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七章 祈文颂歌、星路迷雾

第七章 祈文颂歌、星路迷雾

3095 2017-07-17 11:30:25
赵凌宇被红鸾挟腰而行,速度极快。阵阵气流冲刷下,少年的身体却愈发燥热。并不是因为与红鸾肌肤相触而有了什么异常想法,而是红鸾的真元炽烈难当。赵凌宇咬紧牙关忍耐着,他不想让红鸾分心,他只想快一点回到圣母祠。盏茶的时光,千岁山的峰顶已在眼前,赵凌宇触发了星辰之眼,只见各种约莫有二十余跳星路交织,显得极为混乱。其中十二条星路晦暗无光,看上去古怪邪门。他默默地看了一阵,根据星路的宽窄、路基的厚薄,很轻易地判断出了具体情况,这时红鸾已落在山门旁的一处偏僻所在。他向后山一指,那里是祠中长老们闭关以及祭祀所在,说道:“那边,还有十二个妖修,有一个很强,其余都不如你。”他深吸一口气,平复了一下心情,又道:“长老全部失去了战力,师兄们……能战的已经不多了。”红鸾点了点头,单手一操,就将赵凌宇轻轻揽起,身形摆动间,无声飘向后山,落在一座庙宇的屋顶。沿着飞檐悄悄观望,下方便是祭坛。只见约有三十来人正在围攻十一名妖修。三十多人中除了游曳在外围伺机而动的暗堂执事一级的杀手外,其余人人带伤。虽然圣母祠人数众多,但场面却丝毫不见优势。妖修的实力个个强大,一转眼间又有两名圣母祠弟子受了伤,退出了战斗。现在圣母祠的有生战力,只剩下少数执事,其余的都是内门弟子。祭坛的东南角,七名长老盘膝成扇形围坐在蒲团上,每个人嘴角都噙着鲜血,扇形的中央放着一面伞状的法器,正不断喷出大片的光罩将七人护在其中。一名妖修并未参战,他抱着双臂凝立在残破的祭坛上,注视并牵制着七名长老。在祈福仪式进行到关键时刻,正是他发动了偷袭,一举重创七名长老。最后二长老莫不成祭出了他的成名法器——金汤,才得以保住性命。祭坛上的那人定是这群妖修的首领,他的天灵处,一条宽约五丈的星路从直入高空。这条星路通体被灰色缠绕,星路边缘灰气吞吐不定,像是无数的虫豸在蠕动,极为吓人。祭坛的西北角,刘险锋很悲惨地躺在地上,衣襟上沾满了干涸的鲜血。他轻轻耸着双肩,贴着地面一寸一寸地慢慢移动。这一会儿的功夫,他竟然离主战场越来越远。再看他眼中的狡黠,哪里像是重伤的模样。赵凌宇摇了摇头,又释然地笑了。一个忘恩负义见利忘义之徒,难道还能指望他奋战到底舍生取义?不过赵凌宇根本无暇关注刘险锋。因为地面上还躺着更多的人。有妖修,但大多是圣母祠的弟子。有些人已经死去,还有些人伤重不起,鲜血淋漓,残肢断臂与残破的法器兵器滚落一地,可见战斗之惨烈。而那些残破的尸体中,他看到了张成。赵凌宇出离愤怒了!可是愤怒并不能杀敌!这一刻,深深的无力感向他袭来!他的拳头握得更紧了,哪怕握着圣母令牌——那块指引罗盘的手已经渗出了血迹,他也全然不觉。如果手心里有敌人,此刻已经被他捏成了渣。手上的鲜血汩汩而出,浸湿了令牌。令牌古朴的金属表面泛起了光泽,鲜血瞬间被吸入罗盘。就在这短短一瞬,罗盘忽然绽放出耀眼的光芒,随即,赵凌宇眼前的一切似乎全部静止了,再一瞬,残肢、断臂、尸身、长老、妖修,甚至连红鸾都消失了。像是梦境一般。一束星光从天空洒下,汇聚成流,射入他的心口。阵阵梵音在赵凌宇的耳边低声响起,那是从圣母罗盘传来的,直接作用在他脑海里。这些梵音......他实在太熟悉不过,那是从五岁开始,读了十年的祈文——《圣母颂歌》。胸口处,天狐的九尾印记又一次闪现,虽然赵凌宇并不知情,但他的脑海中突然光芒乍现——实在没想到,圣母颂歌居然就是圣母的修行功决。赵凌宇不由自主低声吟唱起来。脑海中圣母的雕像依稀看见,伴随着祈文的唱颂,心口的那束星光渐渐有了厚度,一尺、两尺、三尺……九尺。星光的边缘开始向外扩张,一丈、两丈、三丈……九丈。这是一条不折不扣的星路。一条厚九尺宽九丈的星路。一条巨大的星路。颂歌毕,星路定。至此,赵凌宇的星路基本成型,还差最后一步。星路的开启,择其路,定其型,激其能。通俗点说,在选择星路或被星路选择之后,星路与星路之主会发生一次互动,星路将按修士的天赋上限决定其大小、厚薄、宽窄,然后形成完成的道路。但此时的星路是没有任何属性的,这最后一步,就是激发星路的能量,将其内在的属性完全激活,才算一条完整的星路。赵凌宇又将圣母颂歌吟唱了一遍,可这一次,这条星路没有任何变化。正自焦急间,脑海中忽然响起一个浑厚的声音:“路之起点,既是终点!”赵凌宇眼神一亮,脑中有灵光乍现,他开始强烈激发星辰之眼,开始溯源这条星路的尽头。星辰之眼飞上虚空,行过星辰,越过一片又一片星群。赵凌宇的眼睛又一次留下了血泪,这是星辰之眼的催发达到极致、行将崩溃的前兆,但他并没有放弃,因为,他终于找到了星路的源头。那不是一颗星,而是一片星河。这片星河初略看去有上百颗亮星,每颗星辰散发出一点点辉光。星河的深处,还有数量更多的暗星,它们也在发光,那是一种奇异的暗光。亮光与暗光在距离赵凌宇更近,实际上仍然无比遥远的地方汇聚为一点,然后直射赵凌宇的心口。一段古怪的音节在脑海中响起,又是那个声音。随后,赵凌宇心口忽然一松。一直盘旋在胸中的那团天地气息,顿时欢快起来,赵凌宇尚未来得及运使,就已冲出了心口,沿着这条路直冲起点。天地气息如囚鸟,转瞬到达了源头的光点,与整个光束融为一体。光束变得更加耀眼了,沿途开始有大量的能量聚集。穿过陨星如雨的陨石群,陨星的能量被波及,点点星砂汇入光束。穿过虚空的尘埃,尘埃中颗颗泛起光泽的小粒被吸入光束。一颗死星此刻飘到了光束的路线上,穿透,炸裂,光焰飚飞,些许星核余烬被光束卷入。光束从虚空进入近空,卷入噼啪的雷电,带走淅沥的云雨。……这一条路,囊括了赵凌宇知道的所有能量,还有一些他完全陌生的能量。星路终于有了变化。变化瞬间来临。光路开始缩短,确切地说,光路的前段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渐渐隐去,和遥远的源头失去了联系。现在出现在赵凌宇眼前的,是不到百米的一条星路。变化仍在继续。星路渐渐出现了阶梯,很高,很多。变化还未完成。星路上,有雾气开始弥漫,阶梯渐渐消隐,直到这百米星路全被雾气包裹,星路才终于停止了变化。星路第一阶,迷雾,开启。星路静了,但赵凌宇与星河的沟通还未结束。重重迷雾中,有氤氲的光泽在移动,那是星辉在雾中穿行。星辉瞬间抵达心口,进入心间。赵凌宇将前襟撕开,静静地看着星辉入体。星辉入体的瞬间,一个印记若隐若现,这一次,他终于发现,这竟然是那日的九尾狐的九尾。难道被这畜牲附身了?这个念头在赵凌宇的脑海中刚刚闪现,就被他抛在一旁,因为的体内已充盈着磅礴的真元,让他无暇再做他想。星辉很小,但蕴含的灵力却极强大。……赵凌宇很意外地找到了自己的星路,很意外地将星路定型,最后,毫无意外地激发成功。而星路在首次开启时会产生大量的初生能量,并将之回馈给星路之主,或用以淬体,或用于炼化真元。整个过程,包括其间对源头的追溯、思考、观察,赵凌宇一共用去了三十息……一呼一吸为一息,没错,赵凌宇仅用去三十息。其中,吟唱圣母颂歌还占去了大部分时间。脑海中又响起了一句古怪的音节,这次赵凌宇勉强听懂了, “真是个怪物啊!”赵凌宇还是无暇细究。因为体内的能量快要把他撑爆了。幸好,今日知晓了祈文其实是圣母的功决,他开始反复吟唱,不停地将能量炼化为真元,并将一些冗杂能量排出体外。祈文并不长,总共四十四字,诵读时的节奏要求适中,但唱颂时的要求则非常快速。三十息之后,赵凌宇已将圣母的功决运转了数遍,体内的真元和尚未转化为真元的各类能量仍有大量,但已经没有生命之危。让赵凌宇欣喜的是,那道天地气息,又回到了他的体内。也许是方才随着那些星辉一同回归的。这时,赵凌宇忽然醒觉,红鸾早已不在身旁,他向下方的战场望去。战斗仍在继续,最终的胜负随时都会决出。那名妖修首领终于出手了,而他的对手,正是红鸾。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