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家碧玉  >  第十八章 病好出屋去请安

第十八章 病好出屋去请安

2060 2017-08-13 18:01:12
幸而还有三个十分配合的丫鬟!青燕惊呼了一声,颤声道:“大娘子,你、你真的梦见了?”墨鸦也急了:“这、这便怎么是好?听说死了人的屋子不吉利……尤其是这种横死的,还有鬼来索命呢!”郭妈愣了一下,然后“嗷”的一声就哭起来了:“怎么能这样啊?他们怎么能这样啊!给大娘子住这样的地方!我苦命的大娘子啊……”“郭妈,你别嚎了。”郭碧玉现在只要听到郭妈唱曲儿一样的哭,额角就直抽抽,“不是我有问题,是这房子有问题,你懂不懂?”“老奴错了,大娘子。老奴心疼你啊!”郭妈抽出帕子捂着鼻子,涕泪交流,“大娘子,您罚老奴吧,怎么罚都行。”郭碧玉叹了口气。到了今天,唯一还记挂原来那个真正的、十岁的郭碧玉的,只有郭妈一个了。其他的人,没有谁像郭妈这样察觉出不对劲来。她一点也不怪郭妈糊涂,心中反而有些酸酸的难过。郭碧玉弯下腰,要扶郭妈起来:“郭妈,你起来吧。我罚你什么?你也是惦记我。再者说了,谁会想到咱们在东院这么些天,外面会传出那些话来?”郭妈自己急忙站起来,道:“那……那我和常妈说的……怎么办?”  “法事还要照做啊。”郭碧玉看她们几个都深信不疑,消食消的也差不多了,便回到了软榻上,“这房子需要好好禳灾驱邪,我得了病,也是因为有邪气入体,难怪我这些天都睡不好。”这话几个丫鬟就听不下去了。每天都懒洋洋的睡到日上三竿,怎么就睡不好了?可她们还是点点头:“可不是,大娘子每天都做噩梦呢!”郭碧玉娇小的身躯整个陷进榻上的大迎枕中,赞许的看了她们一眼,道:“正是这样。”她想了想,还是得警告一下郭妈。于是郭碧玉心情颇为愉快,态度却是很坚决地道:“郭妈,你自己好好想想,请个高人来为我驱邪,以后我还能落下什么好名声?你再想想,为什么你就能正好听见那两个守门婆子的说话?”郭碧玉心里有事,起的破天荒的早。黄鹂端了冷热正合适的热水来,拿了细棉帕子,替郭碧玉仔细净面,又拿了香膏,将她小小的脸颊和肉乎乎的小手上擦了个遍,又替她梳头发。看着郭碧玉张了大嘴,打了一个老大的呵欠,怕刮了她头发,便先停了手,道:“大娘子怎么不多睡一会儿?”“我都大好了,总也不去给祖母请安,说不过去。”郭碧玉道。昨天挺晚的时候,正院的常妈又差了韭芽儿过来递了话。说是让大娘子放心,明天一早老太太叫二夫人过去追究流言的事儿。青燕从里间挑了衣袍出来,郭碧玉眼角余光瞥了一下,道:“那件桃红的留下。”黄鹂见她挑好了衣服,便打开了妆台上的大盒子,从里面翻捡。郭碧玉看着镜子里十岁的那个她,闪了闪神,才重新思考起昨天的事儿来。郭妈说的清楚,韭芽儿白天的话也坐实了这流言是西院传出来的。郭碧玉知道二婶母看不起商户之女,可看不起就算了,为什么还要算计她?这可和她上辈子记忆中的那个高贵、典雅、在她出事之前一直对她和蔼可亲的二婶母不太像。她不想去思考为什么了,事情既然出来了,她现在要抢在前面,把“梦里看见死人”这件事给坐实了。黄鹂已经挑了几对儿攒珠细绢宫花出来,轮着在郭碧玉头上比了比,留下了一对儿替她簪上,道:“这还是咱们从南边带过来的,也不知道上京流行什么式样的,等大娘子身子大好了,咱们出去逛逛吧!”青燕笑道:“你自己想出去耍,就撺掇大娘子。”桃红色的窄领绣花锦袄上了身,益发显得郭碧玉的小脸白里透红,精精神神的。一矮两高的身影不多时便到了正院门口。人老了夜里反而觉少,郭老太太每天都是这个点儿就起来,正被弄芹服侍着穿衣服呢,就听门口有人喊:“给大娘子请安。”声音刚落,就听到了脚步声和衣料的悉悉索索声音,常妈领着一个小人影已经进来了。郭碧玉喊了声“奶奶”,就自动自觉的脱了鞋子,不但爬到了郭老太太的床上,还钻到了被窝里。老太太原来还担心,就着亮儿一看,郭碧玉精神头儿倒是很好,脸色也红润,一举一动和在南边儿的时候一模一样,便让弄芹下去了。郭碧玉往里面拱了拱,撅着嘴道:“这半年孙女儿早上都没地方去了,幸而病好了,不然憋死我了。”常妈捂着嘴笑道:“离了半年,大娘子还是这样。”“可不就是的,谁说这不是碧玉?”郭老太太笑的眼睛眯成了一条缝儿,“可不就是我碧玉大宝贝。”被窝里是暖的,是郭碧玉久违了的暖意。她太怕冷了。不是因为上辈子那种死法——那是她自己个儿愿意的。她上辈子心里边儿一直不甘,日子过的也孤寒,原本以为安子鹤是真心实意的对她好,可其实真正目的却是那么肮脏,知道真相的那一刹那,真是从暖炉边掉到冰窟窿里。  她脸上的那一闪而逝的伤感,被郭老太太看在眼里,叹了口气,拍了拍郭碧玉的手。郭碧玉回过神来,道:“奶奶,您别担心我,我又不是扛不住事儿,昨天的事我都知道了,其实,我是那天晚上做了噩梦,这几天也断断续续的总做,我没敢跟郭妈说,郭妈才犯了糊涂。”“什么噩梦?跟奶奶说说?”“我、我不敢说,可吓人啦!”郭碧玉道,“我怕把您吓着!”“哟,到底是什么梦啊,把我们天不怕地不怕的大娘子都能吓着。”常妈笑道。“现在我就不怕了。”郭碧玉道,“总梦到就习惯了。奶奶,您不知道,我睡觉的时候总看见床上有个死人,浑身血淋淋的。”郭老太太和常妈倒抽了一口冷气,互相对视了一眼,郭老太太脸上慢慢显出怒容来。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