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五十章 圣母颂歌,一尾显灵

第五十章 圣母颂歌,一尾显灵

2901 2017-09-05 10:45:52
传说东郡圣母,便是一位达到修炼巅峰的星神强者,可自成一系星路,再不受任何天命所围。但传说毕竟是传说,这几百年来,都从未有人真正见过圣母的真身。传说中,这四方界乱世稳定之后,圣母便进了那虚无缥缈的圣母宫中沉睡。 但圣母宫究竟在哪儿,圣母又为什么要沉睡,以及她是否已经仙逝,都是个迷。 东郡的子民只知道,天下十二座圣母祠中,存放着圣母身前佩戴的十二块圣母令。而这十二块圣母令,就是寻找圣母,开启圣母宫的关键钥匙。但这四方界距圣母沉睡已是过了几百年,就算有人真的收集齐了十二块圣母令,也未必就知道具体使用圣母令的方法。直到如今,西凉新生妖王成势,东郡圣母祠遭到了妖族袭击,丢失了四块圣母令,三块落入了西凉妖族手中。 还有一块,便被红鸾近乎命运安排一般,十分巧合的夺走。而此时,这块圣母令正安安静静的躺在赵凌宇的胸口之上。 红鸾诧异的看着眼前的这一幕,她只是病急乱投医,当真不知道圣母令除了拿来祭祀圣母之外,竟真的还有治愈的功效。 或许……还不止是治愈。 “大地的圣母,你是万灵之源。” “是你向着四方播散爱与力量。是你让人们看见了生活的希望。” “你虽以离我们远去,但是没有人会忘记。” “你永恒的爱意以覆盖了东郡的每一方土地,你圣洁的灵魂以掺进了每一个人的心里。” “大地与你同在,我们与你同在。” …… 原本堕入无尽黑暗的赵凌宇,随着这万人吟唱的《圣母颂歌》在脑海中莫名响起,那黑暗的世界竟是开始出现了如日出一般的光亮,赵凌宇原本溃散不堪的神识,竟在缓缓的汇聚,慢慢的凝结。 而随着这一道光亮,赵凌宇体内的残留黑炎,一瞬间便蒸发消失了。 一曲颂歌结束,赵凌宇的神识睁开了眼睛,此刻,他竟是又步入了自己的星路天梯,第三十八阶之上。眼前是盘绕着无尽黑云看不清前方的云梯,而身后,则是他从凝液初期,升至凝液中期的那十阶疾风空间。 想起那一晚就踏上了十层阶梯所承受了痛苦,忽的,赵凌宇笑了。 旁人只见赵凌宇的修为提升好像一步登天,却不知这条九尾星路对于赵凌宇来说却是极为苛刻。犹如在攀登一处极为险峻的悬崖,他只能拼劲全力的向上攀爬,不得有一丝松懈和停止,因为一旦失败,哪怕是一丝丝的放松警惕,等待他的,就将是万丈深渊。 这点,在那十阶疾风空间体现的尤为突出。 只要赵凌宇踏上了那疾风空间,就必须要忍受住所有的痛苦,拼命往前,这不仅仅是为了他修炼的提升,更是因为他当时就深深的体会到,如果他不能一次性的踏出这十层疾风空间,那他的神识就很有可能会被那无数道烈火疾风流,给完全冲毁! 赵凌宇虽算不上什么见多识广,但他毕竟出于千岁山圣母祠中,更是在儿童时,就背熟了无数有关星路、属文等的理论知识。可他却从没听说过,谁的修炼星路会有他这般‘残酷无情’。 想起那一夜,夜空之中那梦幻一般的九尾星狐,也不知究竟是他选择了这条星路,还是这条星路,选择了他。 赵凌宇无奈的笑了,他这段时间的经历,危机四伏,如履薄冰,倒是和这星路有着莫名的相通之处。同样,不管是今后的星路阶梯,还是他漫长的修行之道,恐怕都只会越来越困难。 但…… “这就是我的修行之道吧!”赵凌宇对着漫天的夜空大喊:“我既以承受了十六年的屈辱,就要还我一生的荣耀!不管是万丈悬崖,还是这迷惘星路,都挡不住我!地大要任我行!天高要任我飞!我不受命运控制!我就是命运!” 赵凌宇一阵发泄式的狂吼,恍惚之间,竟是又在夜空之中看到了那只在星辰间跳耀的九尾星狐,而这一次,星狐也并不像上次那般对着赵凌宇躲躲闪闪,星狐那充满灵光的双眼,看着赵凌宇时,竟是有着一丝欢喜,好像见到了一个许久未见的老朋友。 渐渐的,那九尾星狐竟是主动的朝着赵凌宇跑来,它奔于星辰之间,留下一道绚丽的幻影,犹如夜空中一条五光十色的神光绸带。 赵凌宇突然有一种感觉,这狐狸,想要真正的与他融合。 眼看着那九尾狐越奔越近,赵凌宇忽然感觉自己胸口一阵清凉传来,就好像被人敲响了一声警钟,赵凌宇再次猛的睁开眼睛,却又看到了红鸾那张异常逼近的脸。 大眼瞪小眼,鼻尖触鼻尖,赵凌宇却不像上次那么走运,还能后仰的躲开。此时的他就平躺在地上,想仰也没得仰。 “蹭”的一下,赵凌宇满脸通红,心脏扑通扑通的猛跳,就这么尴尬的和红鸾对视了好一阵子,红鸾终是憋不住笑,主动让开,“哈哈哈”的大笑了起来。 “你,你居然还会脸红,哈哈……” 赵凌宇摸了摸自己发烫的脸,深呼吸了几口,从地上坐起来,这才发现自己胸口压着的一块通透的玉牌,正是圣母令。 赵凌宇拿起圣母令,仔细研究起来,心中想到:“难怪自己的神识总是感觉胸口被什么东西压着,原来是圣母令。恐怕最后那股将我唤醒的清凉之感,也是从这圣母令中发出来的。” 再看红鸾,她大笑的脸上却满是泪痕,自己未醒之前,她一定会自己流了很多的眼泪。忽然,一股暖流充斥着赵凌宇的小心脏:“哪怕前方就是万丈深渊,至少,我们都不会抛弃对方。” 红鸾笑意未尽的看着赵凌宇说道:“喂,你没事了吧?能站起来走路了吗?” “应该没事了。”赵凌宇尝试性的站起身,全身每一处关节依然传出一股剧烈的疼痛感,他微微皱眉,却还是站了起来。赵凌宇早已尝过那十层阶梯的滋味,如今这疼痛感,倒也不是那么难以忍受。 “嗯,没事我们就走吧。”红鸾笑说。 “那……还你圣母令。”赵凌宇递出圣母令。 红鸾轻轻一笑:“那东西对你来说更重要,就放在你那里吧。”随着又小声嘀咕:“反正谁那里,还不都一样。” 赵凌宇微微一笑,收好玉牌。正准备赶路,刚刚踏出一步,全身关节处那撕裂的疼痛又再次袭来,这种疼痛很奇怪,就好像一个僵直了多年的人,突然活动关节,骨头与骨头在生硬的摩擦一般,赵凌宇的动作幅度越大,这种疼痛就越剧烈。 但赵凌宇依旧忍受着,跟在红鸾的身后,朝前走去。 红鸾偶然回头,看着赵凌宇强装坚强的模样,好像看透了他的心事,又回过身来,搀扶起赵凌宇。就是这么一瞬间,闻着红鸾发间散发的香味,赵凌宇觉得自己全身的疼痛好像也不是那么剧烈了。 而红鸾也好似想起了什么,竟也显得有些害羞。两人一同低着头往前走,好像一对刚刚相处的小夫妻。 不过比起这全身的疼痛感,另一处异象却让赵凌宇更加在意。 他轻轻撩开自己的胸前的衣衫,看着胸口九尾星狐的烙印,不知何时,那星狐身后九条尾巴中的一条,竟然变得异常生动了起来,好像还真的挥动了一下?它活了?! 赵凌宇楞在原地,不可思议的看着那条不一样的尾巴。 “怎么了?”红鸾问道,看着赵凌宇的眼神,也不管他同不同意,就撩开他的胸衣,看着那道特殊的九尾烙印,呆呆的问道:“你看着这个印记干嘛?” “这条尾巴……”赵凌宇指着胸口,震惊的说:“它刚才动了!真的!它动了一下!” “印记怎么会自己动呢?我看你是被况山打傻了,眼花了吧。”红鸾也不介意,接着搀着赵凌宇往前走。 “真的……是我眼花了吗?”赵凌宇犹豫一会儿,也干脆不去想不去看,还是先离白云城远点才更为重要。 …… 赵凌宇他们走后不久,况山和冢牙便赶到了此处,冢牙已然变成了一只丈长的巨大鬣狗,他伸着长长的鼻子,在赵凌宇趟过的地方嗅来嗅去,说道:“这小子在这里趟过!他们往前走了。从地面的气味来分辨,这次,是这小子自己走的。” 况山眼睛一鼓:“什么!这小子硬吃我一招,居然还没死?” 冢牙嗅了嗅空气:“没死也半残了,现在就是杀他的最好时机!” 况山说:“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