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六十七章 世间沧桑,贵贱无常

第六十七章 世间沧桑,贵贱无常

3461 2017-09-21 20:47:01
县衙府的后花园,胖胖的县老爷今日请来了落霞镇的三位大人物,一桌晚宴,几个陪酒风尘女,一兮充满悲调的琵琶曲。 舞台之上,一名面容忧伤的绝色歌姬,正在自弹自唱,歌声如她眼中的忧愁一般,带着长长的相思心泪,宛如那梦中的人儿,永远都只能存在于梦中。 但这叫人悲凉心痛的曲目,却和舞台之下淫秽的酒肉气氛全然相反,好像这歌声只有她自己在听。 “来啊大爷,接着喝啊……” 其他三人倒都是杯酌小饮,却只见一个虎背熊腰的胡渣大汉,只觉不快,提起酒壶闷头灌入喉咙,他身旁两个浓妆艳抹的陪酒风尘女,皆是对着县老爷眨了眨眼神,又提着一壶酒送到大汉嘴边。 看着胡渣大汉被风尘女灌酒的模样,这桌上另外三人皆是相对冷冷一笑,县老爷带头举起手中杯酒:“熊寨主真是海量,来,我们三人共敬熊寨主一杯酒,以后这条发财之路,还要多多仰仗熊寨主啊!” 这熊寨主忽的将酒盅往地上一砸,一副醉意熏熏的样子,手指一个精瘦布衣老头问道:“洪门,这次死多少人?” 老头笑答:“熊寨主,我们不是说好的吗?三十人。” 熊寨主又指向另一位彬彬有礼的文人雅士:“李正南,你这次死多少人?” 被称为李正南的先生,儒雅一笑:“熊寨主怕是喝多了,我竹香阁的弟子,哪一个能送命?你倒是说来听听。” 这熊寨主一下脸红,怒吼到:“好哇!好哇!你们三个联合起来搞我,这次剿我熊山寨,又要老子死一百人,还要死三十头熊,你们才分老子三成银子,被你们这么多剿几次,老子的熊山寨还有弟兄吗?还有人肯上山当匪吗?没了山匪,你们这三个老家伙还想收刮屁的财!” 被这熊山寨的寨主熊霸天如此一说,洪门的掌门洪忠,竹香阁的阁主李正南,面子上都有些挂不住。 虽然落霞镇的这三方势力,走的都是不同路线,洪门以收平民弟子为主,竹香阁则收一些名门望族的公子少爷,而熊山寨就干脆是不要命的山匪土贼,但这三方势力的实力却极为接近,可谓旗鼓相当。 被这山野土夫一吼,心里都难免有些抵触,要不是在这县老爷所请的饭局之上,怕这三位大佬都要出手较量一番了。 一时间这欢声笑语不断的饭桌也顿时紧张的安静了下来,陪酒的风尘女更是一个个害怕的不敢说话,生怕这些大人物挥手之间,自己的小命就没了。唯有那舞台上的幽婉悲曲仍在继续。 “不知人儿何时归,清灵梦中意相会……”舞台歌姬幽幽唱到,好似要落下泪来。 熊霸天亦是觉得自己酒后失言,说错了话,他们这落霞镇四巨头,靠着这以剿匪为名堂的手段,已是在城中的百姓富绅手中敛财十年,各人手中都早已赚的满盆钵体,但钱这东西,哪儿有嫌多的。只是这十年下来,眼看着另外两家势力越发的壮大,只有自己的熊山寨每年因为给城里的百姓做戏,以及县老爷交差的缘故,才越显的落后,心中一直憋着一股怨气,不慎竟是随着酒意抱怨了出来。 都怪身边这两个贱货,一直给自家灌酒! “滚滚滚!”熊霸天两手一推,将两边的风尘女子直直推到地上,两个女子吓的心脏都要跳了出来,干脆俯在地上,也不起身。 “你也别给老子唱,唱的什么玩意儿!搞的老子心烦意乱,话都说错了!你你你,给老子下来!”熊霸天瞄见那台上的歌姬,当真是长的漂亮,在这嬉戏的歌舞池中偏偏是一脸端庄,看他的时候眼神中闪过一丝恐惧,却又不像其他女子那般懦弱。 当真是诱人…… “老子要你今晚陪我!” 熊霸天一把拉过那歌姬的手腕,歌姬本想挣扎,但怎又抵得过这九尺大汉,一下失足从台上摔到了地面,再抬起头时,眼眉下已是磕出一道血疤,几个风尘女子看到,皆是面面相觑,这女子面相毁了,就算不做皮肉生意,也见不得人,恐怕只有落在后房做杂务的份了。 熊霸天更是看的恶心,一脚踢向那女子胸口,活生生把女子踢的几米远,倒在地上直吐血。 “呸,恶心东西!” 那女子也不叫苦,强忍着胸口的疼痛,直直的跪在地上低着头,等待着大人们的发落。 “算了算了,熊寨主你就消消火,你看这样,今年我再多划给你三个村子,让你去抢,弥补一些你的损失,你看怎样?”那肥胖的县老爷,眯起细小的眼睛,笑呵呵的说道。 熊寨主一拱手:“那就多谢蒲大人了!” “咚咚咚咚……”突然,这饭点时辰,府衙外竟是怨鼓作响。县老爷挥了挥胖手,站在身后的师爷只觉的退下,去处理外面事务。 “来来来,熊寨主,我们接着喝酒!” 这县老爷给个台阶下,熊霸天自然也就顺应而为,这饭桌上又顿时欢声笑语,倒在地上的风尘女子也看着没事了,纷纷起身,依旧贴着那熊霸天给他敬酒,一时又和谐的恍如最初。 只是那舞台之上再无黯然的歌声传来,远处冷冰冰的地板上,依旧跪着一个等待被审判的薄衣女子。 “师爷!这个老乞丐又到我们如意楼来闹事!方才还打了我们一个客人!” 衙门之上,如意楼的小二,一脚蹬在那老乞丐的屁股上,将老乞丐踢的往前仓促了几步,但老乞丐也不做怒,反而回头笑对着小二,小声说道:“谢谢小哥。”小二厌烦的看了他一眼。 “哎,怎么又是你这个乞丐,不是才放出去三天吗?”师爷也皱着眉头:“算了算了,来人,把他压下去,再关他十天。退堂!退堂!” “不行!” 只见此时府衙门外,县老爷的公子蒲世仁浑身衣衫不整,污垢满身,头顶还插着一根青菜叶子,极为狼狈不堪,一瘸一拐的从门外气冲冲的走进来,盯着那老乞丐,像是盯着自己的仇人一般,恶狠狠的吼道:“乞丐都他妈该去死!师爷,给我打他三十大板……不,一百大板!再把他丢进大牢,没有我的命令,谁都不许放出来!” 师爷赶紧迎上来,假装担忧的问道:“蒲少爷,您这是怎么?浑身怎么脏兮兮的?” 师爷那里知道,这蒲世仁骑着熊怪在街上乱闯,遇到一个不长眼的小乞丐之后,那看起来威猛无比的熊怪竟是像一只被吓疯的山羊一般,在镇上到处乱跑,蒲世仁是怎么吼它都吼不动,一路上快把蒲世仁给抖散架了不说,还偏生跑到邋遢不堪的菜市场,搞的蒲世仁一身狼狈,直到刚刚,这畜生才终于跑的没了力气,蒲世仁也终于可以缓下身,但走起路来都不自然了。 蒲世仁愤怒的说道:“都怪熊霸天送的那头畜生!我爹呢?我要叫我爹把全镇的乞丐通通抓起来,全部打一百大板!全部拉进牢房!我一定要找到那个乞丐!我一定要把他折磨死!” 师爷苦笑的嘀咕到:“那么多乞丐,怕是牢房都装不下吧。”心里想到,这些乞丐又怎么得罪这个恶少了。 “我爹呢?!” “在后堂和几位大人谈事,怕是现在不好和少爷见面,不如少爷先去洗个澡,换身衣服……” 蒲世仁点了点头,对着身边的衙役说道:“给我打这个乞丐,一百大板,一板也不能少!” “少爷,他这个身板,怕是挨不了那么多下就会死吧?” “我不管!死了也给我打!要是打不够一百大板,你就替他挨!” 师爷唯有惺惺点头。 蒲世仁走后,那老乞丐看起来好像很害怕的样子,但也不逃,就老老实实任两个衙役大力的在他的屁股上拍着板子,几板下去,屁股上的血水就侵透了衣布,看的人心里都在替他痛,不自觉的去摸摸自己的屁股。 老乞丐也像模像样的在哪儿呼叫,小二看的于心不忍,便默默的回去了。 师爷走到乞丐身边,细声说道:“老家伙,你就认命吧,谁叫你的同行得罪了这个恶少呢。你们两个也打轻点,够数就行,别累着了。” “是!”两个衙役闷声应到。 师爷不忍再看,转身离去。倒是那老乞丐,“啊啊啊!”的叫个不停,却还有心思抬起头来,眼神深邃的看着那师爷的背影。 如意楼二层,这两个罪魁祸首还在享受着一桌美食。 他们吃了十天的山间野外,没有佐料作伴,怎受到了这下过厨的菜肴,立刻风卷云涌了起来,还真别说,两人的吃相倒是和他们一身乞丐装极为相配,看的二楼那些个权贵人士都纷纷投来鄙视的目光。 云流宗那名女扮男装的弟子,不知为何,越发的焦躁,好像无法忍耐和乞丐同坐的这般耻辱,眼看着就要发作,却被三人中为首的男子拦下:“兰儿,别动。” “师兄!我们怎么可以和乞丐一同吃饭!” “他们不是乞丐。”那师兄端饮一杯茶:“看见那小子胸前挂的珍珠了吗?绝非凡品,我怀疑是一件下品灵宝。这光天化日之下,你若这般出手,怕是要坏了我们云流宗的名声。放心师吧妹,你先忍他们一时,等天黑下来,我们再找机会对他们两人出手。到时候要杀要剐还不是任你处置。至于那颗珍珠嘛,自然也是师妹你的。” 师妹这才忍让下来,端端的坐在自己位子上,羞涩的说道:“多谢师兄,师兄你对兰儿可真好。”说着,桌下的秀脚还去撩那师兄的腿,师兄嘴角勾起微微浅笑,不动声色的继续饮茶。 而另一边,赵凌宇无意间看到,在他们楼下,正有一大一小两个乞丐,正眼馋无比的看着他们,这大的男孩也就八九岁的模样,小的女娃更是只有五六岁。赵凌宇心生怜悯,从红鸾手中抢过一只鸡,准确无误的,从二楼丢到那男孩手中。 男孩诧异的同时更是欣喜无比,他咽了咽口水,却将手中烤鸡交到自己妹妹手中,再对着赵凌宇的方向,深深的鞠了一躬,便带着妹妹离开了。 红鸾看着这一幕,心中也是生出一丝感动。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