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家碧玉  >  第五章 严肃的郑娘子

第五章 严肃的郑娘子

2210 2017-07-31 22:28:25
这么一看通透了,郭碧玉也觉得她上辈子对二婶母纯是一厢情愿,挺没意思的。在郭老夫人眼里,她就变成了一副神情恹恹、没精打采的模样,便急起来:“药怎么还没有抓到?”李氏柔声道:“药哪用现抓?家里都常备着好药材呢,熬药是得要一阵子,已经叮嘱古嬷嬷亲眼看着青燕去熬了,母亲莫要着急。”她目光温和的看向郭碧玉,道:“折腾了一个上午,大娘子也乏了,闭上眼睛养养神,等醒过来正好喝药。”郭碧玉正觉得不自在,她也着实头还晕着,便点点头,只闭上眼睛听她们说话儿。“二娘子那边那个叫浣琴的呢?怎么还没过来?”郭老夫人问道。李氏眼中闪过一丝几不可查的恼意,道:“大娘子急病,我怕人多吵闹,身边只带了一个古嬷嬷可用,眼下在帮忙熬药,还没倒开空去西院叫浣琴过来呢。”郭老夫人道:“大娘子身边这几个都闲着呢。”这话说的,装睡的郭碧玉都听不下去了。青燕去熬药,身边有黄鹂、墨鸦和雀儿在,这三个,指使哪个过去能叫得动人啊?得罪人还差不多。郭碧玉是知道的,浣琴是二娘子郭美玉的心腹大丫鬟,二娘子房里的事都是她打点着,一直到上辈子郭美玉嫁给了那个畜生,浣琴也是跟过去的。按照李氏的说法,直到在牙婆那里买够了人手之前,浣琴怕是都要在东院“照顾”她这个大娘子了,平日里的穿戴、物件也要收拾一阵子,更要将手里的活儿都交待好,没有个半天功夫,浣琴是不能够过来的。所以,郭老夫人这话十分不妥。气氛一时间有点微妙,郭碧玉就轻声咳了几下,睁开眼道:“奶奶,我吃了药就好啦,您回去歇着,等我好了去看您。”她抱着郭老夫人的胳膊晃了晃:“您为了我受累,我也惦着您啊。”“哎,哎。”郭老夫人忙不迭的点头:“还是碧玉体贴人。”郭碧玉眼睛隔着郭老夫人粗壮的胳膊,偷偷觑了上去,见李氏的嘴角抽了抽,道:“是啊,母亲,您要是累着了,美玉也该担心了。”“好。”郭老夫人终于站了起来,又给郭碧玉盖好了被子,将郭碧玉的两只胳膊拿了出来,回身一看,逮着雀儿道:“看好你们家大娘子,别再像夜里那样,屋子里都热成了这样,还盖三床被子!”郭碧玉看着雀儿又要不知好歹的回嘴,急忙弱声道:“奶奶,我知道啦。丫头小不懂事,等二婶母说的那位叫、叫……”她急的小脸泛红,却说不出来人名儿,郭老夫人道:“等浣琴过来好好替你教教这几个丫头,她伺候你二妹妹伺候的就好。”“嗯嗯。”郭碧玉急忙点头,又对李氏道:“多谢二婶母,临近年关了,这么忙还要来照看我。”正这会儿,西院伺候的丫鬟双喜在门口探头探脑的,看到李氏,急忙进来道:“夫人,郎君的同事赵大人府上送了年礼过来,赵大人的娘子还差了身边的韦妈妈同来,说是要给夫人见个礼再回去。”李氏不悦道:“怎么都不通禀一声就这样张张狂狂的进来了!当这里是什么地方?没规矩!”郭碧玉躺在床上闭了眼,有些迷迷糊糊的,嘴角却是忍不住撇开,嘲讽的笑了一下。到了现在,她住在东院,也只得一个郭妈和四个年岁不大的丫鬟,以往在江南老宅那边都是随便惯了的,这句“没规矩”,明面儿上是训斥双喜,实则说东院这边才对——如果真有规矩,双喜连院门都进不来!郭碧玉这边晕乎乎的犯核计,郭老夫人摆手道:“都是自家人,讲究什么,二郎那里有事,你赶紧去吧。”李氏矜持道:“那我和母亲一同回去,先把您送回正院,双喜,古嬷嬷在厨房那边,你去把古嬷嬷替下来,让她去陪韦妈妈吃盏茶,稍坐片刻。”随着郭老夫人和李氏的离去,屋里也清凉了不少。黄鹂和墨鸦对视了一眼,再看郭碧玉,已经在床上睡着了,虽然呼吸还是颇为急促,脸色倒不再像早上时那么通红的吓人,便轻手轻脚的拾掇起来。一大早上的这么一折腾,被褥没收,衣服也丢的到处都是。郭妈刚送了郭老夫人出去回来,看到雀儿还傻不愣登的在郭碧玉床前发呆,对比眼里边儿有活儿的黄鹂和墨鸦真是一块活木头,就忍不住想拍她的脑袋,又怕她大呼小叫吵醒了大娘子,郭妈只得挠了挠自己的手。黄鹂做了一圈儿活,身上也热了,无声的嘟囔着“热死人”,走到窗下,将窗子开了一条小缝,觉得舒爽多了,又看见桌案上那烘干的梅枝,便抽了出来,轻声道:“我和墨鸦去园子里再剪两枝好的。”郭妈正要点头,见门口有人,是二房那边夫人房里的管事娘子郑娘子。郑娘子长了一张瘦削严肃的脸,嘴角下垂,脸色枯黄,一身浅褐色棉衣裙,显得脸色更加的灰暗。“我家夫人叫郭妈和那个叫雀儿的过去。”郭妈一愣,李氏不是刚走么?她向前笑脸道:“郑娘子,叫我和雀儿过去什么事?”所以大房压根就是全然没有什么规矩!主人家叫,竟然还问什么事?郑娘子心中愤愤,本不欲回答,想了想还是道:“要过问大娘子是怎样生病的。”雀儿吓得脸都白了,正要叫,被郭妈一巴掌拍过去,杀鸡抹脖子的指着床上熟睡的郭碧玉,不许她做声。这里郭妈最大,黄鹂和墨鸦也呆在了那里,看着郭妈和雀儿一前一后跟着那个郑娘子去了,觉得不妥,又不知道该怎么办。这下子梅花也没有心情剪了,两个人对着坐,坐的饥肠辘辘,才意识到一个上午谁也没吃东西,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青燕才捧了药进来,看到黄鹂和墨鸦一左一右在郭碧玉床前面露戚色,差点把药扔了!“大娘子……”黄鹂回过神来:“啊?哦!药好了吗?大娘子睡着呢。”青燕这才放下肩膀,舒了一口气:“那你们俩干嘛呢?哭丧个脸,我还以为大娘子怎么了呢!”她将药罐放在桌案上,拿了瓷碗倒了一碗药出来,道:“这药得趁热喝了,不然凉了就更苦了,药效也要减的。”她在一旁忙,突然意识到什么:“雀儿呢?又跑去玩了?怎么就你们俩在,郭妈呢?”墨鸦带着哭音道:“青燕姐,可能、可能不好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