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五十六章 危机

第五十六章 危机

3219 2017-09-11 11:19:39
白云城,城主府。 哪怕那稳如泰山的白无极,此时双眼中都透着悔恨的错愕。 城中的十二将军飞速的赶到了白无极的身前,全部单膝下跪,人人面生痛苦的震怒。 蟒蛇将军狂天行拱手怒道:“城主!大哥!七弟他……冢牙的命符,断了!” 黑豹将军罗征:“赵凌宇!一定是赵凌宇!城主!请允许我出城,我定要将赵凌宇碎尸万段,为七弟报仇!” “请城主允许我们出城,为鬣狗将军报仇!”其余将军异口同声的说道。 白无极站起雄姿,严声说道:“不可,城中大势刚刚归于本王,本王还要你们镇守各大势力,你们都走了,难道要本王亲自去看管他们吗?!” 猛天行不甘的说道:“城主,属下恕难从命!况山将军还和冢牙在一起,这种情况,冢牙都会丧命,只怕况山也危险了!至少……请城主批准我狂天行出城!” 白无极看着城外的天空,说道:“你们谁都不许出城,本王,亲自去。” 说罢,白无极整个身子便腾空而起,直直的朝着城外遁空而去,眨眼便是没了人影。 那剩下的十二将军皆是愣在原地,三十年了,白无极好像从来都没有自己出过城,有什么事都是吩咐他们十四将军去做,渐渐的,连这些和城主最亲近的将军,似乎都不怎么会意识到,白无极可是一名货真价实的成鼎期大修士,飞天遁地无所不能,如果真要论救下况山,替冢牙报仇,也唯有白无极亲自出马,方可在最短的时间内,保证万无一失。 不过,城外的荒林无边无际,哪怕是白无极,在没有丝毫线索的情况下硬要找到几个人,却也不那么容易。 与此同时,山灵清流的小溪中,况山猛的坐起身来,两只虎眼鼓鼓的睁大。 他不敢相信的看着那间平淡无奇的破房子,心中他们兄弟间相连的命符,鬣狗冢牙的那一环竟然断掉了!这意味着……冢牙死了? “怎么……可能?那个小子明明只有凝液境中期的修为,就算那小子有诸多手段,冢牙杀不了他,他也断然不可能取得了冢牙的性命啊!”即使是这一刻,况山都不敢相信,但现实亦由不得他,冢牙命符已断,这就是铁一般的事实。 “嘎吱”一声,木门打开,一个巨大的狗头从昏暗的房间里飞了出来,直直的落到况山的手中。赵凌宇浑身血迹斑斑的从房间里走出来,掐断了况山最后一丝希望。 红鸾从一侧跑到赵凌宇身边,双眼噙着泪水:“我就知道,赵凌宇!你绝对不会死在里面!” 远处,无法起身的大雄,震惊的看着那少年,怔怔的说道:“他真的,杀了一个,元丹境的,妖修?!”恍惚间,大雄原本寂灭的心中也燃起了一股斗志,他也想要为村民们报仇,他也想要战斗,但无奈全身伤势严重,轻轻一动,都浑身剧痛。 “我不是赵凌宇还能是谁。”赵凌宇强压全身伤势,打趣的说道:“你这妮子快别哭了,麻烦还没有解决完,我马上要去解决掉那个臭老虎了,你先把大雄扶到山中的杜老房里,别一会儿脱我后腿。” 红鸾看了一眼重伤的大雄,点头说道:“好!你坚持住,我把他带上山之后,马上就回来帮你!” 赵凌宇微笑点头,忽然说道:“红鸾,我知道你是鬼修,在我们两之间,结道命符吧。” “什么?”红鸾有些诧异,这四方界,至少在东郡这片大地上,光是‘鬼修’两个字,就说明了很多问题。而这之中的隐秘,红鸾其实一直都在尽量瞒着赵凌宇。 “结吧,趁那头老虎发疯之前,我们没多少时间了。”赵凌宇微笑。 两行眼泪再次从红鸾的眼角流下,她亦不再多言,默默将手掌按在赵凌宇的心口,随着她的口中默念咒文,一道紫气从赵凌宇的心口升起。 符成,命连,红鸾静静的看着赵凌宇,说道:“一定要等到我回来。” 说罢,红鸾便转身去扶住了大雄,快步的朝着山中走去。 “红鸾!”突然,赵凌宇的声音再从她的身后传来,两人回头,只见赵凌宇微笑说道:“别下山了,我会很快把那头老虎给宰了,到时候我再上山来找你们。如果,我的命符断了,答应我,快走……” 红鸾正想说什么,只见赵凌宇接着说道:“大雄!答应我!如果我的命符断了,你就是死,也要把红鸾给我拖走!绝不能在山上停留半刻!” 大雄忍住眼泪点了点头,赵凌宇挥了挥手,便转身不再看向那两人。 倾听着两人走远,赵凌宇这才收拾好情绪,看似轻松的朝着溪水边走去。 况山站在河中,看着手中冢牙的脑袋,心里一阵绞痛,他与冢牙几十年的兄弟情,如今冢牙的命符说断就断,而且说到底,是他况山私自将冢牙从白云城中带出来,是他况山自大的就让冢牙去单独面对赵凌宇,是他况山,间接的害死了冢牙。 他那耿直的心性又如何承受的住这份自责,他又如何有脸去见白云城主,以及那十二个兄弟。 唯有一死。 “哼!禽兽就是禽兽,麻木无情,看着自己兄弟的脑袋,都能装作悲哀的看半天,怎么也不见你流一滴眼泪,你这演技不行啊。” 溪流边,赵凌宇冷冷的站着。 况山抬起头来,双眼狠毒无比,浑身黑炎附体。 “恼羞成怒了?”赵凌宇冷笑。 “就算我要以死谢罪,也要把你这个罪魁祸首五马分尸!”况山怒吼,一步一步的朝着与赵凌宇相反的溪边走去,他将冢牙的头好好安放在岸边,这才转过身来,盯着赵凌宇。 赵凌宇看着他麻烦的做完一切,嘲讽道:“你就不怕我跑了?” “你不会跑。你这种人,不会甘心当一个懦夫。”况山朝着赵凌宇大步走去,越走越快,脸上的表情也越发狰狞:“而且就算你想跑!你也跑不了!” 况山浑身黑炎附体,从自己的锦囊袋中取出兵器流星锤,整个气势汹涌如潮。单单是这份浑厚的气势,就不知是那冢牙的好多倍。 赵凌宇已不后退,直面冲去,口中念到:“火焰刀!” 流星锤迎头砸下,赵凌宇飞身躲过,那大锤之下,地面都崩开一道三米深的裂口。赵凌宇趁况山正身之时,持火焰刀劈向况山肩头,但火焰刀刚刚触碰到况山的护体黑炎时,就像被黑炎吞噬了一般,真元刀身迅速溃散,竟是迅速的在他手中消失了! 赵凌宇有些错愕,他知道他上次能用火焰刀斩破况山的黑炎,是因为有红鸾真元加持的缘故,但他现在看这火焰刀的反映才明白,恐怕当初,红鸾为此付出的代价,恐怕比他想象中要多的多。 正当赵凌宇错愕之际,况山回身一脚,直直的踢到赵凌宇的腹部,赵凌宇立即倒飞而出,倒在地上,闷吐鲜血! 赵凌宇拉开腰腹间的衣布,只见一道黑炎缠绕在他皮肤之上,那里不见血口,但隐隐传来的剧痛,竟是比被冢牙拉下血淋淋的伤口要痛苦十倍!只是一招,赵凌宇竟感觉自己内脏都被震碎了。 当真唯有面对这况山,凝液境与元丹境之间实力的差距,才会体现的尤为明显。 “呕……”赵凌宇又吐出一口心血,冷笑了一声,默默念到:“元丹境初期和中期的差距,居然有如此之大。难怪一直以来,这况山都是一副有恃无恐的样子,我要是他,也断然不会将自己放在心上。还真是……有些难办啊……” 况山提着锤,大步冲来,满脸视死如归的气势,恐怕这次就算是天王老子来替赵凌宇说情,况山都绝不会妥协。 赵凌宇勉强的站起身子,体内真元剧烈的调动,一个个巨大火球朝着况山迎面砸去。 但那况山丝毫不避,甚至不用其他法术与之抵消,就凭着一身黑炎直直冲来,而那些即使融入了离火的大火球,在触碰到那护身黑炎之时,依旧会被黑炎吞噬消散,当真如老虎一般凶猛霸道! 况山近身,虎头长刀朝着赵凌宇横劈而去,赵凌宇深知自己如若后退,肯定会陷入被动之中,这况山可不比冢牙,在绝对的实力面前,陷入被动,无疑于自取灭亡,唯有险中求胜! 赵凌宇不退返近,也浑然不顾况山周身的黑炎,贴身上前,躲过流行锤的锤头攻击范围,以武行拳的刚猛之势,使劲浑身力量,再调动几乎所有真元的加持,猛然的轰向况山的胸口。 “嘭!”一声拳响。 但让赵凌宇万万没想到的是,他的全力一击,居然连况山的护体黑炎都没有打穿!那黑炎看似只是一荡气体,但实则在内层却刚硬无比,犹如玄铁! 此时的赵凌宇就在况山眼皮子底下,实力的差距,已经大到无法弥补。 况山冷笑着,用左手一把抓住赵凌宇的头,猛然将他砸向地面,“轰!”的一声巨响,地上暴起一阵尘烟。还未等烟尘散去,那虎头将军怒气上头,干脆丢掉了手中武器,一拳一拳的向赵凌宇的身体上打去。 一阵阵浓烟拔地而起,好似像要吞没整个村子一般的蔓延开了。 不知况山如此轰打了多久,只见那浓烟之中,一个血人飞出直直的射到山灵清水之中,倒地不起。 烟尘散去,况山冷冷而立,看着那溪流中几乎半死的赵凌宇,冷笑说道:“我不会轻易的杀了,我要把你,折磨致死!”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