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11章 短裤

第11章 短裤

3029 2017-08-14 15:12:37
“当然,我就是用来拉拉货,难道我还会做什么不成!”吴春波瞪大了眼睛看着候忠旭,“你说这话是什么意思,难道你是怀疑我吗?” “春波,你说这话是干什么呢!警察同志就是来跟你了解情况的!咱们有事说事啊!”马四结结巴巴的为吴春波打着圆场。 吴春波这种人是一个直肠子,他这种人是不会做出谋害严大山的事情,就算是他们两个人之间有矛盾,他也会败在明面上来说,这一点侯忠旭是可以肯定的。 “怎么样,案件有进展吗?” “还没,现场留下来的线索不多!” 面对马四的问题侯忠旭没有说太多,在这次竞选之中除了严大山意外他也是一个非常有竞争力的人,尽管现在没有任何证据怀疑他,不过从心里侯忠旭对他还是保持高度的警惕。 “嗯!这次是要辛苦你们了!”马四叹息的摇头说道:“你说我们这村子是怎么了,难道是中邪了不成!看来这村书记是不会有人愿意做了。” “对了,我记得我在来的时候就听说你们村子因为村支书的事情,还闹出过人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这事说来话长,都是很多年前的事情了!” “说来听听!” 马四这才开始讲述他所知道最早的支书韩振峰。当年苗振兴,严大山和他都是跟随韩振峰干工作的,韩振峰的岁数到了退休的年龄,就准备从他们三个人之中选出下一届的支书,为此他们三个人还跟老支书彻夜长谈过。 “这应该是好事啊!” “话是这么说,可谁曾想这韩书记竟然在酒桌上就倒下了,送到医院的时候说是脑干出血已经抢救不过来了。”马四说这话的时候叹息不已,“我们真是不知道这个情况!后期他家人也来闹过,不过这是医院的鉴定我们也就没有承担什么责任。” “那老支书的家人呢?” “我知道的是他们后来就都搬走了,离开了这个村子!” 侯忠旭略微的思索了片刻,一家人能够离开世代生活的地方是需要很大的勇气。 “还知道老支书的儿女现在生活在哪里吗?” “这个我们就没有联系了,这事要去问问董武,他可是老支书的女婿啊!” 侯忠旭听到这个消息很是震惊,“你说什么,你说这个董武是韩振峰的女婿!” “是啊!他是一个外来户,在我们这里没有土地的,这次来就是为了老支书的地补来的。” 这是侯忠旭没有想到的,没想到董武竟还有这样的关系。 “韩振峰的女儿长什么样,现在还活着吗?” “这个我就不得而知了,我看董武是一个人回来的啊!” 侯忠旭轻声的哦了一声,这是杨浩河的电话打了进来。 “猴子,在什么地方?” “兴隆川!有什么指示?” 杨浩河略微停顿了一下,声音压的很低,“你回局里一趟,市领导要听你的汇报!” “可是,案件还没有侦破!” “你先回来!这是命令!” “是!” 侯忠旭不敢反抗杨浩河的命令,这是他在警校学习多年以来养成的习惯,服从命令听从指挥。 杨浩河站在会议室的门口,见到侯忠旭过来,上前将严大山的尸检报告交到他手上。 “杨队,什么情况?” “可是是市领导听到了这个消息比较震惊,有些着急吧!”杨浩河拍拍侯忠旭的肩膀,“没关系,有什么照直说就可以了!” 侯忠旭可是从来都没有见过这样的阵势,几位市领导都在里面等待着他的汇报。 “领导好!” 一个初出茅庐的小子此时却经历着人生中的考验。 “发生这么大的事情,这案件对社会的影响可是不小啊!” 局长耿秋华在一旁补充说道:“是啊!竟然有人敢谋杀政府官员,而且还是两个!” “说说案件的侦破情况吧!” 侯忠旭将案件所发现的线索都讲述了一遍,所谓的这些案件线索其实都没有实质,直到现在他也无法确定这个凶手,更加想不明白的是这个凶手行凶的目的是什么。 “现在有没有准确的怀疑对象!” “还没有!几个跟案件有关的人都相继出了意外!” 听到侯忠旭这么说,市领导立刻有些愤怒,“限你们一个月之内破案!不可以让这样的影响继续扩大化!”说着侧头看向坐在身旁的耿秋华,“耿局,这个没有问题吧?” “这个……” 耿秋华很是为难,这种案件侦破最怕的就是这种限时完成,每一个案件的情况都错综复杂,限时完成很有能会影响案件的最终结果,可是面对上级领导的交代,最主要的是这个事件的影响是极其恶劣,耿秋华也很无奈。 “尽量在近期破案!” 虽然市领导逼迫的很紧,但他还是选择了更加委婉的说辞,这也算是打了个擦边球,既不伤领导的面子,同时也给自己活动的空间。 目送着领导离开,侯忠旭长叹了一口气,不管怎么样他总算是挺过了这一关,“还有一个月,这一个月的时间里他要找到案件的凶手!”想到这里,侯忠旭不禁破口骂了一句粗话,转身离开。 “他奶奶的,这帮领导上嘴唇下嘴唇一碰,说什么时候破案就什么时候破案!他们是不是以为这凶手都是天上掉下来的啊!” “苏瑞,说话注意点!这里可不是你家被窝,你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地方!” 此时侯忠旭才有时间看自己手中的报告,里面关于死者严大山的基本情况他都已经了解,不过翻看到最后的血液化验检测报告的时候,他注意到在严大山的血液中含有一种类似阿托品的成分,而种东西几乎都是用在麻醉镇痛之类的药品成分,这也就是说严大山在出车祸之前服用过具有这种功能的药物。 侯忠旭意识到这个案件有了新的进展,他的眼睛微微的眯着,“走!回兴隆川!” “咱们这是去什么地方?” “去找严大山的老婆了解情况!” “严大山的老婆!”苏瑞有些意想不到,“这个女人不是已经找过了嘛,这个女人可是很难缠的!” “说的没错!不过那时候我还没拿到这份尸检报告,现在这上面说严大山在临死之前服用过类似迷药之类的药物,这很有可能是导致其发生车祸的一个原因!” 整个案件看似这起交通事故的发生是因为刹车失灵所引起的,不过对于一个经常开车的人来说,启动车的时候都会踩一脚刹车的,而且就算是刹车是在行驶的过程中失灵的,他也断然不会翻车的。 “你们还记得当时严大山出意外的那条路吗?” “嗯!当然记得!”于水斌很快就回忆起来现场的场景。 “发生意外的路段弯道的确是有些角度过大,但是好在那条路是一个开阔的平面,我想严大山既然开了这么多年的车,他应该是有这个能力将车子减速,就算是冲出路面,也不会造成翻车这么严重的后果。” “是啊!猴子你说的对!”于水斌立刻补充着说道:“当时我就觉得现场的环境有些诡异,只是哪里不正常我也没想到,现在听你这么一说倒是觉得就是这一点除了问题!” “原本我也没有在意这个事情,不过当我看到尸检报告的时候才意识到了这里面是有问题的。” “你发现了什么问题?”苏瑞和于水斌两个人异口同声的问。 侯忠旭启动了汽车,“阿托品!在严大山的血液里面检测出这种类似迷药的成分。我现在怀疑严大山出事之前服用过类似的药物,而且我还有一个大胆的猜测,就是当时车上不仅有严大山一个人。” “什么!” 两个人听到侯忠旭这么说,脸上充满了震惊的表情。 半个多小时之后,侯忠旭他们再一次回到了兴隆川,不过这次他们没有去村委会,而是直接来到严大山的家,此时他的老婆一个人坐在家中,看着侯忠旭他们进来,竟然连迎接的意思都没有。 “老嫂子,你这是准备睡觉了吗?” 侯忠旭特意看了看自己的手表,现在的时间是三点十五分,这个时候就已经铺被准备睡觉显然是早了些。 严大山的老婆略微的整理了一下衣物坐了起来,“老头子都没了,我这一个人在家不睡觉干嘛!倒是你们怎么这时候又来了?” 侯忠旭的眼神四下打量,他注视着周围的情况,“我们这不是有了新的发现,所以想来跟你了解一下情况嘛!” 严大山的老婆冷哼一声,“我还以为你们找到凶手了!说吧,找我来了解什么啊?” 自从严大山死后,他的老婆就没怎么收拾过房间,此时家中凌乱的衣服杂七杂八的散落在炕上,当然也倒是也能够让人理解的事情,毕竟家里出了这么大的事情换做是谁都不会有这个心情的。不过尽管如此,像内裤这样如此隐私的个人东西总不应该裸露在外面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