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64章 囚笼中的女孩

第64章 囚笼中的女孩

3030 2017-10-09 11:07:00
 孙文斌的抵触情绪让侯忠旭意识到他还有秘密,这才是他需要深挖的东西,侯忠旭起身走到孙文斌的身边,手掌轻轻的按在他的肩膀上。   “兄弟,如果你现在不交代,我们会把你带回局里,到时候你还是会交代的!”   侯忠旭看着孙文斌的眼神中透着一股子凶狠之气,孙文斌起初还想要抗拒,可几秒钟下来他就败下阵来,轻叹了一口气,“我说还不行嘛!我昨天晚上跟那个厂家吃饭去了,他们找我商量说是以后有这样的好事继续合作。”孙文斌看了一眼站在身旁的王庆章,“不过我想以后也没有这个机会了!”   这显然不是侯忠旭想要的结果,但这就是事实,眼前的这个男人所交代的就是昨天晚上所发生的,侯忠旭点燃了一根香烟缓缓的做了下来,他的侦破方向再一次出现了错误,这让他很恼火,从第一次发现腐烂的尸体到现在宁冰清的丢失,侯忠旭没有丝毫的线索,现在连侦破的方向都没有。   “候队,这件事真是太感谢你了!”王庆章得知了这个消息倒是很欣喜,主动的上前要请侯忠旭他们吃饭。   侯忠旭现在可没有这个心情,两条人命案子在自己的肩膀上,而几次的破案线索都跟事实相距十万八千里,他现在必须要冷静下来思考这个案件的方向,同时也要猜测凶手的真正作案动机才可以。   现在摆在他面前的就只有两条线索,一条是追查可疑车辆,这就必须借用道路摄像头,可是这种监控毕竟是有盲区的,有的地方就监控不到,如果凶手能够很好的找到盲区,并且避过监控摄像头的监视,那么他们就不会有任何的机会。   另外一条线索就是现场的泥土化验,现场的泥土里面既然有人类的粪便成分,那自然是离不开化粪厂,可毕竟有两百多个工人,想要逐一排查下来也不是一件易事,今天他们找到的这个孙文斌只是一个比较高调的人,而他显然跟整个案件没有任何关系。   思路停止在这里他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做,最头疼的水整个案件凶手没有留下任何的线索,没有尸体没有证物,这些东西都是需要处理的,凶手又是怎么消化处理的,凶手是如何选择目标的,凶手又是怎么行动的,凶手的主要对象都是这些没有反抗能力的孩子吗,多种未解的疑问出现在他的脑海之中,这些问题他暂时解释不清,因为他不是凶手,他的思维只能是尽量的去贴近凶手的想法,可进过了两次的尝试之后,他突然开始对自己的判断产生了怀疑。   “苏瑞,你说我是不是不适合做刑侦队长,我现在的水平还没有到达这个水平啊!”   苏瑞微微一愣,“猴子,你怎么会突然说出这话!这不是你应该有的想法,咱们上学的时候都学过心理学,你现在的这个想法是很危险,你很有可能会让自己陷入到一个困境!”   于水斌拍了拍侯忠旭的肩膀,道:“咱们都不是凶手,没有人的想法能够完全相同,你不要太自责了!我不认为咱们的方向是错误的,这两起案件一定是跟器官买卖有关联,没有尸体只能说明凶手的作案手段太过高明,或者说其实不是凶手的手段高明,而是咱们还没有找到线索。”   侯忠旭点燃了一根香烟,眼神看向窗外,他没有思路,只是很呆呆的望着眼前晃过的东西。   按照侯忠旭的安排,其他同事将两本案卷放在侯忠旭的办公桌上,“候队,这是近几年发生无尸案的全部卷宗!”   侯忠旭打开了其中一本卷宗,里面的作案手法和作案对象与最近发生的这起案件几乎是完全相同的,几年前发生这样的案件竟然没有破案,侯忠旭的眉头紧皱,他继续翻看卷宗,这才发现原来这两起无尸命案都是没有监护人,都是有群众发现了残缺的尸体,然后才报案的。他有必要好好的研究一番这两起案件,凶手初次作案一定会有疏忽的地方,这里面才会有他想要的线索。   马一宁的养鸡场内,一个女孩儿的声音从暗室里发出,只是她的声音太微弱了,完全被公路上吵杂的汽车行驶声所淹没。   马一宁那张阴险的脸出现在这个女孩儿的面前,女孩儿正是宁冰清,她并没有死,准确的说是并没有立刻死,不过她很快就会和其他的人一样。   “你不用求救了,在这里是没有人能够救得了你的。”   宁冰清一双泪眼看着马一宁,“大叔,求求你了!放过我吧!你想要什么我都可以给你,你想要多少钱,我妈都会给你的!”   “我要什么你都满足我是吗?”   “是的!是的!只要你放过我!”宁冰清似乎是看到了希望。   “那好,你现在就把衣服脱了!”马一宁的声音就如同是冰锥一般的刺入这个女孩儿的心脏。   宁冰清一时间没有说话,她双手护胸表现出了防卫的状态,她在坐着思想斗争,这对于她来说实在是太难了,她还从来都没有在一个陌生男人面前裸露自己的身体,她不愿意做这样的事情。   “你还跟我在这装什么装,你跟那个男生去开房干了什么,难道你不知道吗?”   听了男人这话,宁冰清感觉这似乎是上天对她偷尝禁果的惩罚,她投降了,泪水顺着她脸颊流淌下来,她的双手在颤抖,衣服渐渐的从她的身上脱落,一副完美裸露的女生身体呈现在马一宁的面前。   马一宁的下体已经有了反应,这是他时隔五六年第一次见到女人,他按耐不住精虫上脑,如虎狼一般的扑向宁冰清的身体。   一个柔弱的女生怎么能够抵挡住马一宁的身躯,更何况宁冰清想要活下来,她自顾的认为这样做能够满足马一宁的欲望,自己也就有了生的机会,尽管自己的身体很疼痛,但是她还是尽量的忍受着身体和心理上双重的痛苦。   随着马一宁一声舒爽的呼声,马一宁仰面躺在宁冰清的小腹,他很享受这久违的舒服,在没有得到通知之前他是不会杀死宁冰清的。   宁冰清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她趁着男人闭目享受这感觉的时候,偷偷的挪开了身体,随即快速的想要逃走,只是她的这个想法太单纯了,她忘记了这里是一间密室,她是根本找不到出口的。   马一宁缓缓的起身,“小姑娘,你就不要妄想从这里逃出去了!”马一宁一步步的将宁冰清逼到角落里,这个密封的密室没有任何的工具,这里只是用来关押人的。   宁冰清见自己根本没有机会挣脱,随即双腿跪在地上,已经顾不得自己赤身裸体的羞涩,边哭边说道:“大叔,你让我做的事情我都已经做了,求你放过我吧!我还想活下去!”   “能不能活下去不是你说了算的 !”马一宁说着丢给宁冰清一粒药丸,“把这个吃下去,我保证你不会死的!”   “这是什么?”   “吃下去你就知道了!”   马一宁眼见宁冰清吃下这粒药丸,还不到一分钟的时间宁冰清就不省人事,马一宁看了一眼手机,依然没有任何的消息,马一宁将宁冰清锁在铁笼之中,在这铁笼之中唯一有的东西就是水。   宁冰清失踪已经三天了,依旧没有得到任何的线索。侯忠旭来到监控室,看到双眼通红的于水斌,“水斌,辛苦了!有没有什么线索?”   没有休息的人不光是于水斌,还有侯忠旭,同时还有几名日夜工作的人员,他们这几天都没有休息。   “基本上已经有些眉目了!”于水斌将理清的线路拿到侯忠旭的面前,“凶手所开的这辆车是一辆已经报废的老丰田越野车,因为不能正常的检车,所以这辆车子没有牌照,很难搜查这辆车的下落。这里是这辆车的行驶路线。”   侯忠旭看着面前的线路图,凶手所驾驶的这辆报废越野车一共在实验中学门口出现过五次,而且这五次都是在这个月内,凶手每次的行驶路线都是从实验中学门前的民航路前往中金街,然后在第二个路口拐进民进路,最终消失在铁峰路与民进路的交叉口,铁峰路这条路最近在维修,所有的监控都不好使。   而这辆没有牌照的车子最后一次的行驶路线则截然不同,他从民航路先是向东走到惠民街的路口,在这里大约停留了一个多小时,之后又跟随一辆出租车返回民航路,到了南四环路从第一个岔口来到了宁冰清他们家的小区,并且在这之前他超过了出租车,事前进入到了小区里,这一点能够从小区门口的监控录像看出来。   不过很可惜的是小区里没有监控录像,而且这个小区还有后门和侧门两个出口,最让人头疼的是这两个出口都没有监控录像,所以无法判断凶手驾驶的这辆老越野车是从哪里走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