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70章 胡同绑架案

第70章 胡同绑架案

3062 2017-10-11 17:47:31
 “乞丐失踪!”侯忠旭惊讶的看着于水斌,“没听说这件事,最近也没有人报案说失踪的事情,我一直都关注这个案件,没理会。”   “我也是在监控室里听他们说的!你也知道这帮人每天看监控也都无聊的很,最近咱们市里少了很多的乞丐少年,有不少他们都跟踪过,都是一些假的乞丐装扮成乞丐上街行乞,不过最近他们都没有在出现。”   “是吗?一共有多少个?”   “据他们说应该是已经少了三个乞丐少年了。”   按道理来说这件事并不归侯忠旭他们管,像这种没有人报案的事情,他们也没有这个能力和警力去管,但是当于水斌说道是少年的时候,侯忠旭立刻将这件事跟之前发生的那几起案件联系在一起,同样都是十四五岁的年纪,同样突然失踪,太多的相似点聚集在一起就不是一件偶然事件。   “能调出这三个乞丐少年的信息吗?”   “这个没问题,他们行乞的地点基本上都很固定,都是在咱们的商业街上。”   不一会儿于水斌就得到了这个三个乞丐少年的名字,“杨明,张楠楠,李二沟。”于水斌将他们的资料放在侯忠旭的面前,“这是他们三个人的信息,都是来自不同的地方,他们之间并不认识,都是各自行乞的,据说这几个少年乞丐四肢都是健全的,他们就是靠这种方式赚钱。”   “有他们的监控录像吗?我想看看具体的情况。”   视频画面中,同一个地点三个不同的行乞少年都出现在这里,而且时间间隔的非常的短,几乎每个一两天就会有一个行乞的少年消失不见,原本在这大街上行乞的人就不是特别多,像他们这样年纪的更是少之又少,只要出现一定是会有人盯着的。   监控视频里面能够看得出还是有很多人给这几个少年扔钱的,毕竟不算是案件侯忠旭看的也并不是很仔细。   “他们最后都去了什么地方?”   “这个就没人知道了,你也知道这帮男孩儿都是假乞丐,他们自然是会找一个极其隐蔽的地方来换一身行头的。”   侯忠旭微微的点点头,“嗯!一定要注意盯着他们这群弱势群体,他们如果不行乞那自然是最好的,如果是遇到危险了咱们也还是要管的。”   转眼的功夫,七月十七日已经到了,与林正月约定的日子侯忠旭没有忘记。他早早的就来到了林正月家门口,再三犹豫之下他还是敲响了林正月的家门。   “林姐!我是公安局的刑侦大队的副队长侯忠旭。”   林正月冰冷的脸显得很是憔悴,家里略显凌乱,看得出来他受了很大的打击。   “嗯,我记得你!”林正月让开家门,“请进吧!是有我儿子的消息了是吗?”   侯忠旭的脚步迟疑了一下,不过他还是走了进去,沙发上凌乱的杂物没有地方落座,侯忠旭站在客厅里,看到地上一些撕扯碎的照片,想来应该是对儿子的思念。   “我今天来是通知你一件事的。”   林正月两眼放光,那是一种渴求希望的眼神,侯忠旭不敢直视,因为他知道自己今天来并没有好的消息。   “是有我儿子的消息了是吗?”   “嗯,应该说是有你儿子的消息了!”侯忠旭看到林正月闪过一丝希望的眼神,不过他不敢直视,他深吸了一口气,“不过并不是一个什么好消息,你的儿子可能回不来了。”   虽然这在林正月的意料之中,当从侯忠旭的口中得知了这个消息的时候,她还是无法控制住自己的情绪,不受控制的仰面倒地。   林正月大口的呼吸着,她的脸憋得通红,过了好半天她才渐渐的恢复过来,呼吸也变得平顺,“我儿子的尸体在什么地方?”   “这个,我们还没有找到。”   “凶手抓到了?”林正月的身体前倾,她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侯忠旭的身上。   侯忠旭长叹了一口气,“凶手也没有抓到!”   “那你来是为了什么,你们这群无能的警察!”林正月伸手啪的一下扇在他的脸上,“难道我们的生命都得不到任何的保障了是吗?”   “这是我们的失职,今天来只是希望你能够平静的接受这个事实,不过我在这里用我的人格跟你保证,这个凶手绝对不会逍遥法外的。抓到他的那天我一定替你的儿子报仇。”   林正月哭泣的已经开始抽搐,侯忠旭不知道自己该做些什么,但是他能够理解林正月现在的痛苦,失去儿子对于她来说就如同是失去了全部。   侯忠旭静静的等待着,他在等待着林正月的宣判。   林正月缓缓的起身,“你走吧!我不会去公安局闹事!其实这些天过去了,我没有接到任何绑匪的电话,我早就已经知道我的儿子是凶多吉少了,我要的只是这个结果,这个能够让我死心不在有期盼的结果。”   “谢谢你理解我们的工作!”   “你们也不是神!不过有一点,等你们抓到凶手的时候一定要让我在场,我一定要看着他伏法获刑。”   “我保证!”   侯忠旭眼中有了泪水,这是他第一次感觉到自己的无能,感觉到内心的愧疚,他突然对自己的职业有了一个重新的定位,他意识到自己的知识并不够用,也不能真正去解决群众的所需,看着林正月自顾的收拾一地的撕碎的照片,侯忠旭第一次感觉到了什么是心痛。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房间里,没有声音,没有语言。   侯忠旭的手机铃声响起,“苏瑞,有什么消息吗?”   “猴子,你在什么地方?有线索了!”   侯忠旭就仿佛是充满了能量一般,“是嘛!太好了,我马上就到!”   苏瑞和于水斌他们两个人早就已经在电脑前研究着,侯忠旭进门就大声的嚷道:“什么消息,是好消息吗?”   “你觉得到了咱们这里还会有好消息吗?”   侯忠旭的热情立刻就消散了一半,“那是什么事?”   “刚有一个老大娘打电话报案,说是看到有一个中年男子绑架了一个乞丐。我们根据他所说的情况,正在调取周边的监控摄像。”   “报案人在什么地方?”   “在家里!”   “先到现场!”   汽车是无法驶入这条商业步行街的,侯忠旭他们按照老大娘的指引来到了她家楼下,这条胡同名叫周山胡同,商业街是前些年改造的,这条胡同因为是在背街,所以一直都保留着三十年前的老式装修,破旧凌乱自然是不用说的,没有监控摄像头在侯忠旭的意料之中。   老大娘已经七十七岁的高龄,头发花白,眼睛也老花的严重。   “大娘,是你看到刚才有人在这里带走了一个乞丐是吗?”   “不是带走,是绑架!我看到他将那个小乞丐装到一个袋子里。”   侯忠旭有些不敢相信的看着她,“你是在什么地方看到的?”   “在我家楼上!”老大娘指着前面的那个拐角胡同说道:“那个人就是在那里将那个小乞丐带走的!”   “大娘,你家住几楼啊?”   “四楼!”老大娘指着自己家的窗户说道:“那个就是我家!”   侯忠旭粗略的算了一下,从老大娘家的窗户到那个所谓的案发地,这两者之间的直线距离就已经超出了三百米,在这样的一个距离就算是侯忠旭也很难能够看清楚具体发生了什么。   “大娘,你带的老花镜是多少度的?”   “这个!我不知道!”   苏瑞拿过来比划了一下,“四百到五百度!”   侯忠旭惊讶的看着苏瑞,“你是在跟我开玩笑,还是你说的是真的?”   “当然是真的了!”苏瑞很鄙视的看着侯忠旭,“不用怀疑了,我奶也有老花镜,我都戴过,她这个绝对是四百多度的。”   侯忠旭粗略的计算着,老花镜四百多度,也就是意味着在这个距离上他是根本看不清的,那她所谓的绑架这一点就有值得商榷的地方了。   “那个男人长什么样子?穿什么样的衣服?手上的袋子是什么颜色的?”   老大娘说的极其的认真,“长什么样我是没看清楚,不过他穿了一件深蓝色的上衣,牛仔裤,手里拎着的是一个蓝红相间的袋子。”   “好的,大娘我们过去看看实际情况!”   “你们去吧,我一直在这里盯着,这段时间没有人来过!”   侯忠旭应和着,带着于水斌来到了现场,在这里的确是发现了一个要饭的铁通,里面有些零散的钱,地上还有一条破牛仔裤,一个滑板倒在一旁。   看到这里侯忠旭已经相信老大娘的话,这里的确是发生过一起绑架,但是除了这些地上并没有其他的线索,没有挣扎的痕迹,似乎是很容易就完成了这件事。   “水斌,看来凶手又出现了!”   于水斌微微的点点头,现场留下来的线索不是很多,于水斌站在这里回头看向老大娘所在的位置,这个距离有些远,已经超出了老大娘的视线所及。   “猴子,绑架是真,但老大娘的话有出入,这么远的距离她是看不清的。”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