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8章 复杂的关系

第8章 复杂的关系

3031 2017-08-11 12:45:01
“你跟刘二壮是什么关系?”提及此事,刘大宝的神情慌乱,他沉默不语眼神时不时的就看向严大山,两个人之间似乎是有着某种联系,只不过此时侯忠旭他们在这里,有些话似乎是不太方便说。“怎么,难道我们在这里你们俩说话不太方便是吗?”“不,不是的!”严大山已经意识到侯忠旭的语气变化,上前给刘大宝一脚,“你个混小子,有什么话不能直说?当着警官的面,有什么你就照实说。”“我跟刘二壮是拜把子兄弟!”侯忠旭意识到自己离案件的真实情况已经越来越近了,看来这个刘大宝果然是有秘密。“他有没有跟你说过他要做什么事去?”“他之前跟我说过是要去做一件大事,说是事成之后能够得到一大笔钱!”“你就没问过是什么事情吗?”“问过啊!有钱谁不想赚,只是他没跟我说,似乎很神秘的样子。”听到刘二壮这么说,侯忠旭现在已经基本可以判定苗振兴的死跟他一定是有关系的,只是他现在还需要直接的证据,如果整个事件如刘大宝所描述的,那也就是说是有人在背后指使刘二壮的,他最先怀疑的就是坐在身边的严大山,在整个事件里面只有他的可疑点最多。“你现在可以交代一下三月十日晚上你都去什么地方了。”刘大宝已经有些害怕了,他现在的情绪有些浮动,尤其是在他看到侯忠旭那双鹰眼直直的盯着自己,他脚下的动作微微的向后退了半步,不过他的思想还是非常的坚定,他奋力的摇摇头。“那天我的确是在村委会外面,不过我只是为了听听有什么好处,之后就跟我爸回家了。”侯忠旭陷入了沉默,如果刘大宝那些细微动作不是装出来的,那只能说明他所说的都是真的,这么看来他跟谋杀苗振兴是没有任何的关系。“警官!”刘大宝颤巍巍的打断了侯忠旭的思绪。“什么!”“那个,那要是没什么事我是不是可以走了?”“嗯!可以走了!”侯忠旭将刘大宝送走,此刻等在门外的严大山上来就踹了刘大宝一脚,嘴里还骂咧咧的喝道:“你他娘的早不交代!”两个人之间互相使了个眼神,刘大宝灰溜溜的离开了村委会。严大山笑呵呵的习惯性摸了摸自己的后脑,“我的这个外甥可没有这个胆量,这一点你就不用怀疑了!下一个咱们去找谁呢?”侯忠旭微微的眯着眼睛,“今天就到这里吧!今天也辛苦严村长了,你手头还有工作就不用陪我们了,我们也四处走走了解一下情况!”事到如今,人证、物证都没有,犯罪的具体动机也不清楚,虽然犯罪嫌疑人的手段已经基本调查清楚,可却根本无法确定这个犯罪嫌疑人的身份,尤其是接连几天在同一个村子发生了两起命案,侯忠旭身上的压力着实不小。“猴子,你不觉得这个严大山有点问题吗?”侯忠旭的眼神看向身旁的苏瑞,“怎么?你也看出来了是吗,说来听听!”“你看他跟刘大宝之间的眼神交流很频繁,我觉得他们两个人之间一定是有关系的,至少事前应该是商量过!”“我也有这种感觉,不过现在没有准确的证据!咱们先找个地方吃口饭,顺便打听一下这个苗振兴的社会关系。”刚坐下就听到旁边一桌几个村民大声再大声的议论。“你们说这回谁能够坐上这村书记的位置啊?”另一个人借着酒劲大咧咧的说道:“还能有谁,肯定是严大山了呗,你也不是不知道他们两个人在之前竞争的那么激烈,要不是苗振兴花钱买票,严大山现在早就已经是村书记了。”“说的就是了,这一点苗振兴做的不厚道!乡里乡亲的没有这个必要嘛!”挑起话头的那个村民一口干掉杯中的啤酒,“你还记得当年严大山放过狠话嘛,他不会让苗振兴好死的,为此还当众掀翻了桌子。没想到这次真就应验了!”侯忠旭听到倒是真切,完全没有理会老板的问话。“我说你这可不好乱说的,没凭没据的别瞎说!”一个村民倒是很警惕,转而说道:“这土地确权扔到一半也不知道接下里打算怎么整呢!”“谁说没证据的,难道当天你没听到严大山是怎么说的吗?”男人又倒满了一杯,“你是不是不知道严大山是怎么当上的村长吧!我跟你们说是苗振兴用这个法子让严大山心里平衡。”“你这醉话说的有点多了,就这一杯吧!喝完回家!”“我哪里说醉话了!”男人有些怒气,“你们是不是不记得当年村里的那块地没经过拍卖就归严大山了,我跟你说这其中的事情多了,你们都不知道!”听到他们这番议论,侯忠旭的脑袋里冒出了一个想法,严大山为了这个村书记的位置杀人,不过很快他就否定了自己的这个想法,按照苗振兴的岁数他最多也就干完这届就退休了,严大山没有必要为了坐上这个位置而冒险。虽然从心底里排除了严大山是凶手的可能性,但是他还是将严大山作为重点调查对象,毕竟村民口中的事情绝不是空穴来风的,虽然有夸大的成分,但是一定是客观存在的。三个人吃过午饭坐在屋子里休息,侯忠旭将所有的信息都罗列在自己的床铺上,其他两个人仰面躺在床上不知道在思考什么。“咱们理顺下现有的线索!”“这还有什么好理顺的了,事情很清楚,这个严大山的可能性最大!”于水斌不假思索的就说出了他的结论。“太草率了!”侯忠旭翻开了记事本,“案发的第一现场是从王文山回苗振兴家的小路上,现场发现的脚印跟被害现场的脚印不吻合,现在看来应该是有两个人作案,而且这个凶手非常的精明,他没有给咱们留下太多的线索,所有的线索都指向刘二壮是杀人凶手,但是现在他已经死了。唯一的线索也已经中断了。”“看来这凶手应该是经过周密的设计,如此完美的计划看来咱们这次是碰上高手了。”“这倒也不一定,刘二壮的死的确是一个意外,这一点应该不在凶手的计划之内的。”“说的倒是没错!这么说来最大的嫌疑人很有可能就是这个严大山了,毕竟他有过这样过激的语言,而且他的目的很明确就是要坐上村书记的这个位置,说不定他这次还会采取同样的手段来对付他的竞争者。”苏瑞的话触动了侯忠旭,如果事情的确如村民所说的,苗振兴的死就是因为竞选村书记的话,那这个严大山可是还会继续作案的,而且并没有在现场发现凶器,按照犯罪心理学的共性特征,一个凶手如果打算终止犯罪的话,他是不会带走作案工具的,不过在苗振兴的身上并没有发现凶器,这只有两种可能一种是为了增加破案的难度,另一方面就是他还打算继续作案。于水斌侧身看着侯忠旭,“猴子,有件事我想问你,如果换做是你的话,你会这么草率的将尸体这么处理吗?”“你这话是什么意思?”“我就是想问你!你说凶手这么做是不是有一种炫耀的心理,或者说是他就是为了让人们都知道苗振兴被杀的这件事,而且能够让村民刻意的联想到竞选村书记的这件事情上呢?”侯忠旭回答不上于水斌的问题,他说的这个问题的确是一种可能性,凶手炫耀自己的战利品也不是不可能的,杀人凶手一般都是伴有一定的精神疾病,他们的思维是不健全的。听到于水斌的分析,侯忠旭的身体感觉一阵寒意,会不会有下一个目标,下一个目标又会是谁?侯忠旭可不希望在这个案子变成一个连环杀人案件,如果真的是这样的话这个案子不仅会惊动市里,恐怕是会惊动到省厅的,到那时他身上的压力非要把他压死。侯忠旭回想起严大山之前眉宇间眼神的交流,虽然这个刘大宝不可能杀人,不过他们舅外甥之间肯定是有不可告人的秘密。侯忠旭在记事本上将严大山的名字圈起来,根据当事人所描述的证据,时间先后顺序的比对将几个重点的嫌疑人都排除掉,苗振兴的老婆首先排除,其次就是王文山,何勇,吴一学和李志刚他们四个人,看似平时有矛盾的几个人显然都不具备杀害苗振兴的动机,至于这个刘大宝他也应该没有这个胆量,不过侯忠旭还是留下了他的名字。“下一届村书记选举是什么时候?”“正常来说应该是后年,不过这次的突发事件将这个事件提前,我听说后天就是正式画票了。”苏瑞将打听到的消息说了出来。“后天!”侯忠旭自言自语的重复着,“希望后天可不要出现什么意外啊!”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