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所在的位置:  >   官方首页  >  糙汉子  >  long88龙8娱乐  >  叩仙门  >  第五十七章 狂风烈烈,生生不息

第五十七章 狂风烈烈,生生不息

3170 2017-09-12 11:19:09
浩瀚的城外树林,一阵阵清风吹过,树梢闻风起舞,好似掀起了一圈圈海中波澜。 白无极在树林之上御空而立,前方远处依稀可见一座高入云端的大山,再往前十里,便可寻见那大山脚下的灵水村。修为达到了成鼎境,便是达到了这四方界王者之境,除了本身的强大之外,更是能依稀感应一些天地玄机。此时白无极看那云端大山,心中便有异动,直觉告诉他,那座山中必有蹊跷。 虽即便如此,但白无极却不得前进一步。 只见那白无极的对面,一黑纱女子同样不用任何法术,悬浮半空而立,刚好挡住白无极的去路。光是这一手段,此人的修为定然也是成鼎境,而且白无极还隐隐觉得,此人的修为,甚至更在自己之上。 一面黑纱挡住其人面貌,独留一双流光扭转的奇异双眸。 “本王坐下的两位将军,一位惨死,一位生死不明,阁下难道真要本王就这么回去?”白无极开口说道,表情微怒。 “狮王如若不甘心,尚可一试。”黑纱女子冷漠说道,语气中有不可否认的坚定。 “离殇魅影,西凉天机宫四大鬼修尊者之一,小王虽有些本事,但还没有愚昧到得罪天机宫的份上。”白无极牢牢的盯着那黑纱女子,眼中竟是透着一股自信。 白无极这话其实说的极为蹊跷,他先是夸赞这黑纱女子,但末了却说的是不想得罪天机宫。 被称为‘离殇魅影’的黑纱女子,好似轻轻笑了:“看来你们妖族,也不尽是一些愚昧至极之辈。狮王,那我就明白的告诉你,我此次前来,是奉天机宫主之命,暗中保护一人,我劝你还是不要过去的好。” “难道是那赵凌宇?冢牙当真是被你所杀?” “那个乳臭未干的小子还不值得我们天机宫如此重视不过,你那条狗,倒是那个小子杀的。”离殇忽然压低的语气,另有深意的喃喃说道:“至少现在还不值。” “那就是那名女子了。”白无极忽抱双拳:“离殇尊者,如若本王只取那赵凌宇人头,不动那名女子分毫,你看如何?” “先过我这一关再说。” 白无极微微冷笑:“那此事,是否就与天机宫无关,单单是你我二人之间的事?” “就当……是吧。” 白无极眯起眼睛。两人的周遭,无端的掀起一道龙卷强风,只见顷刻间,两人的身影便从原地消失。 “噹!”的一声轻响,白无极手持阳神长剑,离殇拿着一把月黑匕首,两人的武器在空中相撞,一整圈的气浪扑打开来,那下方的树林,都被这突然吹来的气浪,给压断了树干。 两人一时僵持住,白无极挑衅的说道:“传闻如果第一个见过离殇尊者容颜,却能不死的人,就能成为离殇尊者一生侍奉的主人,不知这传闻是不是真的?” “是。” 两人弹开,白无极手中阳神长剑缓缓散发出耀眼的彩光:“那本王今天,倒是要尝试一番,看看能不能见到离殇尊者的庐山真面目!” 离殇冷冷一笑:“说过这话的人,都死了。” …… 灵水村,半山腰的杜老家中。 “大雄你放开我!” 红鸾着急的想朝屋外走去,却被重伤的大雄死死拉着。 “我不能让你去送死!凌宇他就是故意给我们拖时间!想让我们赶紧走!他知道……我们都知道,没有可能的,我们没有可能打赢况山!” 红鸾转过身,紧皱着眉头,恨恨的看着大雄:“谁说没有可能?他是赵凌宇!我们上次,就合力把况山击退过!” “那后来呢?”大雄也是听红鸾说起过赵凌宇受伤的原因:“要不是你们正好赶到了灵水村附近,又正好被我们碰见,你能保证凌宇能活下来吗?” “我……但他是赵凌宇!绝对没有人能打败他!”红鸾仍然不甘心。 “红鸾,别再骗自己了,他只有凝液境中期的修为,那况山,是元丹境中期!两者根本不能相提并论,更别说要与他抗衡!凌宇嘱咐过我,就算死,也要把你带走!” 红鸾认真的看着大雄,坚定的说道:“就算是死,我也不想离开他。” 只见红鸾的周遭,凭白升起腾腾紫烟,一股阴暗的气息充斥着整个房间,大雄惊讶看着红鸾,本能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一股趋于黑暗与邪恶的力量。 “红鸾!你,你要干什么?!” “大雄,对不起。”红鸾伸出右手,掌心对准大雄的脸,缓缓念到:“阴法,紫海花葬。” 只见红鸾的手中,一朵朵紫色的花朵幻化而出,带着诡异的芬芳,朝着大雄铺面而去,那些花朵在触碰到大雄之时,又像是泡沫一般的破碎消失,而大雄,竟是觉得自己的眼皮越来越重,最后浑身无力的昏倒在了地上。 红鸾不忍的看了一眼大雄,还是转身朝着山下走去。 白云城外,几乎都充斥着荒郊野林,哪怕是起伏不断的山脉,都显得平庸低矮,唯独这座远离城池的大山,唐突的拔地而起,像通往天界的路一般高耸入云。而这大山深处,更是有一股山心清泉之水,缓缓的流向山脚下的灵水村。 “废物!你挨了本将军几个拳头就站不起来了吗?!你以前在本将军面前不是挺嚣张的吗?你不是连本将军的兄弟都敢杀吗?接着站起来啊!本将军还没有打够呢!本将军一定要让你知道,生不如死的滋味!” 溪流外,况山已然在愤怒的咆哮,像是要把这段时间心中被赵凌宇压抑的闷狠通通发泄出去一般。而且更多的,况山感觉到了绝望。冢牙的死,跟他自己也有很大的关系,让他以死谢罪并不过分,但到现在已经过了半个时辰,最初的悔恨的冲动渐渐隐没,他心中又害怕起来,对于生的渴望无比的强烈。他不知道,如果他不自杀的话,那究竟要如何去面对城主以及另外十二个兄弟。 半个时辰,他也足足打了赵凌宇半个时辰。 也多亏赵凌宇这段时间在灵水和杜老细心的调理下,身子骨也发生了质的变化,不然说不定真的早已被这况山活活给轰死。但即便如此,面对元丹境中期的况山,赵凌宇依然没有一点儿反抗的余地。 赵凌宇横躺在溪流之中,身上的血口无以复加,清凉的溪水刺激着赵凌宇的伤口,让赵凌宇缓缓睁开眼睛,就在这么一刹那,赵凌宇终于看见了杜老。 山中瀑布下的大水轮,早已被况山破坏,不再转动,而那半截沉在水洼里的木架上,杜老的尸体躺在上面,即使在临死之前,杜老的脸上已然充满了愤慨,他的手中紧紧的握着一把镰刀。 杜老那看不见却睁开的眼睛里,那不惧死亡,誓死守护灵水村的信念依然清晰可见。 “杜老……”赵凌宇咬紧牙关,眼泪流出,但很快淹没在带着血红的溪流之中。 赵凌宇再一次,缓缓的站起身来,火焰大刀重新凝结于右手之中,哪怕此时的赵凌宇,连身子都已经站不直了,但他仍然要战斗,他要为了灵水村,为了王大妈,为了灵水村的每一位村民,向这个恶魔复仇! “啊!”赵凌宇咬牙嘶吼着,拖着那火焰刀,朝着况山一瘸一拐的冲去。 他的真元已经所剩无几,他的力量也几乎消失殆尽,但他那股战斗的意志,却至始至终都未曾减弱过一分,哪怕见识到了绝对无法战胜的力量,赵凌宇都不愿退后一步,他像个疯子一样的一往直前,哪怕前面就是万丈深渊。 这一刻,即使连况山都不免有些咂舌,这赵凌宇再怎么说,也只是一个凝液境的修士,被他活生生的打上半个时辰,居然还能站起身子,而且最为可怕的是,这个少年,他那双炙热的眼神,从来都没有变过。 此刻,眼看着那不要命的赵凌宇朝着自己冲来,即便是处于绝对优势的况山心里都有些慌了,只觉的那冲来的血人,已经浑然变成了一只,比他更为凶猛残忍的野兽! “嘭!”没有任何意外,赵凌宇冲至况山身前之时,他好不容易凝结的火焰刀再次被黑炎吞噬,况山一拳再次轰上赵凌宇的胸口。 赵凌宇猛然倒飞出去,撞到在一处断壁之上,将那处断壁轰裂,又撞碎另一处残房,相继撞穿了五六面墙壁之后,赵凌宇身上的冲力才缓退,倒在了地上。 况山有些错愕的看着自己的拳头,这一拳,连况山自己都不曾发觉,他竟是用了十分的力量,或许在况山的潜意识里,他也开始害怕这个恶魔,想尽早的杀掉他。 “不会真的死了吧,妈的,力气用大了!”况山看着赵凌宇,这才后知后觉的说道:“老子可还没问他圣母令的下落呢。” 况山着急的向着赵凌宇走去,突然,红鸾的声音响起:“阴法,千风流!” 一股强大的风流吹起地上的尘埃,无数断木砖瓦,甚至还些村民散落的分肢,纷纷朝着况山砸去,即便况山有黑炎护体,仍是下意识的用手挡住眼睛。 狂风烈烈,赵凌宇缓缓的蠕动身子,抬起头来,看着那女孩的背影,着急无比,却又异常无力的嘶吼着:“走啊!快走啊!” 第一次,赵凌宇的双眼中真的出现了恐惧。 “我不会抛下你的,永远都不会!!!”




请输入5到800个字

评论 ()

暂无评论
目录
设置
追书
置顶
目录
设置
  • 阅读主题
  • 字体大小 16
  • 页面宽度 1000
  • 自动订阅