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烧脑派  >  探案  >  大案  >  第42章 校园奸杀案

第42章 校园奸杀案

3018 2017-09-15 09:54:30
 案件的进一步升级超出了侯忠旭的预判,提前到来的危机使他措手不及,他很清楚这个情况意味着什么,按照侯忠旭的判断,凶手是为了排解自己的内心欲望,妓女是一个很好的排解手段,但是到现在这个情况来看的话,如果凶手无法得到满足,他很有可能会采取更加暴力的手段。   侯忠旭来到刘法医的法医室,“刘法医,有什么新发现吗?”   “有,有个新发现!”刘法医从邓云的指甲里面取出了一些泥土,“我刚对邓云手指甲里面的泥土进行了化验,这里面有磷酸铵的成分。”   “这个我就不太懂了,你说这成分跟他有什么关系?”   “这种成分一般都是在阴潮的铁栏上生成的。还有就是这具女尸的皮肤有轻微的发白,这说明她生前所在的地方有海水的成分。”   “海水!”侯忠旭疑惑的看着他,“咱们这里可是内陆城市,怎么会有海水!”   能够有海水的地方,那么也就是只有养海鱼的地方,侯忠旭的第一个念头就是市水产市场,整个城市的海鲜产品都会最先运输到这里,之后才会转卖到其他的地方。   侯忠旭恍然大悟的说道:“刘法医,太谢谢你了!你的这个发现很重要!”   “苏瑞,水斌!案件有重大突破!”侯忠旭把他们几个叫到一起,“现在你们抓紧时间去水产市场调查,看看最近有没有行为可以的人,尤其是在水产市场卖货的这些商贩。”   王瑞春他们的动作很迅速,同时在社会上也产生了非常大的影响,歌舞厅的小姐都不愿意出台,及时有些女人为了生计出台,她们也是断然不会陪客人过夜。   张恩奇辗转了几家都没有找到合适的女人,这让张恩奇非常的恼火,其实他现在是想回去找张恩泽的,但是出于面子,他就算是挺也要硬挺下来。   张恩泽已经感受到了周围的气氛比较紧张,这段时间他都很安静的经营着自己的宠物鱼商店,整座城市瞬间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这份平静只维持了八天的时间。   五月七日的早晨,身上没有按键的侯忠旭懒散的来到了公安局,现在的他就如同是被打入了冷宫一般,从重案组出来到扒窃中队,盗窃大队的大队长对他也只是井水不犯河水,两个人之间从来都没有过交集,有什么任务也从来都不会安排给他们去做。   当然他的心思也并没有完全放在工作上,他一直都在跟进连环奸杀案,他的直觉告诉自己凶手一定还会继续作案的,唯一想不明白的是凶手为何这么长时间依旧平静。   侯忠旭猜到了这个凶手最近没有作案的原因,可能是王瑞春的动作太大,他已经感受到了外面环境的紧张,不过依照一个凶手的自信来说的话,他还是会继续作案的。   苏瑞跑着来到了办公室,“猴子,听说了嘛!最近有发生了一起命案,是在校园!”   “什么时候的事情,我怎么不知道!”   “重案组的王瑞春亲自带队去调查了!我也是早上来的时候刚听说,不知道这次的凶手又会使用什么样的手段。”   侯忠旭很是好奇,他的内心是想要去现场调查一下情况的,但是他知道自己现在的职责,他已经从重案组出来了,如果此时他出现在现场,那么很有可能会引来不必要的麻烦,所以他选择了沉默,对于苏瑞所说的他只能够视而不见。   “喂,猴子!”苏瑞又喊了一遍,“我刚刚说的你听到了吗?”   “听到了!”   “那咱们还不赶紧行动?”   “行动什么,咱们已经不是重案组的人了!这件事跟咱们已经没有关系了。”   “猴子,你不是说过一定会把这个功劳夺回来的,带领弟兄们重回重案组,你现在怎么就放弃了?”苏瑞不解的吼到。   于水斌在一旁也疑惑的问道:“猴子,很有可能凶手再次作案了!”   “没可能的,你们放心吧!根据咱们之前所调查了解到的案情信息,这次校园奸杀案一定不是那个连环杀手所为,如果咱们也陷入到了这个迷阵之中的话,就会像王瑞春一样进入到了另一个案情,那样的话是不会找到真正的凶手的。”侯忠旭点燃一根香烟,“苏瑞,你不要着急,让王瑞春他们先去调查一番,咱们在这里等待结果就好了。”   “那你的意思是?”   侯忠旭很轻松的吸了一口香烟,“我的意思是不敢王瑞春他们怎么去调查,我们的方向不变,如果出现咋校园里的这具女尸没有缺少任何的部位,那么就说明这个凶手是在刻意的引导咱们去另一方向查,干扰咱们的视线。”   “猴子,听你这话的意思是你也怀疑这可能是两起不同的案件,有两个不同的凶手是吗?”   “这事现在我也说不好,起初我是肯定的,但是现在我也有所怀疑了!”   几个人正在商讨要不要去的时候,苏瑞的电话响了起来,“猴子,校园那边已经有结果了。”   “是嘛!这么快就有结果了!”侯忠旭起身,“走,咱们几个现在去现场看看什么情况,记得不要跟王瑞春他们碰面,避免不必要的麻烦。”   听到行动的命令,苏瑞和于水斌两个人都兴奋起来,“猴子,这才是你的行事作风嘛!”   南山大学的小媛弥漫着紧张的气氛,这次的事件给学校造成了极大的影响,此时正是下午四点多种,在校园的板油路上已经看不到几个女学生的身影,就算是能够看到也都行色匆匆的沿着笔直的板油路快速的行走,尤其是遇到陌生的男人,她们的脚步便加快了几分。   “猴子,看来这次王瑞春他们是遇到了大麻烦!”苏瑞说这话的时候却丝毫没有哀愁的表情,反倒是有种幸灾乐祸,“我倒是要看看这个王瑞春怎么圆他自己夸下的海口,还说什么一个月破案,这都过去十多天了,又来了一起案件,我倒是要看看他是怎么破的。”   侯忠旭没有理会苏瑞,他现在就想以最快的速度赶到现场,他们没有选择开车,那样的话有点太惹眼了,如果被王瑞春的手下看到会很麻烦。   “还有多远?”   苏瑞指着不远处的一座小山丘,“就在那里,那栋寝室是女生宿舍,就在那个宿舍的后山的树林里。”   “怎么会把女生的宿舍安排的这么靠后,这样本来就提高了风险!”侯忠旭加快了脚步。   案发现场已经用警戒隔离带隔开,原本这里都是男男女女约会的地方,不过这次就再也没有人敢去那里了。   侯忠旭四下看了看并没有人注意到他们这里,随后闪进了隔离带。   走出大概十五六步的距离,侯忠旭就看到了尸体抬走后所留下的痕迹,于水斌拦住了侯忠旭的脚步,“猴子,就是这里,在过去就进入到尸体两米的范围。”   “没事,进去调查!这些地方他们应该都已经来过了,现场勘查应该都已经结束了。”   侯忠旭继续向后山走去,这个距离已经远远的超过了警戒带的范围,已经被破坏的现场没有没有什么好看的,详细的细节等到他会局里打听一下就知道了,现在需要知道的是凶手的逃跑方向。   于水斌无奈的摇摇头,“现场没有什么线索,希望他们调查的比较详细!”   侯忠旭指着后山问道:“这座山翻过去,后面是什么?我怎么听到有大车的声音”   “后面是一条公路,这座学校紧挨着绕城高速。”   侯忠旭边向山后走去,边注意着周围的环境,并没有发现有任何的血迹。一处折断的树枝引起了侯忠旭的注意,他沿着发现的痕迹继续向前走,翻过山顶就看到面前的高速公路。   山脚下是一排围栏,那里是侯忠旭他们的目的地。   “水斌,你跟我来一趟!”侯忠旭没有让苏瑞跟随,勘察现场不是苏瑞的强项,“苏瑞,你去调查一下,在昨天晚上都有哪些学生来过后山,顺便跟他们了解一下情况。”   王瑞春他们撤离的太快了,从知道发案到侯忠旭他们来到校园也不过是两个小时的时间,很显然王瑞春他们没有对这里的学生进行过了解调查,他让苏瑞去了解情况,也只不过是希望能够得到一些有用的线索。   侯忠旭和于水斌他们两个人继续前行,每走一步他们都会注意观察周围的情况,希望能够发现一些关于凶手的线索,不过很可惜,绕过山顶之后这里很开阔,没有像山丘的另一侧那样有茂密的树林。   两个人一路向山下走去,一直走到围栏旁,都没有发现凶手所留下的痕迹。   “猴子,看来这里并不是凶手逃跑的方向!”   “不会,刚刚那个树杈是新折的,我相信这帮学识是不会有心情跑到山后面来的,能够来这里的只有凶手。”侯忠旭坚信自己的判断。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