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家碧玉  >  第二十章 去把雀儿要回来

第二十章 去把雀儿要回来

2078 2017-08-15 18:03:00
玉锦阁在东院的北边儿偏后,是个单独的二层小楼,前面是个小小的花园,冬天里看不出什么好景致,只有几块山石和稀稀拉拉的梅树。出了月亮门洞,东边的几重房屋才是她父母的居处栖云居,南边的是一溜六七间客房、书房,还有会客的地方——挂着云香阁的牌匾,那里就是上辈子她出事儿的地方。栖云居和客房夹角那里有条小路,再往里走才是仆役们住的院落。现在这些地方都还空着呢。栖云居前面是一溜回廊,将那里和南边的一排房屋连在一起,东院的大门和栖云居之间有一条笔直的青石板路,两边是一丛丛叶子掉的精光的灌木,煞是单调;倒是大门通往书房和会客厅那边的路是鹅卵石铺成,两头是翠竹夹道,虽然冬天没有全数枯萎,显露出黄不黄、青不青的些许意趣来。这地方照比郭碧玉十岁以前在江南所住的宅院小得多,江南的郭家老宅是她父亲从一个闽南富户手里买下来的,光是一个花园和池子都比这座宅院大了,冬天里也是绿意盎然的,比这里灰扑扑的景致强多了。然而上辈子里,别说重回江南的老宅,就算是这里,也是她做梦都再也回不来的地方。出了东院就是中庭,雀儿所在的洗衣房,在西北角。郭碧玉一身红,又带了四个人在身后,极为招摇。刚到了洗衣房,就有人急匆匆的迎了过来,施了个礼道:“老奴给大娘子见礼啦!”来的人是个衣着整齐干净的婆子,穿着一身青灰棉裙,头发用头油抿的一丝不乱的,用一根银簪簪起,虽然眼睛是笑眯了起来,可嘴边却有两道极深的法令纹。郭碧玉被她拦住,便停住了脚步,上上下下的打量这婆子。她认得,但她就是不说。她回头道:“这么冲过来吓了我一跳,这是谁呀,怪没规矩的!”郭妈急忙道:“这是领着洗衣房差事的曲妈妈。”“哦。”郭碧玉道:“行了,你已经见过礼了,还拦在这儿干嘛?”曲妈妈嘴角抽了抽,挤出笑容道:“大娘子这样的金贵人,不应该来这种地方,郭妈怎么也不劝劝?”“起开。”曲妈妈一下子就被郭碧玉这句冰冷的话噎住了。她一张老脸顿时涨的红了起来,就连二娘子看到她都要客客气气的说声“曲妈妈”呢!“大娘子,这地方真不是您该来的,各院的脏衣服、床上的铺盖都拿到这里来洗,不干净不说,万一您看到什么不该看的……”“你这老奴说的也不错。”郭碧玉道,“那你把雀儿带过来。”“这……”“怎么?”“雀儿这丫头还在干活呢!今个儿东西多,洗不过来……”“呵呵。”郭碧玉冷笑起来:“这倒奇怪了,这是我家,雀儿是我的奴婢,你这刁奴,推三阻四的是什么意思?”曲妈妈挺直了腰板:“咱们不是那种不讲规矩礼仪的人家,就算是大娘子,这宅院里也有不能去的地方。再说了,二夫人发过话,雀儿已经不是东院的奴婢了,二夫人让她来洗衣房就是让她好好学学规矩,以后也好更好的伺候大娘子……”郭碧玉丹凤眼中的瞳仁幽深漆黑,静静的看着曲妈妈一张一合的嘴。不讲规矩,说谁呢?若是十岁的郭碧玉,说不准就信了,还真当是二婶母是要帮她管教奴婢呢。可教规矩是把人丢到洗衣房教的?不过就是想让宅子里上上下下都知道大房没规矩罢了。她在江南生长了十年,父亲母亲将她宝贝疙瘩一样的养大,还没有哪个人敢对她的要求说一个不字,现在连她进洗衣房找回自己的奴婢,都要听一个老婆子唧唧歪歪!她上辈子过成那样就算了,这辈子还要让她忍?凭什么一个老刁奴都能在她面前讲规矩?凭什么一个老刁奴都透着一股看不起大房的样子来?郭碧玉黑漆漆的眼中怒气渐渐的升腾起来。她勾了勾手指头,道:“来,我对你有话说。”只要大娘子不是非要进来要人,别的都好说,曲妈妈只怕没做好二夫人交代的事,而今只是郭碧玉让她上前听她说话,自然无不从命,便走了过去。郭碧玉仰着脸,怒道:“这是谁家规矩,是要我仰着头和奴婢说话的吗?”曲妈妈心中千忍万忍,到底还是咬着牙边笑边矮了身道:“大娘子有什么话……”“啪!”郭碧玉已经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重重的扇了她一巴掌!别说曲妈妈,就连她身边站着的郭妈等人,也是一脸吃惊,更不要说现在正在周围探头探脑的了!“刁奴!”想当初郭碧玉在那条乐户街上住,掐架可没惧过谁,逼急了挠脸、撕衣服、拽头发都是干过的。只是没想到现在打了这个老奴,自己手还怪疼的!她便甩了甩手,黄鹂早就蹲下来捧住她的手吹了吹,道:“大娘子何必脏了自己个儿的手,交代一声,自有奴婢们替你出气。”曲妈妈捱的这一下,并不很疼,十岁的孩子能有多大力气啊?问题是这是赤裸裸的羞辱啊!她好歹也是二夫人的人,洗衣房现在管事的,手底下的人哪一个不为了能分到点儿轻省的活计讨好她?请她吃酒的、暗里塞钱的,可她这点体面,今天被大娘子这一巴掌都打没了!曲妈妈捂着脸,猛地直起了身,手指颤抖着指着郭碧玉,脸上情绪酝酿到了涕泪俱下的临界点,正要开口,早就被黄鹂抢先一步跨了过去,将她的手指扇开。“指什么指?大娘子也是你能指的?”“老刁奴!主子要去什么地方,还要听你一个奴才的?这是谁家的规矩?呵呵,难不成洗衣房成了你曲家的地盘?”“大娘子要看一个奴婢,还由得你藏藏掖掖、推三阻四?这又是谁家的规矩?谁给你的胆子敢在我们大娘子面前说一个不字?”“别说一个雀儿,就你,也只不过是个奴婢而已。睁开你的狗眼看看,你哪一点儿配和我们大娘子说话?还敢拦在大娘子面前,规矩长、规矩短?”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