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2章 讯问笔录

第2章 讯问笔录

3031 2017-08-11 12:43:19
“嗯!带他回去休息吧!你要照顾好他!我们还要对他继续审问”侯忠旭见男人扶着刘二壮准备离开,随即问道:“对了,你叫什么名字啊?” “董武!村西头第二间大瓦房就是我家!” 侯忠旭轻声的哦了一声,将董武的情况记录下来,侯忠旭略微的沉思了片刻,没想到案件的当事人竟然会发生这样的意外,重要证人的笔录只做到一半,这对案件的调查是极其不利的。 苏瑞在一旁提醒道:“咱们是不是应该问问苗振兴的老婆啊?” 刚刚突发的事件令侯忠旭有些慌神,竟然将苗振兴的老婆给忽略了,“把苗振兴的老婆叫过来吧!” 苗振兴的老婆颤巍巍的坐进车里,老泪纵横的哭的一塌糊涂。 “你是苗振兴的老婆吧!” “嗯!我是!” “昨天苗振兴都去什么地方了?” “他昨天说是去村里开会商讨土地划分的事情,一晚上都没有回来,我以为他又去谁家喝酒去了,也就没太在意,谁曾想竟然就死了!”话还没说完又开始哭了起来。 “土地分权?” 这样敏感的话题立刻就映入到侯忠旭的耳朵之中,他很清楚在农村土地就是他们的命根子,时常就会因为土地的问题发生纠纷,导致双方大大出手,伤人致死的情况发生也不是一件奇怪的事情。 “划分谁的土地?” “全村的!”苗振兴的老婆一说到这事就非常的气氛,“我就说不让他干这届村支书,他就是不听,为了村子里这些人的土地,他天天挨家挨户的去跑去说服!”说着话的功夫,还不等侯忠旭反应过来,苗振兴的老婆就自己扇自己耳光,“都怪我这老婆子心不够狠,要是当初不让他干就不会有今天这样的事情了!” “大娘,我刚听你说到关于竞选村支书的事情,这件事是怎么回事啊?” “这件事说来可就话长了,他们都说是我家苗振兴使手段才当上这个村支书的,还有的传闻说是我家老头害死的老支书,总之说什么的都有,不过这个风波也都过去了。” “当年跟他竞选村支书的都有谁?” “老村支书韩振峰,现在的村长严大山!”苗振兴的老婆略微的迟疑了片刻,“哦,对了,还有现在跟他搭班子的村会计马四,他们几个当年都互相争过。” 侯忠旭详细的记录下来,看来这个事件远没有他所想的那么简单,这几个人都有很大的嫌疑,只不过苗振兴的老婆也说不清楚这些,侯忠旭也就没有继续追问下去。 “大娘,你对最近土地确权的事情知道多少?” “这个我就不清楚了,这你要问村长和村会计他们,他们几个人每天都在研究这些事情,他们一定知道的。” “村长和村会计在哪里?” “我是村长!”一个黑乎乎的壮汉走进了侯忠旭的视线,另外一个矮胖的男人,鼻子上架着一副眼镜,结结巴巴的说道:“我,我是村会计!” 侯忠旭上前伸手与他们二人握手,“两位知道这其中的事情经过吗?事情是不是像大娘所说的这个样子?” 村长和会计两个人互视了一眼,村会计马四示意村长严大山讲述事情的经过,“我们昨天的确是为了土地划分的事情,这个事是国家推进实施的,我们也只是为了让大家都公平一些,现场的确是有点矛盾,不过基本上也都化解了,大部分的人也都同意了。只有一小部分人没有同意这个方案。” “你说的这一小部分人不同意都是谁?” 村长严大山哀叹了一口气,“说到我们村的这五头倔驴,可是把我们几个人折腾死了,你是不知道他们有多难缠!” 村会计怼严大山一下,“说,说那些有,有啥用啊!”他结结巴巴的说道:“有何勇,刘大宝,王文山,吴一学,李志刚,这五个人就是我们村里的五头倔驴,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这五头倔驴跟苗振兴干的最凶,我们这村委会都被他们砸过好几次了,苗书记还被他们打伤过!” 侯忠旭将他们所提供的线索都记录下来,一转眼的功夫竟然就多了十个人需要调查,侯忠旭虽然是在听他们说话,但是他知道现在没有确切的指向性证据的时候,他们这些人都是他的怀疑对象,甚至包括苗振兴的老婆。 “你们两个人昨天晚上都在什么地方?” 侯忠旭现在唯一能够确定的就是苗振兴的死亡时间大致应该是在昨天晚上十点到十二点之间,当然这个时间并不准确,之所以他对死亡时间会有一个初步的判断也是源于他在学校的课题研究。 “昨天我们忙活完都已经是晚上九点多了,收拾收拾票据我们也就各自回家睡觉去了,说好了第二天早上我们一起去做这几个人的工作。” “你们大概什么时候到家的?” 严大山思考了片刻说道:“大概九点四十左右吧!” 村会计马四想了好久,他还真是没有特别注意自己回家是什么时候,不过在他们三个人之中他家离村委会最近,他也从来都不会在意时间的问题,此时突然被侯忠旭这么一问他倒是有些紧张的回忆不起来了。 “哎呦,我家离村委会最近,我从来也没有考虑过回家的时间呦,你这不是难为我呢嘛!”马四结结巴巴的说了好半天才把这一句话说完,“严,严大山,你说咱们是什么时候离开的村委会?” “我走回家最多也就十五分钟,那咱们应该是九点二十五离开的村委会。”严大山非常肯定。 “那我就是九点半回的家!”马四还是头一次如此利索的说完整的一句话。 “有人能够证明你们回家的时间吗?” “我老婆在家,她可以证明我是什么时候回去的。” 案件的调查人数越来越多,每一个与这个案件有关的人他都一一的找到,并且相应的做好了笔录,现在他还不知道有什么用,不过有一点他是相信的,那就是这个世界上没有平白无故的爱,也没有平白无故的恨,既然有人对苗振兴动手,那就说明这个苗振兴一定是做了触动他人的事情,只是这件事究竟是什么侯忠旭现在还不知道。 从时间上判断已经将他们两个人排除,侯忠旭略微的沉思了片刻,“听说你们之前因为竞选村支书的事情闹的很激烈?” 两个人互视了一眼,脸上勉强挤出一丝笑容,很勉强的说道:“那都是以前的事情了,现在我们是一起搭班子干工作,那些往事都没有了。” 时间渐晚,侯忠旭和苏瑞他们几个人一连做了十二份笔录,除了村长严大山所说的那五头倔驴的材料还没有谈,其他的笔录他都已经整理好。 侯忠旭点燃了一根香烟,这是他第一次喜爱上了香烟的味道,这特殊的气体流入到他的口中带着浓浓的回香让他变得异常的安静。 “猴子,那五个人的材料要不要今天谈了?” 侯忠旭看了看手表,“太晚了,今天就先这样吧!再说咱们也需要回去理顺一下思路!” 侯忠旭临走之前从苗振兴的老婆手里要来了她的手机,两部手机、十二份笔录此时依次摆放在他的面前,他看着这些材料发呆可是却没有任何的思路,他很难想象一个农村的土地分权竟然能够引发一场杀人命案,面对他人生中第一次命案,侯忠旭突然慌了,他不知道该从什么地方着手。 侯忠旭从抽屉里拿出了那盒玉溪,这是他来刑警队第一盒别人送给他的香烟,他从来都不会抽烟,不过此时他却很想抽一口,想到这里他就点燃了第一根香烟。 “咳,咳……”一阵剧烈的咳嗽响起,火辣辣的刺痛着侯忠旭的喉咙,眼睛此时已经挤出了泪水。 侯忠旭一边叼着烟,一边打开苗振兴老婆的手机,最近的一个电话是在早上五点三十七分打出去的,这个电话打给了苗振兴,这条信息跟苗振兴手机里的信息是完全相符的,只不过苗振兴的手机上面并没有显示未接听电话,而是与其他接听电话是相同的。 看到这里侯忠旭拿出了苗振兴老婆的询问笔录,翻看着上面的内容,他微微的眯着眼睛,看来自己记得没有错,苗振兴的老婆在这份笔录里面确定当时的确没有人接通,同时侯忠旭又拿出了刘二壮的询问笔录,他尤其注意到上面所谈及到发现苗振兴尸体的时间,根据刘二壮所说当时他是在五点四十分左右,从这几点他现在可以确定苗振兴的老婆没有说谎,那么也就是说明刘二壮也没有说谎,他们所交代的事实都是准确的。 刘二壮的笔录只谈到了一半,这勾起侯忠旭的思索,他很奇怪这个刘二壮为什么会突然间精神病发作,而这个时间竟然掌握的如此巧合,看着谈到一半的笔录,侯忠旭也就没了什么心情。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