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六十八章 竹香阁,李正南

第六十八章 竹香阁,李正南

3116 2017-09-22 20:49:01
县老爷的府衙内,一席晚宴就要落幕,洪门的洪钟因为忍受不了与这几人间的气氛,早就找了借口抽身离去,幸好这四人之间的聚会每年也才只有一次,若是天天如此的话,他还宁愿不与这几只披着人皮的豺狼虎豹打交道,倒是将自己和其他人划分的清清楚楚。 早已醉如烂泥的熊霸天,走路都没了力气,被两个风尘女搀扶着,走到那仍然跪到在地的女子身旁,那女子没受伤的侧脸依然不卑不亢,双眼中既无怨恨,也无害怕,超凡脱俗的模样,与自己身旁的女子有着天壤之别。看的熊霸天心神荡漾,忽的伸出大手,捏住女人侧脸的下巴,低声说道:“你要不是竹香阁的人,我真想将你接回寨子,当压寨夫人!” 竹香阁阁主李正南站起身来:“如果熊寨主喜欢,现在就可以将她带走。” 也是此时,那女子眼中才真的闪过一丝害怕,熊霸天看在眼里,冷笑说道:“等她脸上的伤好了,我自会来抢,还用得着你送?哈哈哈……”熊霸天说罢,搀扶着两个风尘女缓缓离开。 原本热热闹闹的后院,一时便只剩下县老爷与李正南两人,李正南看着熊霸天远去的背影,冷冷说道:“这只熊现在是越来越嚣张了,何不就此机会,真的将他给剿了,想必他那贼窝里,一定囤了不少财宝。” 县老爷微微一笑,起身拍了拍李正南的肩膀:“李兄不必着急,再过两年,等你我的势力再壮大一些,到那时候,别说这土匪头子,就连洪钟都完全没有能威胁到我们的手段,还不都是任我们宰割。这落霞镇,迟早还是我们两人的天下。不过这事情嘛,总要慢慢来,钱嘛,也得慢慢挣。” 县老爷走后,李正南同样来到那女子面前。 “我看那熊霸天倒是挺喜欢你的,不如我将你送去熊山寨?” 女子当即朝着李正南磕头说道:“宛昭生是竹香阁的人,死是竹香阁的鬼,还请阁主放宛昭一条生路。” “你还知道!”李正南厌恶的看着那女子,冷声呵斥:“我记得你五年没接过客了吧?我知道五年前他们把你孩子打掉,让你对春风楼心生怨恨,我也有些于心不忍,这才允你做回歌姬,五年时间,也差不多了,这次回到春风楼,等你脸上伤好了,就给我去接客,不然,你知道那结果……” 女子轻轻咬了咬牙齿,眼中诸多情绪闪过,最终值得微微点头。 落霞镇中,除了县老爷之外,权势最大的便是这李正南,他一身凝液境后期的修为堪称落霞镇第一大高手,而且旗下不仅有竹香阁这种收揽公子少爷的高级门派,更是连落霞镇中很多大商业背后的老板,都正是此人。就比如落霞镇中唯一的烟花之地,春风楼。再比如那落霞镇第一大酒楼,如意楼。 也是凭借着李正南的关系,这十几年来从没有人敢在如意楼耍横闹事,当然了,除了那个故意想吃牢饭的老乞丐之外。不过今天,却又多出了另一个意外,偏巧这闹事的,还是乞丐。 只见此时,这如意楼二层已是没了什么人,连那三个云流宗的白衣弟子都早已离去。红鸾赵凌宇两人却还在餐桌,一整桌子的菜叫两人吃的干干净净,红鸾意犹未尽还想接着点第二桌,但小二却是好生犹豫起来,或许是看出两人眼中的诡异,不肯退去,直说先请两人把账结了。 红鸾拍出一颗上品灵石:“用这个结!” 那小二虽没怎么见过世面,但灵石这东西自然散发着灵光,自觉是一件宝物,便匆匆下楼去通知掌柜。掌柜眼中一紧,心头却更加小心起来,一面派人去通知竹香阁的管事,一面让厨房接着上菜安抚两人。 红鸾倒是毫不在意,接着大口吃菜,直叫那小二惊讶,这个小小的肚皮,怎就装的了那么多东西。 赵凌宇知道红鸾心中所想,反正她是一副死猪不怕开水烫的样子,这事情闹的越大,总会有人肯收这灵石。可赵凌宇更是清楚另一点,这落霞镇外的城墙上,可还挂着两人的画像,虽然这会儿他们乔装打扮蒙混过关,但若是引得太多注意,怕也不好。 综合之下,赵凌宇便干脆将这块灵石抵押在这儿,日后再来还钱。有了这灵石抵押,掌柜倒也宽松许多,就算这两人以后不再回来,他自己给这两人垫顿饭钱,白白收块宝贝也是美事。 总算是出了酒楼,赵凌宇便合计着,还是得用手中这最后一锭银子,买些纸墨,画些符篆,干老本行才行,不然他们这衣食住行还真是很不方便,总不能全拿灵石去抵吧?最好在那之前,先找个钱庄,看看能不能抵押些什么东西,不然两人今天连睡觉的地方都没有。 正找着,前方巷口突然传来了躁动。 只见几位衣着光鲜的公子哥,正兴致勃然的围着一个巷子口,巷子里还不时的传来狗叫声,狗叫的越厉害,那几个公子哥便笑的越是兴奋。倒是旁边的一些普通平民,脸上都露出了不忍的表情。 “大婶,前面是怎么回事?”赵凌宇向着从那巷口走来的一个大婶问道。 这大婶难过的说:“还不是恶少又在欺负人,放狗去咬两个小娃娃,真是没有人性!” “难道有是蒲世仁?” “不是他,是另外一个,李克用。” “李克用是谁?” 大婶将赵凌宇从头到脚看了一遍,皱眉说道:“小伙子你是外来的吧?我看你也是乞丐,就别往前面去了,那李克用是我们落霞镇四大恶少之首,是我们落霞镇第一高手李正南的大儿子。最喜欢欺凌弱小,还养了两条大狼狗,专门挑你们这种没有身份的乞丐,反正乞丐被狗咬死了,他也不用负责。” “天下间还有这等不讲理的事?” “谁说不是哪?但那又有什么办法,这李克用和蒲世仁都一个样,仗着自己家世在落霞镇坏事做尽,但又有谁管的了嘛!碰见了就只能自认倒霉,碰不见都得烧香拜佛了。” “嘿,孩子,你去哪儿,别过去啊……”大婶话还没说完,竟是看到那两个面生的乞丐,已经朝着李克用走去。忽的,大婶想起今天刚刚听说的一个传闻,说今天蒲世仁骑了头熊怪在街上横冲乱撞,却正有两个年轻的乞丐,那个年轻的乞丐,还把蒲世仁吓的调头就跑:“不会……是他们吧?” 赵凌宇走近,眉头更是紧皱,只见那巷道里的不是别人,正是今天他们在如意楼下看到的那对可怜的兄妹。两只比他们还高的大狼狗正拦在巷子的出口,对着两个孩童呲牙咧嘴的大叫。 这时那只有五六岁的小女孩极度恐惧的躲在巷子里面,痛哭的抱着头,都不敢看向那大狼狗一眼。而那八九岁的哥哥,却异常坚强的挡在妹妹身前,双眼闪烁着坚毅的泪光,手中拿着一根细细的木棒:“别过来!两个畜生!别过来!妹妹别怕,哥哥会保护你!哥哥不会让你受伤的!” 面对那和他一般高的狼头大狗,男孩浑身仍然会压抑不住的颤抖,双眼的泪水不停的流下来,但是男孩却没有一步退缩,男孩的妹妹则抱着男孩的腿,哇哇大哭。 赵凌宇看到这一幕,忽的想起了自己和红鸾,同是一对相依为命的沦落人。 只见那几个公子哥中为首的那人,一双细眼狭长,鼻子坚挺,下巴极尖,光是这幅奸诈阴险的脸面,就让人心中生畏。只见那人吼道:“上啊!咬死他们!咬死这两个小畜生!” 听到了主人的命令,两只狼狗便咆哮的朝着两个孩子冲去,张开恶心的大嘴,像是一口就要将两个孩子的头给咬断。 “啊……!”男孩闭着眼睛,胡乱的挥舞着手中软弱无力的木棒。女孩更是紧紧的抱着男孩的大腿,脸上一副绝望的痛苦表情。 那为首之人脸上更是露出那种欲望燃烧的奸诈笑容,眼看着两只狼狗就要扑上那两个孩童,血淋淋的场面仿佛都已经在众人的脑海里诞生。 那几个公子哥笑的越发的恶心,周遭的平民眼中越发的惋惜。 “疾风火箭!” 突然,两道破空之音从后方传来,直直从那为首之人的两边耳旁穿过,恰好落在那两只狼狗的狗头之上,两只一跃而起的狼狗,还没有落地,便瞬间死在了空中,倒在地上时,两个莫名冒烟流血的窟窿特别吓人。 “我的……狗……啊!啊……”突然,那为首之人疯狂痛叫了起来,两只耳朵不知什么时候已经血肉模糊,好像有两支被烧红的铁箭从他的耳朵上,活生生的穿过一般,将他痛的撕心裂肺,连那流下来的血水,都因为高温的缘故变得粘稠! 几个公子哥猛的回过身,吼道:“是谁!是谁干的!李公子都敢惹,不想活了吗?!” 巷子里的男孩,偷摸着睁开眼睛,不敢相信的看着两具狼狗的尸体,再抬头看去,正好看到那巷子外面,那两个送他们鸡吃的大哥哥大姐姐,他们都微笑的看着自己,仿佛在对他说:“别怕,有我们。”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