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四十七章 张翰的回报

第四十七章 张翰的回报

3336 2017-09-03 12:11:05
赵凌宇的房间,三个威武大汉,带着一列白云禁卫军破门而入。 “况山,人呢!?”三个壮汉中为首的一人,皮肤呈现鲜有的浅棕色,一双泛黄的眼瞳,更是射着如蟒蛇一般的凶残精光。 此人便是白无极坐下第一猛将:狂天行。 “这还用说?跑了呗。”狂天行的一侧,一个相对于猛天行况山的身形来说,要显得精瘦一些的男人抱臂而力,他一头干净利落的寸发,双眼专注的盯着房间里一面打开的窗户,说道:“人是从那里跑的。” 况山站恶狠狠的盯着陈山的尸体,眼角都在抽搐:“你这个没用的废物!还说帮老子拖住他们两人!”说罢,况山还不解气的在陈山的脑袋上压了一脚:“废物!死有余辜!” 狂天行看了一眼陈山的尸体,又与寸发精瘦男对视一眼,便对着况山说道:“况山,城主命我们十四将军镇守四方城门,防止那两人破门出城,我和罗征前来帮你,已经算是违抗了城主的命令。既然此次扑了空,你还是先去西城门,和其他三位将军一起守城吧。” “不行!”况山一想到那赵凌宇的模样,心中便怒火中烧,此次好不容易找到报复的机会,怎么能就这么算了:“黑豹将军,你不是最擅长追踪吗?那两个小贼一定还没有跑远,不如我们现在就随着那道窗口追出去,一定能把那两个小贼抓住!” 黑豹将军罗征,看着况山,不由的皱眉说道:“城主说了,他自会请秦老卜卦,自己亲自去捉那两人。以城主的实力,你又何必多此一举。我们只要按照城主的吩咐,守住四方城门就行了。再说了,你要追的这两人,也不一定就绝对是城主要找的人啊。” 狂天行:“况山,我知道你这段时间,被这两人逼的有些闷气,但在这关键时刻,你千万不能坏了城主的大事,要以大局为重!” 别人越是劝解,况山便越是恼怒,脑海中似乎都浮现出,赵凌宇对他露出那种阴谋得逞的可恶表情,不由的怒吼:“我对着九幻妖祖的名义起誓,那两人绝对就是城主要找的人!你们不追,我追!” 况山说罢,便一下冲向了那面打开的窗户,那硕大的身躯,竟是将那面墙都冲垮出了一个大洞。 “况山!” “别管他,让他自己发泄发泄也好,你先去西城门守住,不能放任何一个人离开,等况山回来,你叫他自己去城主那里请罪!”狂天行严声说道。 况山追出客栈,凭着野兽原始的直觉,追到了白云城外围,却也迷失了方向,不知赵凌宇那两人究竟藏到什么地方去了。忽的,况山看见前方一个人影迅速的躲进了一个昏暗的巷子,况山兴奋一笑,赶紧追去。 当况山追到那巷子时,却看见那巷子里,只有张翰一人,张翰的身后,还放着一只黑牛的尸体。 “虎头将军……”张翰内心紧张不已,脸上却强装出镇定。 况山朝着张翰走去,眯起一双虎眼:“这里只有你一个人?” “是……是,只有我一个人。” 况山向着张翰身后看去,只见这是一个死胡同,这胡同里也确实只有张翰一人,当然,还有一具牛尸。张翰本身就是个猎人,偶尔从城外拉回两具普通野兽的尸体也不足为奇。 “你看到我躲什么?!”况山怒斥。 张翰为难无比的说道:“虎头将军,你贵人多忘事,你上次差点逼死小人,您忘了吗?小人见了您,当然是害怕到了极点,怎能不躲?” 况山这才回忆起,记得上次,他本来是想在这小子身上勒索一大笔钱财,最后却被那赵凌宇给搅黄了,还让他丢了面子。现在想来,自己当时真是愚蠢至极,心中也更加把那赵凌宇恨的咬牙切齿! 气上心头,况山一把抓住张翰的衣领,将他整个人提起望着胡同的墙壁上一震,恶狠狠的说道:“上次你小子走了狗屎运,有人护着你!但是老子说的话,从来不回收回!你给老子听好了,老子现在没工夫搭理你,给你三天时间,你给老子凑齐五万下品灵石,否则,老子要了你狗命!” 这次张翰不知为何,竟是一副极为怕死的模样,对着况山极为恐惧的哀求道:“虎头将军!您放心,我况山累死累活,都一定给您添上这笔灵石!哪怕以后只能在您手底下做牛做马,也请您一定要给小人一条活路啊……” 看着这张翰又变得如此识时务,况山心头倒是小小的满足了一把,“嘭!”的一声将他丢到地上,冷冷说道:“记住,你只有三天。” 张翰对着况山磕头:“谢大人饶命,谢大人饶命……” 况山看着张翰,满意一笑:“人类就是卑贱!”说罢,便转身,快步朝着一个方向闷头追去。 况山走后不久,张翰立刻跑到了巷子口,小心的监视着四周,待到完全放心之后,才对着巷子里的那头黑牛尸体说道:“恩公,他走了,您出来吧。” 只见地上那具黑牛尸体翻动,然后在牛尸的下面,躺着的两个人翻身而起,期中男子看了一眼血肉翻翻的死牛,立马四肢撑在地上,疯狂的呕吐了起来。 两人不是别人,正是况山一直在找的赵凌宇两人 被法术护体的红鸾身上不沾半点污秽翩,走到沾了一身牛血赵凌宇身边,紧张的问道:“你没事吧?怎么还在吐?” “恩公,你怎么了?”张翰也很是关心。 “没事。”赵凌宇撑起一只手:“你们不用担心,我只是有点,不适应。” 张翰点了点头,将自己的外套披在了赵凌宇的身上,说道:“恩公,你们先跟我来,洗洗你身上的血迹。我有办法让你们出城。” 况山越追越觉得不对劲,那种野兽指引他追寻猎物的本能,好像在这会儿也失效了,他站在这十字路口,竟是不晓得究竟该往哪条路上追。可刚刚,自己心里还信心十足,这时怎么就泛起嘀咕来了? 忽的一下猛的惊醒:“今天不是封了城吗?张翰那小子从哪儿打来的黑牛?!不好!被那狗东西给骗了!”况山越想越不对劲,当时那牛肚子大的惊人,藏下一个半大的活人完全没有问题!那赵凌宇,必定就藏在里面! “我这脑子!刚才怎么没想到!” 况山大惊,赶紧飞速往回跑去,当他再次赶到那个巷子时,那头黑牛的尸体倒还在那里,但张翰的人却不见了。 况山额头青筋暴起,一把抓住巷口外一个卖烧饼的老头,问道:“看见张翰往哪边走了吗?” 老头颤颤巍巍的给况山指了指南方,说道:“小的还看见,他身后跟着一男一女,两个少年,这两人小的以前没有见过,应该不是本城人,而且那个男娃,还满身都是血。” 况山冷笑着,一把放开老头,那属于野兽追击猎物的直觉,又重新恢复。 白云城南方半城,城门紧闭,除了一千普通士兵之外,还外加一百禁卫军精锐镇守此地,而且那围起十丈高的围墙之上,更是站着白无极坐下的三位将军,每一位都是在这白云城中顶尖的元丹境强者。 此刻,白云城中除非那从天上飞过的鸟儿,否则绝对无人能从这南城门中走出。 顺着南城门延伸开的城墙内环之下,无人看管的灌木丛都长到了腰间。这白云城的南方小半城本就属于平民区,大多住着像张翰这种猎人,或是普通商贩,城中机关本就不怎么看管此处,这城边的围墙内,就更是极为荒败,无人打理。反正白云城内,也不会有人能越过这十丈高的围墙,如若真是有这种神人,那也是城中守卫根本挡不住的存在。 但是此刻,张翰就正带着赵凌宇和红鸾,悄悄的贴着围墙,小心翼翼的走在灌木丛中。 赵凌宇抬头看去,从他墙角下的位置,只觉得这高高的围墙都要升到天上去了,不由的说道:“这么高城墙飞行法术能过去么?” 红鸾小声说道:“你当白无极像况山一样是白痴吗?我告诉你吧,那白无极很有可能已经在这片上空设下了轻微的结界,如果我们靠法术飞出去,一定会被他察觉!那时候,我们才是真正把自己给暴露了!” “那我们还来这里干嘛?这围墙我们又飞不出去。” “恩公你别急,上面出不去,下面可以啊。”张翰对着赵凌宇说道,但他的表情,任谁都看得出来,那是强装出来的镇定。甚至张翰的眼睛里,都有眼泪在打转。 红鸾好奇的问道:“这城墙不是都应该打五丈深的地基吗?我们想挖洞挖出去,恐怕不行吧?” 他接着往前走,时不时的撩开一拨灌木丛,笑着说道:“二位不知道,这城墙并非密不透风。我们家几辈人都是打猎的,为了养家糊口,经常在城外的野林里呆上好几天,回来时,有时候城门都已经关闭了。我们还想进城,就得给守城的士兵高额的进城费,这哪里是我们这些人承受的起的,从我爷爷那辈起,我们家里的人就一直再找一处可以让我们这些穷人能随意出入的通口。” “后来终于被我父亲,找到了这城墙地基薄弱的一处,挖出了一个洞。”张翰拨开一堆杂草,赵凌宇他们便真的看见了一个向下的洞口,看着那个洞口,张翰已经忍不住自己的眼泪:“我父亲为了挖这个洞,累出了痨病,但是他心甘情愿,他觉得他为我挖出了一条新的生活,他觉得他为我省下了一大笔钱,我们家人以后的日子,也能过的好一些……” “不说了不说了。”张翰赶紧擦掉脸上的眼泪,收拾好情绪,对着赵凌宇两人说道:“恩公,你们快走吧,再晚,怕是就会被人发现了!”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