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9章 车祸现场

第9章 车祸现场

3028 2017-08-11 12:45:10
时间还不等到后天,意外的事情就发生了。 兴隆川村的村民董武慌慌张张的找到了侯忠旭他们,“候警官,出大事了!” 这几天频繁的发生意外,侯忠旭的神经变得极为脆弱,腾的一下从床上跳了下来,披着外衣冲出了房间,站在门口的人正是董武,对于这个男人侯忠旭是有印象的。 “出什么事了?” “是严大山,严大山出事了!”董武神色紧张,语气中充满了恐惧。 “什么!”当侯忠旭从董武的口中得知是严大山出事的时候,他猛烈的倒吸了一口凉气,“在什么地方,伤势严重吗?” “路边,跟刘二壮发生意外的地方是同一个地点,现在人还不知道生死。” 剩下的话已不需要多说,侯忠旭他们驱车来到了车祸的事发地,同样的地方同样的车祸现场,唯一不同的是这一次发生车祸的人,上一次是刘二壮,而这一次是坐在车子里面的司机严大山。 这个弯道的设计并不是很合理,侯忠旭站在这里看了看现场的情况,地上一条长长的刹车痕迹是刚留下的,一辆银白色的面包车此时已经翻倒在沟里。 几个村民强行卸开了车门,严大山的身体栽歪着,脑袋杵在车顶,人还有气。 几个人费劲力气好不容易将严大山从车子里面拽了出来,起初的时候严大山还用力的喘了两口气,随后一口鲜血从他的口中喷出。 “不好!”侯忠旭惊呼一声,“送医院!” “苏瑞,保护现场!一切等我回来再调查!” 严大山被送往市医院进行抢救,从兴隆川开车到最近的医院也要半个小时的路程,侯忠旭一路警笛长鸣还是用了二十三分钟赶到医院。 “人送来的太晚了!” 严大山只在抢救室里呆了不到十分钟的时间,医生缓缓的摘下口罩,叹息的摇摇头。 侯忠旭眉头紧皱,“医生,我是是刑侦大队的,刚送进去的病人什么情况?” “病人身体有多处骨折,右侧第三四五根肋骨骨折,其中有一根肋骨刺入了胃部,导致伟业大量流出,左侧第三和第四肋骨断裂,第三根肋骨刺入了心脏,并且病人的颈椎受到了严重的撞击,有轻微的裂痕,虽然这不是致命伤,但是足以让病人瘫痪。” “多谢医生,尸体我们还需要进一步确定,稍后我们的法医会来这里。” “好的,我们会尽力配合你们的工作!” 苏瑞的电话打来,“猴子,你那边什么情况?我这边家属的情绪很激动啊!” “人没抢救过来!”侯忠旭深吸了一口气,“你那边先安抚一下情绪,我们马上就到。” 现场的情况比侯忠旭想象的要复杂一些,严大山的家属颇多,不算上兴隆川的村民已经围上来二三十人,还不等侯忠旭下车,严大山的妻子带着家人就站在车门口。 “侯警官,你们必须给我们一个交代,我们家老严是绝对不会出这样的意外的。”严大山的老婆是个不好对付的泼妇,“这样的结果我们是不会接受的,如果你们不能够给我们一个合理的解释,找出凶手是谁我们就去省里告状。” 侯忠旭的眼神毒辣的盯着严大山的老婆,这个女人不好对付!他的内心已经给她下了判断。 “事情我们当然会调查清楚,不光是给你们一个交代,出了这样的事情我们也要向领导交代的!”侯忠旭从容淡定的回应着,转而又问道:“你刚才说找出凶手,这么说你是知道谁做这个事情的了?” “我怎么会知道,不过我们家老严开车都十多年了,从来都没出过事。” 侯忠旭只是轻声的哦了一声,对于这种泼妇所说的话他一向都不放在心上,基本上没有任何的含金量。 “水斌,现场的情况怎么样?” “有一点倒是让她说对了!”于水斌说这话的时候眼神瞟向站在不远处严大山的老婆,小声在侯忠旭的耳边说道:“刚刚我检查过面包车的底盘,车子的刹车线被人动过手脚了!” “哦!” 于水斌示意他控制自己的情绪,带着侯忠旭来到了面包车旁,指着那个断裂的刹车线,“凶手对机械车辆很熟悉,他掐剪刹车线的力道恰到好处,起初踩上一两脚的刹车是没有任何的感觉,不过这也只能维持几下,随后就会断掉。” 听了于水斌的话,侯忠旭的眼神四下扫视了一圈,在这里几乎每个村民都会修理机车,他们家家都有农机车,小毛病自己就能够收拾了,对于这样一辆机械构造简单的面包车来说,只要他们有机会动手,谁都是有可能的。 虽然没有明确的线索,不过有一点可以肯定的就是严大山的死绝不是意外。 “你放心吧,严大山的死是不会白死的,我们一定会给你一个交代,这一点请你放心!” 侯忠旭突然想到了一个事情,“苏瑞,现场发现凶器了吗?” “没有!” 这不是一个好消息,凶器没有出现说明凶手对自己这个手段非常的自信,同时也说明他还没有打算停止自己的行动,这对于侯忠旭来说可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镇里有几个汽车修理部?”侯忠旭看向站在身旁的董武。 “四个修理部。” 侯忠旭微微的点点头,转而又问向严大山的老婆,“严大山在这之前有没有去什么地方修理过车子?” “这个我上哪知道去,这是你们应该调查的吧!”严大山的老婆悻悻的说道:“真是的,现在这帮警察什么事情都问我,真不知道要他们有什么用!” 侯忠旭阴沉着脸,面对这种泼妇他只能选择沉默。 “苏瑞,水斌咱们去调查一下。” 兴隆川的地形非常的简单,所有的商店都位于主街上,准确的来说在兴隆川只有一条街,正如董武所说在这条街上只有四家修理部,这四个修理部相距的位置都比较远。 侯忠旭走进其中一家店铺,抬头看了看店里的两个监控,很庆幸这里的店铺都安装的监控,门口一个,店里面同样有一个监控,摄像头的所照射的位置都还算合适,刚好能够拍摄到脸部的位置,这让侯忠旭多少有些安慰。 从案发到现在这是他在村里唯一看到的监控设备,不过像这种村子里安装的监控摄像头大多数都是唬人的,除了不好使之外就是拍摄的位置不好,很难能够拍摄到人脸,不过这两个摄像头的位置都能准确拍到进店的人脸。 店主见是警察脸上虽然很热情,但是他的内心却保持着警觉性,简单的跟店主询问了几句,大致的了解了一下关于严大山的事情,兴隆川这个小山村实在太小了,在这里根本就没有秘密可言,严大山的事情早就已经传开了。 “监控录像可以看一下吗?” “当然,随便看好了!” 虽然从老板的口中得知严大山并没有来过,不过侯忠旭还是需要看一下监控视频,确认严大山并没有来这里修理过汽车,他才算是放心了。 一连查找了三家修理部都没有严大山修车的记录,侯忠旭将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这最后一个修理部,站在这最后一家修理部的门口,侯忠旭深吸了一口气。 这老板倒是很爽快,见到侯忠旭他们进来立刻就明白了他们的来意,“严大山昨天是来过我这里修理车辆。” “你怎么知道我们来干嘛的?” 店铺的老板微微的笑了笑,“这兴隆川就这么大个地方,我早就看到你们几个人从其他修理部出来,知道你们一定是会来我这里的。” 侯忠旭也没有必要在这上面浪费时间,转而直接就进入到了正题。 “老板,你这里的监控录像好使吗?” “好使!我都是二十四小时开机的。”老板带着侯忠旭他们来到了后面一个隔离开的房间,打开了灰尘布满灰尘的显示器。 看得出来事情就如老板所说的,视频资料是连续的,中间没有中断的迹象,最主要的就是这四个摄像头所拍摄的非常清晰,现场地下的螺丝刀都能够清晰的拍摄到。 “严大山是什么时候来做的汽车保养?” 老板略微的思考了一下,“大概就是两天前吧,我记得当时他说今天有个重要的会议要去市里,特意来让我维修一下他的面包车。” 侯忠旭立刻警觉起来,“当时你保养车辆的时候有没有发现什么异常的现象?” “这个倒是没有,通常的保养我都给做了,并没有发现什么异常。” “刹车系统都没有问题吗?” “没有,这一点我确定。” 侯忠旭不太相信他的话,“打开当天的监控录像看看!” 老板不太熟练的找到了当天的监控视频记录,画面快速的播放着,直到严大山的面包车出现在画面之中,才开始缓慢的播放。 起初的一切都是正常的,直到画面中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显然是不应该出现在这里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