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4章 意外身亡

第4章 意外身亡

3097 2017-08-11 12:43:35
在筹划这起谋杀事件之前,董武来过苗振兴的家,而且他还跟苗振兴的孙子对视过,出于害怕他随即转身消失在小巷里径直朝向村委会走去,他能够回忆起来当时苗振兴在村委会猖狂的神情。 “这是你自找的!”董武恶狠狠的自言自语说着,手上不知什么时候多了一根木棒,对着刘二壮的后背就打去。 刘二壮整个人就如同是呆滞的木头一般,丝毫不反抗任凭董武对他下手,直到刘二壮口中吐血,董武才算是罢手。 董武抓起刘二壮的头发,“知不知道你错了!” 此时的董武已经将刘二壮当成了苗振兴,他疯狂的对刘二壮动手,直到刘二壮趴在地上一动不动了才肯罢手。 刘二壮躺在地上傻傻的笑着,嘿嘿的呲着一口白牙。 此时董武确定刘二壮已经彻底的疯掉,这才一根拇指粗的麻绳将刘二壮牢牢的捆绑在自己的家中,董武将手中的木棒扔掉,狠狠的踢了一脚躺在地上的刘二壮,冰冷的说道:“下一个就是你了!” 从三月十日晚上到现在他都没有睡过一个安稳的觉,此时他疲惫的倒在炕上就睡着了。 侯忠旭思来想去都是觉得这件事很蹊跷,尤其是那个刘二壮,从种种迹象来看这个刘二壮是最有可能知道整个案件的经过,而且最让他理解不了的就是一个已经被治好的精神病人怎么会突然间就精神病发作,而且时间恰巧就是在他发现死者的时候,还有就是他怎么会是第一个发现苗振兴尸体的,而且这个刘二壮的身高大致也在一米七到一米七五之间,这种种迹象都将怀疑对象指向刘二壮,虽然他已经疯了,不过侯忠旭还是决定要再一次去调查一下这个刘二壮。 第二天一早醒来,董武的神经紧绷着,他的脸色阴沉看着地上被咬断的那半截麻绳,刘二壮竟然用牙将麻绳咬断逃跑了,他昨天晚上睡的太死了竟然没有注意到刘二壮逃跑。 董武有些发慌,他最担心的就是刘二壮回去派出所报案,或许刘二壮根本就没有发疯,如果是这样的话他的计划就彻底泡汤了。 董武深吸了几口气,他努力的让自己紧张的神经放松下来,如果是去派出所报案的话,公安局的人现在应该已经来他家抓他了,他想到这里特意走到窗前看了看大门口,并没有发现警车,看来这个刘二壮应该没有去报警,他随即长舒了一口气。 侯忠旭原本的计划是要早上出发去兴隆川村调查刘二壮的,可却被一个电话打乱了安排。 “你好!我这里是刑侦重案组。” “又一起命案!”是指挥中心的电话。 侯忠旭的脸色阴沉,这一连串发生了两起命案可是够他受的。 “在什么地方?” “是兴隆川村!” 侯忠旭听到兴隆川这三个字的时候,有种窒息的感觉,他有一种极其不好的预感,但是他现在说不出来,但究竟是什么他说不清楚,不过他在内心里是极不希望死的这个人是刘二壮。 侯忠旭他们三个人以最快的速度赶到了兴隆川村,一个被破布蒙盖的尸体笔直的躺在地上,周围的群众纷纷议论着,侯忠旭当然听到他们议论的内容,他已经意识到自己猜中了,不过他还是想亲自去确认一下。 当破布掀开的时候,刘二壮那张熟悉的脸呈现在侯忠旭的面前,最不想发生的事情还是发生了,死者就是刘二壮。 刘二壮的尸体上有多处伤口,同时还有多处骨折的地方,脖子上裂开了一道伤口,喉管已经断裂,脑袋耷拉在一旁,脑袋和身体之间唯一连接的就是脖颈后面的那一层肉皮。 侯忠旭和苏瑞他们几个人观察了一下现场,一辆白色的轿车停靠在沟旁,白色的车身上星星点点的都是鲜血的痕迹,地上还有马路上都有刘二壮的鲜血,此时刘二壮的鲜血已经流干。 一个男人瑟瑟发抖的站在白色轿车旁,这样的惨状他也是第一次遇到,一个活生生的人竟然被他撞死,这种感觉自然是无法形容的。 侯忠旭注意到车子前保险杠已经破裂,轿车的前挡风玻璃已经被撞碎,他退后了数步从整体查看了一下现场的环境,现在基本已经可以确定的就是眼前的这两白色轿车就是肇事车辆。 “你是司机?” “是,我是!”男人说话已经有些费力。 “人是你撞到的?” 男人没有回答,只是微微的点点头。 “你当时车速是多少?” “八十左右吧!” “这是乡级公路,你已经超速了!” 男人沉默片刻,颤巍巍的为自己辩解说道:“这大早上的路上没人没车,我就寻思开快点,谁曾想他就从沟里窜出来了!” “你为什么开车撞他!” 如果死者不是刘二壮,换做是其他人的话,侯忠旭是断然不会这么问的,但事实的情况却偏偏不是如此,这让侯忠旭非常的苦恼,他自然是要怀疑到这个司机。 “我又不认识他,我撞到他是意外,我没有想到会有人冲出来!” 侯忠旭冷冷的说道:“先带回去!” “你现在要积极的配合我们的调查工作!如实交代你的问题!” 男人都已经吓傻了,他只是默默的点点头表示自己已经知道了。 刘二壮被车撞死的事情很快就在兴隆川村传开,董武当然也得知了这个消息,原本他还在考虑要如何处置刘二壮的,没想到上天竟然如此的眷顾他,刘二壮就这么被车撞死了,这可是省去了他很多的麻烦。 董武跪在自己妻子遗像前,“娟子,多谢你在上天保佑我!保佑我能够顺利的替你和你爹报仇!现在已经没有人知道咱们的秘密了!” 董武还记得对苗振兴下手的那天晚上,那天晚上格外的冷,他穿了厚重的皮大衣蹲守在从王文山家到苗振兴家的路上,足足坚持了一个多小时才等到苗振兴的到来。 那天有月亮,但是月光还不是很亮,只是微微的能够看得清楚道路,当苗振兴走进董武视野的时候,他突然从身后窜出。 一记闷棍重重的砸在了他的后脑,还不等他喊出声音人已经晕了过去,男人顺势将他抗在肩膀上,四下看了看并没有人发现他,随即快速的朝着不远处的山丘跑去。 董武用事先准备好的捆绳将苗振兴捆绑在树干上,轻轻的拍了拍苗振兴的脸蛋。 一脸惊恐的苗振兴借着月光看着面前董武,只可惜董武背对着月亮让他看不清楚他的脸,他惊恐的大声问道:“你们是什么人!” “我是什么人有那么重要嘛!倒是你似乎是忘了几年前做过的事情吧!” “几年前,几年前我做过什么!”苗振兴反倒是笑了起来,“我倒是想听听我几年前究竟做过什么连我自己都不知道的事情!” “韩振峰!” 只是听到从董武口中说出这三个字,苗振兴脸上那笑容便僵硬的如同是雕塑一般,笑着的嘴似乎是在抽搐,根本就无法合上,这个名字勾起了他无数的回忆,那段不堪的往事总会让他从睡梦中惊醒,这也是这些年为什么他在家从来都睡不踏实的原因,他生怕自己在做梦的时候会突然说出韩振峰的名字,只是此时此刻此地站在他面前的男人突然说出了这个名字,他倒是格外的震惊,震惊的他已经不知道该说什么。 “很好!看来你是已经回忆起来了,那也就不用我跟你多说废话了,今天我就是来送你上路的,他已经在黄泉路上等你了!” 话音刚落他转身示意身旁的刘二壮动手,刘二壮就如同是机器人一般丝毫不犹豫的走到苗振兴的身前。 噗嗤一声,一把明晃晃的钢刀深深的刺入了苗振兴的胸口,他是眼看着钢刀刺入,他能够感受到冰冷的刀尖一点点的刺入他的肌肉,只是男人的手却并没有停下来,随即钢刀再一次抽出,一股鲜血喷涌而出,随即又是一刀。 刘二壮用厚实的手套紧紧的捂住苗振兴的嘴,闷哼声透过他的手套发出,两刀过后苗振兴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心跳,他只是本能的大口大口的喘着粗气,只是这气息却越来越微弱,渐渐的只有呼出的气。 苗振兴的脑袋耷拉下来,双眼暴睁的看着脚下。 董武早在两年前就已经开始计划如何谋杀苗振兴了,他最初的方案是自己找机会亲自动手杀了这个该死的苗振兴,可是当他遇到刘二壮之后他就彻底的改变了计划,他要让刘二壮替他顶罪,所以当天他特意穿了一双平底没有任何纹路的鞋子,这是他自己特制的鞋底。 市公安局刑警队办公室里,侯忠旭没有想到在短短的一天时间里面,自己的办公桌上面竟然又多了一份尸检报告,而与之前的那份尸检报告不同的是,这份尸检报告的内容更多,而且也更加的复杂,事件的升级已经不是他能够掌控的。 “杨队,同一个案件的嫌疑人被车撞死了!” 听到这个消息杨浩河神色凝重,两条浓重的眉毛紧紧的贴合在一起,只留下了一条深深的皱痕。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