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20章 意外?

第20章 意外?

3043 2017-08-23 09:20:00
 第一次发生失火案的火灾现藏侯忠旭并没有看到,不过从第二次的火灾现场他能够想象得到当时死者所面临的困境。   两起案件的作案手法几乎相同,都是汽车自燃起火,并且两名司机都是被烧死在车内,这样凶残的手法令侯忠旭发指。   这一夜谁都没睡,侯忠旭等的有些不耐烦,他决定还是要亲自去吴俊鑫那里看看。   “吴哥!辛苦你了!”   八盏大探照灯从四面对准了这两烧成团的车子,此时车内的一些器件已经拿出来,吴俊鑫还在小心的一件件取出每一个设备。   “嗯!猴子,你来了!”   “怎么样,有结果了吗?”   吴俊鑫微微的摇摇头,“这次你可是给我出了一个难题啊!”吴俊鑫停下手头的工作,他将一个带有夏利车标的物件交到侯忠旭的手中。   “这辆车是03年的夏利,你可要知道像这种车子那可是一个古董级别的,车子的零部件几乎都存在问题,很多方面都会引起车子的自然,像这样的车都应该淘汰了。”   “你的意思是不能确定这是不是人为的?”   “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我可以很负责的告诉你,基本检测不出来是人为的还是车子本身的问题。不过你放心,我会将车子全部都拆下来,找到起火点,至于说是不是人为的,这个我就无从判断了。”   “好吧!我明白了!”   尽管没有从吴俊鑫这里得到什么好的消息,不过也不能说是没有任何的信息,知道了这辆车子是一辆老爷车,既然邱长安想要开这辆车,那就说明他会经常性的去维修这辆车子,而且他应该会去找一个方便他修车的修理厂。   “来,搭把手!”   两个人合力将汽车内饰的中控台从车里面抬了出来,拆除掉整个内饰变形的骨架已经裸露在他们的面前,碰撞再加上燃烧后扭曲变形的金属框架,已经看不出来线路的布局,漆黑一片根本无从下手。   吴俊鑫用钢刷简单的刷洗之后,浮在金属表面的黑渍已经掉去一大半,再次经过砂纸的打磨银白色的金属出现,就在方向盘下方位置的地方,金属框架上面两道细微的痕迹出现。   “猴子,你看这里!”吴俊鑫指着那两条细微的痕迹,“这里就是起火点!这说明当时裸露的铜线跟车子的金属框架发生了接触,瞬间的短路在金属上留下了痕迹。”   侯忠旭趴在上面仔细的查看下这才看到,“这里是什么位置?”   “这里应该是启动系统的连接线路。按照这辆车的车龄来看,这里出现线路老化也是很有可能的。”   “你的意思是这次的起火点是从车内是吗?”   “是的,现在基本上可以判定!”   “就算是线路打铁至于让整辆车子都燃烧起来吗?”   “这个!应该是有这种可能的。”吴俊鑫略微的思考了片刻,“像这种十多年前的低端车都是没有防火墙的,所以就谈不上什么保护措施,再加上这辆车子发生过碰撞,油路很有可能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损坏。”   起火点已经找到,可却无法确定这次起火的原因。   “吴哥,凭你多年的经验,你说这次是否是人为的?”   “兄弟,这个我现在真的说不好,车子念头太久了,出毛病的地方很多,而且像这样年份的车经常维修是在所难免的,经过了多少人都是不知道的。”   “等等!”侯忠旭突然打断吴俊鑫的话,“你刚才说什么了?”   “我的意思是说有很多人修理过。”   “不,不是!在之前。”   “在之前!”吴俊鑫疑惑的看着他,“在之前我就没说什么了。”   “你刚是不是说这车子经常维修?”   “是啊!这种十多年的国产车,维修是在所难免的,这很正常!”   “对,你说的太对了!”侯忠旭拍拍他的肩膀,“吴哥,多谢你了!”   吴俊鑫说的没错,十多年的国产车维修是在所难免的,而且应该还会经常维修,这样说来邱长安一定是会找一个离他比较近的修理厂来维修,这样才比较方便。   “没错,这就是线索!”侯忠旭再次坚定了自己的思路。   “苏瑞,邱长安住在什么地方?”   “南山花苑小区。怎么了?”苏瑞疑惑,“他们家我们已经去看过了,没有发现什么有用的线索。”   侯忠旭没有过多的解释,几个人彻夜未眠,清晨六点多钟的南山路上稀稀落落的几个老年人在路上散步,偶尔能够看到有几辆车子在他们身边驶过。   “猴子,这大早上的你不带我们吃早饭,来这里干什么?”   “看看这附近有几家修理厂,离南山花苑最近的是哪个。”   于水斌长吁短叹的说道:“你就是来干这事的你不早说,宏大汽车修理厂,那是离南山花苑小区最近的修理厂。”   站在宏大汽车修理厂的门口,大门紧紧的反锁着,时间尚早修理厂还没有开门。   几个人坐在对面的小吃部边吃早饭边等。   早上七点多钟,一个年轻男人从宏大汽车修理厂的大门走出来,年轻清秀的脸颊出现在侯忠旭的面前,他也是来买早餐的,侯忠旭紧紧的盯着眼前的这个男人。   侯忠旭试探性的问道:“你是,你是裴俊?”   裴俊上下打量了一番这个叫出他名字的男人,“我是!你是哪位?”   “果然是裴俊啊!”侯忠旭显得很兴奋,“你不记得我了,我是你表哥侯忠旭,小名猴子啊!”   裴俊也恍然大悟的想起来,“猴子大哥,你怎么会在这里呢?”   “这话应该我来问你才是,你怎么会在这里?”   “我在这里当修理工呢!也是刚来没多久。猴子大哥,你现在做什么呢?”   “我嘛!在上班!”   多年不见侯忠旭虽然大荒的能够记得有这么一个表弟,但是他现在做什么他是一概不知,要不是这次巧合的碰上,他还真是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再见面。   “哦!猴子大哥,今天晚上等我下班咱们好好聚聚!”   “你在宏大汽车修理厂上班呢?”   “是啊!刚来也不熟悉,先在这里工作一段时间,过段时间我可能就换其他城市了,这里的工资有点少!”   “嗯!那正好,一会儿我们可能还要去你们修理厂。”   “去干嘛?”   侯忠旭笑了笑,“对了,晚上记得咱们哥俩好好的聚一聚啊!你先去忙吧!”   “好的!”   送走了裴俊,侯忠旭坐下来笑呵呵的说道:“那是我表弟,没想到这几年没见长这么大了!”   “猴子,你怎么不告诉你表弟你是做什么的?”   “咱们是来办案的,说那些方便吗?再说我做这行没跟家里人说过,我就说在这里找了个工作上班,省得惹来不必要的担心和麻烦。”   苏瑞笑着说道:“咱们是干公安的,不是来当间谍的!猴子,你太谨慎了!”   “老板在吗?”   侯忠旭见到裴俊微微的点点头,两个人并没有多余的话。   张涛听见有客人,赶忙擦了把脸就从里屋走出来,“你好!有什么需要帮助的吗?”   “你是老板?”   张涛见来人说话丝毫不客气,眉头微皱看来也不是好惹的主,开门求财不求气,脸上笑呵呵的说道:“我是这里的老板,有什么事请说!”   “能否借一步里屋说话!”   “好的!”   侯忠旭他们进屋就亮明了身份,“我们是市公安局的,来这里是跟你了解一些情况。”   张涛见公安局的人来找自己,那肯定是有重要的事情,他深吸了一口气,略微的平复下心情,“好的!想问什么尽管问吧!我知道的一定都告诉你们。”   “邱长安你认识吗?”   张涛的眼睛一瞪,“邱老爷子,他怎么了?”   从张涛的表情能够看得出来他对于邱长安遇难的事情一无所知,看来他还没有看到早上的新闻,侯忠旭的双眼紧紧的盯着他,确定他并没有撒谎。   “邱长安昨天晚上遇难了!你还不知道这件事?”   “不知道!要不是你们说我还不知道呢!”张涛倒吸一口凉气,他意识到不会有好事,“邱老是怎么死的?”   “在车里烧死的!”   张涛听到这个结果很淡定,就好像是这件事在他的意料之中一般,长叹了一口气说道:“我早就劝邱老换台车,可是他就不听,非要修他这破车,这些年修车的钱都够买一辆不错的二手车了。”   “你的意思是他经常来你这里修车。”   张涛点点头,“两天不来三天早早的,有的时候换点小件我都不要钱。”   侯忠旭继续问道:“邱长安在出事的当天来你这里修过车吗?”   “修过!之前一天他还来修过车,车子有点漏电的毛病,车子的启动系统线路老化。我让裴俊换的。”   几个人互视一眼,侯忠旭略微的迟疑了一下,想不到这件事跟裴俊还有关系,“除了你说的这几个地方有维修过,其他的地方还哪里修过?”   “这事你就要问裴俊了,邱老的车子是他修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