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10章 画面中的男人

第10章 画面中的男人

3014 2017-08-11 12:45:18
“董武!”这时老板才注意到原来董武是来过的,这一点他还真是不知道,要不是重新看过录像他也没有注意到这个事情。“当时你在什么地方?”店老板看了看视频上面所显示的时间,“这个时间我应该是去取货了?”侯忠旭注意到上面的时间所显示的是下午三点半左右,不过他并不确定这个老板所说的是否属实。侯忠旭在进到这家修理部的时候,他注意到门口还有一个摄像头,这个摄像头应该是照射在门前的。“你的车平时都停在门口是吗?”“是的!车库里没车的时候我就开进来,怎么了?”“没事,我就是问问!能不能找到照射门口的这个摄像头。”年轻老板在视频里尝试了几次找到了那个摄像头,从这里能够清楚的看到停在门前的那辆破面包车,侯忠旭随即将视频调整到三点二十分的地方开始播放。视频里面显示三点三十四分的时候,这个店铺的老板驱车离开了修理部,而就在几分钟之后看到董武一个人走进了修理部,两个人正好就这么错开了。侯忠旭紧接着将画面切换到另外一个镜头下,在这里能够清楚的看到董武走进修理部四处转了转之后,这期间看到他在严大山的面包车周围转了两圈,不过并没有看到他有其他的动作。从画面来看董武并没有从正门离开。侯忠旭继续问道:“你这里有后门?还有没有其他的摄像头视频?”老板略微的想了想,“还有一个摄像头,我在后门也安了一个摄像头。”“找出来我们看看!”不过老板找了半天并没有找到这个视频的记录。“什么情况?”“不清楚,我这几个摄像头都是一起安的,按道理来说不应该有任何的问题,只是这个摄像头却没有画面。”侯忠旭示意苏瑞和于水斌他们两个人去看看是什么情况,侯忠旭自己则一步不离的站在老板的身旁,尤其是到现在他更加的不确定这个老板所说的是否属实,如果这个老板此时在这上面做些手脚他可是一点证据都找不到了。“奇怪了!怎么没有记录了!”不一会儿的功夫,苏瑞他们就回来了,“不用找了,你后门的摄像头被老鼠咬坏了,你肯定是找不到任何的线索的。”“奶奶的,该死的老鼠!害的我的摄像头坏掉了!”侯忠旭他们继续看下去,董武离开修理部的时间是在三点五十分,从这之后就再也没有来过其他人,直到四点零三分的时候,修理部的老板再次回来。“你出去怎么不锁门?”店老板有些委屈的说道:“平时去取的时候到那就是分分钟钟的事情,没想到这次大客车晚点了,就在那里多等了一会儿。”“你还记得你都修严大山车子的那些地方吗?”“就是简单的检查了一下汽车的机油防冻液,车轮什么的!”店老板笑着说道:“他这破车还有什么好修的地方!”从视频里,董武离开的路线很清楚,从他走进店里的那一刻,直到他离开这里总共也就是几分钟的时间,侯忠旭的心里闪过了一丝怀疑,难道是他?只是视频的画面里,董武只是在车子的周边了转了几圈,这么短暂的时间里根本就没有动手的机会,会是谁动的手呢?不过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他现在要去找董武了解情况。此时的董武并不在家,他去了村委会,出了这么大的事情,他当然是要去问一问土地的事情要怎么处理,如果没有结果他就不打算在这里浪费时间,准备回到城里去打工了。“董武,你就没看出来现在这都是什么时候了,你还有心情在这里问这个问题!”村会计马四如同热锅上的蚂蚁。苗振兴被杀,严大山又意外死亡,此时村委会就剩下他一个说了算的人,除了董武以外已经有很多人找上门来,大多数都是关于村里土地,低保之类的事情,不过这些也不是他一个人能够说了算的,突然发生这么重大的事情,他也只能够一拖再拖。董武见没有了结果,索性也就不在理会,他转身准备离开,巧在这是侯忠旭他们也赶到了村委会,在这里碰到了正要往外走的董武。“董武,你先别走,我们找你了解点情况!”“警察同志,该交代的我都已经交代了!”董武长叹一口气,“我这也是倒霉,要不是回来为了那点土地钱,也不会耗费这么长的时间,更不会摊上这样的事情。”“我问你,三月十七号那天下午你去哪里了?”“三月十七号?”董武努力的回忆着。“就是前天,前天下午!”苏瑞在一旁提醒。“哦,你们说的是前天啊!”董武恍然大悟的说道:“前天下午我去找修理部的小陈,想跟他商量一下买个二手车的事情,我去的时候他没在家,我就离开了。”“你为什么从后门离开?”“我去后院看看他是不是在家,见他没在家我就离开了,这有什么不正常的吗?”现在修理部的后门摄像头不好使,董武说的自然也就句句在理,此时侯忠旭被问的哑口无言。“几位警官,要是没有什么事情我就回家了!”看着远去的董武,侯忠旭没有更好的理由去阻止,案件调查到现在,几乎是没有任何的进展,而平白无故的竟然又多了一条人命。杨浩河的电话打了进来,“猴子,案情进展的怎么样了?”很显然这个时候杨浩河打过来电话,一定是已经得知了严大山的死讯,侯忠旭本来是打算回到市局再汇报的,既然已经接通了电话,就将事情全部都汇报给杨浩河。“杨队,事情现在就是这个情况!凶手的手段很高明!”杨浩河在电话另一头沉默着,这个案件远比他想的复杂,现在的他有些后悔让侯忠旭独立来承办这个案件,不过既然已经在局领导的面前打了保票,那自然是要打碎了牙也要往肚子里咽。“局领导对这件事很重视,你这边也要加大力度啊!”杨浩河语重心长的说道:“不过你也不要有过多的顾虑,我这边会跟领导请示的。给你多争取一点时间。”停顿了片刻,杨浩河说道:“哦,对了!一会儿你回来的时候记得来我办公室取尸检报告。”严大山的尸检报告这么快就出来了,他当时还特意叮嘱法医他会亲自去取的,也不知道是谁这么欠竟然将尸检报告送到杨浩河的面前,好在杨浩河没有跟自己发火。“是,明白了!”就算杨浩河不说,侯忠旭自己也知道这个事态的严重性,不过他现在可不打算去请求帮助,更不会让其他单位的人知道,他可不打算在这件事上打自己的脸,思来想去的结果就是他们几个还是要在兴隆川村继续打听,看看这次意外发生最大的受益者是谁。“水斌,修理部的视频资料咱们也拷贝过来,看看有什么地方是咱们疏忽的。”就在这时严大山的老婆竟然来村委,见到侯忠旭他们也在这里,她就三步并两步的来到了他的面前。“侯警官,有个重要的线索,我当时忘了跟你说了!”“哦!”侯忠旭疑惑的看着眼前的这个泼妇,“你有什么线索?”“老严出事的前一天,有人跟他借车来的!”严大山的老婆说的非常的肯定。“是谁?”还不等她回答,听到这话的村治安主任走了出来,“是我跟你们家老严借车的!”男人看上去岁数不是很大,应该要比严大山小上许多,看上去也是一个精明干练之人,言语上面也丝毫不输于任何人。马四听到外面有吵架的声音,从办公室里走了出来,“小吴,你跟他们吵吵什么,注意场合!”见到侯忠旭他们也来了,随即很客气的说道:“快请进!有什么事进屋说!”侯忠旭坐定看着站在马四身旁的这个男人,“这位有些眼生,怎么没见过呢?”“这位是我们兴隆川村的治安主任吴春波,前两天一直都在市里学习来的,前几天才回来!”“刚听你说昨天你跟严大山借车子了?”“是啊!我借了,我刚回来借他的车子拉点家里用的,怎么了?”从时间上来看这个男人的出现恰恰是在严大山修车与发生事故之间,原本他们是怀疑董武的,可此时吴春波的出现,打乱了他们所有的计划。“说说看具体的情况吧!”“这件事情有什么好说的,我借他的车拉东西,用完了我就还给他了。就这么简单点事。”“除了用车,你这车就没出现什么问题吗?有没有坏在半路?”“这个倒是没有,他的车子刚刚维修好,怎么可能会坏!”吴春波说的很肯定。“你的意思是说这车子是完好的还到严大山的手中的是吗?”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