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五十三章 灵水村被毁

第五十三章 灵水村被毁

3608 2017-09-08 10:39:29
清晨时分,赵凌宇正在这大山背腰练着武行拳。 这地儿是红鸾找到的地方,高亦够高,静亦够静,还有一块三丈宽的垫脚岩石,站在此处放眼望去,白云境尽在脚下,城外森林像汪汪海洋,仿佛离天的距离都要近了一些。 而且这里还可以看到极美的日出,红鸾最初本只是带着赵凌宇来见识这方美景,当作一个浪漫圣地,没想到这呆子竟只是觉得这里很适合练拳。每日清晨,便带着红鸾前来习练武行拳术。 这武行拳算是一种基础武修的入门拳法,下至八岁孩童,上至六十岁的老修士,都经常习练,其讲究一个刚正不阿,大气蓬勃,每一记崩拳之间都要使出浑身全力。虽然这种基础拳法,在实战中必然会有很多的缺陷,对方稍稍灵巧一些,就很难将其击中,反倒凭白用光了力气。 但这几日,杜老爷子站在一个严格大夫的角度,严禁赵凌宇擅自修炼法术,以免调动真元不慎,又出什么幺蛾子。于是,赵凌宇用这武行拳来感受体内的真元,就成了每天清晨的必修课。 说来也是奇怪,自从赵凌宇每日浸泡完那山中灵水之后,当真是再也没有那种骨骼碎裂的剧烈疼痛,好像那些看不见的,骨骼内脏上的伤,都在这灵水中慢慢愈合。赵凌宇甚至感觉自己的身体,比以前还要结实牢固,浑身都透着劲。 打起这武行拳来,更是拳风霍霍,威风四面。 而红鸾,每日坐在一边静静的看着赵凌宇练拳,就也成了这几日的一项必修课。 一套刚猛无比的武行拳练完,赵凌宇已是浑身侵着汗,红鸾乖巧的递上毛巾,赵凌宇只是笑着对红鸾说声谢谢,却是将红鸾的脸都羞红。赵凌宇不知怎的,自从自己醒来之后,总是觉得红鸾看他的眼光有些不对劲,炙热中带着一些躲闪,而且在他身边的时候,也突然变的像只小白兔一样,乖巧的不像话,完全不是以前那只爱胡闹的小野猫。 “对了,红鸾,我们明天就离开这里吧。”赵凌宇看着天边还未散尽的朝霞,突然忧心忡忡的说道。那天边日出朝霞红如鲜血,好似日落的晚霞,这等异象总是给赵凌宇一种不好的预感。 “嗯,好。啊……这么快要离开了吗?”红鸾有些错愕,更多的是不舍:“其实凌宇,你跟杜爷爷他们好好说说,他们肯定都会同意让我们留下来的。” “但是杜老曾经说过,只要到我的康复之日,便是我们的离开之时。”赵凌宇看了看自己握紧的双拳:“其实前几天,我就感觉我已经恢复的差不多了,现在,也差不多该离开了。” “不是,凌宇,你就是太实诚了。”红鸾埋怨的看着赵凌宇,说:“你以为你身体的状况,只有你自己知道吗?杜爷爷每天给你脉诊,他还不知道你的身体早就好啦?为什么说要多留我们几天,说什么再观察观察,还不是想把我们留下来,杜老爷子那个人啊,就是刀子嘴豆腐心,他哪儿舍得我们两个娃娃出去冒险。但他又抹不开面,毕竟刚开始说的话摆在那里,他又开不了口,还不是给你机会,让你自己跟他老人家讲。” “是……这样的吗?”赵凌宇有些不敢相信,这几日,杜老爷子对他的照顾确实无微不至,但脸上却时常挂着一副严肃异常的表情,赵凌宇还以为杜老爷子希望自己早点走呢。 “哎呀,是这样的,你想啊,杜爷爷无儿无女,年纪这么大了,房子还修的这么高,不留我们在他身边照顾他,那他以后这日子要怎么过啊?” “也对。”赵凌宇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儿:“那我们回去,找机会跟杜老求求情,让他把我们两个留下来。” 红鸾脸色一红:“都听你的。” 赵凌宇其实自己知道,他已然修行了九尾星路,就已经没有资格住在这桃源圣地,而他之所以想要留下来,还是因为他心中那股不详的预感,他总觉得灵水村会发生什么灾难,这是他绝对不能容忍的事,他必须要亲自守护在此处,直至心中那股不详的预感彻底消失。 他们朝着灵水村走去,身后那如晚霞一般的血红朝霞,却好似越来越浓。 “杜老……” “杜爷爷……” “杜老……” “杜爷爷好像不在家呢?什么味?好像饭糊了……” 赵凌宇和红鸾两人,在杜老爷子家里转了半天,却是半点人影都没看到,但奇怪的是,灶头上的火还燃着,为他们两人熬的红豆白粥,水都已经煮干了,糊焦的米浆透着红豆溃烂的暗红色,透着一股诡异的意味。 “我们先到村子里去看看。”赵凌宇皱眉说道,心中不详的预感越发的明显。 随着赵凌宇两人慢慢的走下山,沿途村民的尸体一具一具的展现在他们眼前,那些曾经多么朴实善良的村民,却都已横死村中,胸口皆是道道掏心的野兽爪痕,村中多处房屋更是已经变成了残埂断壁,到处都是鲜血涂洒的痕迹,就连空气里,都弥漫着血腥的味道。 赵凌宇和红鸾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灵水村像是一瞬间,从天堂变成了地狱,赵凌宇怔怔的看着眼前的一切,难以控制的呼吸急促,他们的眼睛都在惊恐的四处搜寻着,直到他们看见了王大妈和她孙女的尸体。 只见王大妈最后整个人都当在自己的孙女的身前,但是那恶魔的手抓却直直的穿透了王大妈的后背,挖穿了那六岁女孩的心脏。 “王大妈!兰兰!”红鸾再也忍不住了,她冲到那两具残忍的尸体前,眼泪止不住的流下。 即使是现在,赵凌宇都能清晰的看见,王大妈死不瞑目的双眼里,流露出的锥心的痛苦。那是亲眼看着孙女死在自己身前时,自己却极度无奈的痛苦。那是亲眼看着年幼的孙女,无端的承受死亡,自己却无能为力的痛苦。 滚烫的泪水从赵凌宇的双眼中无声的流下,他紧咬的牙关微微颤抖,狠狠的说道:“究竟是谁!” “嘭!”的一巨响声,好似是村头瀑布下那个水轮被摧毁的声音。 赵凌宇和红鸾对视一眼,皆是迅速的朝着村头跑去,更多村民的尸体,一一呈现在赵凌宇和红鸾眼前,赵凌宇额头上青筋暴起,即便他忍耐了十六年的屈辱,即便他的承受力早已是一般人难以企及,但是此刻,他的心中猛的燃起一股从未有过的愤怒,以及难以忍受的痛苦悲切。 忽的,一个人影从前方迅速的倒飞而来。 “是大雄!” 红鸾惊呼,赶紧调动真元,靠着飞行秘术一跃而起,在空中接住了大雄。但此时的大雄已经浑身是伤,胸口血肉翻翻,口中还在不停的呕吐着鲜血。但好在大雄已是凝液境的强者,凭着一股真元才勉强吊着丧命。 大雄坚毅的脸庞上混杂着泪水与血水,双眼间透出视死如归的恨意。 当他稍稍恢复一些神志,看到赵凌宇和红鸾的那一刻,便立即紧张的吼道:“快跑!你们快跑!那些恶魔,就是来找你们的!” 赵凌宇和红鸾还没有反映过来,一只丈长棕毛鬣狗出现在前面几丈开外的屋顶,只见那奇大鬣狗,咧开满是鲜血的大嘴,好似在冷笑一般,伸长鼻子朝着两人点了点。 “况山!没错,那两个人真的在这个村子里!他们终于肯出来了!” 而那鬣狗身后,瀑布下的溪流已经染上了淡淡的鲜红,一个光着上身的健硕男人慢慢的从溪中起身,正是虎头将军况山! 况山冷笑的朝着赵凌宇走来,一边说道:“你这个废物,还真是会挑地方,居然找到了一处山灵泉水!难怪你能保住小命!也多亏这闪灵泉水,我这一身伤也好的差不多了。这一次,我可不会再让你轻易逃脱了。” 赵凌宇双目逼视着况山,没有丝毫闪躲,咬牙问道:“是你杀了他们?” “没错。这些村民顽固不化,愚昧至极,居然至死,都没有一个人愿意透露你的行踪。”忽的,况山脸上的表情显得更加的邪恶:“其实吧,有冢牙在,我也不需要这些蝼蚁。不过你不是喜欢救人吗?我就只是想试试,当我杀到第几个人的时候,你才会主动站出来。” “没想到一不留神……杀光了。哈哈哈哈……” 况山和冢牙都一同大笑起来,赵凌宇再也无法忍耐,武行拳的架势摆开,一记猛拳直奔那鬣狗面门,同时借助大开大合的身形,隐匿下左手,偷偷向着冢牙发出三支飞流箭。 鬣狗将军冢牙,乃是元丹初期的强者,面对赵凌宇凝液中期的冲势,当然无需避让,只见鬣狗将军嘲讽的一笑,跳在空中,由鬣狗妖身重化人形,同时轰出右拳,想以野兽霸气的力道,元丹境修为的辅助,以力制力,直接将那后生轰成肉泥,也算是最有面子的赢法。 说时迟,那时快,就在冢牙出拳之时,竟然感觉到了三道飞流箭袭来,这飞流箭本是最低阶的法术,但却真的让冢牙感到莫名的危险,而且更为奇怪的是,这三支飞流箭,竟是的是无色无型,但却带着三股炙热烈焰之势? 一时间,冢牙竟是畏畏缩缩,不敢直面迎战,改拳为掌,口中吼道:“月牙光势!” 一道锋利刀光成月牙之势,朝着赵凌宇劈头而去。赵凌宇亦不闪躲,一往直前。 只见那一片月牙光势之中,凭空多出了三个小洞,冢牙一惊,这三支隐秘的飞流箭竟然能穿透他一个元丹境强者的法术? 紧接着,冢牙的双肩就划出了两道冒烟的血口,而中间那枚透明的飞流箭,却被冢牙以极为精准的感知力,双手奋力合掌,正好夹住。 那冢牙的手中都冒出白烟,但脸上却是阴冷的笑容,心里想到:“这个滑头,果然有些本事,放出的飞流箭居然能穿透我的月牙光势,但,他毕竟只是个凝液境的废物,看着我的月牙光势不躲,只会被切成两半!” 忽的冢牙抬头,却惊讶的发现地上什么都没有:“那个小子,不会这么弱?直接被我的月牙,斩成灰了吧?” 猛的脚下一阵,“轰隆”一声,冢牙脚下的屋顶竟是被赵凌宇一拳轰穿,在冢牙完全意想不到,没有设防的情况下,一拳轰在了冢牙狗脸上,将那错愕不已的冢牙直直的轰向了空中十几米高,又重重的坠落到地上。 “你们今天,都得死!”赵凌宇踏立于房顶,浑身散发出炙热的气息,和那倒地干咳的冢牙相比,却更像一只真正的猛兽。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