样的证据。   “苏瑞,我想知道王瑞春是怎么确定张恩奇的,现场留下了什么证据。”   “猴子,你想知道这些何须找我,你去找刘法医就好了嘛!”   说道刘法医,这倒是提醒了侯忠旭,他猛的拍了一下自己的脑门,“就是,我怎么把这事给忘了!”   “猴子,你在想什么呢?”   “我还是在想这几起案子,我总觉得哪里不对劲!”   “行了,我说你就别浪费脑细胞了,现在已经有嫌疑人了,这案子很快就会被他们破了,你还是先担心一下咱们的去向吧!”   “送我去法医室!”   侯忠旭迫不及待的见到刘法医,“刘法医,周芸芸的尸检是你做的吗?”   “是啊!怎么了?”   “我能看看吗?”   “猴子,这个好像是不可以!”刘法医很直接的拒绝了侯忠旭,“你知道这是有明文规定的,现在这个案子不归你管,你这样做会很麻烦的。”   “我知道,但这个案件之中有蹊跷,我想知道这个周芸芸是怎么死的。”侯忠旭紧紧的握住刘法医的手,“刘法医,就当是帮我一个忙!”   刘法医转身离开了办公室,“我可不在办公室,你是怎么进来的我不知道!”   “多谢了!”侯忠旭赶忙打开刘法医放在办公桌上面的文件夹。   这份文件里面正是关于周芸芸的尸检报告鉴定,第一张照片是周芸芸死在树林里现场的照片,上半身的衣服并没有脱掉,内裤挂在左腿,现场很是凌乱,这跟之前所发生的几起案件的作案手法截然不同。   侯忠旭翻看到第二页,第二张照片就要清晰很多,侯忠旭注意到周芸芸赤裸的身体上留下的痕迹不多,唯独是脖子上的两道淤痕很清晰,刘法医在这份尸检报告鉴定中写道,“死者周芸芸,窒息而亡!凶手是徒手掐死被害者。”   紧接着就是一份周芸芸体内的遗留物检测报告,报告上面显示DNA比对分析跟张恩奇完全吻合。看到这里侯忠旭完全明白王瑞春为什么会如此准确的判断出这个凶手就是张恩奇的。   侯忠旭心中暗骂,“这个王瑞春,为了争功竟然能够忽略这么重要的细节,就算是这起案件的凶手的确是张恩奇,但不同的作案手法会让真正的凶手逍遥法外。”   侯忠旭回到局里的时候看到张恩泽左手捂着肚子,踉跄的从他的身边走过,很显然王瑞春是采用了非常手段,这种对付犯罪嫌疑人的手法竟然用在他的身上,不过看到他能够从里面走出来,就知道事情跟他所想的是一样的,王瑞春并没有从张恩泽的口中得到任何有用的信息。   王瑞春阴沉着脸走出来,啪的一下将案卷摔在身旁的同事,“去,调查一下这个车牌号的行踪,每个路口都不能错过!”   走进办公室,侯忠旭并没有看到于水斌,看来化验还没有结果,他给于水斌打去电话,“水斌,化验的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猴子,基本上已经有结果了,这种机油不是什么品牌,是一种自知的机油,里面含有的杂志比较多,不是什么地方都有卖的。”   “说的太笼统了,具体的说!”   “我知道有一家黑店,他们家有卖这种自制的机油。”   这才是侯忠旭想要的,“你还在鉴定中心呢吧,我们这就去接你!”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