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萌妹纸  >  古言  >  大家碧玉  >  第四章 二婶的安排

第四章 二婶的安排

2244 2017-07-31 12:19:16
郭家大郎,也就是郭碧玉的父亲郭皋,十四、五岁的时候就为了供弟弟郭仪读书,走了行商这条路。认得郭老夫人的人都说是老天爷有眼,行商的大郎,如今成了江南巨富;读书的二郎,如今做了户部侍郎。先前的苦日子早已经成了郭老夫人挂在嘴边忆苦思甜的往事。二郎君郭仪在调至上京之前在甘州做长史,地处西北,郭老夫人没跟着老二去边塞吃沙子,留在在江南的老大那里享福。而今郭仪做了京官,自然说什么都要接了郭老夫人来上京团聚。到了上京的郭宅,一切都有二房的李氏打理,郭老夫人既不需要操心,更不需要自己动手做事,益发心宽体胖、虎背熊腰起来,平日里做衣服,都要多扯半尺料子。这两床被子被郭老夫人轻轻松松甩到一边儿,就跟掀层纱似的那么轻松,雀儿看的眼睛都直了。郭碧玉立刻对郭老夫人感激涕零,放在被子里的手都忍不住翘起了大拇指。她二婶母李氏刚交代完下面的人去拿药、煎药,这会儿仪态端庄的走到了床边,道:“母亲,我已经派人去按照瞿老大夫的方子去抓药了,您这也忙了一个上午,该回去歇歇了,一来让大娘子好好休养,二来,您也得提防着别过了病气。”郭碧玉便感觉郭老夫人有些局促起来,宽宽的脸盘上挤出了笑容,点头应着李氏道:“你看着安排就好,你是碧玉她婶子,还会出什么差错?”李氏脸色顿时黯淡了几分,郭老夫人似乎也觉得刚才说的话似乎不太妥当,在床边尴尬了一会儿,才直起了腰。转身找了一圈儿,只看到一个郭妈算是年长能有些担待的,看上去却木呆呆的,郭老夫人便道:“这一窝子小的小,怎么会伺候人?弄芹,您就留在东院,帮忙照看大娘子。”弄芹正要答话,李氏拦阻道:“母亲,原本大伯来京城里一家团聚,里里外外的人手就得添置的。媳妇也叫了牙婆,只因临近年关,各家各户人手都缺的很,这才拖延到了现在,没预先跟牙婆定好了,是媳妇的不是。怎么好叫母亲身边儿的人过来?那岂不是媳妇的不孝?”郭老夫人急道:“我又没怪你,你看你这一大嘟噜话,听得我头晕。那现在怎么办?”现在怎么办,也不能怎么办,郭碧玉倒是想说不用添人伺候了,可又想看看李氏要怎么答话。于是郭碧玉也不做声,眨着眼睛看立在床头的郭老夫人和李氏。郭老夫人穿的是一身土黄色绣五色宝象花的缎子衣服,料子亮闪闪的,刚才还拂到了郭碧玉的手腕上,丝丝滑滑,一点儿也没有刮丝的感觉,看上去像是缀锦,是顶华贵的料子。可是!穿在她身上完全不像样! 简直像一块巨大的、会移动的土坷垃!再看李氏,完全看不出是三十岁的人,身形依旧窈窕动人,宝蓝色的对襟薄棉袄子上面绣着奶白色玉兰花的边儿,仔细看去,玉兰花心儿里还用丝线挑绣出了粉红色的花心儿,素雅又不寡淡,无一处不精致贴合,又不张扬。她人也漂亮,肤色白皙,为人娴雅沉静,说话的语声也柔和动听。前世里,原本郭老夫人在江南和长房在一起待的时间长,郭碧玉又是她从小看到大的,郭碧玉和这位祖母极是亲昵。可自打来了上京以后,她就不喜欢郭老夫人了。在她心里,郭老夫人浑身的土腥味儿,和乡下的老太太一模一样,只不过是多了一层金光灿灿的外壳罢了。当时,郭碧玉心心念念喜欢的是李氏那样的。上辈子,她一见到这位二婶母,就喜欢上了,那才是京城里贵夫人的做派呢。  听说二叔郭仪最初在甘州只是做个录事,却颇得当时甘州刺史李延贵的赏识,正合年龄的嫡女是没有,就算是有,也不会嫁给没有身世背景的郭仪!虽然李刺史只是陇西李氏的外支,可也和世家沾上边儿了。而那时的郭家有什么?唯一能拿得出手的,就是钱了!因此当李刺史大人将家中的庶女李氏三娘许给了郭仪的时候,也仍然是郭仪高攀了。李氏也不愧是世家旁支出身,虽然是庶女,可教养极好,郭仪在甘州步步高升,在这其间,李氏不光后宅打理的好,和郭仪的同僚夫人之间,也相处甚笃。这内眷之间的交道,可是有讲究的。李氏既然在家门外面都玩得转,在内宅之内,就更不要说了,简直是小菜一碟。看人家这几句话说的,有多得体?又照顾了婆婆的身体,又表明自己顾全了大局,心里是一直记挂着大伯一家的,还表明了当媳妇的不到之处。李氏脸上正露出了温柔得体的笑意:“再者说了,即便是人手暂时短缺了,哪就用得上老夫人身边儿的人了?裁玉阁那边的浣琴是个妥贴的人,媳妇正打算让她过来帮衬几日,也带带这几个小丫头。”郭老夫人脸上顿时现出笑意来,眼睛也满意的眯成了一条缝,连连点头:“这样也好,就说你是个妥贴的,只是这几日就得委屈美玉了。”“委屈什么。”李氏搀着郭老夫人,细细柔柔的道:“不过几日的功夫,哪就委屈了,再说美玉的性子母亲还不清楚?打从她姐姐来了,一天恨不能跑八趟!”她纤细洁白的手指掐了帕子,恰到好处的遮掩住了因笑意而露出了红唇内的一线银牙,漂亮和善的眼睛也微微弯了起来:“因碧玉水土不服,来了上京,一直没精打采的,美玉总是见不到她姐姐,可心里却着实惦记着呢。就这次,还嚷着要来探病呢。”郭老夫人立刻开怀的笑起来,也用帕子掩了嘴,道:“美玉是个好孩子,是你教的好。等碧玉好了,再让她姐妹两个好好在一处耍,现在也别过来了,省的沾染病气。”郭碧玉撑着下巴,看着郭老夫人努力的有样学样、东施效颦,又看着她二婶母李氏。她年岁还小,眼睛水汪汪的,看人的眼神儿贼呼拉清澈,还透着一股懵懂劲儿。可是郭碧玉自己知道啊,都两辈子了,她不是什么都不懂了。上辈子她嫁给了扬羽,在那片市井地儿住了好几年,掐尖骂架、明嘲暗讽、眉头眼脑的,也看了几年,别说看会,学都学的滚瓜烂熟了。此刻,二婶母弯弯的笑眼中完全是一片冷清。她看不起郭老夫人这个原本出身小农村、种地养活了她夫君郭仪的婆母,也看不起父母是商人的长房大娘子郭碧玉。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