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六章 家

第六章 家

3130 2017-07-16 11:52:56
赵凌宇平静地讲诉着,没有声色俱厉地控诉,没有歇斯底里的宣泄,没有伤春悲秋的自怜,他就像一个旁观者在讲诉一件过去的故事。他不需要同情,更不需要怜悯,他只是想通过讲述让心底憋着的一些情绪得到释放,这是一种很自然的流露。但是红鸾仍然感受到了赵凌宇内心中那深切的痛。她的手轻轻搭在赵凌宇的肩头,柔声道:“你叔父只是出了一趟远门,他吉人有天佑,一定不会有事的。”毕竟年少,毕竟单纯,红鸾的安慰明显不是雪中送炭,而是火上浇油。什么样的远门让一名灵丹境的大修士五年不归?甚至连个消息,离开的线索都没有?不过红鸾毕竟是好意,赵凌宇并没作他想,他静静地坐着,只想在这片朽木堆里一直坐着,这里仿佛有叔父的灵魂,从未离开过他。红鸾忽然说道:“你今天占了我便宜,这个如何是好?”“啊!”赵凌宇终于从悲悯的情绪中抬起头来,他怔道:“我…..不是已经….而且….你……”赵凌宇显得颇为无辜,但看着红鸾此刻的神情却是哀哀戚戚,赵凌宇连忙说道:“你也把我打得不轻啊,算是扯平了?”“那,要是你还不解气,我再让你打一次?”“不要这样了好不好?”“对不起,我真的不是故意的,请红鸾姑娘原谅在下。”红鸾将头扭向一边,嘴角却泛起了狡黠的笑意。他的颈项如丝如玉,在月光下泛出迷人的光泽,鼻尖传来阵阵甜美的体香,赵凌宇不由看得痴了。“看什么看。”少女已转过头来,看似很凶厉似的白了赵凌宇一眼,但是赵凌宇感受到的却是满满的温暖。她只是想让他从悲伤的情绪中转移注意力而已。“谢谢!”“不客气!”红鸾微笑道,忽然想起了什么,手腕一翻,已多出了一件物事,她扬扬手,道:“圣母令借我用一段时间,到时候还给你们。我红鸾从不占人便宜,我会给圣母祠一些补偿。”“可以!”赵凌宇想都没想,很干脆地回答道。至于圣母令红鸾要用多久,什么时候归还,他如何交差,他什么时候回圣母祠交差,一系列的问题他统统都忽略了。因为他觉得,红鸾是朋友,朋友提出的要求,字要能力有所逮,就一定要帮她实现。“不过,能给我看看吗?”红鸾欣然应允,将圣母令递到了赵凌宇的手中。和想象中的不同,圣母令其实是一面圆盘,上面密布着各种属纹。不需多看,赵凌宇就认出了这些都是代表方向的属纹。圆盘中央是一根通体发红的梭形晶石,晶石的尖端此刻正指向一个方位——天枢。他将圆盘转了转方向,那晶石略微摆动了一下然后停在一个属纹上——离檀。此刻的离檀位,恰巧与罗盘转动前的天枢位重合。“它是圣母的指引罗盘。有了它,我就可以找到圣母宫,也就可以见到圣母。”“为什么要见圣母?”这句话赵凌宇还没有出口,却见红鸾的眉心微不可查的泛起一丝阴霾,她竖起一根手指作了一个噤声的手势,然后搭住赵凌宇的手腕轻轻一带,赵凌宇不由自主地就随着红鸾朝远方的林间飞去。两人在一棵巨树的树冠上悄无声息地落下,稍顷,就听见了衣袂声阵阵,两个人影落在了木屋的废墟前,然后有对话声随风传来。“来晚了一步,人已经跑了。”“不会是遇上人类强者了吧?”“不像….呼呼….”先前那人抽动鼻孔在空中嗅了嗅,说道:“一个凡人,另一个,好像是女人,吁…..好香”他似乎很陶醉。另一人怒道:“行了行了,我们是来办正事的,仔细找找,没什么发现的话就走吧,我们已经落在后面了,再去晚点,说不定圣母祠的宝贝已经被他们瓜分光了。”红鸾在赵凌宇耳边悄声道:“是北凉的妖修。”北凉。一个传说中拥有四方界最多宝藏、最多上古仙人遗址的所大陆,也是一个危险重重、步步杀机的大陆。对于北凉在东郡民间流传的一句话最能诠释:探险去北凉,要么一夜暴富、要么一夜暴毙。东郡是人族繁衍之地,作为人类领袖的圣母则是大地仙灵,以厚德载物,哺育东郡的生灵和平成长,这与北凉妖域的暴戾嚣张、常年纷争截然相反,先天成仇。过去数百年,东郡与北凉井水不犯河水,并未有大规模的冲突。北凉的妖修更是甚少涉足东郡。而此刻,两名妖修出现在了圣母宫直接管辖的东郡南十三城的领袖——圣母祠的千岁山中,而听他们的对话,显然还有其余的妖修已经前往了千岁峰,并且欲对圣母祠有所不利。先前那妖修说道:“那有那么便宜,圣母祠的强者也是不少的,我是故意走慢点,让他们打头阵而已?再说,我们的目的是破坏祈福仪式,只要圣母祠祈福仪式没能成功这就是大功一件,妖王殿下的赏赐,难道比人族那些宝物差?”“你真阴险!我喜欢!”赵凌宇心神震动,有些热血上涌,很有种想要把这两个妖修给灭杀当场的冲动。然而,有人比他更冲动。因为红鸾已经飞向了两名妖修。两名妖修惊觉时,眼前已出现一道残影,红鸾已欺近一名妖修的身前,一拳挥出。砰!结结实实地砸在那妖修的脸上,随即传来骨骼碎裂的咔咔声,没有丝毫反抗之力,那名妖修的头就开了花,就此死去。另一名妖修,没有想到自己的同伴如此脆弱,但一怔之下立即醒悟过来,这少女的实力是在太强,他拔腿就跑,跑了几步方变幻身形,腾空而起。他的身法其实已相当迅速,可惜他遇到的是红鸾。红鸾的身体只是微微一抖动,下一个瞬间就出现在那妖修的身前,又是同样的挥起拳头,同妖修的后背砸下。砰….妖修如断线风筝飘向远方,重重跌落在地,身体抽搐了几下,就不再动弹,显然已经毙命。干净、利落。简单,粗暴,这就是红鸾的战斗方式。赵凌宇看得热血沸腾。他知道红鸾很强,但两名妖修气息不弱,他以为红鸾怎么也会与两人短暂相持,没想到这就结束了。“我准备走了,你有什么打算?不如,跟我一起走。”红鸾拍了拍手,活动了一下筋骨,仿佛刚才的战斗连热身都算不上。“你走吧。”看着红鸾不解的眼神,赵凌宇又道:“我要回去“。红鸾睁着圆圆的大眼睛,像看着一只奇怪的小动物一样看着他,道:“他们如此对你,你还要回去?““那是我的家。““你的家人都不在那里,值得吗?““那是我的家。““就算你赶回去了,有用吗?““那是我的家。“是啊,那是他的家。那里有他习惯的空气,那里有陪伴他长大的花木,那里还有关心他的人——比如张成。家,那是一种习惯。很显然,赵凌宇还割舍不了这种习惯。简单的五个字,却蕴含着一切的回答。红鸾语塞。她也想起了自己的家。家人有矛盾,家里不待见我,家里甚至伤害了我,但它始终是家。……不同于西凉遍地妖修,东郡虽以人类占据主导地位,但圣母宽怀慈悲,那些常年生活在东郡的各族——包括妖族,也有安身立命之所。在圣母的光环下,各族虽有龃龉,但也相安无事。自圣母十年前突然陷入沉睡,音讯全无,觊觎东郡已久的西凉妖修经数年试探,近年来频频进入东郡,整个东郡已不复往昔之安宁。这也让原本生活在东郡的妖族心思浮动,与西凉妖修关系日近,整个东郡的局势变得更加严峻。如果圣母苏醒,西凉妖邪必然退去,本地妖族则会回归本分,所以唤醒圣母成为一劳永逸的解决之道。全东郡十三座圣母祠经多方协调、推算天机,拟定于本月十六日,也就是明日,卯时时分,同时进行圣母祈福仪式,若功成,则圣母有较大概率可以苏醒。如此庞大的全域圣母祠的串联工作,耗时漫长,更不可能保守秘密,所以北凉妖族可以充分布置。此次针对千岁山圣母祠的祈福破坏行动,妖族应该有十三支力量针对十三座圣母祠同时行动。圣母祠将面临被动而且异常惨烈的交锋。诚如红鸾所言,他赵凌宇又能做什么呢?是的,他或许什么作用也起不了,但他仍然要回去,一定要回去,他不能容忍他的同胞、那些同甘苦的外门底层好友死去,尤其是在他知晓了妖族的企图之后。当然,赵凌宇心中还存着一丝侥幸,妖修个个都是桀骜不驯,不如人族团结守纪,万一其余妖修也打着刚才那个妖修的主意,想着黄雀在后,那这个时间差就可以利用起来给圣母祠报信。赵凌宇异常坚定地只用五个字回答红鸾,脑海里已将整个形势迅速梳理了一番,心思清明、坚定起来。我要回去,哪怕我没有一丝力量,哪怕我不能改变结局,哪怕我孤独无助。但是,那是家!红鸾眼眸柔了下来,对赵凌宇说道:“好,我陪你一起回家。“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