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55章 失踪的少年

第55章 失踪的少年

3010 2017-09-28 11:14:51
案件搁置了足足半个月之久,李明的死已经淡出了人们的视线,唯一能够让人想起来的就是那个被烧毁的房子,留下来的也只不过是无情的漠视。东腾私人医院的五楼办公室里,张锐正在接听一个电话,他的脸色有些难看,眉头紧锁着,“这件事我已经跟你说过很多次了,问题是会解决的,你不要着急好不好!”张锐半天没有说话,“是,我知道!你放心吧,我这边很快就会安排人!”没有买卖就没有伤害,没有市场就没有杀戮,张锐这些年在这个行业摸爬滚打,经验就是他最宝贵的财富,他有着一整套成熟的操作流程,每一个人所分工的都是不同的,而且他能够保证以最快速的手段将新鲜的器官运输到指定的地下手术室。对于自己的这套利益链条,他有着独特的管理手段,他将这个行业作为自己的事业,每一个参与到这个产业中的人都是由他独立控制,当然这都要依赖于这个独立杀手。张锐挂断电话,这是他与手下的这些人单独联系的秘密邮箱,“你有新的任务!”在邮箱的附件里面,将目标人的信息发送过去。这封邮件信息送到了在一处荒僻的养鸡场,从市区出发向东要走上七十多公里的路程,这座养鸡场坐落在一处高速公路高架桥下面,没有通向这里的公路,这里当然也没有电,因为在这处只有他一户人家,宽带网络对于他来说也是奢侈的,但就是这么一个不起眼的地方,竟然有一个五百多只的养鸡场。养殖户名叫马一宁,是一个单身汉,四十出头的年纪却已经有了一头白发,没有人知道他的来历,当地派出所也没有这个人的信息,自然也没有人知道在这么一个偏僻的地方还有个具有规模的养鸡场。马一宁的手机响了一声,一封邮件提示的信息出现在屏幕上,他很从容的点开了邮件,一个男孩儿的信息出现在他的屏幕上,同时下面说明了需要的身体器官是心脏和肾脏。见到这个消息,他的嘴角微微的上扬露出了阴邪的笑容。于水斌的小碎步快速的跑了进来,“猴子,出事了!我刚接到从正阳派出所打过来的电话,他们接到了一个报警电话,说是一个十二岁的小男孩儿失踪了。”“十二岁?”侯忠旭自言自语的说着,“跟那具十四岁的小男孩儿几乎岁数相当,怎么会发生这样的事情!报案人现在在什么地方?”“还在派出所!”“去看一下什么情况!”派出所一个女人哭哭啼啼的坐在询问室里,女人名叫林正月,侯忠旭坐在她的面前。“林正月,你先别哭!我能够理解你的情绪,你详细的说一下事情的情况!”林正月擦了擦脸上的泪水,焦急的眼神有些呆滞的盯着侯忠旭,“警官,你们可一定要帮我找到我的儿子啊!今天中午我们公司有个客户从外地赶来,我陪客户谈完业务大概也就是晚了二十多分钟吧,去学校门口接我儿子的时候,就发现他不在了。我跟老师联系过,跟家里人也联系过,都不见我的儿子。”“你没跟你儿子通电话吗?”“通过,他放学之前我跟他联系过,让他就在校门口等我!我稍微晚一点到,就是这么短暂的二十分钟,我就找不到我的儿子了!之后电话就打不通了。”侯忠旭看了看女人的穿衣装扮,就是一个很普通的上班族,从女人的神色之中能够看得出来她将所有的心血都放在了自己的儿子身上。这样的女人自然是不会招惹太多的麻烦,所以在她的身上是不会出现任何的问题,那么能够有问题的人很有可能就是他的老公。“你们最近是不是招惹到了什么人,你老公是做什么工作的?”女人听到侯忠旭这么问,脸色已经,哭出来的泪水立刻就消失不见,“招惹什么人?我们家没有招惹什么人,我老公就是一个软件公司的经理,他怎么会惹到什么人呢!”“你老公叫什么名字?”“李智!”侯忠旭给身旁的苏瑞一个眼色,示意他去查询一下这个人的信息,侯忠旭继续问道:“你儿子平常在学校的日常生活怎么样,他会不会欺负别的小孩儿?”这是一个比较正常的思路,一般像这个年纪的小孩儿被人拐走的情况不多,而且这个年纪的孩子基本上都有自己的思维,不会受到任何人的摆布。如果是突然失踪的话,一种可能就是单纯的报复,还有另外一种可能就是这个有人想要教训教训他,这两种情况都不会有任何的危险,至少能够排除生命危险。“我儿子!他不被欺负就是万幸的了!”侯忠旭看了看手表,按照林正月的报案时间来推算的话,他儿子放学的时间应该是在中午十一点半,走出校门算然等待的时间十二点的时候也应该站在校门口了,如果按照十二点来算,现在已经过去五个小时了。“给你家人打个电话,问问孩子回没回家?”林正月拨通了她老公李智的电话,“电话一直处在无人接听的状态,他可能是在开会。”林正月又给家人拨了过去,得到的回复是孩子依然没有回家。苏瑞带着李智的信息回到了询问室,“候队,这是李智的信息。”侯忠旭打开资料,微眯着的眼睛突然睁大,“你老公有没有跟你说他们公司的情况?”林正月听到侯忠旭这么问很吃惊,“什么情况,他从来都没有跟我说过啊!这是怎么回事?”林正月的眼神之中充满了茫然,显然她是完全不知道的。“你老公的公司正在申请破产,他的财务正在清算,而且听说他还欠了一大笔高利贷。”这可真是雪上加霜,林正月一时间承受不住这样的打击,刚刚丢失儿子再加上这样的消息让她的脑袋有些沉重,双手拄着额头,“难怪这段时间李智回家的时候越来越短,而且话也变的越来越少,对我们的关心也不如以前,他遇到这样的困难为什么不跟我说一声呢!”林正月的自言自语并不能解决问题,现在的情况很明显,李小鹏很有可能是被高利贷的这帮人绑架,他们这帮人为了钱能够做出任何事情。“走吧,跟我一起去找一趟你老公!”在李智的办公室里终于见到了他,一个精明干练的年轻人,只是脸上的碎胡茬显现出他这段时间有些疲惫。李智见到林正月的第一句话,问道:“你怎么来我们公司了?”“你有什么事情为什么不跟我说!现在咱们儿子被绑架了!”林正月用力的捶打李智的胸口,“你说你干什么不好,非要欠高利贷,这回看你怎么救咱们的儿子!”这件事犹如晴天霹雳一般的打击在李智的胸口,他暴怒的拿起电话,拨通了那帮高利贷的电话,“你们这帮混蛋,我都已经给你们说过了,欠你们的钱马上就能还上,你们为什么要绑架我的儿子!”不知道电话那边回应了什么,李智变的有些呆滞,过了好半天他才说道:“好的,好的,我知道了!”转过头李智说道:“刚我问高利贷公司的那帮人,他们并没有绑架咱们的儿子。”“什么!那咱们的儿子去了什么地方!”这也是侯忠旭没有想到的,难道现在的坏人都知道讲法律了!他有些惊诧,“李智,你确定他们没有绑架你的儿子吗?”“我确定,这帮人虽然比较可恶,但是他们的目的是非常的明确,如果真的是他们做的,他们一定是会来威胁我的,让我抓紧给他们准备钱。”侯忠旭思索着,李智说的没有错,这帮放高利贷的人唯一的目的就是钱,如果是他们做的自然是要告诉李智,这样才能让李智快速的筹集钱,来帮他们解决问题。看来情况并不是像他所想的那样,判断的方向出现了偏差。“这个情况我们已经知道了,有什么新的线索你们一定要及时的通知我们!”侯忠旭他们马不停蹄的重新赶回了学校,此时已经是下午七点钟,学校早已经人去楼空,除了值班室的打惊大爷在,校领导都已经下班。“猴子,看来这个案子要等到明天再查了!”“这怎么可以,从孩子失踪到现在已经是七个小时了,如果是单纯的绑架总是要有目的的,至少应该有人接到信息,现在没有人接到信息,会不会是遭到了迫害!孩子的器官可是很值钱的!”侯忠旭的联想让苏瑞和于水斌两个人不寒而栗,“猴子,你也不要瞎联想,这种情况不太可能,如果真的是这样,早就有类似的案件发生了,怎么会时隔这么长时间才出现。”“你所想的并不一定是事实!今天务必要查清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