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家碧玉  >  第二章 乱成一锅的粥

第二章 乱成一锅的粥

2072 2017-08-02 10:35:42
郭碧玉就有些无语。她蹲了下来,看着雀儿。窗外的阳光打在雀儿脸上,照着她发黄的发丝还有脸上的浅麻子。雀儿和她同岁,是她娘给她的四个贴身丫头里年纪最小的一个。她父亲郭皋和母亲费氏去东海的时候在集市上看到了当时还六岁的雀儿,不知怎地貌不出众、人也不机灵的雀儿就合了费氏的眼缘儿,当下就买了回来。因为雀儿岁数小,费氏发了话,就当是陪着姑娘逗闷子的,不拘着她,所以性子比郭碧玉还单蠢十分。上辈子郭碧玉在订亲宴上出了那档子丑事,自然下面的人都没好果子吃,尤其是雀儿。她被人迷晕出了事儿的时候,本来应该是雀儿在身边伺候,可偏偏有人哄着雀儿去吃甜团儿,把她弄离了自己的身边。她母亲费氏气的浑身直抖,在那儿指着雀儿道:“就是养个猫儿狗的,还知道护着主呢!你除了吃还知道什么?”后来雀儿被拖下去的时候鼻涕眼泪糊了一脸,嘴边儿还粘着一圈儿豆沙馅儿,直喊着“姑娘救救我”,最后也不知道被弄去了哪里,是死是活。郭碧玉上辈子没有为雀儿求情,她只顾着哭了。她又把视线转到郭妈身上,因为雀儿这么嘟囔,沉睡中的郭妈就打了一个激灵,睁了眼,又用手挡了从外头直晒进来的刺眼阳光,一转身,一眯眼儿,看见她家大姑娘正搁地上蹲着,桃花般红扑扑的小脸上,一双圆溜溜乌漆漆的眼珠子正看她和雀儿呢!郭妈一张老脸讪讪的,顿时起了身,颇有些老鲤鱼打挺的风姿,麻溜站了起来,又弯腰一下子把雀儿身上盖的被子掀开,道:“睡!还睡!我让你睡!姑娘醒了也不知道!”雀儿一下子就跟诈尸了似的蹦了起来,“嗷嗷”喊了两声,手足无措的看看郭妈,又看看郭大姑娘郭碧玉,叫道:“啊啊啊,什么事!什么事?”郭妈被雀儿这嗷嗷两嗓子吓了一跳,捂着胸口道:“死丫头你嚎什么!日上三竿了还睡!”她忍不住开始对着雀儿唠叨:“你当姑娘和你这皮糙肉厚、没心没肺的丫头一样儿?到哪都睡得跟死猪似的!姑娘才来京城,有多少烦心事呢!”郭碧玉好不容易积累起来的那么一点儿怀念故人的小伤感顿时再度无影无踪,她站了起来,衣衫不整的光着脚站在地上。那地面也是温和的,一点儿也不冰。郭碧玉看着郭妈和雀儿面带羞惭、没头苍蝇似的整理着床铺被褥,也没倒开空理会她,她圆滚滚、白生生透着粉莹莹的脚趾头忍不住蜷了几下。她想了想,也不管郭妈刚整理好床铺,重新又爬了上去,没精打采的靠在床头,囔声囔气的道:“郭妈,我头晕,我难受。”刚说完,郭碧玉就打了个大喷嚏。郭妈一下子就把手里的东西扔了,小碎步奔到床前,看到郭碧玉双颊嫣红似火,嘴唇也有些干裂,心里一突突。雀儿早已经跑到门口,也不知道怎么说的,青燕、黄鹂、墨鸦三个丫头也都进来了,不一会儿郭碧玉的床前就围了一圈儿人。她看着眼前这几个脸上写满了担心、蠢蠢欲动的丫鬟,急忙摆了摆手,再要开口,结果接二连三打了好几个喷嚏!受到喷嚏的震动,她觉得脑子一下子被震成了浆糊,眼泪也流出来了。四个丫鬟加一个郭妈再度乱成一团儿。黄鹂拿手背一贴郭碧玉的额头,被烫的缩了回来,二话不说的就跑到了外面,在床上的郭碧玉就听见黄鹂出了门喊着“不好啦大娘子生病啦”,声音越来越远。郭碧玉十分的无语,她实则也没有力气说话,头昏脑胀中看到郭妈双手合十,按着她打喷嚏的个数在那儿嘟囔:“三百岁,四百岁……”雀儿急急忙忙从箱子里翻了一件袄子出来,眼睛里又饱含了泪水,动情的道:“是奴婢的错,夜里姑娘要盖三床被子,奴婢还没当回事,万万没想到姑娘是病了……”郭碧玉很是嫌弃这件张牙舞爪而来的大红锦缎绣黄金色菊花棉袄,让她想起她弟弟的红色襁褓一打开,常常露出金黄色的一泡屎。她皱了皱鼻子,可是雀儿常年干活儿的,比她力气大,摆弄她跟玩儿似的,不一会儿郭碧玉就被穿上了棉袄,又被按着躺倒在了床上。被这么一折腾,她是再也不冷了。偏偏雀儿还流着眼泪给她盖了三床被子。青燕是个稍微有点儿头脑的,看了一眼床上的郭碧玉,郭碧玉也正看着她。不知怎么回事儿俩人突然就心有灵犀了起来。青燕微微点头,表示明白了,跟郭妈道:“郭妈,像黄鹂那样儿可不成,叫家里下人还以为怎么回事呢?万一再吓到了老夫人可就糟了,妈妈在这儿伺候好姑娘,我得去把她追回来,去禀告二夫人请个大夫才是正理。”郭妈一拍巴掌,道:“是应该禀了二夫人,二夫人现在管着家呢,哎呀,刚才黄鹂不会直接去找老夫人了吧?这可不太妥当!”郭碧玉心想,郭妈您也不傻啊,可这聪明劲儿来的晚了点儿,刚才怎么就那样让黄鹂咋咋呼呼的跑了?她在三床被子下蠕动着,浑身流汗,这让她再度想起了浑身是血的黏腻感,实在是太难受了。雀儿体贴的掖了掖被子,道:“姑娘,您这一定是昨个儿晚上受了寒,奴婢懂,这被子捂得是难受,您且忍忍,发了汗就好了。”郭碧玉从昨天夜里到现在,一口水也没喝过。此刻随着被子被雀儿掖的严丝合缝,最后一丝凉快气儿也没了。郭妈还在那求神拜佛,墨鸦慌里慌张的满地乱窜,边窜边道:“怎么办怎么办?郎君和夫人回来了会不会打死我们?”郭碧玉觉得她像一条焖烧的鱼,浑身上下的汗早就烧没了影儿,干热干热的,烘的她一阵阵的头晕脑胀。她动了动嘴,雀儿道:“啊?姑娘您说啥?”“出身未捷身先死,”郭碧玉说:“我要死了。”说完就两眼一闭晕了过去。




请输入5到800个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